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2 日 0 Comments

眼神是真冷,氣場也是真強。

慕安安開始緊張起來,回答:「他就是捲毛,上次幫過他的那個。」

「他怎麼在這?」

「他也是醫學院的,我們一起實習的,昨天晚上就跟他值班。」慕安安簡單解釋。

然而,原本已經被七爺壓下的槍,再度被握緊,「一起值班?」

慕安安心裏顫了下,下意識朝前面的羅森看了一眼,有點求救的意味。

七爺現在情況是真不對勁啊。

然而前方的羅森卻專註開車,並未收到慕安安求助的眼神。

慕安安笑笑,盡量平靜說:「七爺,你昨天給我電話的時候,我就是跟捲毛在談事。他家裏出了一點事,不過已經處理好了。」

慕安安話剛說完,宗政御突然抬起手,撫著慕安安的臉。

指腹一遍遍刮過慕安安的臉。

以前慕安安很喜歡宗政御親近,可今天明顯感覺到七爺氣場鋒利,摸着她臉的動作,都感覺有點刮的疼。 李子揚眼神怨毒的望着陳寧:「小子,你有種,連我們李閥都敢得罪。」

「咱們山水有相逢,日後走着瞧。」

陳寧冷笑:「呵,今天的事情還沒完呢,你就想着日後了?」

「你想強買強賣收購我這家研究所的事情,我先不跟你計較。你從潘家豪手中騙走我們陳家捐的三千億慈善款,害得潘家豪跳樓自殺。」

「這件事,你說怎麼算?」

李子揚聞言臉色劇變,他大聲的說:「我們是按照合同辦事!」

「潘家豪那筆錢善款交由我們來做慈善,這筆錢現在當然是由我們李閥決定怎麼用,怎麼能說我們李閥騙錢呢!」

「小子,我是李閥的少爺,我勸你掂量著點,不然你的下場會跟潘家豪一樣,死的很慘。」

陳寧臉色沉下,冷冷的道:「在我面前你還敢玩花樣!」手機端:

「掌嘴!」

典褚立即上前,揚起手掌,狠狠一巴掌抽在李子揚臉上。

啪,一聲爆響。

抽得這小子臉龐浮腫,嘴角溢血。

李子揚憤怒瞪大雙眼,如同盛怒的野獸般咆哮道:「我是李閥三少爺,你們敢打我……」

啪!

典褚反手又是一記狠狠的耳光,把李子揚另外一邊臉頰也抽得浮腫,滿嘴鮮血。

李子揚竭嘶底里,猙獰的道:「我要殺你們全家……」

啪!

典褚又是一記狠狠的耳光,抽得李子揚耳朵都嗡嗡的響,有種腦袋差點被抽飛的感覺。

他叫囂的聲音弱了下去:「我李閥不會放過你們的……」

啪!

啪啪啪啪……

李子揚每叫囂一句,典褚就是一記狠狠的大嘴巴子。

十幾巴掌之後,李子揚已經被抽得臉頰浮腫如豬頭,滿嘴滿臉的鮮血,有點不成人樣了。

他已經被折磨得沒有半點脾氣了,哭着求饒:「我錯了……求求你們不要打了……我錯了……」

陳寧冷淡的道:「錯在哪裏?」

李子揚奄奄一息,弱弱的道:「我不該打潘家豪那筆錢的主意,不該巧取豪奪騙走他的錢。」

「我更不該打希望醫藥研究所的主意,不該跟陳先生你過不去……」

陳寧冷冷的問:「我們陳家捐的那筆善款呢?」

李子揚羸弱的道:「早轉入我們李閥的賬戶了,我無權取出來,要我爸同意才能夠把這筆錢取出來……」

陳寧聞言微微皺眉!

典褚詢問道:「少爺,怎麼辦?」

陳寧冷冷的吩咐道:「別說進入了李閥的賬戶,就算這筆錢被李閥花掉了,他們也要一分一毛的把錢湊回來還給我。」

「這筆錢是我們陳家捐出的善款,誰敢動這筆錢,我就動誰。」

秦朝歌震撼的望着陳寧!

