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帕皮特他人呢?」大小姐一上來就開口問道,聲音依舊低沉。這個語氣就像她很確定帕皮特會同艾瑞克一起回來似的。

艾瑞克看看面露凶光的蒽蒂,陪著笑說道:「抱歉,他沒同我一起回來。」

「又躲著我!那個膽小鬼!」蒽蒂慍怒道。她的手裡握著分明握著她的佩劍「花刺」。

看到這一幕的艾瑞克冷汗直流。同時他也對這位蒽蒂小姐為什麼叫做「派洛斯的荊棘花」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如果帕皮特不躲起來,荊棘花今天怕是要把他扎得血肉模糊了。

在瑪瑞拉的催促下,艾瑞克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她。

「事情就是這樣。如果瑪瑞拉你不掏出錢來讓我們去買銀製品,我就只能把那輛馬車的一部分拆下來用了。」艾瑞克說道。

蒽蒂在聽到「拆馬車」這個單詞時,朝艾瑞克猛瞪過來。 還好我有神級賬號 小偵探於是把眼睛轉向一邊,裝作沒看見的樣子。

瑪瑞拉出人意料的善解人意。她很乾脆地拿出了一沓大面值鈔票,遞給艾瑞克:「別搞錯,我一點都不在乎聖都人的死活。這些都是為了特莉絲。」

在這一點上,女僕長倒是與帕皮特十分相似。

特莉絲到底具有什麼魔力,可以在派洛斯做到人見人愛?艾瑞克拿著手中的鈔票,回想著列車上那位少言寡語的女僕。既然是派洛斯家的女僕,那麼特莉絲也自然接受過瑪瑞拉的訓練。如果她的確精明能幹,那麼女僕長對她的喜愛也不無道理。

想通了的艾瑞克看著,蒽蒂和瑪瑞拉走進門去。

片刻后,他來到馬車旁,輕輕敲打著馬車壁:「出來吧,她們離開了。」

帕皮特聞聲探出頭來,朝那棟房子望了望,看到她們確實離去了蹤影,這才放心地從車上跳下。

可就在帕皮特現身的一剎那,府邸的大門猛地被踢開來——蒽蒂出現在了門框中。而女僕長瑪瑞拉站在她身後,一臉微笑。

「帕皮特!」蒽蒂一邊吼道,一邊再次抽出了腰間佩劍。

帕皮特一個激靈,隨即朝艾瑞克怒視過去:「你敢耍我?」

「我發誓我沒有透露你的半點兒消息。」艾瑞克連忙喊冤。其實他看到了那扇大門並沒有完全關嚴的留了一道縫。只是他沒料到蒽蒂會在門后耐心等待獵物現身。

腦子轉得飛快的帕皮特聽著艾瑞克的話,轉頭看向距離房子很近的尤西斯,只見他滿臉歉意的沉默著,一言不發。他登時明白過來了什麼,怒斥道:「尤西斯,你這個叛徒!」

一邊喊著,帕皮特並拉起艾瑞克拔腿就跑。

只見尤西斯紅著臉,細聲道:「抱歉少爺,我實在是無法對瑪瑞拉撒謊。你自求多福吧。」他將右手放在心臟的位置,對他的少爺行禮。

看來,本來是派洛斯少爺派的尤西斯因為那位女僕長的存在,也要轉投小姐派了。艾瑞克突然覺得,身邊的帕皮特除了經常遭人暗殺外,在派洛斯內部的境遇也不容樂觀。

他開始同情這位貴公子了。

「別跑!放心,我這次沒想砍你的手。馬上就是繼承人考試了,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劍術修鍊得如何。」不得不說,蒽蒂小姐低沉的中性的聲音此時聽起來更加充滿殺氣。

砍手?平常都是為了砍手么……聽著後方若無其事飄來的恐怖台詞,艾瑞克不禁打了個冷顫。

但他立即決定把握這個難得的機會,和帕皮特開個絕非善意的玩笑:「你確定不要和她比比劍術?」

他的詢問換來了帕皮特這麼一句話:

「比你個大頭鬼!」 ?直到跑出伯爵府,蒽蒂籠罩在兩人身上的殺氣才逐漸散去。氣喘吁吁地兩人總算得以鬆一口氣了。

瑪瑞拉顯然禁止了蒽蒂外出。外面的危險畢竟不可預料,她需要和六芒星待在一起才最安全。而帕皮特顯然是知曉這一點的,所以他才帶著艾瑞克發瘋似的往大門外跑。

艾瑞克很納悶,他越發對派洛斯這個神奇的家族充滿好奇。照這樣子,怕是派洛斯的繼承人沒有被全國的刺客們殺掉,就先要喪命在自己妹妹手中。

「為什麼你那麼害怕你妹妹……明明繼承人是你才對。」他問帕皮特。

漢血長歌 帕皮特顯然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你慢慢就會了解的。好了,別想這些,現在破案要緊。」

