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黑蜂咆哮起來。吼道:“刀疤,你瘋了!在這樣緊急的關頭,你居然有心思發生內訌!”

刀疤不說話,冷冷地看着他。眼光像刀子一樣刺中黑蜂的全身。

“中隊的直升機很快會發現我們,你作爲黑蜂小隊的隊長,有權帶領我們安全離開。 棄後重生:一品宮女 而不是留在這個危險的地方,繼續糾結剛纔的問題。”

“哈哈哈!”刀疤仰頭大笑。大聲說道:“怎麼?你現在承認我是黑蜂小隊的隊長了?記不記得出發前,你下達了什麼命令?我只是部隊的一個戰鬥員,只是個普通的僱傭兵。你黑蜂,大權在握,把我們黑蜂小隊打散。如果不是這樣做,你又怎麼落到現在的結果?”

黑蜂愣住了,沒想到刀疤會說出這樣的問題。

黑蜂問道:“你的意思是說,黑蜂小隊很厲害嗎?”

刀疤反駁道:“黑蜂小隊不厲害嗎?”

黑蜂說:“不,我不覺得!”

“黑蜂,你不是黑蜂!”

刀疤終於說出深藏在心底的疑惑。

於是乎,槍聲大作。穿墨綠色作戰服的僱傭兵朝幾個穿黑色作戰服的僱傭兵打出一連串的子彈。

噠噠噠!

噠噠噠噠!

槍聲一直在響。

兩個陣營的僱傭兵同時開槍射擊。子彈像狂風暴雨一樣射中這羣年輕人的胸膛。他們太敏感了!

幾乎在一瞬間扣動扳機,把子彈喂在對方的身上。而自己也無法躲閃,中了數發子彈。

5個僱傭兵撲通撲通栽倒在地。

一個穿墨綠色作戰服的黑人僱傭兵趴在刀疤的背後,趴了一會兒,像溼漉漉的泥土滑下。

血,沾在刀疤的背上成爲一個血人。

黑人僱傭兵用第一時間護住刀疤,保住了他的頭兒的性命!

誰說僱傭兵無情?

這個黑人兄弟用自己的生命做了有力的詮釋:他們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慾與擔當和責任。

幾個僱傭兵血肉模糊地躺在血泊中,驚得黑蜂和刀疤目瞪口呆。

刀疤憤怒地舉起手槍。

用黑洞洞的槍口對準黑蜂的額頭,他憤怒地叫喊着。 830 揭開面紗

830:揭開面紗

“你這個惡魔!沒有你,一切風平浪靜!有了你,黑蜂小隊從此走向末路!”

黑蜂顫巍巍地喊着:“別激動,刀疤我的兄弟,別激動好嗎?他們只不過是殺人機器。沒有他們,我們能順利地逃出中國境內,這樣是最好的結果!”

黑蜂的話,讓刀疤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他擡起一腳,踹在黑蜂的腹部。

黑蜂像一隻皮球一樣從空中飛起來,撞在後面的崖壁上,成直線方式墜落。撞上一塊堅硬的石頭。血,一下子從他的腦袋上噴出來,噴了一身的血。

“哎呀呀!刀疤,我不會放過你!不會放過你,你知道嗎?”

刀疤奔過去,對着黑蜂又是一陣踢打。

黑蜂驚恐萬狀,像條狗一樣在草地上爬。

在刀疤的印象中,黑蜂從來沒有這樣狼狽過。

真正的黑蜂永遠是那麼傲氣,渾身散發着冰冷。就像一塊冰一樣佇立在人羣中,讓所有人不敢大意。

黑蜂不會對自己的手下痛下殺手。他是一個經歷過戰火的僱傭兵,懂得如何團結隊伍。在戰場上,軍隊與軍隊之間的戰爭就是團隊配合的戰爭。在這一點上,特種部隊發揮的淋漓盡致。通常情況下,隊員之間一個眼神,一個手勢,甚至心裏想着什麼?將要執行什麼任務?任務該用怎樣的戰術完成。隊員之間要相互明白,配合默契。

一個打贏戰爭的軍隊,必定是一個團結的軍隊。上級與下級,軍人與軍人之間沒有其它的問題。也就是說,他們是團結一致的,同仇敵愾的。歷史上的很多案例表明。戰爭的失敗,並不是敵人有多強大,而是自己的隊伍像一盤散沙。凝聚不了人心,凝聚不了軍心的軍隊只是個紙老虎,不用打仗,風一吹便垮。

