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蘇冰雲本來正想介紹來着,沒想到三人竟是認識的,而且,蘇冰雲見葉逸一臉癡呆地看着美麗漂亮的上官婉,心中一陣不爽,她輕咳了一聲,說:“葉逸,你怎麼這麼晚?還讓別人等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

葉逸回過神來,說道:“抱歉,來晚了幾分鐘,咦,上官婉,江仙子,上次一別,不見,幸會幸會。”

江萍見葉逸叫自己江仙子,而叫自己師妹本名,這明顯是區別對待,於是不鹹不淡地說道:“恩,沒想到在這裏遇見你,真是有幾分意外呢。”

倒是上官婉見到葉逸,有些神色激動,她起身對葉逸說道:“你好,葉逸,上次,多虧你,我們才能奪得那彩色蓮花,回師門覆命,你看,這是上次師傅獎勵我的,沒想到在這裏見到你,真是太好了,咦,你也是來參加異能考試的嗎?”上官婉搖了搖手上的一個漂亮青色手鐲。

葉逸儘量表現出一副沒錯的樣子,說:“是啊,我聽說這個組織蠻不錯的,就來試試運氣,哈哈。”

蘇冰雲見葉逸和上官婉沒完沒了,於是插嘴說道:“好了,既然大家都認識,我就不介紹了,下面我正式介紹一下我的身份,Z國異能組織地階成員,恩,我是剛升職的,所以,你們這次的考覈,由我全權負責,當然了,Z國異能組織的階級分爲天地玄黃,你們既然在我的手裏考覈,自然只能成爲玄階或黃階的成員,也就是說,我是你們的上司,如果你們能通過考覈的話。”

江萍似乎對蘇冰雲是認識的,她微微笑了笑,說道:“常常聽師傅說起蘇師姐的名頭,前段時期聽說師姐你還是玄階的成員,沒想到這麼快就升職了,我和師妹此番奉師傅之命,下山就是爲了歷練自己,所以,我們師姐妹全聽蘇師姐你的。”江萍頓了頓,繼續說:“不過,此番考覈,似乎是捉一個殘害少女的賊子,應該不難,所以,我請求江師姐,讓我們單獨行動。”江萍說完,眼睛偷偷瞄了一眼葉逸,其意不言而喻,倒是上官婉眉頭皺了一下,俏滑的小嘴張頜一下,最終還是沒說什麼。

蘇冰雲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葉逸和江萍,稍微猶豫了一下,說道:“江師妹,有些話我還是給你說明了的好,雖說你是我師妹,但我同時也有可能是你的上司,此番任務,如果失敗了的話,就失去了加入異能組織的機會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們三人合作的話,成功率會大大提升的,畢竟,那鍾豪可是一個修煉歹毒功法的人。”

江萍微微笑了笑,眼裏閃過無限的自信,說道:“蘇師姐你放心吧,區區一個毛賊,我和師妹一定手到擒來,難道師姐你不放心我們未得華山的精髓?”

心如音遙遙頭,說道:“怎麼會,你和婉兒師妹都是華山門派的親傳弟子,你們的本事,我自是相信的,不過,如果你們分開行動的話,自然只會有一方成功,另一方就只能失敗了,你們要好好考慮。”

葉逸自然明白,蘇冰雲這話是說給自己聽的,可是人家江萍不待見自己,自己又何必把熱臉往冷屁股上貼呢,於是說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們分開行動就行,呵呵,江仙子,這鐘豪可是專找漂亮的女子呢,如果你能以身來做誘餌的話,肯定能在我之前找到他,哎,看來我成功的機會比你小了許多啊。”

“葉逸,你!”江萍也不知哪根筋不對,自打上次婉兒師妹將自己的東西分了一半給這小子,自己就對他相當不爽。

“師姐,沒吵了,他是在提醒我們,得小心這個鍾豪。”上官婉兩個小酒窩十分迷人。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還偷偷地瞄葉逸。

江萍將臉一撇,對蘇冰雲說道:“蘇師姐,不知考覈什麼時候開始?”

