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砰!

身材弱小的青蓮,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那一直被她小心保管的琉璃玉掛墜,也從她的脖子上掉了出來,摔落在一旁,留下一陣清脆的撞擊聲。

「青蓮!」

只是電光火石的功夫,青蓮便躺在了不遠處,一動不動。

朱帥做夢都不會想到,在自己最危急的時刻,擋在自己身前的,竟然會是青蓮。

一股莫名的情緒,瞬間出現在朱帥的心底,朱帥再也顧不上一旁虎視眈眈的蓮花,連滾帶爬的來到了青蓮的身邊,將青蓮的身體,摟在了自己的懷裡。

可惜,中了蓮花的一掌,現在的青蓮,已經十分的虛弱。

她體內的臟器,已經受到了嚴重的損害,身體各處的經脈,也受損嚴重。

這樣的傷勢,極難恢復!

「青蓮,你怎麼這麼傻!」

聲音中帶著一絲哽咽,朱帥著急的從納戒之中翻出了一張療傷符,快速的為青蓮使用。

可是朱帥自己也清楚,以青蓮現在的傷勢,這療傷符,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

能不能活下來,只能看青蓮的造化了!

朱帥緊緊的抱著青蓮,無比的悲切。

不遠處看著這一切的厲黎,內心之中,無比的疼痛。

自己終究還是沒有青蓮勇敢。

為了自己喜歡的人,青蓮可以毫不猶豫的為他去死,可是自己呢?

或許,朱帥當初說的話,並不假。

自己對他,或許只是欣賞,並沒有到了愛那個階層!

如此想著,厲黎的眼神,瞬間暗淡了許多,她甚至有些期待蓮花再對朱帥出一次手,好讓自己也毫不猶豫的擋在朱帥的身前!

可是此時的蓮花,根本沒有任何繼續追擊的念頭,雙眼痴痴的看著青蓮掉落在地上的那隻蓮花掛墜!

「小姑娘,這個東西,是哪裡來的?」

下一刻,蓮花發瘋般的衝到了掛墜處,將那掛墜捧在了手中,朝著青蓮用力的喊道。

只可惜,青蓮現在已經陷入了昏迷,對於蓮花的話,根本聽不到了。

「蓮花閣主,你身為堂堂蓮花閣的閣主,竟然會對後生晚輩出手,還重傷了一位如花少女的性命。」

「這件事情,會讓你愧疚一輩子的!」

青蓮的重傷,讓朱帥的情緒,也失控了起來。

婚來孕轉:傅少醫見鍾情 小心的將青蓮放在一旁,朱帥緩緩的站起身來,眼神之中,沒有絲毫的畏懼。

而他的雙手,也微微蜷曲著,濃郁的五行元素,不斷的在手心之中流走。

原本,朱帥已經放棄了抵抗,可是青蓮的事情,讓朱帥心中十分的煩躁,就算拼了這條命,朱帥也要為青蓮討回一絲說法。

「你告訴我!這塊掛墜,她是從哪裡來的?」

可現在的蓮花,根本不理會朱帥的暴走,不斷的端詳著手中的那琉璃玉掛墜,嘴中呢喃個不停。

看著蓮花失神的樣子,朱帥的心中,突然之間,清醒了一些。

琉璃玉!

朱帥差點忘記了,青蓮的這塊掛墜,也是由琉璃玉製成!

這琉璃玉,牽扯的東西,實在是太大,稍有不慎,就會有生命危險。

而且,之前在南聖城的時候,那名死去的老嫗,也曾經和自己說過,蓮花閣對於琉璃玉的收集,似乎也十分的狂熱。

難道,青蓮身上的這塊琉璃玉,與蓮花之間,有什麼聯繫不成?

不然的話,蓮花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她這掛墜哪裡來的,和你有什麼關係么?」

「你都將她傷成這個樣子了!」

朱帥還是不敢輕易的將實話說出來。

「你告訴我,這掛墜到底是哪裡來的,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誰知,蓮花的反應,竟然異常的激烈。

目光直視著朱帥,蓮花的眼中,竟然浮現著一抹懇求。

這掛墜,真的對他有那麼重要麼?

蓮花,青蓮,這兩者之間,有什麼關係么?

那老嫗說過,南大陸大部分的琉璃玉,全部被蓮花閣所掌控,那麼青蓮的這塊掛墜,是不是從蓮花閣流出來的?

難道?