黑蜂在特戰領域浸淫了十幾年,有過驕人的戰績。也九死一生。在與中國特種兵的纏鬥中,他的業務技能與狡猾的戰術發揮的恰當好處。什麼心理戰,伏擊戰,叢林戰,狙擊戰,地雷戰,情報戰等等,都使用過了。雖說沒有收到良好的效果,但也跟中國特種兵帶來實實在在的麻煩。

作爲中人中的佼佼者刀疤程楓深深知道,無論眼前的這個黑蜂怎麼喬裝打扮,他都不是真正的黑蜂。

這個時候的刀疤,已經瘋狂了。也不管敵人能不能承受住自己的打擊,他拳打腳踢,就往黑蜂身上招呼。

砰砰砰!

黑蜂像沙包一樣被刀疤掄來掄去,摔在地上鮮血淋漓。

“刀疤,刀疤,住手,住手!只要你住手,我就告訴你一個驚人的祕密!”

黑蜂摔在地上,吐了一口鮮血說道。

刀疤愣住了,沒想到黑蜂會說出這樣的話語來。

“你這算交易嗎?”

刀疤站在黑蜂面前,用蔑視的眼神看着他。

“我知道,我沒有什麼價值了!在你面前,我什麼都不是!我沒有美元,沒有權力,現在又沒有隊伍。我什麼都不是,唯有我心裏的祕密,能跟你達成交易!”

“交易?哈哈哈!”

刀疤雙眼含淚,指着黑人僱傭兵的屍體,指着馬可的屍體,指着四五個穿黑色作戰服的大漢的屍體,對黑蜂說道。

“你的祕密能讓他們死而復生嗎?”

咔嚓一聲,刀疤再次掏出手槍,用冰冷的槍管戳着黑蜂的額頭,用盡力氣大聲吼道。

黑蜂嘆息一聲,笑了。

笑得明媚燦爛。

這個狗日的居然笑得出來。

這麼多人爲他而死,他居然能笑得這麼開心。

看着黑蜂笑容滿面的樣子,刀疤氣得渾身發抖。

“你不想活了?”

“我想活!”

“你想活,爲什麼敢這樣做?”

“我知道你有一肚子話要跟我說。”

“說!”

“我可以全部說出來,但是你要發誓,放過我!”

“放過你可以!但要看你掌握了怎樣的祕密。”

“我是老爺子的人!”

“老爺子是誰?”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所有人對他畢恭畢敬的。你知道嗎?集團,包括p公司,實際上的老闆,真正的負責人就是他,別人都叫他老爺子,我也這麼叫。我來這裏,就是受領於他交給的任務。”

“爲什麼要告訴我這多?難道你不是黑蜂嗎?”

聽到這樣的話,黑蜂愣住了。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

“你懷疑我不是真正的黑蜂,對嗎??那我讓你看看。”

嘩啦一聲,黑蜂撕開臉上的面紗,露出黑黝黝的面容。

賊溜溜的眼睛,尖嘴猴腮的臉形,塌陷的鼻子,包括翻卷的嘴脣。無不是黑蜂的特徵。

黑蜂的相貌其實很好辨認。東南亞人的膚色與體形,瘦弱且靈活的身材,略帶嘶啞的嗓音。都說明眼前的這個男人是真正的黑蜂。

刀疤看了黑蜂的相貌,驚出一身冷汗。

這明明是黑蜂啊!爲什麼不像呢?

難道是自己的意識出了問題?

不啊!連馬可在世的時候,都談論了這個問題。說這個黑蜂跟原來的頭兒截然相反。

但現實不容他細想。眼前的這個黑蜂,都跟原來的那個黑蜂一模一樣。

這擊潰了刀疤心裏的幻想。

那種絕望與遺憾像大山一樣坍塌,壓在刀疤的身上喘不過氣來。

黑蜂見了刀疤失望哈哈大笑。用勝利者的語氣大聲說道:“我知道你懷疑什麼?現在看到真正面目的我,你還認爲我是假冒僞劣產品嗎?”

刀疤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不說話。

黑蜂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也知道你們所有人在想什麼?都在懷疑我,懷疑我是不是真正的黑蜂!”