這位少爺強行轉移了話題。

……

此時此刻,在奧丁王宮。

一間私人辦公室內。

年過中年的伊麗莎白女王頭上已經長出了銀絲,臉上的皺紋也逐漸凸顯。但這些依舊遮擋不住她眉間逼人的英氣。

「也就是說,現在還沒有抓到嫌犯?」

她的聲音鏗鏘有力,對著不遠處的男人質問道。

「是。但我已經把案件委派給了破獲歐德慘案的偵探埃迪特。相信他很快就能有結果。」聖都警署署長洛克雙手握在身前,以謙卑的姿態報告著事務。

伊麗莎白正坐在辦公桌后的靠背椅子上。與在正殿接見大臣的時候不同,此時的她身著便服,看上去散發著一種獨特的伶俐氣質。

「洛克,你要明白我們不能把期望全都壓在他一人身上。與上次的’園丁’不同,這次的失蹤者有了平民,這對歐德的安定無疑是種破壞。如果他不能在規定時間內破案,我就只能去麻煩那幾位了。雖然這種小事會讓他們生氣……但平民是我們最寶貴的財富,我們不能讓他們生活在恐慌之中。」

身為國王,保衛人民自是天職。洛克敬重這樣的君主。

「明白,我會儘快讓埃迪特破案。爭取不麻煩那幾位大人。」他恭敬地應答道。

「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的。好了,你可以出去了。」女王擺擺手。

洛克行了禮,後退到門邊,輕聲開門離去。只是那扇門沒有被關閉,一名衛兵緊接著邁步進入了這裡。

他稟報道:「女王陛下,城防軍夏亞騎士大人求見。」

真是個多事之秋。

女王皺了皺眉頭:「讓他進來。」

聽到命令的衛兵退出房間,一個身材魁梧的身影走了進來。「參見女王陛下。」騎士夏亞把他的頭盔抱在身側,對伊麗莎白行了單膝跪地的大禮。

「不必多禮。不過既然你夏亞來了,想必又要給我帶來什麼壞消息。」

「一點不錯,我的女王陛下。我的手下不久之前向我報告,尤西斯已經帶著派洛斯的繼承人抵達了聖都。」夏亞站起身,一字一句地說道。

女王聽到了這個消息,並未顯得吃驚:「畢竟今年派洛斯公爵的兒子剛剛成年,來參加繼承考試也是正常。不過,看這副咬牙切齒的樣子,恐怕恨不得現在就去把你的前任上司揍一頓吧。」

夏亞聞言,連忙勉強擠了一個笑臉出來:「陛下說笑了。臣可是一聽說這個消息就馬上來王宮向您稟報的。至於處理那個叛徒,往後的機會還多的是。」

「其實你應該感謝他,如果他沒有離開聖都加入派洛斯,你也不會頂替他掌管城防軍,也自然不會成為十二圓桌騎士之一。」伊麗莎白淡淡地說著。

只聽夏亞急忙道:「這都是陛下對我的器重,與那個叛徒可沒有半點關係。」

女王突然正色望向夏亞:「你知道就好。這次你可不能擅自對尤西斯做什麼。畢竟無論是為王家、還是為派洛斯家,他在名義上都是對帝國效力。你可千萬不能讓那些貴族院的人抓了話柄。」

「那是自然…」夏亞應聲道。

女王接著道:「不要忘了,我們的主要目標,是派洛斯公爵的兒子。多少代國王都沒有完成收回派洛斯自治權的宏願,而我希望它能在我這一代實現。

現在,我正式通知你,夏亞。這次的繼承人考試將由掌管城防的你來監督進行。所以,我們要想個法子讓派洛斯公子哥的考試搞砸。」

夏亞此時已經滿頭大汗了,如果他沒聽錯,陛下好像是要讓他想辦法來解決聖都的千古難題。

女王看到夏亞的窘態,嘆了口氣。這也沒辦法,誰讓夏亞本就是靠著武技才成為將領的,讓他出謀劃策簡直是難為他。

「別擔心,我會讓帝國最好的謀士來給你獻策,你只需要實施即可。」

帝國最好的謀士?能稱得上這個名號的人只有一個。

「出來吧,卡維希爾。」她突然放大了音量。

夏亞一驚,轉頭看向一旁,只聽辦公室里的另一扇門后出現了腳步聲。

夏亞之前很少被女王單獨召見。他也只是聽說過在女王陛下的私人辦公室里,有一個套間。而帝國的宰相卡維希爾通常就在這個套間里,聆聽著女王與其他臣子議事。待每次議事結束后,宰相便會走出來闡述自己的意見,為陛下出謀劃策。

