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同時,白敏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力與項圈產生了一絲聯繫。

試着通過項圈與白農臨時形成的模擬網絡連接,一切順利,兩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喜色。

“總算是完成了。”

“這下好了,有了它,我們就能夠將所有藍月反抗軍聯合在一起。”

“不過地底和地面的中轉站必須建設好,可不能被蟲子發現破壞了。”

“那是當然。”微笑着仰起頭,白敏向白農揚了揚下巴。

愣了片刻,白農才反應過來,微笑着伸手將項圈從自己古怪妹妹那白皙的脖子上取下。

“還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嗎?”刻意忽略皮膚接觸時滑膩柔軟的觸感,白農看了看手中還有些粗糙的項圈,詢問着提出這一設計的、身爲朋族網絡總設計師的白敏。

想了想,白敏點頭回答道:“要說改進,還有幾點。一個當然是外形,雖說不至於要求多麼美觀,可至少也要讓脖子舒服點,剛剛帶着可是磕着不舒服的說,長久帶着,恐怕還會對普通人的頸椎骨造成影響。”

“嗯,這個特別設計一下就可以。”白農點了點頭。

“第二個則是重量,現在只是笨蛋哥哥你的粗製濫造品,之後加入核心基地批量生產的話,細節上就必須要注重,那樣至少能夠減輕一公斤左右的重量,讓整個重量維持在兩公斤以下應該沒問題;”

對此瞭然地點了點頭,早已對妹妹這古怪性格習慣的白農熟練地無視了與自己‘無關’的稱呼,記下重點:“這個只是精細化和標準化的問題,設計上花不了多少時間,兩三天就可以解決。”

“嗯,然後第三則在於……嗯,就是電磁的範圍吧。畢竟脖子上面就是腦袋,電磁強度太大會有些干擾,特別是對於亞朋人中的能量體而言,他們自身的電磁又會對項圈產生影響。如果專門爲各族設計的話,又會減少通用性,加大製造難度;可如果通用設計的話,類朋人、亞朋人、影族方面對這東西的電磁強度要求又各有差異……麻煩。”

“這個,先以這個爲基礎製造一批,讓各族試用之後再看效果而定吧。”白農提出了有效建議。

“不錯,哥哥真聰明。”

“嗯哼。”對於這種誇耀,白農毫不客氣地接受了。

……

將網絡接入項圈的完善工作交給白敏和幾名能量體侍從負責,白農則撇開了一些不重要的任務,領着兩名侍從,隨同留在這個核心基地的各族代表,乘坐電梯向地下深處的停車站奔去。

看着一點點變動的高度計,白農臉上浮現出微笑。

現如今的核心基地,建設在地底700米。從720米開始向下,已經擴展出了20層,每一層高度10米、間隔20米、以鋼鐵支架固定,堅固彷如堡壘。而且伴隨着核心基地工廠數量和各族人員的擴大,基地的建築區也在不斷擴大。

現有核心基地,除了最初的指揮中心、通訊中心、爲留駐人員建造的宿舍區、不斷擴大的食物養殖區、生態循環區、以及各種新兵訓練藏所和地底停車站外,已經建設有分佈各個區域的採礦場上百個,核心基地內的大型礦站也建設了六座,這已經算是當前核心基地在不被蟲族發現的情況下所能達到的最大采礦規模。

此外,這裏還建有1C級人造大腦工廠三座、1B級和1D級人造大腦工廠各一座;生產機械兵蟻、工蟻、搬運工蟻等各種機械螞蟻系列的機械兵站十二座;生產唯一的飛行兵種蜻蜓無人機的無人機兵站也已經建成了一座;而各類零件廠、輔助工程更是達到了三十多座。

以現有核心基地的規模,限制發展速度的已經變成了採礦站的數量和距離。

但爲了安全,現在白農等人暫時也沒有建設分基地的想法,因爲那會極大地增加核心基地暴露的危險。

當然,他們現在的計劃也已經不再是打醬油,而是打算以核心基地爲核心,聯合各族反抗軍,在雙月星結束系統保護而與蟲族開始正面衝突的時候,以積蓄的實力突然爆發出來,去擊敗藍月蟲族獲取穩定的藍月地盤。

現在的核心基地已經聯合了藍月絕大部分的反抗軍,據最新統計,已經有類朋人十七萬、亞朋人一萬、影族六萬、原朋人六千,派出老弱病殘,在覈心基地各種培訓影響之下的可戰之力也有不下十萬人。

此外,核心基地本身則擁有攜帶SS-3機槍的機械兵蟻一萬隻;可以作爲工程兵的機械工蟻一萬五千只;可以作爲輜重兵的搬運工蟻六千隻;根據雙月星最新設計而製造出來攜帶了重武器的強襲兵蟻兩千只;同樣以最新設計製造出的,可以飛在空中的大氣層用蜻蜓級無人機一千隻。

