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16 日 0 Comments

傅老爺子狠狠地跺了跺拐杖:「傅宸,你太讓我失望了。」

「爺爺——」

傅老爺子不願再插手這件事,招手示意嚴松將他扶上樓。

客廳里,只剩下了傅南璟和傅宸一家人,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

傭人將茶水送上來,傅南璟倒了一杯茶水,輕抿了一口。

傅南潯也知道兒子錯的離譜,頗為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他一眼:「這件事不會外傳,但你要長點心眼,今晚自己去後院跪著吧。」

不吃點苦頭,怎麼能記得住教訓?

傅宸耷拉著腦袋:「是。」

傅宸前腳剛走,後腳傅南璟便離開了老宅。

唐韻渾身一軟,癱坐在沙發上,接二連三的打擊足以致命,現在她的腦子裡還是嗡嗡響。

「唐韻,你的臉色怎麼了?」

傅南潯見妻子臉色不好,還以為他是因為生氣:「阿宸年紀小,犯錯是很正常的,以後別再犯錯就好。」

唐韻擺手:「我不是因為他。」

「那是?」

唐韻猶豫了一下:「老公,你覺得雲舒怎麼樣?」

「你不是一向不喜歡雲舒,怎麼現在你又要撮合他們倆?」傅南潯下意識蹙眉:「不行,阿宸先前傷害了她,她沒出手報復都是看在兩家的面子上,你還想撮合,不要命了?」

傅南潯看得清楚,晉城這麼多千金,難道還找不到滿意的兒媳婦?

唐韻哪裡是想撮合傅宸和雲舒?

她只是還沒接受傅南璟和雲舒在一起的事實!

想了想,唐韻到底是什麼都不敢說,「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只是不想再和雲家扯上任何關係了。」

……

周末,下午兩點。

雲舒準時出現在了賽車館,一身火紅的賽車服,越發襯得她明艷不可方物,僅僅只是站在那裡,便已經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李佳楠聽說了這事兒,非要跟著來。

墨風拉著俊臉,一點都不想和李佳楠打交道,「李佳楠,你就沒點自己的事情去做嗎?怎麼一直纏著我姐?」

「他是我老大,我纏著她怎麼了?」

李佳楠呵呵一笑:「倒是你,還是好好上學吧。」

年紀輕輕的,何必搞賽車?

墨風小臉一沉:「姐,你看他——」

雲舒掃了兩人一眼,冷淡的過分:「安靜點,很吵。」

墨風:「……」

完了。

他再也不是他姐姐的心尖寵了!

墨風賭氣坐在一旁的觀眾椅上,李佳楠抱著爆米花和可樂吃的咔咔作響。

「你剋制點,這裡是賽車館,不是——」

墨風嫌棄的話還沒說完,李佳楠直接一把爆米花塞進了他的嘴裡:「嘗嘗。」

墨風被堵了嚴嚴實實:「……」

呵,想用吃的收買他?

怎麼可能!

五分鐘后,兩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著爆米花,場面和諧極了。

真香。

賽道上,雲舒打開車門,上車。

秦然在她旁邊,有了第一次的交鋒,第二次兩人明顯更加上心。

裁判一聲令下,十幾輛賽車化作利箭,嗖的一下直奔終點。

「你說誰能贏?」

李佳楠吃的滿足,用胳膊搗了搗墨風的胸膛。

墨風不耐煩額的犯了一個白眼:「當然是我姐——」

「卧槽,那人居然是雲舒!」

一道不和諧的聲音落了下來,墨風李佳楠雙雙轉頭,盯著說話的人。

傅宸心情不佳,原本是想來賽車館放鬆一下,哪知道會在這裡見到雲舒。

而且她還穿著賽車服!

墨風蹙眉,一臉嫌棄:「怎麼是你這個睜眼瞎?」

睜眼瞎?

