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而這女人正是鬼門四大堂主之一的妖龍,此時妖龍全身一絲不掛,巨波霸在胸前不停的上下晃動着,妖龍誘人的紅脣裏發令人的骨酥情亂的**,而在她身下的男人,是她的手下——井邊一吠,只見此時進邊一吠被妖龍騎在身上,那種感覺像在雲裏霧裏說不出的舒服。 “啊…”突然井邊一發出撕心裂肺般的慘叫,此時井邊一吠全身的力量都在不停的被妖龍的陰關吸去,只見井邊一吠全身的肌肉正以肉眼可觀的速萎縮,隨着井邊一吠最後一絲精氣被吸走,井邊一吠的生命也走到了盡頭。

“沒有用的東西!”

吸收掉井邊一吠的妖龍,狠狠的罵了一聲,然後從牀上走了下來,能讓任何男人雞動的身材展現出來,妖龍握了握拳頭,感受着自己的實力再次曾加。這種實力上增加的快感,遠比肉體的上得來的快感更讓她上癮。

“來人!”妖龍輕喝了一聲

沒有多久,從外面走進來了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單腿跪在妖龍面前,說道“屬於下,冥櫻花參見堂主!堂主有什麼吩咐?”

妖龍看到來者,一種自豪感油然而生,笑道“冥櫻花,鬼門的法術你學的怎麼樣了?”冥櫻花是妖龍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發現的一個法術奇才。便引進鬼門親自教授其鬼門法術,讓妖龍感到高興的是,她的這個學生,在法術方面的造詣不可限量,很多東西一教就會。成長的速度讓她驚奇不斷。

冥櫻花不驕不弱的說道“堂所教的法術,冥櫻花已經全部學會了!”

聞言妖龍大喜“哈哈…很好!不愧是我最得意的學生,冥櫻花,你要繼續努力,早晚你將會成爲我們鬼門裏的中流砥柱。”冥櫻花再次道謝。

“井邊一吠無能,低估了天門門主蕭龍的實力,竟然讓我們損失了鬼門實力排名第七的山本野鬼君。哼哼…現在井邊一吠已經得到了他該有懲罰!”妖龍一絲不掛,冷冷的看了一眼牀上,已經死得不能再死的井邊一吠,然後又道“冥櫻花!我已經得到門主的命令,這次由我帶領,鬼門四十位精英去暗殺天門門主蕭龍,即日動身,這次任務雖然兇險,不過卻是一個難得歷練的機會,你就跟我一起去吧!”

“是!妖龍堂主,屬下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恩!很好!冥櫻花,你可以下去準備了!”

“是!”

“等等!”

“是!堂主還有什麼吩咐?”

“讓人把那個廢物從我牀上擡走,井邊一吠的靈魂和屍體都還是可以利用的!冥櫻花,你要記住,鬼門從來都不需要笨蛋和失敗者!”

“屬下明白!”

冥櫻花退下之後,妖龍臉上揚起妖豔的笑容,走到鏡子前,看着自己那完美誘惑的身軀,自言自語道“蕭龍,我到要看看你究竟有什麼不同,我一定要償償你是什麼滋味…”

“阿欠…”

正在王瓷成家裏佈置避兇化吉陣的蕭龍突然打了個噴嚏,然後無恥的想道“那個美女又在背後說朕了?”

避兇化吉陣是由六張鎮鬼符,六張安魂符,六張驅邪符,六張靜魂符,六張破魂符,六張護身符等三十六張黃級符咒和紅繩連接在一起,主要作用就是避兇護家,驅邪破魂,躲避鬼邪的作用。避兇化吉陣關不復雜,蕭龍一個人就足以搞定了。

天已近夜,王瓷成坐在沙發上,如坐鍼氈,心神不寧,全身不停的在抖動着,就在時,突然蕭龍的聲音突然從王瓷成身邊傳來。

“王叫獸,你別怕呀?不是有我在嗎?雖然你看不見我,不過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蕭龍身上加持了隱身符,已經是隱身狀態了,王瓷成看不見蕭龍,現在到聽到蕭龍說話了,這才略微好了一點,點了點頭說道“謝謝,謝謝你…”

自上一次風玲山之行,差點沒有死在那裏,蕭龍充分的認識到自己的實力還很弱,所以在閒暇之時,蕭龍非常用功的學習各種符咒和天門法術,隱身符就是蕭龍最近新學會的。蕭龍認真起來,學習任何東西都特別快的。最近蕭龍一直有要閉關修煉天門法術的想法,可惜總是不放心自己身邊的妹子,萬一被別人搶走了腫麼辦呢?

天色徹底黑了,整個客廳裏面,安靜的可怕,王瓷成的呼吸聲變的越來越重,砰砰砰…突然王瓷成家裏的所有燈具全部都詭異的爆裂了,嚇的王瓷成本人,縮成了一團。

“吱~~~~”客廳大門竟然自己緩緩的打開了,只見一個眼睛大大的小孩子推着一個輛餐車,上面有一個很大的蛋糕,五顏六色的小蠟燭靜靜的燒着…

“爺爺!生日快樂….”小女孩推着蛋糕車,緩緩向王瓷成走來,而王瓷成尖叫一聲,差點沒有昏過來。

“啊….芳芳…芳芳不要過來,爺爺知道錯了,你如果要殺,就殺了我吧,千萬別在嚇我了!”王瓷成寧願被痛快的殺死,也不願意再面對這樣的驚嚇了。

芳芳微微一笑道“爺爺,你說什麼呢?我怎麼能殺你呢?你可是我最親愛的爺爺啊?來吧,爺爺,吹蠟燭吧!”芳芳將蛋糕車推到了王瓷成面前,而王瓷成極近暈厥,芳芳再次催促道“爺爺,你快點吹蠟燭啊?怎麼?你不喜歡芳芳爲你準備的蛋糕嗎?”

