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暗及此處,十二位長老感到後背涼颼颼的,望著譚雲的眼神中,透露著難以掩飾的懼意!

眾長老紛紛臆測,譚雲定是修鍊了某種隱藏境界的功法,這才讓自己等人,無法看穿他真實境界,導致自己誤以為,他是以胎魂境五重實力,向邱永聰、郭正守、曹成,發起的生死決戰。

同時,他們知曉,譚雲靈胎境時,越級挑戰的實力,早已轟動整個外門,倘若譚雲以胎魂境七重實力,向邱永聰、郭正守、曹成發起生死決戰,三人斷然不會答應!

想到這裡,他們神色各異的望著決戰台上,和邱永聰同為胎魂境八重的曹成,有的幸災樂禍;有的面露同情之色……

決戰台上。

譚雲帶著玩味兒的笑容,目光鎖定住了曹成、郭正守!

郭正守眯視譚雲,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一股對方玩弄於鼓掌之間的怒火,充斥著胸膛,「你這個小雜種,竟然如此陰險!你向我們發出生死決戰之言,根本不是說漏嘴!」

「十長老說的對!」年約七旬的曹成,神色驚慌的退避到郭正守身旁,怒視譚雲,自我壯膽,「你這個狡猾的東西,若非執法長老大意,你怎麼可能如此輕易殺了他!」

譚雲嘴角漾起一抹冷意,瞥視著曹成,「老東西,這本是我和邱永聰、郭正守之間的恩怨,你卻不知死活的跳了出來,當眾羞辱老子,真該死!」

旋即,譚雲目光定格在郭正守身上,擲地有聲道:「你說我陰險也好,其他也罷。總之,今日你死定了!」

「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讓你輕易死的,待我先把曹老東西解決了,我們的賬再慢慢算!」

「鴻蒙神步!」

譚雲原地身影一閃而逝,猶如一道鬼魅瞬間越過二百丈距離,出現在曹成面前,霍然一拳朝其胸膛搗出!

譚雲速度之快,胎魂境八重的曹成,根本躲閃不及,便被擊中胸膛!

「咔嚓!」

「不……」

清晰的骨裂聲,被曹成臨死前的蒼老慘叫聲吞噬,曹成在譚雲一拳之下,身體四分五裂,血霧瀰漫中,一塊塊殘屍,「嘩啦啦!」灑落在決戰台下!

「好快的速度,好強的實力!」

眼見此幕,郭正守心中一凜。若換做自己,也很難如此不費吹灰之力的擊殺九長老!

倏然,郭正守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狡黠,轉身就朝決戰台下逃去,「本長老自知不是譚雲對手,現在就逃下決戰台,寧可被宗規處死,也不死在這無恥小雜種的手中!」

「現在想逃?」譚雲冷哼一聲,雙腳猛然一踏,決戰台顫慄間,渾身靈力旋繞,以比郭正守快兩倍的速度,朝其背影激射而去!

三百丈……二百丈……一百丈……

當譚雲距離郭正守不足五十丈時,老奸巨猾的郭正守突然停止了逃竄!

他猛地轉身,枯瘦如柴的雙手,迅疾朝譚雲推出的剎那,兩股水桶粗的褐色土之力,陡然從雙掌內湧出后,瞬間瀰漫開來,將譚雲吞噬。

使得偌大的決戰台上沙塵滾滾,遮天蔽日,阻隔了眾人的視線!

「譚雲小兒,你想對付老夫,還嫩著很呢!」郭正守凶相畢露,聲若洪鐘的獰笑道:「木之禁錮!」

他雙手在胸前,徐徐旋動間,一股股臂膀粗的綠色木之力,自身前憑空而出,猶如一條條綠蟒,閃電般射入遮天蔽日的沙塵之中,張牙舞爪的纏繞在譚雲雙臂、雙腿乃至於全身上下!