這是一種其他任何人都不曾有過的待遇。這代表了女王陛下對那位大人的無比信任,同時也是宰相卡維希爾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力。

而現在,夏亞好像也要分享這份殊榮了。

很快,那扇側門完全打開,一位老者走了出來。他的鬚髮早已花白,卻都梳理得很整齊。看得出他平日里極其注重自己的形象。

夏亞連忙行禮。他之前也只是在一些聖大的典禮上與這位宰相大人有過數面之緣,從來也沒有和對方距離這麼近過。

宰相卡維希爾也回了禮,絲毫沒什麼大架子。

「卡維希爾卿,你認為應當如何?」女王發問了。

老者捋捋長長的鬍鬚,似早已胸有成竹:「現在的問題,其實都集中在如何讓派洛斯的繼承人帕皮特考試失敗這一點上。一旦他未通過考試,就會失去繼承他父親爵位的權力。那麼下一任派洛斯公爵將永遠不會出現。派洛斯城自然會回到王室的統治下。」

「等等,」腦袋不靈光的夏亞突然想到了什麼:「我們只一次就能一勞永逸?據我所知派洛斯公爵還有位女兒,而在帝國法律里,女兒也是同樣擁有繼承權的。」對他來說,能提出疑問,代表著他真的非常用心思考了。

女王陛下對此表示很欣慰。

面對疑問,卡維希爾回答道:「的確,公爵有位女兒。但如果就連男人都通不過繼承人武技考試,身體羸弱的大小姐又怎麼可能通過呢。退一步講,就算幾年後公爵的女兒真的來參加考試,到時候也只要把考試難度提升得更大而已。」

夏亞連連點頭,他認為宰相大人妙語連珠,睿智有加。

「至於具體做法么,我認為,要從考試項目下手。」

「哦?」女王饒有興緻地看著卡維希爾。

「我們一直以來都遵循著傳統,以貴族必修的劍術作為我們的考試項目。但如今卻早已是槍械橫行的時代。所以,我們的考試也要與時俱進。改考射擊!」

「射擊?」夏亞聽后一臉茫然。他是名騎士,雖然能與持槍的敵人戰鬥,但他自己對於射擊一竅不通。

「對,射擊。試想,派洛斯家族的繼承人想必為了應付考試一直在苦練劍術,到頭來卻得知考試項目是射擊時的沮喪表情。」

卡維希爾果然不愧為帝國智囊。好一條毒計。

「想想就很有趣。」伊麗莎白女王表示贊成。 ?歐德是個等級森嚴的城市。

根據生活水平,聖都歐德基本上可以劃分為四個大區——王宮,貴族富人區,平民區,貧民區。居住地令人們的所屬階級變得一目了然。每個人根據自己的身份做著自己該做的事,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進行著。

其中,貧民算是最特殊的階層了。他們做著城市不可缺少、卻也最不起眼的工作。同時,王室對他們的管轄也十分鬆懈。就連這裡發生的案子也往往被警察們無視。

沒人願意多管閑事。在王室看來,貧民只是隨處可見的野草罷了。就算你點上一把火,等到來年它們就會又長出來。那強勁的生命力會使他們生活下去。

不久之前艾瑞克才得知了這些。看到附近低矮殘破的建築物,他不由得連連嘆氣。警署受理的那堆失蹤案,都只是些發生在平民區的案子。

艾瑞克先是在那些受害人的失蹤地附近做了調查,很快他就發現,這些失蹤地幾乎連成了一條直線。犯人彷彿遵循著固定的線路,每次都會從這條路上「覓食」。而這條道路的起點,指向了貧民區。

而這就意味著,失蹤在貧民區可能更為嚴重。雖然之前警署迫於無奈也曾經進入貧民區調查,但是他們一無所獲。於是,警察們索性決定不在這裡浪費時間。

貧民也是人。更何況犯人很可能就躲在貧民區呢?

