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葉天深吸一口氣,心頭的恨意不會因為滅殺了古的一具分身而有所減少,反而只會越來越濃,但不管怎麼樣,此刻還有別的事情需要葉天去考慮。

天空之中,那一直與三名青衣人交戰的三名黑袍人在這一瞬間同時噴出一口逆血,分身之間都有牽連,而今一大分身被滅,這三道身影瞬間受到了影響。

這影響若在平時可能不會如何,但此時此刻,正在如火如荼的交戰之中,這一絲的心神動搖和能量不穩,便會給自己帶來想象不到的危機。

三名青衣人是什麼樣的存在?與古的分身爭鬥也不是一年兩年了,此刻看到了這一幕,儘管好奇原因,但卻絕不會讓這樣的機會溜走。

劇烈的戰鬥依舊在持續,但三名黑袍人的眼中卻有著不一樣的光芒,他們對視了一眼,分出了一人拼著受到更大創傷的危險,騰出了兩人,沖向了地面。

地面上,葉天猛的抬頭,嘴角流露出了獰笑,不怕你們過來,就怕你們不來。

若是有人仔細的觀看葉天此刻的表情,則會從葉天的雙眼之中看到一抹瘋狂,那是一抹嗜戰的瘋狂。

「王級,君級?這就是靜兒要我達到的境界,今天,就讓我好好體驗一下,這所謂的君級到底有多強!」

嘴角為誒扯動,葉天很是不一樣,眼中流露出的是弄弄的戰意,而臉上的表情卻讓人感受到了一股的柔情蜜意,那是心底的那個女孩的身影出現,讓葉天難以忘懷。

槓上寶寶,總裁爹地你下崗了 「陣……」

葉天輕輕的開口,十兵衛與撼天同時飛撲了過來。

最外圍,撼天、憾地、天錘、莉安娜、追風、巨無霸、大鵬、狂熊、暗魔虎王九人形成了九個點,彷彿是一個陣法的邊緣,各自激發出了自身的能量,開始向著陣中彙集。

而在中心之處又是一個三角形的小型陣法,這赫然就是一個陣中陣。

這三角形的陣法三個點之上,分別是黃金獅子金毛獅王在左,而銀月天狼則在右,最尖端的位置則是就是葉天本人了。

外圍就個人的力量通過特殊的方法傳入進入了內圈的陣中陣,由這三個人分別吸收。

黃金獅子連接著撼天憾地兩兄弟的能量,而今,那兩兄弟澎湃的能量彙集而來,紛紛被黃金獅子吸納,而後與自身的能量通過陣法彙集到了一起,下一步,便是通過陣法的方式,將這能量釋放出去。

而銀月天狼亦是同樣,彙集到銀月天狼這裡的是比蒙巨無霸和矮人族天錘的能量,三股能量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種新的狂暴能量,若是釋放出去,必然驚駭天下。

而葉天這裡要比這兩人要麻煩的多,因為葉天要彙集的是六個人的能量。

外圍,狂熊的力量充滿了狂暴的氣息,而暗魔虎王的能量卻陰暗狠辣,大鵬的能量鋒銳,追風的力量蘊含洞虛,好在有莉安娜的綠色能量從中調和,這才減輕了葉天的負擔。

當這陣法成型的這一剎那,黃金獅子與銀月天狼介乎同時而動。

黃金獅子而今是人形,整條右臂骨頭呈現著金黃-色,更是有撼天憾地兩兄弟的能量糾纏環繞。

「三……」

一聲低吼,右手成長,無數密密麻麻的黑色符文開始擴散至整隻手上,而後如同蝌蚪一般開始遊盪。

砰!手掌狠狠的拍在了身前的地上,那無數的蝌蚪一般的符文如同螞蟻一般蠕動了起來,紛紛鑽入地下之中,而後更是從地面之上以整隻右手手掌為中性,一個圓形的黑色印記出現,但這只是開始,這黑色的封印陣圖還在不斷地擴大之中。

另一邊,天狼亦是不甘落後。

「界……」

同樣是一聲低吼,天狼的右手閃爍著虛幻的光芒,那有空間的氣息,更有另外兩股奇特的能量彙集在一起,攪動之間如同鋒銳的鑽頭一般,隨著天狼的一拳轟擊,悍然沖入了地下。

這一次出現的同樣還是黑色的如同蝌蚪一般密密麻麻的符文,在地面上不斷的攢動,向著遠方蔓延。

很快,也就眨眼的功夫,這兩人身下的符文已經彙集到了一起,瞬間呈現了一種瘋狂的態勢,擴充的速度徒然加快,頃刻不到已經到了葉天的身下。

葉天本事盤膝坐在地上,但是此刻,雙目猛地一睜,一道精光閃過,右拳彈出,黑鴉已經自動戴上,而今的黑鴉之上與當初完全不同,不但更加的黝黑,而且其上更有無數的斑點,若是細細一數,會發現這些斑點足有近千的數量。