而在此基礎上,經過調整後的核心基地諸多工廠每日還能爲其提供:機械兵蟻500只、機械工蟻200只、搬運工蟻50只、強襲兵蟻300只、蜻蜓無人機20只。

現在覈心基地的產能已經達到了現有情況下的極限,白農等人所要做的只是在細節上繼續完善的同時,積蓄本身實力,等待雙月吸引了蟲族注意力後,聯合藍月各族對蟲族發動突然襲擊。

所有知道這一切的人,都對此感到振奮而又期待。

一些與白農等人關係已經混熟的藍月人,甚至每次見到他都會向其詢問何時纔是發動總攻的時刻。對此,白農往往只是微微一笑,告訴他們,這會視雙月星的情況而定,但最遲不會超過明年年中。

因爲,系統保護的消失與非,可直接與他本人的任務有關。

又一次以這樣的回覆打發了熟人之後,電梯內的高度標誌達到地下1300米、核心基地地下21層,電梯門在清脆的鈴聲中開啓。 “隊長,這裏就是核心基地嗎?”

“好厲害,地面好平……哇! 霸愛虐戀:總裁的殘愛 穹頂好高,人也好多啊!”

“啊,還有那種大螞蟻,那就是機械兵蟻吧!好多的說!”

“給我安靜點!”

“哎呀!”

“真後悔帶你過來,早知道就選個沉穩點的了。”流明忍不住捂住額頭,看着蹲在地上捂住腦袋的新兵,向周圍看過來的其他部族成員報以苦笑。

不過其他部族也好不到哪兒去,因爲每一個部族隊伍中都少不了一兩個新兵,而幾乎每一個新兵來到這裏之後,都會被雙月朋族那乾淨、整潔、而又龐大合理的建築模式給吸引,但問題是,這只是入口的停車場而已。

“起來!這裏還只是入口,我可警告你,待會兒給我安分點!”

“是,隊長。”

新兵眼神閃爍,完全沒有誠意地回答到。

不一會兒,相繼抵達的人羣開始分開站好。而沒過多久,幾部電梯其中之一打開,那名所有部族都已經熟悉的雙月朋人,據說即便在雙月朋族中也是最強一批長老的人,已經出現在衆人面前。

但不同於各個部族印象中本族的長老,這位雙月朋族的長老態度顯得很溫和,一舉一動都讓人如沐春風,因此在各部族中也交了不少朋友。

於是當白農一出現,不少多次來這裏而與之熟悉的人都迎了上去。

流明也是其中之一,在領着自己的小隊於人羣中排好隊,並在一名古板的原朋人處領導身份卡後,他便走向了被衆人圍在其中的白農。而他的隊員們則一面好奇地探頭望向那團人羣,一面小心收好剛剛到手的身份牌。

“部族編號:012,種族:亞朋人,姓名:衝戰……這就是我的身份牌麼,好精緻,不過簡簡單單的就這麼點東西,咦,這些長短不一的線條是什麼東西?”

在白農等人聯繫上各個反抗軍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廣朋族的語言和文字。不過由於藍月上各族有過一段較長的聯合反抗蟲族的歷史,本身語言已經較爲完善且通用,而文字也開始成形,所以這種推廣進行的不太順利。

到現在爲止,推廣最多的還是朋族簡體文字,而語言仍舊是各族原有的類別。

只不過後來白敏提出了更好的方法,就是以網絡項圈爲基礎推廣精神力交流語言,卻是讓藍月各族有了重新納入了大朋族體系的另一種通用語言體系的機會,那就是網絡精神力交流語言。

當然,這是後話。

不過在大半年的推廣之下,一些簡單的文字至少還是在各族獲得了通用。也因此,這位被選出來的新兵才能看懂自己的身份卡。

但眼見此新兵不斷打量身份卡,毛毛躁躁的感覺讓身旁的隊友有些看不過去:“好好收起來,別弄丟了。這東西可是很重要的,沒它,你待會兒在覈心基地裏面恐怕寸步難行!”

“有那麼厲害嗎?”新兵不信地看了看,但還是聽話地收好。

這時,領隊的流明似乎也與白農交流完畢,樂呵呵地回到隊伍之中。

“走吧,我們去領物資,這次我們似乎能得到不少好處。”

“真的,有什麼東西?隊長?”隊員們頓時圍了上去。

“馬上就能看到了。”流明微笑着賣了個關子。

按照隊伍的排序,衆人很快通過電梯到達了下層倉庫所在的核心基地地下17層。電梯門開啓之後,新兵就大呼小叫地衝出狹窄的空間,但此時的流明等人也沒心情去管他,只是拖着對方急匆匆地按照指示牌,走向之前從白農處得知的幾個目的地。

“先去第19號倉庫吧……啊,到了!”

