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若真如鄔先生所言,那賈環此次,當真又立一大功

賈環卻謙虛笑道:“鄔先生不愧是帝王師,和我所見略同

不過只一個羊毛,怕不能盡全功。

但是沒關係,除了羊毛外,還有其他東西,比如牛羊肉,牛羊皮,牛角,牛筋等等

草原牧民們許多棄之不用的東西,我們都可以買,用糧食買

這百姓,不管是塞外的還是關內的,只要有了溫飽的生活條件後,除了一些極少數的野心人士外,臣以爲,還是本分的佔多數。

如此一來,願意爲那些汗帳、頭人拼命赴死的牧戶,就不會有多少了。

畢竟,每次搶掠後,真正受益的只有那些汗王和頭人,普通的牧戶受益不了什麼的。

他們卻死傷最重。”

隆正帝聞言,連連點頭道:“沒錯,沒錯這個想法很好,也很有可行性

就是,未免太慢了些。”

賈環想起這位的急性子,強忍着翻白眼的衝動,道:“陛下,這本就是一種不見刀槍,不見流血,潛移默化改變人習慣的過程,十年能建功,就很不錯了

不過,如果真的能從根本上減少外族之害,弱化他們的野性,臣以爲,莫說十年,縱然二十年三十年,都是值得的”

隆正帝聞言,與鄔先生對視了眼,默默點了點頭。

鄔先生笑道:“賈環,西域和遼人口稀少,這呢子,又是新生的物什,短時間百姓定然不習慣接受。

你卻不停的在收羊毛,不怕積壓虧空嗎”

賈環嘿嘿笑道:“西域和遼的百姓是少,可是那裏的軍隊多啊”

鄔先生聞言面色一變,轉頭看向隆正帝。

他們可沒想到這一茬

隆正帝譏諷道:“兵部都是人家的勢力範圍,採購些呢子做衣裳,發些國難財,還不是易如反掌”

賈環聞言頓時大喊冤屈道:“陛下,話不能這麼說啊

臣壓根兒就沒想着掙這份錢,想的只是國朝功德

臣擔保,只要個本錢就成,要是真能在軍中推廣開來,給這個計劃開個好頭,也算是臣的一份忠心

若算起來,這花銷的銀子,要比採購棉布制冬衣少的多呢

您可不能冤枉了臣這清白之心”

賈環確實是這樣打算的,但若說他吃虧,那就太高看他了。

呢子想要暢銷,最大的難點就在於推廣過程。

可是若是能先在軍中推廣開來,這廣告效應,和後世的央視標王差不多,又豈有吃虧的道理

然而隆正帝聽聞此言,面色卻好了許多,只是不想表揚賈環,哼了聲,還想再刺幾句,不過看到賈環面色上隱現的疲憊,隆正帝忽然想起賈環家裏的那些爛事,推己及人,心裏不由一軟

他沉吟了下,道:“你才這麼點子年紀,就一心想着入軍職,是不是太早了些”

賈環聞言大喜,忙道:“陛下,有志不在年高啊臣雖年幼,可爲國出力盡忠的心,卻絕不能落於人下就方衝、傅安、葉楚那一夥子,他們算什麼”

“行了”

隆正帝不耐的喝斷道:“背後說人言,小人行徑”

見賈環頗爲不服的樣子,隆正帝火氣又上來了,不過卻見一旁鄔先生在給他使眼色,想到了計劃,隆正帝又強壓下火氣。

出了口氣,哼了聲,道:“既然你們這般急躁,那就讓軍機擬個單子吧不過你是例外,你太年幼,朕另有任用”

賈環聞言大喜過望,心想這下牛奔他們有着落了,至於他自己,那麼大的功,就更



看了看隆正帝垂下的眼簾和鄔先生躲避開的目光,賈環忽然心生不妙,試探道:“陛下,臣還年幼,承擔不了太重的擔子隨便在京營裏當個營指揮使就成”

隆正帝聞言,嘴角抽了抽,道:“你若不是國侯,這般安排也可以。可是你是國朝一等侯,武勳排班你第一,戰功又不小,按規矩,不管下放到哪裏,都只有當掌的份。

可是你自己也說,你還年幼。

軍國大事豈能兒戲

所以”

賈環聽的心顫顫,道:“陛下,您您就直說吧,要將臣分配到哪裏,臣還撐的住”

隆正帝聞言,嘴角抽了抽,乾咳了聲,道:“五城兵馬司因爲謀反之事,兩千兵馬被清洗一空,後來又被冰臺和三司聯手,又掃蕩了遍,本來五千建制,如今只剩下一千了。

朕的意思是,你去五城兵馬司,當個主事,把建制重新抓起來”