「譚雲小心!」台下,穆夢囈視線中失去了譚雲的身影,神色焦慮的吶喊著。

鍾吾詩瑤香拳緊握,美眸中擔憂之色,一覽無餘!

百萬餘名外門弟子,看著決戰台上沙塵滾滾的震撼一幕,緩過神來后,紛紛暗道十長老,方才顯然是佯裝逃命,當譚雲追趕時必然放鬆警惕,屆時,十長老再選擇突襲反擊!

眾弟子今日是大開眼界了,先是見證譚雲隱藏實力,成功誘惑三位長老決戰。

如今,又親眼看到老謀深算的十長老,卻來了個誘敵深入,雷霆反擊!

譚雲和十長老這種遊離於生死間對決,不僅是實力的碰撞,還是心智計謀之間的較量!

此刻,後起之秀決戰外門長老,面對這場生死決鬥,所有人屏息以待,全神貫注的注視著。

決戰台上。

郭正守白髮飛舞,殘影重重,掠上百丈高空,乾坤戒閃耀間,一柄靈器長刀自手中憑空而出。

郭正守手持長刀,神色肅穆,體內澎湃的金之力,瘋狂朝長刀內注入,登時,長刀金色刀芒大盛!

「金力破山,刀斬乾坤!」

一聲滄桑沉喝,登時,郭正守朝沙塵瀰漫中,被一條條綠蟒般木之力捆綁禁錮住的譚雲,俯衝而下!

俯衝虛空之際,郭正守持刀的右臂,以玄奧的方式極速舞動,當右臂靜止下來時,帶起一道長達五十丈的金色刀芒,朝譚雲其實駭然的立劈而下!

刀芒彷彿蘊含著毀天滅地的強悍威能! 沙塵瀰漫,遮住了譚雲容顏,卻無法遮擋住他那充滿鄙夷的目光!

他駐足而立,頭顱低垂,任由數十股綠蟒般的木之力禁錮纏繞,而無動於衷。

「老夫要為我死去的義子報仇,你這個膽大妄為的小畜生,去死吧!」

郭正守帶著驚天地泣鬼神般的刀芒,俯衝於沙塵滾滾中。

他施展土之力幻化而成的沙塵,可阻擋其他人視野,但他進入后,視線卻絲毫不受影響。

「嗡……」

昏暗的滾滾沙塵中,頓時,譚雲感到空間震蕩,他猛然抬頭,卻是金色刀芒朝自己吞噬而下,依稀可見,刀芒上方,浮現出一張殺意凜然的老臉!

面對轉瞬即至的刀芒,譚雲一聲厲喝,「給我碎!」

譚雲渾身劇烈一震,頓然,纏繞著他的數十股,堅硬程度媲美中品靈器的木之力被盡數震斷!

譚雲昂視郭正守,雙目中迸射出兩道妖異的紅芒。施展了鴻蒙神瞳!

「這是……」低空中的郭正守,與譚雲對視的剎那,驚叫聲突兀中斷,一陣強烈的眩暈感襲入他腦海,當即一頭朝譚雲垂直栽下!

跌落中,金色刀芒快速潰散,黯淡無光的靈器長刀,脫離了郭正守右手,朝譚雲掉落!

隨著,郭正守的昏迷,頓時,籠罩著決戰台的沙塵,開始緩緩消散於天地間。

「嗖!」

譚雲雙腳踏地,身體炮彈般衝天而起,伸手接住掉落的長刀后,掠到正在墜落中的郭正守身旁。

「撲哧撲哧……」

譚雲手腕旋動,四道鋒利的刀光,帶起四股飈射的血液,快速斬過郭正守四肢,將其手筋、腳筋斬斷後,解除了鴻蒙神瞳對其的控制!