她震撼陳寧捐出三千億資金做慈善,更震撼陳寧不把李閥放在眼裏。

她一雙妙目,越發好奇的望着陳寧。

陳寧在她心中,越發的變得深不可測起來。

陳寧吩咐典褚:「揪這傢伙到潘家豪的喪禮靈堂,讓這傢伙在潘家豪靈堂跪一天一夜,懺悔過錯。」

「然後把他們交給警方處理!」

「讓司法部門依法判決他這個大騙子,還有追回被騙的款項。」

典褚大聲道:「是,少爺!」

奄奄一息的李子揚,聽說陳寧要先送他到潘家豪的靈堂跪一天一夜,懺悔過錯,他氣得差點昏迷過去。

堂堂李閥三少爺,竟然跪在靈堂懺悔。

傳出去,他沒臉見人了,就連李閥的顏面都無存了。

千千 86年這邊,倒是沒多大事情,何貴借口要閉關,吃了一些東西,就上二樓,別墅內部只有傭人,保鏢都在外面。

從現代研究所出來,又去了溫室大棚那邊,人蔘在這種自動化的環境裡面,生長很快,數量也不多,也就一千多顆,看樣子再有半年就可以進行初步的試驗了。

中國樹蝸牛繁殖的更多,這玩意溫度濕度合適,食物充沛,一窩可以生幾百個,不知道是怎麼滅絕的。

回到別墅,楊書-記已經走了,楊父昨晚打牌了,已經吃過早飯,補覺去了。

楊喬還是睡覺,張嫣在房間裡面開直播,楊喬的媽媽則跟劉海的妻子一起到處看看,溜達溜達。

劉茹也去實驗室餵養小白鼠了,何貴感覺沒什麼事情,就給劉海留言,自己去城裡,下午回來。

來到城裡,把四個搶手的稿子列印出來,拿到86年這邊複印,忙乎了不少時間,又讓人送到維多利亞電視台那邊,那邊還開通了一個電台,就讀小說,已經是港府收聽率第一的電台了,名下的報紙也刊登,比起老師的套路,四個搶手更多,不過也需要檢-查,因為有些梗86年是不清楚的。

「老闆,秘書處一些秘書希望去其他領域發展,我們選了一些多才多藝的新秘書,您看看?」李良元拿出兩份資料,一份是要去其他地方發展的,一個是需要新進的。

何貴很想不插手,但是涉及到自己的秘書,還是決定看看,一邊看一邊說:「心理醫生的事情怎麼樣了?」

「不少人都有問題,這是詳細的報告。」李良元嘆息一聲回答道。

何貴搖搖頭說道:「你說說就是了。」

李良元喝了一口咖啡:「主要是以前這些藝人的心理壓力很大,面對電視台,電影公司的老闆的壓榨,就拿去年的楊家將這部電視劇來說,港府收視率第一,但是主要的演員,薪酬加起來沒超過十萬……很多還是拿幾千港幣的死工資,另外藝人合同到期了,不簽約就會打壓藝人,雪藏,讓不少藝人心理上都有問題。」

「甚至還有身體上的疾病,根據心理醫生的建議,今年就別想開工了。」李良元一邊說一邊偷摸的看何貴的反應。

「按照心理醫生的去做,另外在世界上出名的旅遊區,買一些物業,大家放假了,可以輪流的出去旅遊,算是公司的福利,心理有疾病的,雖然沒辦法拍戲,但是做一些輔助工作,比如去電視台節目客串嘉賓什麼的,徹底閑下來也是不好的。」何貴早就有猜測了,這些人本身就年輕,哪裡是電視台高層的對手,各種手腕下來,心理一旦有什麼,那麼後面肯定是要爆發的,至於說潛規則,娛樂圈就這樣,男的還要菊花不保呢。

既然進了這個圈子,那麼就要承受,沒什麼好說的,就拿何貴自己,長腿秘書,球球這些也可以說是潛規則,很多時候知道的東西多了,也就看淡了。

「那這……。」李良元有些遲疑的問道。

何貴沒好氣的丟下手裡的資料:「李總裁,李總裁,我何貴也就兩個大腰子,那麼多漂亮女人,你都要去拉皮條啊。」

「是,是。」李良元心裡就畫×了,老闆不喜歡這號的。

「這個不錯。」何貴在新晉秘書裡面,意外看到了利治的資料,是維多利亞電視台小姐競選出來的。

李良元仔細一看,心裡恍然大悟,這老闆還是最喜歡roudan啊,立即點頭:「好的,我會處理好的。」

「這個讓她去拍戲,好苗子都培養成明星,往秘書處划拉什麼個勁。」何貴看到小龍女,這個也不打算招惹,太重感情了,是被星探發掘,簽訂了三等藝人合同,何貴可不想沒有經典小龍女了。