蘇冰雲見江萍和葉逸在暗自較勁,心中有些疑惑,這小子難道得罪過她,這實在可惡了,只要是個女的,難道都和他脫離不了關係?

“喔,現在時間是五點十分,考覈開始時間爲六點,總時間爲二十四小時,也就是說,如果明天的六點,你們都沒能抓住鍾豪的話,你們就都失敗了,到那時候,我就會親自出手,去抓他了,明白了嗎?”

“那個,如果在今天晚上就抓住呢?有什麼獎勵嗎?”葉逸問道。

蘇冰雲意味深長地掃了三人一眼,說道:“既然你想知道,我告訴你也無妨,如果你們能在今天十二點之前抓住鍾豪的話,你們就能成爲玄階異能人員,身爲玄階異能成員,地位可就真正的不一樣了呢,怎麼樣,想不想試試?”

“呵呵,沒想到鍾豪竟然成爲了我們成功的墊腳石,不知道他知道了,會作何感想呢。”

江萍卻在此時起身說道:“江師姐,如果沒有別的事的話,我和婉兒師妹先回去一趟,也好準備一些東西。”

“好,不過,江師妹,師姐還是要告誡你們,千萬別掉以輕心,如果有什麼突發意外,你用這個通知我,我會第一時間趕到的。”蘇冰雲丟給江萍一個竹筒。

江萍隨意將竹筒握在手裏,和上官婉一起出去了,看來江萍並沒有把蘇冰雲的話記在心裏,倒是上官婉臨走時看了一眼葉逸,讓葉逸心裏一癢,這丫頭,這眼神,也太有殺傷力了吧。

“喂,人都走了,還發什麼呆!”

葉逸意識到自己的的失態,於是尷尬地說道:“想不到你都升職了啊,地階?上面就是天階了吧,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哼,你以爲異能組織是封建組織嗎?不過話說回來,我能升職,這事,還得感謝你,上次秦鷹一事,我已經暗示組織了,不過可惜,上次我邀請你的時候,你拒絕了,所以,我幫不了你,這一次,你行嗎?”

葉逸呵呵一笑,“你是說,我會輸給那兩個丫頭?”

“要不然呢?”

葉逸拍了拍胸膛,說:“放心吧,雖說她們兩個有幾分本事,可是畢竟涉世未深,能抓住鍾豪,那已經是不錯的結局了,我現在擔心,她們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啊,你以爲鍾豪還是以前的鐘豪嗎?”葉逸拿起遙控器,打開牆上的數字電視,裏面正播放着少女失蹤案的新聞。

見蘇冰雲有些疑惑,葉逸指了指電視,說道:“你看,這些女人失蹤的地方,都是在郊區,這說明什麼?”

“說明他的活動範圍在郊區,對市裏有所忌憚?難道是因爲他爸的事,讓他變得小心起來?”

葉逸搖了搖頭,說道:“如果,你這麼想,就錯了,你看看這些女的,她們身上的打扮說明了一切,首先,這些人可不是電杆女,牆角女,而是一些富貴人家的人,恩這說明這小子眼光不錯,胃口也大了起來!”

蘇冰雲瞪了葉逸一眼,說道:“你是說,他是將城裏的人擄走,到郊外作案?”

“十有八九,你想想,昇宏市說大也不大,說小,它還真不小,你要在這樣的一個城市找一個人,那可是猶如大海撈針啊。”

“看你的樣子,好像勝券在握的樣子,哼,我可告訴你,盲目自大,到時候任務失敗了,我是不會講情面的。”

“你以爲我是走後門的人?放心吧,這事交給我了,喔對了,有一件事情要拜託你一下。”

“讓我保證李欣和郭子琪的安全?”

葉逸撓撓頭,說:“你怎麼知道?”

“哼,時間差不多了,你也該行動了吧。”蘇冰雲下了逐客令。

“額,好吧,等着我的好消息!” 總裁寵妻有點甜 葉逸朝一臉寒冷的蘇冰雲笑了笑,輕輕地關上了門。

蘇冰雲見葉逸走後,身軀一軟,坐在沙發上,兩眼無神,不知在思考些什麼。

“ ……”

火紅的晚霞隱去最後一絲光澤,夜,降臨了!