賈環的臉色是真難看了。

五城兵馬司,說起來好像是軍中建制,作爲神京城內唯三之一的兵營,位置險要。

可是,真實情況誰不清楚

那裏面的兵根本不能叫兵,頂了天了也就是一羣捕快。

這還是有編制的,更多的是那些沒編制的外圍餘勇幫閒們,壓根兒就是一羣地痞混混,百姓眼中的渣滓

這種隊伍,連柳芳都不屑一顧,甚至認爲出手都是羞辱。

鐵網山兩千五城兵馬司的兵馬,被韓德功帶着五百京營,幾乎一兵不損的就滅了。

可想而知,那都是些什麼東西

再說,五城兵馬司是幹什麼的

掃大街的,充其量就是一片兒警

雖說是軍中建制,老大也叫指揮使。

可實際上呢

連隆正帝都喊做主事

一個主事,放在中央六部,不過區區六品罷了。

隆正帝卻讓賈環掌五城兵馬司,當個垃圾頭子,這讓口口聲聲嘲諷別人是基層人員的賈環情何以堪

賈環臉上真的一點笑容都沒有了,一聲不吭的看着隆正帝。

太過分了吧

河還沒過你就拆橋,吃相太難看了吧

然而,隆正帝什麼人

連太上皇跟前都沒句軟話,起初還有些愧疚,可見賈環這般無禮,眼神也凌厲起來,對視着賈環。

鄔先生見狀頗爲頭疼,原本說好了要說軟話安撫好賈環。

卻不想又懟上了

他也理解隆正帝這般安排的心。

昨日鐵檻寺聲勢之盛,震動的絕不是傅安一人。

在京的所有勳貴府邸,以及軍中大將,基本上全都去了鐵檻寺,給賈家先祖敬了柱香。

這哪裏是在祭祖敬香啊,這是在開堂口啊

更讓人忌憚的是,平日裏矛盾重重的武勳,竟團結起來,將堂堂刑部尚書和大理寺卿罵奴僕一樣的罵走了

如果是太上皇在,他老人家估計不過是一笑了之。

文武不合,乃是好事。

可隆正帝這等沒有安全感的人,卻是整整一夜未眠。

軍功勳貴集團,當真讓人又愛又恨

用是一定要用,存在即合理,隋唐之所以那麼盛,百般吊打異族,不就是因爲軍功勳貴集團昌盛嗎

但也一定要防

尤其是要防備可能出現的核心人物

這也是他今日下朝後,就拉了方衝等人過來教訓指點的原因。

原本想將賈環等人壓上一年,給方衝幾個多留出一些發展的時間。

卻被賈環當面指破了,還順帶借方衝之口,挑明瞭競爭事實。

既然壓不住,就只能安排了。

而鄔先生之前給他出的主意,就是將五城兵馬司這個廢物點心遍佈的爛攤子,丟給賈環去管。

這當然不是什麼好差事,如何能配得上賈環那一身戰功

所以兩人商量好,要安撫賈環一番。

只是,隆正帝畢竟是隆正帝。

他若會說軟話,就不會和皇太后關係鬧的那麼僵了。

眼見兩人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好像又要像上回那樣撕破臉皮對幹了,鄔先生趕緊插口,有些事,真不能隨便嘗試,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真的成仇。

然而,這對賈環是不可想象的災難後果,對隆正帝,更是無法接受的災難後果

“賈環啊,這個安排,已經是陛下的一番苦心了你別不識趣,你若不能接受,就老老實實的再等幾年”

鄔先生語重心長道。

賈環真真是冷笑一聲,道:“苦心積慮的發配我去五城兵馬司和一羣廢物點心混嗎”

“混賬東西不去五城兵馬司,你還想去哪兒”

隆正帝怒聲道。

賈環梗着脖頸高聲道:“臣哪不能去論功勞比誰少,還是流的血比誰少

方衝他們跟我比,算個球”

隆正帝臉真的了,指着賈環手都開始抖了。

鄔先生忙喝道:“賈環,休得放肆你跟誰說話”

見賈環垂下腦袋,他一邊對隆正帝使眼色,一邊又語氣不屑道:“你跟方衝比”

賈環簡直奇了:“我還不能跟方衝比他算什麼”

鄔先生冷笑一聲,道:“方衝自幼跟方太尉修習兵法,一本孫子兵法記的嫺熟於心,運用操演的更是連積年老將都連連讚歎,自愧不如

你若不信,就去問問牛繼宗

你還不服

來來來今日我這殘廢就斗膽替陛下做主一回

你寧國侯今天只要把孫子兵法背一遍,你就是想當京營節度使,藍田大將軍,我都隨你

你背

連起碼兵法都不熟的人,還想掌軍”

賈環聞言面色微變,閉着嘴,看着鄔先生,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他咂摸了下有些發乾的嘴,看了看鄔先生,又悄悄看向面如鐵鍋的隆正帝。

隆正帝看起來肺都快炸了,見賈環賊兮兮的瞄過來,再也忍不住咆哮罵道:“不當人子的混賬東西,就你這等憊賴頑劣的王八蛋,還看不上朕的官

滾朕不給了

還敢跟朕爆粗口,你他孃的”

隆正帝可能氣壞了,抓起一塊玉鎮紙就朝賈環砸去。

賈環卻機敏的一把抄在手裏,利落的跪下一禮,嘻哈賠笑道:“臣謝陛下的賞陛下,臣這就領旨跪安了趕明兒就去上班”

說罷,竟轉身一溜煙跑沒了影兒

“哈哈哈”

身後御書房內,鄔先生仰頭大笑着勸說着猶自氣憤不已的隆正帝息怒

這個結果,不正是他們想要的麼

看着嘴角怒氣散盡,浮起一抹笑意的隆正帝,鄔先生忍不住在心裏讚歎,好一個伶俐的賈三郎啊

“三爺”

“環哥兒”

出了裏間,經過外間大汗淋漓的蘇培盛,又出了正門,就看到曹雄和趙虎看着他。

兩人的面色各不相同,趙虎臉上滿滿是擔憂。

曹雄卻敬仰激動的看着賈環。

都傳說賈環和隆正帝吵過架,可真正相信的人不多,尤其是見過隆正帝的人。

悠閑小木匠 誰都不信有哪個敢跟那座冰山幹仗。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