朱帥的腦袋,突然間一震。

記得青蓮和自己說過,青蓮從小就是一名孤兒,是爺爺一手將她帶大,她的親生父母是誰,她現在都不清楚。

「這掛墜,是青蓮姑娘的父母,給她留下的唯一遺物,青蓮一直帶在了身邊!」

朱帥答應過青蓮,要為青蓮搞清楚這掛墜之上的秘密。

事到如今,朱帥也不再隱瞞,將真實的情況,說了出來。

「果然是這樣!」

聽了朱帥的話,蓮花的身體,瞬間開始顫抖起來。

恍恍惚惚的說了一句之後,蓮花再也沒有之前女強人的形象,跌跌撞撞的走到青蓮的身邊,將青蓮抱了起來。

「你幹嘛?」

看著蓮花的動作,朱帥很警惕的擋在了蓮花的身前,不過,朱帥手掌之中的五行元素,已經消失不見。

朱帥可以真切的感覺到,蓮花似乎變了一個人,這種狀態的蓮花,根本不會傷害到青蓮。

「我們蓮花閣,有南大陸最好的符咒師!」

「青蓮的傷勢,必須快速的治療,不想讓她死,你就給我讓開!」

「還有,以後不要再讓我單獨遇上你,否則的話,不死靈木,我照樣會收回來!」

蓮花輕輕的抱著青蓮,朝著朱帥說了幾句之後,身形很快蠕動了起來。

「我想,不久之後,我們就會再見的!」

朱帥已經大概猜出點什麼,朝著蓮花笑著說道。

希望,在蓮花的幫助下,青蓮可以快速的恢復吧! 原本氣勢凌厲的蓮花,因為青蓮脖子上的蓮花型掛墜,突然之間,像是換了一個人,抱著青蓮重傷的身體,離開了厲家。

直到此時,厲家議事廳中的那些強者,才紛紛的回過神來,著急的跑出了廳外。

豪門遊戲:罪愛新娘 「朱帥少爺,你沒事吧!」

距離最近的厲黎,率先來到了朱帥的身邊,小心的詢問道。

只是她的眼神之中,卻充滿了深深的自責。

關鍵的時刻,青蓮可以奮不顧身的擋在朱帥的身前,而自己卻沒有這樣的勇氣。

或許,這就是自己和青蓮之間的差距吧。

「我沒事!」

朱帥目光直視著蓮花與青蓮消失的地方,緩緩的說道。

厲黎看著朱帥的眼神,低下了頭。

通過這件事情,恐怕自己在朱帥心中的地位,又要往後排排了。

「朱帥小侄,剛剛對不起啊,蓮花閣主的實力太強,我等根本沒法施以援手!」

這時,厲權厲程等人,也來到了朱帥的身旁,厲權略帶歉意的說道。

「權叔言重了,我感激還來不及呢,感謝權叔一直維護著我!」

蓮花的實力,放在整個南大陸之上,都是頂尖的存在。

只要她一心想要擊殺自己,厲權等人,確實很難阻擋,朱帥並沒有怪罪眾人的意思。

「哎,無奈我們厲家,不是蓮花閣的對手啊!」

「不過,你那青蓮女友,到底是什麼來路,為什麼蓮花閣主,會如此的重視她?」

厲權拋出了自己的疑惑。

現在,朱帥的身世,令厲權越來越感興趣了,似乎朱帥身邊的每個人,都大有來路。

如今,他甚至和蓮花閣的蓮花,都攀上了一些關係。

「我也不知道,或許,她們之間的緣分頗深吧!」

朱帥若有所思的說道。

「沒有想到啊,我們已經儘力的封鎖消息了,可蓮花閣主還是如此快速的找到了這裡,看來,當日宴會的事情,要儘快的解決了啊!」

「若是不能給南大陸其他勢力一個滿意的答覆,這樣的境遇,今後還會不時的遇到!」

這時,厲程前輩插話道。

聽了厲程的話,朱帥的腦海之中,突然一閃。

對了!

當日在參加厲廣少爺的婚宴時,自己可是在一處裝飾品之後,偷偷的放置了一顆記憶水晶。

若是這顆記憶水晶沒有被那出手之人發現的話,對整件事情的偵破,有著重大的幫助!

「莫雷,跟我走!」

想到這裡,朱帥不敢有絲毫的遲疑,朝著莫雷說了一句,背後的元素之翼瞬間展開,朝著厲家那大院快速的掠去。

再次來到大院,這裡狼藉依舊。

一些厲家族人嚴格把守著此處,避免其他人破壞的現場。

朱帥在和厲家的守衛頭領耳語幾句之後,順利的帶著莫雷,行入了大院之內。

走進大院,朱帥便按著自己腦海中的記憶,快速的找到了那件裝飾品!

一顆光滑的水晶球,正安靜的擺在這裝飾之後!

呼!

涼情:一念之愛 還好這記憶水晶還在!

朱帥如釋重負般的舒了一口氣,將那水晶球捧在了手中。

就在這時,天際幾道流光,快速的朝著這邊掠來,定睛一看,正是厲家的厲權族長,厲程前輩,以及厲啟厲健等五位長老。

見他們追來,朱帥不送聲色的將那記憶水晶球,放入了納戒之中。

當日厲家婚宴之事,雖然是黑暗大陸所為,但是想要達成這樣的效果,在厲家之中,肯定有著黑暗大陸的卧底。

而這水晶球,可能是解開謎團的唯一東西。

若是被那躲在暗處之人破壞,這麼這件事情的真相,很有可能永遠都無法大白於天下了。

朱帥可不敢冒那樣的風險,還是等事後再進行查看吧。

「朱帥小侄,這裡有什麼問題么?」

朱帥才剛剛將那水晶球收入納戒,厲權等人,便降落在朱帥的身邊,急切的問道。

現在,厲權比任何人都想儘快的搞清楚事實的真相。

「權叔,沒什麼,只是突然想到了些什麼,過來確認一下!」

朱帥十分平和的說道。

「那有什麼結果么?」

厲權滿臉的期冀。

「沒有,不過,權叔,在咱們厲家,肯定出了一些問題,所以權叔還是小心一些為妙!」

朱帥緩緩的搖搖頭。

厲權期望的眼神,瞬間暗淡的下去,不過朱帥的提醒,他也記在了心中。

唰!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