昇宏市最熱鬧的步行街,街邊小販吆喝着,有炭煙滾滾的小桌美餐,有玻璃鑲嵌的滾車小吃,有肩上繫着各式各樣氣球的小販,期望着帶小孩的過往行人能光顧一下生意,當然,這些都是最低層的人們,他們在爲生活而努力經營着,道路兩旁,各式高檔的飯店衣店珠寶店,琳琅滿目。

妖嬈的人兒,或傍着大腹便便的大款,或三五一羣,進出穿梭於服裝珠寶之間。剛入秋,正是秋高氣爽之時,有穿着比基尼秀俏臀的騷美人,也有穿着絲紗薄巾的勾魂人兒,這一切的人和景,充滿了現代氣息卻又不乏靡靡奢華。

在往來人羣中的一處木椅上,鍾豪在物色着今晚的獵物,才幾日時間,鍾豪身上似乎又發生了某種變化,他一雙眼睛充斥着血絲,身上偶爾散發出一絲絲極不穩定的氣息,尤其是,當有穿着暴露的女子經過之時,他總會像癮君子一般,抽噎着鼻子,雙手也微微顫抖着。

終於,兩名穿着大爲不同的漂亮女子引起了鍾豪的注意,他舔了舔發乾的嘴脣,嘴角微微一揚,聲音有些嘶啞:“真是正點,嘖嘖,這樣的人兒,除了我那夢中情人李欣能超過之外,恐怕很難再有超越的人了吧?”鍾豪雙眼發直,幾秒後,鍾豪臉色變得陰沉起來,只聽他自語道:“葉逸,蘇冰雲,李欣,我今天這一切,都是你們導致的,哼,要不了多久了,要不了多久,我就會讓你們知道,惹了我鍾豪,是多麼錯誤的一件事!”

鍾豪腦海中閃過自己被葉逸毆打的回憶,他的面容扭曲起來,“不能再等了,我要變強,只要有女人,我就能變強!”

今天兩章,送上了,感謝大家的愉快閱讀。 鍾豪跟蹤着不遠處的兩名女子,腦海中充斥着對葉逸的怨恨!

就這樣,鍾豪不動聲色地跟在兩名女子身後,而這兩名女子,似乎也沒有發現後面有人跟着,只是向一處偏僻之地走去。

而鍾豪不知道的是,他所看上的兩名女子,正是上官婉和江萍兩人,說起來,這對華山弟子運氣相當不錯,她們正準備來步行街買一套衣服,就意外地發現了鍾豪,所以,兩人有意無意地在鍾豪面前搖晃,終於讓鍾豪上了當,這不得不說的是,江萍和上官婉修煉的華山功法,有幾分玄妙,即使是鍾豪,也沒能發現兩人的異常。

“江師姐,他會不會發現我們是在故意引他?”

江萍謹慎地往後瞄了一眼,臉上露出譏諷,說道:“你看他那樣子,像能發現咱們的人嗎,師傅說過了,咱們華山的斂氣之法是很厲害的,走吧,再走一段差不多就可以得手了,想不到蘇師姐這一次也看走眼了,這小子根本就是個廢物嘛,抓他需要二十四小時嗎。”

“可是,師姐,咱們還是得小心一些才行,我總覺得他身上的氣息怪怪的。”上官婉秀麗的臉蛋上閃動着擔憂。

“婉兒師妹,你啊,這段時間真是白混了,膽子還是這麼小,你若害怕,待會我出手就行了。”

“不……不是,我不是這意思。”上官婉辯解道。

就在江萍和上官婉低聲說話之時,上官婉突然臉色一變,驚呼道:“師姐小心!”