這不是什麼普通的斑點,而是亡魂鴉的眼睛,一種奇特的聯繫,亡魂鴉與黑鴉幾乎融為了一體。

這一刻的黑鴉已經不是普通的靈器範疇,雖然算不得完全的邪氣,但已經相差不遠了。

有了黑鴉的輔助,葉天對於自己而今控制的這股龐大的力量才能更加輕鬆一些,也更加順手一些。

右拳即便帶著拳套依舊如同殘影一般的結出了各種不同的印記,那是特殊的法印,控制陣法而用。

很快,葉天的額頭開始見汗,同時操控六個人的能量在自己的身體之中還是太過困難了,隨時都有可能暴亂身死的危險,若非是這五道能量的主人對自己都是無限的信任,那麼只要一點點的異動也能讓葉天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淡紅色的光芒從頭顱之中泛出,開始籠罩周身,灰色的邪氣鼓盪了起來,形成了一層層的束縛,將葉天體內雜七雜八的力量都束縛在一起,不導致產生衝突。

而腦袋之中更是有一種劇烈的刺痛,要知道,想要控制這樣龐大的能量需要多麼強大的靈魂力量,也是葉天了,若是換了任何一個人,此刻恐怕都別想討到什麼好處。

「你確定要自己試試嗎?很危險,還是由我親自出手好一些……」

一道淡淡的聲音從葉天手中的戒指內通過神魂的力量傳遞在葉天的心海之中,那是司空。

葉天果斷的搖了搖頭,抬頭看向天空,那逐漸接近中的兩名黑袍王級高手,一抹瘋狂之色瞬間取代了瞳孔,讓葉天幾近發狂。

「殺……」

一聲爆吼,葉天的右拳猛地狠狠砸在了地面之上,而後無數的蝌蚪符文開始蔓延,剎那與天狼和黃金獅子兩個方向而來的符文接觸融合,更是在這一剎那,天地轟鳴,大地震顫,這是這個陣法第一次出現,第一次面試,然而,卻是讓得天道都有些恐懼。

當透明的光照瞬間撤下,一股驚天動地的殺機從那原本看起來空無一人的地方轟然爆發,直衝天際。

人們紛紛側目而望,當一切印入了所有人的眼眶之中,這是一種說不出的震撼。

這一刻,無論是哪一個方向,所有人幾乎都停止了呼吸,沒有人想到,他們這麼多人的眼皮底下,竟然還有這樣的一幕。

人們順著目光看去,只看到那原本看起來空無一人的地方,在這一刻,突然間衝出了驚天的殺機。

而其內更有一股剛剛結束的戰鬥波動氣息,其中甚至還能看到一具已經變形到幾乎認不出形狀的黑袍身影。

有戰鬥不算什麼驚人的,但真正讓人們震驚的則是那地面上,已經死的不能再死的黑袍人。

人們不知道哪個黑袍人有多強,但看看天空上這三個黑袍人就知道,那地面的黑袍存在想來也不是弱者,可是竟然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死去了,每一個人只要一幻想到如果自己碰到這樣的情況,那自己的情況會如何,無不打了寒顫。

「那是什麼人?」

很多人心中好奇,那裡有十多個人形成了一個不規則的圖形,看不出來是在做什麼,但有一點毫無疑問,那殺死黑袍人的凶獸必然就是這些傢伙了。

「老大……」

「小天……」

遙遠的天際,米傑與白瞬間顫抖了起來,他們看清楚了,那裡面的那個身影不正是日夜思念的那個人么?

而今這個人出現了,還是以這樣的一種方式出現了,讓人欣喜的同時還充滿了震驚。

「是他!」

在兩人的身邊,貝基的眼神反覆的變換,眼前這一幕是貝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他竟然是以這樣的方式再現世間的……

在三人之後,則是他們身後的那一些邪軍成員,他們都是當初跟隨過葉天的骨兵一步步走來,他們的記憶深處永遠有那麼一個身影在散發著照耀世間的光芒,那個人,叫做谷雲天。

「天帝……」

所有人幾乎是忍不住的吶喊出聲,這聲音之中充滿著興奮,充滿著欣喜。

「不好,那兩個黑袍人太強,他們有危險!」

關鍵時刻,貝基先反應過來,大叫出聲。

身側的邪軍成員在聽到這一句話的瞬間紛紛變色,驚人的氣勢開始在他們的身上升騰起來。

白和米傑幾乎沒有說話,身上的氣勢轟然爆發,向著那區域飛掠而去,而在他們的身後,邪軍成員更是悍不畏死,哪怕知道那裡的存在都是自己招惹不起的,哪怕知道自己過去或許也只是送死,但而今,看到了那個人,他們不會退縮,生死與共。