刀疤說話了。

他長吁一口氣,說道:“你說的很對,我們所有人都在懷疑你。懷疑你不是真正的黑蜂!”

“現在還有什麼問題嗎?”

刀疤低下頭,突然舉起手槍,指着黑蜂的腦袋說道。“無論你怎麼狡猾,我說你不是黑蜂,就不是!”

“你想黑吃黑?”

“我對你沒任何興趣!”

“你在撒謊!”

“我撒什麼謊?” 831 真真假假

831:真真假假

“你已經確認了我的身份,還用槍瞄準我,不是撒謊,又是什麼?”

“不要告訴我,你做過易容術。在特戰領域,這些都是小兒科的問題。我告訴你,我跟黑蜂相處很長時間了。就算閉上眼睛,我都知道他想怎麼幹?”

“我受過傷”

“別打擾我好嗎?”

刀疤憤怒地跳起來,揣了黑蜂一腳。

黑蜂痛得齜牙露齒。

“不要這麼對我,我警惕你,你會付出代價的?”

“是嗎?我會付出什麼代價?”

刀疤獰笑着,打開手槍的保險。

黑蜂的臉色變了。胸前急促的抖動。

刀疤笑道:“我們中國有句古話,再狡猾的狐狸,也會露出尾巴!”

“什麼意思,我明白。”

“就是說,無論你的演技多麼高明,露出的破綻太多太多了!比如,你帶這麼多人來,卻不通知我們執行什麼任務?這跟黑蜂原來的做法相反。你知道什麼是僱傭兵部隊嗎?那是一種高效作戰的配合方式。你不信任自己的部隊,何來的行軍打仗?”

“哈哈哈哈!還有呢?看來刀疤你的疑問太多了!”

“還有,太多太多了!”刀疤指着兩個黑蜂小隊僱傭兵的屍體說道:“你知道這兩個兵對於真正的黑蜂來說,意味着什麼?”

“不就是兩個僱傭兵嗎?執行任務死兩個僱傭兵算什麼?如果兵力短缺,我可以迅速找幾百個!”

“是嗎?”

刀疤舉起手槍,扣動扳機。

啪的一聲,槍響了。子彈從黑洞洞的槍口冒出,徑直飛到黑蜂的肩膀上。砰的一聲,黑蜂的肩膀冒出一束血箭。他跌倒在地,捂住肩膀大喊大叫。

“狗孃養的刀疤,你是真的瘋了瘋了!我很後悔,爲什麼把你這樣的人招進來?”

“是嗎?”

刀疤再次扣動扳機,朝黑蜂的大腿根部射了一槍。

啪!

這一會,子彈射得重了。子彈鑽進了黑蜂的小腹部。

槍聲之後,鮮紅的血從他的腹部冒出來。

“哎呀呀呀!”刀疤躺在草地上滾來滾去,發出淒厲的叫聲。

刀疤發出歇斯底的大叫。

“你這個蠢貨,死到臨頭,還跟我狡辯。說你是什麼真正的黑蜂!你算個什麼東西?竟敢冒充黑蜂!看我眼瞎嗎?還說有大把大把的僱傭兵。死了那麼多人,你居然沒有一點同情心。他們也是爹媽養的,也是活生生的一條人命。 重生之1976 怎麼在你的眼中,就什麼就不是了!”

“住手,刀疤。你會得到報應的!”

“得到報應的不是我,而是你!你這個劊子手!殺人魔王。我要殺了你,你知道嗎?”

“殺了我?就憑你!我殺你,都嫌手髒!我會把你送到中人的手中,讓他們慢慢折磨你,你知道嗎?”刀疤狠狠地說道。

刀疤驚恐萬狀,露出恐懼的目光,喊道:“不行,不能啊!”

“我要告訴你一個祕密。我是怎麼看出你是假冒的黑蜂的?真正的黑蜂,打仗會非常非常謹慎小心。就算你帶一百多個僱傭兵過來,他指揮作戰的時候,決不會把這麼多的人全部調出去。他會分成十幾個小隊。一隊隊派過去。彼此配合,協同作戰。你知道黑蜂是怎麼出名的嗎?就是打特種戰出名的?你當然不知道什麼是特種戰,不然,又怎麼會冷漠的殺死黑蜂小隊的成員?”

“我錯了,我不該殺死他們。都是我的失誤。但是我冤枉啊!那些人都是解放軍殺死的,跟我又有什麼關係?”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