江萍聽到上官婉的警告,忽覺背後如臨鍼芒,江萍臉色一變,身子一個飄忽,快速閃動幾下,只見一道血紅色的人影伸出一隻可怕的手掌,從她剛纔所處的地方拍過,“嘭”的一聲,地上的青石板層層碎裂開來,蔓延到數尺開外。

江萍見狀,臉色一白,和上官婉對視一眼,往面前看去,只見鍾豪猩紅的眼睛正看着自己的手掌,然後舔了舔乾裂的嘴脣,往將江萍和上官婉身上來回掃視,最終將目光停留在上官婉身上。

“呵呵,我說像你們這樣美若天仙的人兒,怎麼可能敢往這面偏僻的地方走,原來,你們的目標是我,這倒有趣,不過倒也是,看你們的樣子,還真有幾分本事,那麼能告訴我,你們是何來頭嗎?”

江萍方纔躲過一劫,心中慶幸之餘不免心中有些過不去,她一向自詡修爲比上官婉高,智慧也比她高,可是從剛纔的情況來看,婉兒這丫頭,修爲恐怕已經超過自己了,想到這裏,江萍心中一陣煩悶,手一動,一柄長二尺八,寬兩分的寶劍握在手心,噌的一聲指着鍾豪,說道:“你就是鍾豪?你殘害了那麼多無辜之人,今日,我就要你成爲我劍下亡魂,看劍!”

江萍說打就打,右手劍芒涌現,起手就是一招以剛猛著稱的迎風回浪!只見一道紫色劍影閃過,鍾豪就被劍影包裹,碎石亂飛。

上官婉見江師姐出手狠辣,一副要把對手短時間拿下之勢,不由眉頭皺了一下,自語道:“江師姐果然嫉惡如仇,出手就是絕招,不過,江師姐氣血浮躁,雖用力卻不使巧,發揮卻不到平時的七成,不行,我得去幫她!”

“江師姐,我來助你!”上官婉拔出一把黑漆漆的寶劍,從外觀上來說,可差了江萍手中的寶劍不止一個檔次,可是若是有識貨的人就能看出,上官婉手中的寶劍,乃是萬年寒鐵所鑄,雖然外形看着有些粗糙,但此寶劍絕對是削鐵如泥。

江萍已使出十幾招厲害的招式,可是卻被鍾豪身上的古怪氣息所制,有一種有力使不上的感覺,江萍一向自傲,如今卻連個混混都收拾不了,臉上自然掛不住,見上官婉要來幫忙,江萍心中一陣浮躁,說道:“不用你幫,看我如何制服這小賊。”

上官婉雖說年齡小,可畢竟不是傻瓜,她怎會不知江萍此時心中的想法,她只得暗自提神,對江萍說道:“江師姐小心,這鐘豪似乎修煉了一種古怪的法門,邪門兒得很!”

江萍聽上官婉這麼一說,心中一沉,嬌喝一聲:“賊子,我看你還能逃到幾時。”

卻說鍾豪,他雖然從無影手中得到了這歹毒的修煉法門,可是他急功近利,大肆採補女人的精血,導致自身修煉出了岔子,可是不得不說的是,這傢伙瘋狂的採補,還真是讓他修煉出了一身的詭異功法。

如今對上江萍,憑藉身上的血煞之氣,卸去了江萍的大部分力道,可饒是如此,鍾豪依舊處於下風,不過鍾豪很快就發現,對方在另一個女子的叮囑之下,反而有些心浮氣躁,於是鍾豪在且戰且退之時,心中卻謀生了一個陰險的念頭!

江萍已經狠狠地壓制住了鍾豪,只見鍾豪肩上,腳上,已經有數處破損,鮮血灑落空中,一股股血腥味四處飄散。

一股不妙的感覺在上官婉心頭雲繞,但她一時也不知到底哪裏不對勁。

嘭!

無數碎石橫飛,鍾豪慘叫一聲,栽倒在碎石之中,江萍**吁吁,臉色慘白,揮手擦了一下額頭的汗。

見鍾豪在碎石中一動不動,江萍神色微微一鬆,將劍一收,往鍾豪所在的地方走去。

上官婉並沒有放鬆警惕,心中不安反而越加強烈了。

眼見江萍一步一步靠近鍾豪,上官婉終於明白了什麼驚呼一聲,“不好!師姐小心!”