而在其他地方,潛伏的探哨們,還有天之一族的幾個族人,眼中更加的驚駭,因為他們能夠感受得到,那十幾個人的能量波動都僅僅只是帥階而已,可是此時此刻,他們那裡爆發出來的殺機卻是驚天動地。

「是你們,找死……」

臨空飛來的黑衣人-大吼一聲,一眼看出了葉天等人的來歷,要知道,當初在古界,他們可是見過面的。

一剎那間,在黑袍人的心中,那能量球爆炸失敗的事情,還有一個黑袍分身陣亡的事情,瞬間形成了滔天的怒火。

帥階,在常人看來是很高的一個等階,可是在他們的眼中,不過如此而已,不到王級,不知道什麼叫做強大。

這兩個黑袍人在這一刻,同時揚起了手掌,對著下方葉天等人所處的地域便是狠狠的一掌拍了下去。

這一掌下去,虛空浮動,天地轟鳴,如同攜帶著天威一般,擋著必死。

也就在此時,也是葉天右拳猛的一拳擊打在那大地陣法上之時。

轟……

一股更加光芒的氣勢轟然爆發而出,彷彿撐開了天空,彷彿打開了萬古。

「三界殺」

爆吼聲從葉天揚起的頭顱之中嘶吼回蕩天地,帶著一股滄桑,一股肅殺,一股驚天動地的極致殺氣攀升無盡,捲動世間。

轟……

陣法中心區域,以葉天為中心點,一層奇特的光芒瞬間泛濫,而後更是有一股融合了十二道能力並且加強後代龐大能量出現,驚詫八荒。

「葬……」

葉天整個人在這一刻,突然轉身,對著天空便是一聲大吼,更是在這一吼之中全身的力量瞬間凝結,混合如了那巨大的陣法形成的新能量之中,牽引著這能量向著天空橫擊而去。

轟隆隆隆……

這是一把長槍,一把十二種顏色形成的長槍,由十二個人共同施展而發出,驚天動地,貫穿長虹。

劇烈的音嘯讓即便很遠的人都能感覺到耳膜生疼,而那正在向著這邊靠近的白等人則是在這長槍出現的瞬間,那掀起的氣浪衝擊之下,控制不住身形的開始倒退而開。

而臨空而來的兩名黑袍人更是瞳孔一縮,眼神一變,迅速落下的身形在這一刻生生的在天空中出現了那麼一個短暫的停頓。

也就這一片刻,那悍然落下的兩道巨大的掌印與這三界殺葬長槍終究是碰撞在了一起。

彷彿一整個世界都在轟鳴,彷彿大地在崩潰,又彷彿蒼穹在發怒。

沒有一個人在這樣巨大的爆炸餘波之中還能完全站立,幾乎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倒地,巨大的壓力讓他們連站起都成了困難。

整個古靈地域,在這一刻,終生顫慄,也就只有三道青衣人還能勉強的保持平靜站在天空,但他們眼中的那一抹凝重卻是揮之不去,在這之前,他們絕對不相信,帥階的存在,竟然也能爆發如此驚人的攻擊。

巨大的掌印與那長槍的碰撞掀起的餘波已經是如此,而碰撞的點則是更加的恐怖。

空間彷彿已經破碎,無數的裂紋誕生,更是有無盡的洞虛之氣受到牽引開始混亂了起來,真空的地帶瞬間擴散,將四周方圓百米之內的物品完全的吸扯而來,落入虛空之中。

砰……

兩道巨大的掌印幾乎是前後疊加,可在此時,那第一道掌印轟然破碎,形成了呃黑色的碎片開始四下飄散。

而那第二道掌印也在這一聲轟鳴之中開始碎裂,出現了無數的裂紋,彷彿下一刻就要毀滅一般。

而那十二種顏色的長槍在這一刻卻已經只剩下了八道顏色,但卻依舊帶著驚人的威勢向著前方刺去,彷彿不刺穿這手掌誓不罷休,彷彿不刺殺那兩道黑袍分身不會甘心,更彷彿不擊穿前方的天穹,不會瞑目。

伴隨著這樣的一股意志,那長槍開始劇烈的抖動,隨之身上的顏色迅速的變化,而後更是爆發出了新一輪的巔峰衝擊。

砰,就如同玻璃破碎一般的響聲回蕩了起來,長槍身上八種顏色只剩下了三種,但哪怕只是三種,這長槍已然如同有著生命,有著意志一般的向著那兩名黑袍分身沖了過去。

兩道巨大掌印的破碎,讓兩名黑袍分身再一次受到了一些反噬,但這反噬不是太大,即便受到了一定的衝擊,但卻沒有受到多大的實質傷害。

… 眼看著長槍依舊衝擊而來,兩名黑袍分身之中的其中一人臨空向前踏出了一步,右掌青筋鼓起,一股黑色的魂能從其手上出現,形成了漩渦形狀,迎面向著飛來的長槍便是一拍而去。

轟……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