李佳楠聽到這個外號,表示很貼切。

傅宸認出了這是墨家人,有些不耐煩:「墨風,你閉嘴!」

「你讓我閉嘴,我就閉嘴,我不要面子的嘛?」墨風扯唇。

傅宸擰眉:「雲舒怎麼會在這裡?」

「我老大不在這裡,在哪裡?」

因為看雲瑤不順眼,連帶著看傅宸都不順眼了,李佳楠塞了一**米花,有些不耐煩。

「那是我姐!」

墨風不甘示弱。

李佳楠微微一笑:「想吃爆米花,就閉嘴!」

墨風磨牙,狠狠地抓起一把爆米花往嘴裡塞。

不要臉的東西,居然想和他爭寵!

傅宸頓時回神:「雲舒,也會賽車?」

這怎麼可能,她不是一個被他拋棄的草包……怎麼可能連這麼酷的運動都能駕馭住?

李佳楠看穿了她的想法:「傅少爺,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

傅宸的同伴認出了雲舒的車,有些震驚。

「卧槽,那輛車——那是S的車,難道雲舒就是傳聞中的S?」

這怎麼可能?

賽道上的天才,怎麼可能是雲舒那個草包?

傅宸望過去,賽道上,一紅一黑兩輛車遙遙領先,其中紅色賽車速度更勝一籌每一處拐彎都處理的堪稱完美,讓人忍不住臣服。

最後一秒,紅色賽車第一個到達終點。

墨風和李佳楠雙雙一躍而起,異口同聲地說著。

「姐姐牛逼!」

「老大牛逼!」

周圍的觀眾也很興奮,不愧是S,這技術杠杠的。

傅宸站在一旁,已經看呆住了。

雲舒從車上下來,摘下帽子,墨風狗腿的遞上了一瓶水:「姐,喝水。」

李佳楠慢了半拍,「狗腿子!」

墨風呵呵一笑:「大哥,你老了,你慢了一步!」

傅宸看向了雲舒,走了過去,居高臨下的掃了她一眼:「雲舒,你什麼時候學的賽車?」

雲舒蹙眉,從他這話里聽出了質問的意思。

「我姐什麼時候學的賽車,關你屁事!」

墨風翻了一個白眼:「姐,走,我請客吃飯。」

雲舒頷首,直接忽略了傅宸,「我先去休息室換衣服,你們在外面等我。」

「站住!」

傅宸抓住了雲舒的胳膊,臉上的表情有些怪異:「雲舒,你知道我喜歡看比賽,所以你特意學的,對嗎?」

「你是腦子有坑?」 聽到電話掛斷的聲音,姜天輕輕的摟過葉曦,擦掉她眼角的眼淚,心痛的說道:「小曦,不哭,是我不對,是我回來遲了,讓你受了這麽大的哭,現在我回來了,我說過,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我要跟你白頭偕老,我們還要看著兮兮長大,還要看著她結婚,將來給她帶孩子,還給她孩子的孩子帶孩子。」

「對了,下個月我們要舉辦婚禮,我可給我們女兒說了,讓她隨禮,你知道她怎麼說的嗎?」

「你還真說。」葉曦立馬朝著姜天狠狠的瞪了一樣,手更是伸向了姜天的軟肋,沒好氣的說道:「你打算問女兒要多少錢。」

「十萬。」

「別說,我還真要了十萬,可惜女兒說沒有,我問找你要去,她說了,她沒錢,她這些年的壓歲錢全都被媽媽存起來了。」

「死丫頭,我什麼時候那她壓歲錢了。」葉曦頓時臉一紅說道。

不過隨後葉曦看到姜天一臉笑意的樣子,突然恍然大悟,伸向姜天軟肋的手,突然一用力,笑罵道:「好啊,你是不是皮癢了,居然連我都騙。」

「哎呀,疼,老婆,我錯了,還不行嗎?你看時間也不早了,該上班去了,再不去你可要遲到了。」姜天連忙求饒。

葉曦頓時反應過來,對著姜天一拳打了過去,「都是你,要是我上班遲到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好,好,都是我的錯。」姜天連忙說道。

葉曦連忙轉身,開著車朝著公司而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