“又怎……嗯?”江萍突然發現地上的鐘豪睜開了眼,一雙猩紅的眼睛正盯着自己,這種感覺,宛如毒蛇一般。

江萍下意識地想往後退去,卻突然發現,不知何時,自己身上竟然一絲力氣也沒有了!

“哈哈,是不是發現沒有力氣了?哼,你真以爲我會一直被你打而不還手嗎?現在你們都中了我的道,我看你們還怎麼笑得出來,不過,爲了保險,我只能辣手摧花,廢了你再說!”鍾豪掙扎着站起來,然後猛地伸出手,向江萍的腹部擊去!

江萍看着越來越大的手掌,臉色蒼白,暗道大意了!

“江師姐!”

上官婉倩影一閃,擋在江萍的面前,玉手一揮,和鍾豪對了一掌!上官婉臉色不變,將江萍一扶,退到數尺開外!

鍾豪感受着手掌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雙眼不由一眯,“不可能,你怎麼會沒有着我的道?咦,不對,你不是沒有着道,而是我看走了眼,你的修爲要高一些,哈哈,太好了,想不到你人長得漂亮,修爲卻更加了得,看我不擒下你,好好的疼愛一番!”

江萍聽見鍾豪的話,心中泛起複雜之感,上官婉輕輕拍了拍江萍的肩膀,說道:“師姐,我先拖住她,你用蘇師姐給你的東西聯絡她吧。”

“不行!聯絡她我們就失敗了,連個小毛賊都收拾不了,我還怎麼回華山見師門!”

上官婉眉頭皺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面上的紅暈之色快速消失不見,手中的黑色寶劍迸發出耀眼的紫色光芒!

“紫陽功?婉兒,師傅……他老人家把紫陽功傳給你了?”江萍先是震驚,然後雙眼泛起復雜之色,有不解,有嫉妒……

“恩,不過師傅說我修爲尚淺,不要輕易使用!現在也顧不了這麼多了!”上官婉挽了個劍花,換換地向鍾豪走去!

鍾豪見上官婉走來,心中一沉,他臉上露出猙獰,說道:“雖然不知道你比她高明多少,但中了我的血煞之毒,你休想和我一較高下!”

喝!

上官婉的劍法看似平淡之極,彷彿一個剛入門的弟子一般,可是作爲對手的鐘豪,此刻卻深深滴體會到對手的可怕,自己引以爲傲的血煞之氣不但被對方的紫色劍氣死死剋制,而且,對面一刺一劃一挑之間,根本毫無破綻,這才四五秒之內,鍾豪身上已經留下了五六處深深的傷痕!

“不可能!”鍾豪和江萍同時臉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鍾豪吃驚的是自己根本不是一合之敵,而江萍驚訝的卻是一向膽小怯弱的師妹,修爲不止高了自己一點,而是太多,太多!

“……”

葉逸站在高處的一顆樹木上已經有一會,只見他吐了一片樹葉,看着鍾豪被上官婉打得毫無招架之力,自語道:“想不到華山一門中竟然出了這樣一個了不得的人,紫陽功?好像很厲害的樣子,不知是不是和那笑傲江湖中的紫陽功一樣,不過,上官這丫頭畢竟太過善良啊,明明有一招制敵的機會卻偏偏手軟!”

葉逸頓了頓,往前方掃了一眼,臉上露出疑惑之色,“這鐘豪怎麼會和通天教的人有來往?看來,我倒真是小看他了啊。”

“ ……“

卻說鍾豪此刻已經變成了一個血淋淋的人,一舉一動猙獰可怕,上官婉被鍾豪身上的腥臭之氣薰得劍眉緊皺,下手不免有些鬆懈!

而此時,異變陡生!只見天空突然出現兩道呆着銀色面具的黑影,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上官婉一左一右攻來!

上官婉感受着空中無比凌冽的攻勢,臉色一變,剛纔抵禦鍾豪的血煞之毒,消耗了自己不少真元,如今對方凌空而下,佔盡了先機,自己想要躲過,卻是不太可能,但若是硬接的話,上官婉可沒這自信!

怎麼辦!怎麼辦!上官婉一時之間竟然陷入癡呆之中。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