“您好,我們是012部族代表,過來領東西的。”

“哦,稍等。”門衛依然是原朋人加機械兵蟻的組合,看起來因爲建造了很多卻又暫時無用,不少的機械兵蟻都被分出來成爲了門衛的協助,不過對此流明已經見怪不怪。片刻之後,那名原朋人從倉庫裏面開啓了大門:“進來吧。”

跨入其中,衆人才不得不感嘆核心基地的強大。

10米高的倉庫內部,放眼望去全是被塑料薄膜蓋住,卻可以看清內部的一排排尚未啓動的機械螞蟻。那一長串的數量,單單一列就有二十多隻,而單單這一個倉庫,流明數下去就有不下三十列。

“一個倉庫就有六百多隻,好厲害!”新兵在心中計算片刻,再一次發出感嘆。

一品酒娘 一旁的原朋人聽到後得意地炫耀到:“這有什麼,這個倉庫還是小的,那些大倉庫一個裏面至少有千隻。”

“切,又不是你造出來的。”雖然不屑,可流明等人並沒傻到將之說出來。

這時,原朋人倉庫管理員將手伸向了流明:“給我你的身份卡,你是隊長吧?”

“是的。”

身份卡交到對方手中之後很快被插入入口便的顯示屏凹槽內,片刻之後,通過從信息中心獲取數據,流明等人需要在這個倉庫獲得的物資極其數量顯示在了顯示屏上。幾人忍不住好奇,湊上去看了看,隨後便發出一陣陣驚呼聲。

“六十隻機械兵蟻、三十隻機械工蟻、五隻搬運工蟻和五隻強襲兵蟻,好……好多!”

看起來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龐大的物資提供量,古板的原朋人不顧周圍流明等人要殺人的眼神,固執地聯絡了指揮中心,得到再三確認之後,才領着滿臉喜色的衆人挨個撕下蓋住機械螞蟻的塑料薄膜,隨後啓動對應數量的螞蟻。

在一連串流明等人耳中彷彿天籟般的電機啓動聲中,一百隻機械螞蟻緩緩抖動身軀,隨後動作各異地打量起四周。

“啊!忘了輸入對應指揮數據了!”

原朋人突然發出的驚呼讓周圍的亞朋人們無語片刻,所幸機械螞蟻的啓動纔剛剛開始,他忙不迭地上前重新關閉之後,纔在流明等人焦躁的等待之下,不慌不忙地將流明的身份卡挨個插入機械兵蟻腦袋處的凹槽,並輸入相應數據。

等這一切結束,時間又過去了小半天。

‘咕嚕嚕’的聲音從人羣中傳來,幾名隊員臉紅着擡頭看向隊長:“抱歉,餓了。”

“等等。”流明無奈地虛按雙手,轉而向正在調試機械螞蟻的原朋人詢問:“請問,還有多久才能完成?”

“快了,快了……”

“那我們再等等吧。”流明向隊友們點了點頭。

然後,三個小時過去了……

“完成!”

原朋人如釋重負地撐起雙臂伸了個懶腰,隨後滿意地看着眼前排列成隊的螞蟻們,又轉頭看向那些亞朋人:“誒,你們怎麼都趴着?”

“好~餓~~”

……

“該死的原朋人,一定是嫉妒我們,可惡!”

“沒想到那小子在我們去之前正好吃了午飯,啊……可惡,被耍了!”

“別廢話,吃完了好繼續領東西!”

“喲哦!!!”

一聽到繼續領取好東西,衆人的熱情頓時被提了起來。

三下五除二解決了眼前在平時看來就是無上美味的食物,流明等人扔下碗筷便衝出了餐廳。做出同樣動作的人似乎不少,看來這次核心基地方面意外地大方。但流明也由此感受到這恐怕是某些事情即將開始的開端,沒有任何擔憂與恐懼,流明他們有的只是長久壓抑即將得到釋放的興奮。

整整一百隻機械螞蟻當然不可能全部跟着他們在基地中閒逛,除了在那名大概良心發現的原朋人建議下留下了五隻搬運工蟻外,其餘的螞蟻都被送到了地底停車站的附屬洞穴中,等他們離開時再去領走。

這一次,衆人的目的地是一個相對較小的倉庫。

“AZ-05型電磁自動步槍300杆、TZ-02型能量增幅臂甲100副、第七代能量鎧甲10套……這邊,請仔細檢查,不要出什麼紕漏。對應的彈藥、電核和發電機都去相應的倉庫領取即可。”

“是。”

這一位原朋人的態度好上很多,在本倉庫的機械工蟻協助下,流明等人花了不過半小時時間,就將這能裝備雙月朋族爲藍月反抗軍設定軍制下一個峽的武器,運上了他們所帶來的搬運工蟻的後背。

因爲一次性無法運完,原朋人管理員還爲其調動了倉庫的機動運力幫助,這讓流明等人對原朋人的態度產生了三百五十度大轉彎。

“這是什麼東西?”