此刻,眾人目不轉睛的眺望著,沙塵逐漸消散的決戰台,突然,一道蒼老而痛苦的惶恐之音,從決戰台上傳出,撕裂了天際,「啊……」

「是十長老的聲音!」

「嗯,的確是!」

「難道十長老敗了?」

台下,沈清秋等十三位外門長老,豁然一怔。他們並未施展靈識窺視,沙塵遮擋下究竟發生了什麼。

不是他們不想,而是有些不敢。深怕自己靈識窺視的過程中,遭到譚雲報復。

世人皆知,用靈識窺視別人,這是修士之間,一種對對方極為不尊重的挑釁行為。

若被窺視的對方,靈魂強大程度遠勝自己,那麼對方一旦,用靈識沿著自己窺視的靈識,便可對自己靈魂進行靈識攻擊!

故而,在場的所有人,並未用靈識窺視!

穆夢囈、鍾吾詩瑤,不用靈識窺視的原因很簡單,雖然二女擔心譚雲,但始終還是相信,胎魂境七重的譚雲,足以應付胎魂境九重的郭正守!

當決戰台上沙塵消散之際,眾人視線內,譚雲完好無損的傲然而立。在他腳下,則是不停翻滾著身軀的郭正守!

儘管從方才的慘叫中,眾人已經猜到郭正守敗了,可真當被斬斷手筋、腳筋的郭正守,出現在視野內時,眾人依舊還是難以置信!

尤其是百萬餘名外門弟子,情不自禁的發出潮水般的聲響:

「十長老居然敗了!十長老在我心中,可是無所不能的人物啊!」

「太令人難以置信了!沒想到譚師兄,實力已經強悍如斯!」

「是啊!譚師兄一定是在隕神峽谷,得到了天大的機緣,否則,也不可能如此厲害……」

「你們說譚師兄,會是何資質呢?」

「這還用說,肯定是極品資質!我要是晉陞胎魂境后,有譚師兄這樣厲害,那就好了!」

「……」

此時此刻,外門弟子們望著譚雲,有的議論紛紛;有的目光崇拜。

沈請秋則尤為激動,為譚雲今日的成長,感到欣慰。

反觀其他十二位長老,神色各異,不知想些什麼。但有些平日看沈清秋不爽的幾位長老,卻是暗自冷笑。

即便譚雲逆天又如何?

他吃熊心豹子膽了,居然連慕容坤、令狐長空也敢殺。待進了內門,只能在獸魂一脈二長老、聖魂一脈首席大長老的怒火下死亡!

決戰台。

在眾人竊竊私語、各有所思時,譚雲動了,面無表情的朝郭正守走去!

想到昔日,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被郭正守先是三記耳光羞辱,后又險些喪命。譚雲的怒火,充斥著胸膛!

「老夫不甘心……老夫不甘心!老夫是堂堂胎魂境九重,怎麼可能會敗給你!」

仰躺著的郭正守,哆嗦、蠕動著身體,朝後方慢慢的後退。

隨著身體扭動,他被斬斷手筋、腳筋的四肢,軟綿綿的在台上拖行著,留下四道觸目驚心的血跡!

「老東西,現在是時候,該好好算算我們之間的帳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7803/ 譚雲嘴角揚起一道殘忍的笑容,走的依舊很慢、很緩。

「譚雲,你這個雜碎,我是不會讓你如願的!」郭正守怒罵中,指間乾坤戒閃耀間,一柄中品靈器飛劍,疾馳而出,便朝郭正守頸部斬去!

譚雲豈能讓他自刎得逞?

「嗖!」

譚雲靜如泰山,動如閃電,身影一閃,便來到了三丈外郭正守的身前,右手探出,抓住了朝郭正守頸部斬去的飛劍!

「啊……不!」

下一刻,郭正守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嚎聲,只見譚雲手起手落,一道劍光將郭正守戴著乾坤戒的右手斬斷!

「譚雲,你不得好死!」郭正守聲嘶力竭的咆哮道:「老夫會在地獄等著你!你這個小雜種殺了慕容坤、令狐長空,過不了多久,你在內門會死的比老夫更慘!」

譚雲依舊面無表情,神色平靜的令人髮指,他左手將長刀狠狠插入郭正守的左腿內!