李良元看了一眼,立即點頭,然後問道:「老闆,聽說最近港府有比較出名的鑽石飾品拍賣……。」

被何貴一瞪眼,李總裁趕緊的拿起資料就走了,何貴聽到鑽石兩個字,忽然想起了某些東西。

回到樓上睡了一覺,然後吃了點東西,就讓傭人不要打擾,回到了現代這邊,溜達一陣,買了一些禮物,畢竟睡了別人閨女,哪怕不睡,假裝的也會買的。

然後查了查鑽石資料,好傢夥,國際珠寶商被南河的一個廠子逼得不得不改標準,要有瑕疵的才是天然的,太純凈的是假的。

「嘖嘖,這玩意好是好,但是咱小身板扛不住,被全世界珠寶商惦記……算了,不過倒是適合91年之後,塞給窮鬼大毛,換一些利益,不然只怕到時候薅羊毛太狠了,被大毛惦記就麻煩了,要是把這個塞給大毛……嘖嘖,估計有好戲看了。」何貴眼前一亮,現在在毛熊家做的事情,不可能不傳出去的,大毛那個操蛋脾氣,自己還是很有些怕的,這鑽石……準確的說人造鑽石技術,拿來堵住大毛的嘴,最合適了。

回到別墅這邊,這邊就劉海夫妻加一個劉茹,楊喬一家三口,另外就是看門的老大爺,何貴自己。

今天買的就是一千多的茅台,便宜老丈人樂呵呵的,楊母開口說道:「明天我們就走了,你們的事情要抓緊了。」

「媽,人家還小嘛。」楊喬立即不幹了。

楊父瞪眼說道:「小什麼小,早點有孩子,我們幫你帶就是了。」

楊喬不開口了,何貴站起來說道:「叔叔阿姨您們放心,我最近工作比較緊張,大概明年就好了,到時候一定親自拜訪兩位,過年來給兩位拜年。」

「好,好。」楊父裡面贊同,然後拉著何貴喝了一次。

又喝的腦袋大了,楊父一起喝,畢竟是便宜老丈人,劉海這是打心眼裡面感謝,也沒法拒絕,兩個看門大爺有點蹭酒喝的嫌疑,但是蹭酒需要一個名義不是。

吃完飯,大家一起收拾了,劉海,門口兩個老爺子,楊父又去打麻將去了,劉海前兩年劉茹的病,壓得一家子都難過,養雞場又是雞瘟,何貴拉了一把之後,現在就家裡三個人在農場就兩萬的收入了。

劉茹看著楊喬進了何貴的房間,氣鼓鼓的,也去睡覺了。

昨晚都經過了,今晚當然就不廢話了,別看楊喬年紀不大,懂得的東西比何貴還多。

「我跟你說,一個星期必須要回來住一次,知道不。」楊喬穿的護士服紐扣都掉了,緩過勁來就抱著何貴的脖子,開口說道。

「還有我跟嫣嫣一人要個孩子,你要是辦不到,我們就找別人了。」楊喬又補充了一句,白天與張嫣達成了協議,兩人反正始終不會結婚的,至於孩子的爸爸是誰……以前準備去做胚胎的,現在有了人選,何況何老闆也是工作室的老闆,不至於分自己的錢不是?在外打拚過的就知道錢不好掙了。

何貴聽到這話,心裡沒來由鬆了一口氣,隨後又覺得,自己好像有點渣啊,點點頭:「我知道,現代人女性嘛,好聚好散,不過張嫣會答應?」

「走……。」楊喬聽到這話,來了精神,帶著何貴就偷摸的出門了。

第二凌晨,何貴出了楊喬的房間,感覺腿肚子有些抽筋。

三人也暫時達成了協議,小貴子一個星期必須交一次公糧,然後有孩子之後,小貴子沒有孩子母親的允許,不允許有任何越界的舉動,但是小貴子還是得交公糧……這是何老闆被斬落之後,簽下的屈辱的不平等協議……。 「老子以自己的女人為榮,有什麼可恥的?」

某人此刻就是一副我的女人什麼都是好的,錯的也是對的傲嬌樣!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