運輸途中,新兵好奇地看着手中的臂甲。

自動步槍和鎧甲他也算在部族中見過類似的,但這奇怪的臂甲卻還是第一次見到,就好像在手臂上,從手背到手肘處被一隻大蜈蚣給包裹了一般,看起來怪怪的。

嘗試着按照說明書去調動亞朋人較爲散長的能量輸入其中,臂甲隨即爆發出一陣強光之後,一道亮藍色閃電從臂甲尖端擊出,重重地砸在了走廊地板上。

“哇啊!!!”

“小心點!你這個傢伙!”

“抱、抱歉!不過……好厲害!!”

這時,一行人才驚訝地發現,那被臂甲發出的閃電擊中的鋼鐵走廊處,竟然都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溶液區,顯然閃電擊中時產生的高壓將整個地板那一點的鋼鐵融化。

對此,幾人忍不住吸了口涼氣,然後齊齊看向正淡定地聯繫工人前來更換地板的倉庫守衛。

“你們之前有接到過通知吧,這是專門爲亞朋人中的精英設計的一種、可以通過臂甲上面的電核來增幅你們所發出的能量攻擊的武器,幅度在一倍到三倍之間。”

面對原朋人滿不在乎的語氣,語言並不豐富的流明幾人,已經陷入震驚之中。

“好……好厲害!” 寵妻無度:軍爺,悠着點 核心基地整整熱鬧了半個月才勉強被即將開幕的會議平復過去。然後就在白農的邀請之下,從各個已經和核心基地聯合起來的部族陸陸續續抵達的代表們,這天終於來到了核心基地地下2層的大型會議廣場。

事實上,這裏距離地面仍然有着近六百米的深度。

“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吧。”流明對身後的隊友如此解釋到,但事實上他自己也不清楚出了什麼事情,以至於要舉辦這次會議。但任何一個有腦子的藍月人恐怕都可以從這次豐厚的物資供應上,去分析出一點所需的情報,例如,可能會有戰鬥了。

“還以爲我們是得到最多的,沒想到有些部族比我們還多,嘎。”流明領隊的小隊中,新兵衝戰對於大方向的事情只有少許好奇心,更多的精力還是集中在了己方此次獲得的好處上。

整整一百隻機械螞蟻,配套的兵器、鎧甲、輔助裝備以及簡單的加工機器、發電機、甚至於書本等等,足足抵得上此前幾個月的物資收穫了。

而在停留於核心基地的這段時間內,他們不斷在各處閒逛,也與各個部族都展開了交流,或多或少地得知了對方物資獲取的大概數量。

在這個全民團結抗蟲的時刻,各個部族相互之間還是非常公開和透明的。而且現如今各部族的地底洞穴都位於主幹道周邊,雖說爲免使用過於頻繁而被發現,但相互之間依靠主幹道展開的交流依然不少。不過這些交流多是停留在同屬朋人分支之間,至於那些影族人……衝戰有些好奇地看過去,卻怎麼也鼓不上勇氣上前交流。

“總覺得那羣影族人神神祕祕的,都感覺不存在一樣。”

“如果不是這樣,人家也活不到現在吧。”流明倒是不以爲然地說出了這個讓人痛苦的現實。

正聊到這兒,上千的人羣中突然傳來少許騷動。

擡眼望去,正看見白農領着一羣人出現在了會場中央。而同一時間,各個部族所劃分區域中的原朋人則收到通知一般,從他們身旁早就引起周圍人好奇卻不得其所的木箱中取出一個個……項圈,隨後將之抵到了每個部族的領隊面前。

“這是什麼?”雖然不認爲白農會害人,可流明看着手中的項圈樣物體,還是有些遲疑,這大概是一種生物的本能抗拒吧。

“網絡項圈,將之帶在脖子上開啓按鈕之後,你就可以藉助項圈與在場所有帶上了項圈的人結成一個通訊網絡。大家能夠藉此相互之間展開即時的交流,最遠交流範圍在12公里,但因爲現在是地底,所以範圍縮減到了5公里。”

“那現在……”

“現在取出來,是爲了便於大家在此次會議中聆聽白農長老的發言。因爲我們不能使用擴聲器,那會引來蟲族的注意。而單純用白農長老的精神力的話,又不能借機宣傳這個項圈的作用。”

“……”

“原來如此。”

看着原朋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將白農他們的小心思都說出來,流明有些囧然地點了點頭,但還是在對方的指導下將項圈帶上。

按下開關的片刻,他頓時進入了一種奇異的狀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