旋即,譚雲俯身,左手猛地抓住郭正守的頭髮,將其扯了起來,低聲道:「放心,你在地獄是等不到我死的那一天的!」

話音甫落,譚雲掌控好力度,揮舞著右手,左右開弓,狠狠地抽在郭正守的老臉上!

「啪啪啪啪啪……」

清脆的耳光,傳入在場所有人耳中,郭正守痛苦呻、吟著,面目全非,隨著譚雲的抽打,一縷縷血液溢出了嘴角!

一顆顆牙齒也隨之噗出! 百萬餘人,望著台上遲遲不擊殺郭正守,卻用頻頻耳光,羞辱郭正守的譚雲,多數人頗為不解,感到譚雲太過分了!

所謂殺人不過頭點地,在多數人看來,譚雲如此羞辱一個老人,著實不應該!

一時之間,包含十三位長老在內,十之有九的人,有些瞧不起譚雲。

但隨後,眾人便能體會譚雲的所作所為了。

因為人群中上千名弟子,看著四周眾人迷惑的神色。低聲告訴周圍的人,說隕神峽谷試煉未開始前,譚雲不知怎麼得罪了十長老。

於是,十長老把譚雲從戒律殿內,一巴掌抽到殿外,隨後,又是兩記耳光將譚雲右臉,抽得皮開肉綻!

此話一出,人群中一傳十,十傳百,這才明白,譚雲這是把昔日所受的恥辱,以十倍百倍的償還給十長老啊!

這時,外門二長老:許顧,聽到眾弟子的議論聲,橫眉豎紋的來到沈清秋面前,微微躬身道:「大長老,譚雲聽你的話,你還是勸勸他適可而止吧。」

「畢竟十長老是外門長老,此事若傳了出去,譚雲恐怕會觸怒上面的人。」

許顧與沈清秋私交頗深,這才出言想勸。

「嗯。」沈清秋望著決戰台上,早已將郭正守抽的面目全非的譚雲,輕聲道:「譚雲,差不多可以了,現在內門九大首席已經在前來的途中了,你這樣被他們看到,可不好。」

「弟子多謝提醒。」譚雲開口間,右手猛然發力,一掌將郭正守血肉模糊的頭顱,抽爆!

「咔嚓!」

旋即,譚雲踩碎屍體的肋骨,頭也不回的朝決戰台下走去。

他招手間,郭正守、邱永聰、曹成屍體上的乾坤戒,以及郭正守的上品靈器長刀、中品靈期飛劍,騰空而起,攝入譚雲乾坤戒內。

「嗡!」

譚雲行走中,髮絲舞動,頭頂上方空間微微漣漪之際,將靈識釋放到極致,想測試一下,隨著自己邁入胎魂境七重、鴻蒙霸體邁入第二階大成階段,如今自己的靈魂,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無形的靈識,猶如一道透明的光柱,從譚雲頭頂迸射向蒼穹之中。

三千丈……八千丈……兩萬丈……當靈識光柱衝上四萬丈高空時,仍然在穿透著層層雲海,直到四萬六千六百六十六丈時,靈識才停留在雲海上空!

如此高度,等同於二百八十里的高度,意味著譚雲的靈識,可籠罩方圓二百八十里,距離胎魂境大圓滿,靈識籠罩的方圓三百里,僅僅只差方圓二十里!

說明!

說明,如今譚雲的靈魂強大程度,直逼胎魂境大圓滿!

譚雲滿意的收回靈識,掠下決戰台,身影幾個閃爍,便出現在穆夢囈、鍾吾詩瑤身前,微微一笑,「剛剛讓你們受驚了。」

「我和詩瑤,擔心你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出現任何意外。」穆夢囈目若三月春水,深情的凝視著譚雲。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