事實上,調查完現場的艾瑞克對這件案子是否有著吸血鬼的參與產生了懷疑。因為他的阿爾法魔眼沒有看到以往鮮明的紅色痕迹,甚至任何異常顏色都沒有出現。但如果這是普通人犯的案,失蹤者的數量未免也太多了些。

犯人應該不止一人,艾瑞克判斷道。

「你就這麼看著地面,能看出什麼?」帕皮特在艾瑞克觀察路線時冷不丁地問道。

「……沒什麼。」艾瑞克隨便應付了一聲打算矇混過關。他可不想把自己的眼睛擁有魔法的事告訴帕皮特,這是他自己的秘密。

帕皮特識趣地不再追問。

艾瑞克鬆了一口氣。但他馬上意識到,自己跟丟了目標。那些本來就不夠特殊的顏色逐漸消失在了空氣中。

他說道:「好了,咱們就在這附近找找看。」

「找什麼?」

艾瑞克環視著周圍,視線里只有幾條黑黢黢的小巷子看不到頭,空無一人。「找一個可以藏很多人的地方。」他說道。

帕皮特聞言,隨即說道:「如果是這附近的話,我的確知道個地方。」

……

艾瑞克和帕皮特慢慢步下了河岸旁的台階,走進了陰暗潮濕的下水道。

歐德的地下水道很古老,卻意外的寬敞。早在幾個世紀前,在這裡生活的人們為了防止暴雨所帶來的內澇,便修建了空間廣闊的下水道。事實上,艾瑞克覺得稱這裡為地下街道也不為過。

一旦城市被水淹沒,帶來的損失遠要大於修建下水道的投入。不得不說那時的人們擁有著令人驚嘆的長遠眼光。

只是,這裡的漆黑潮濕實在讓人不大舒服。頭上,時不時有髒水滴下,腳邊的老鼠也是三兩成群。艾瑞克踢開一隻啃他鞋子的肥鼠后,忍不住開口問出聲:「你確定在這兒會有線索?」

「噓——」帕皮特不讓艾瑞克大聲說話,以避免回聲充斥在空間里。「跟我來就對了。」

在光線黯淡的下水道中,帕皮特和艾瑞克不得不一手扶著牆前行。

不一會兒,艾瑞克就有些分不清方向了,只有一隻眼睛的他在這種環境里很是不適。他索性把右眼礙事的眼罩摘下。接著,他眨了眨那隻魔眼,並沒有感到疼痛,而且它能夠正常視物了。

貝塔魔眼的恢復無疑給艾瑞克又添了一針強心劑。接下來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困難,他都會更有底氣。

之前,艾瑞克拿著從瑪瑞拉那裡要來的錢到商業區的珠寶店裡買了一些銀粉。他把這些銀粉塗抹在他和帕皮特的子彈上、甚至在子彈的火藥里也摻了一些,這樣一來,與吸血鬼的戰鬥就會更加輕鬆。

一絲微光出現在了下個十字交叉口處。

負責帶路的帕皮特說道:「過了下個拐角,我們就到了。」

下水道里居然有人?

艾瑞克在腦子裡疑問不止。其實比起下水道里為什麼有人,他更想疑惑為什麼帕皮特會知道這裡有人。

難道他之前到過這裡?艾瑞克不禁有了這樣的猜測。這位從出生以來為防被刺而足不出戶的派洛斯少爺,來到過幾百裡外聖都歐德貧民區的下水道?這怎麼想也說不大通。

兩人右轉后,來到了一條明亮的通道。那亮光是由兩邊牆壁上掛著的煤油燈發出的。在通道的盡頭,道路突然增寬,繼而形成了一個大廳狀的寬闊空間。遠遠望去,其中還有許多人影,各自的身前還擺放著許多攤位。看樣子,這裡是一座地下市場。

艾瑞克十分吃驚。誰又能想到,貧民區的地下竟然藏著這種地方呢。

可隨著越走越近,他覺察到了某種異樣。

這些人大都面色黝黑,臉上還長著各種奇怪的斑點。亂糟糟的鬍鬚,再加上嘴上叼著的煙捲雪茄。穿著很簡單的衣服,甚至有人裸露著上身。一些人的臉頰、肩頭、整個後背還刻有詭異的花紋圖案。

艾瑞克可以肯定這些人絕非善男信女。

此時兩人已經走入了大廳,穿梭在了攤位之中。或許是由於帕皮特觀察一位攤主的紋身太過入迷,對方兇狠地朝兩人瞪了過來。

「嘿,夥計,那可真酷!」帕皮特很自然地開口讚賞道。

那位攤主無動於衷,只是繼續小心翼翼地用警惕的眼神目送帕皮特離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