王瓷成也不知是被嚇的,還是心有所想,流出兩行老淚,點了點頭說道“喜歡!爺爺喜歡芳芳爲爸爸準備的蛋糕…”王瓷成傾身要吹滅蛋糕上面的蠟燭,可無論他怎麼用力吹,蠟燭就是無法吹滅,然而就在這時,‘蛋糕’竟然說話了

“咦~~~咦~~~~咦~~~爺爺我死的好慘吶,爺爺你好狠的心吶,我都被燒焦了…”陰冷到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從‘蛋糕‘中發出來,隨後恐怖的事情發生了,蛋糕綬綬的裂開了,從裏現伸出一隻被燒成黑炭的手,然後是頭,接着是身子,然後是腿和腳,誠誠伸着雙手低沉的說道“爺爺,我好痛苦…我好痛苦啊…你下來陪我好不好…”

“啊….誠誠,你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爺爺該死!爺爺真的該死!爺爺已經得了癌症晚期了,馬上就快死了,你們不要再嚇我了好不好?求求你們了…”王瓷成嚇的軟坐到地上,不停的磕頭求饒。可惜此時的芳芳和誠誠並沒有打算放過他。 此時不知因何,芳芳和誠誠身上的魔性又增加了,血紅的眼睛裏似乎都快滴出血了,在黑夜之中顯的格外的疹人!

“爺爺你快看吶,姐姐也燒死了!”

王瓷成擡頭看去,只見芳芳突然全身起火,慘叫不已,不停的喊着爺爺求我,爺爺救我…最後活活的被燒成的焦屍,這一幕王瓷成曾經是親眼看到過的,此時再看到這一幕,王瓷成根本不敢看下去,死死的閉上了眼睛,可是芳芳淒厲的慘叫聲,還是不停的從耳朵裏傳進大腦。王瓷成發了瘋似的拿頭往地板上撞。向下就撞的頭破血流,皮開肉綻.

接着芳芳和誠誠兩個魂魄不停的圍繞在王瓷成的耳邊陰聲叫着爺爺下來陪我們…

“不要啊,饒了我吧…”王瓷成捂着耳朵痛苦萬分的在地上打着滾,芳芳和誠誠慘淡的聲音就像是兩把尖刀在時時刮他骨,割他肉!漸漸的王瓷成的聲音越來越弱,最後沒了聲兒,不知死活趴在地上。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一道紅光從外外面飛了進來,然後停立在客廳之中,紅光散去,那隻血玉紅瓶子又出現了,而令人不敢相信的是,從血玉紅瓶當中,傳來了一個老人的聲音,竟然跟王瓷成的聲音一模一樣。

“哈哈…芳芳和誠誠幹得不錯,不愧是我的好孫子和好孫女,只要這個老家死了,我就能佔據他的肉體,從今往後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現了,再也不用依賴這隻瓶子了,哇嘎嘎…”接着血玉紅瓶突然閃耀出驚人的紅血,一個跟王瓷成一模一樣的人。從紅光裏走了出來,這個跟王瓷成一模一樣的人,就是王瓷成的心魔。

心魔緩緩的向趴在地上的王瓷成本人走去。陰邪的笑容從心魔的臉上浮現。

突然一聲驚喝突然憑空炸響“等你好久了…”接着兩道淨化符•黑,憑空驚現,快速貼在芳芳和誠誠的頭上…

“靈寶天尊,安慰身形。四方魂魄,五臟玄冥。青龍白虎,隊仗紛紜。朱雀玄武,侍衛身形。急急如律令!”

芳芳和誠誠在淨化符的作用下,身上的魔性與陰煞之氣很快被淨化乾淨,也由厲鬼變成了最善良的陰靈。

心魔見狀頓時大吃一驚“是誰?”

“我是你爺爺的爺爺!你說我是誰?”接着蕭龍揭下加持的隱身符,整個人的便出現在客廳之中,蕭龍陰陰笑道“心魔!王瓷成的心魔,這麼多事都是由你搞出來的,現在你也該受到應有的懲罰了!”

“又是你這個死天師?昨天就是你壞我好事!今天我跟你拼了…”心魔一看是蕭龍,頓時火冒三丈,擺出欲跟蕭龍拼命的架式,不過心魔只不過是虛張生事罷了,只見他大叫一聲,然後調頭就往來回跑,目的是要逃到血玉紅瓶中去,只要進入血玉紅瓶當中,它就可以逃走了,昨天在小樹林,它就是這樣在蕭龍的眼皮子底下逃走的。

蕭龍是傻子嗎?會在同一件事上的摔兩個跟頭嗎?只見蕭龍微微一笑,也不加阻攔心魔。

血玉紅瓶就在心魔眼前,心魔已經準備好要放聲大笑了,然而就在這時,突然一道金影從它身前快速躥過,將近眼前的血玉紅瓶搶走了。

然而那金影抱着那隻血玉紅瓶兩個跳躍就回到蕭龍的身邊,直到此時心魔纔看清,那金影竟然是昨天見過的那隻猴子。

“小悟空,幹得漂亮!”

“都是主淫領導的方!”

一人一猴,一主一寵,但是卻同樣的猥瑣,同樣的無恥!說起話來也同樣的讓人啼笑皆非。

“該死的猴子!我要殺了你…”心魔沒有了血玉紅瓶,也就逃不掉了,頓時氣的抓狂。

蕭龍一步三晃,流裏流氣的說道“心魔,這下子我看你還往那逃,芳芳和誠誠都是善良的孩子,它們只是想找王瓷成報仇罷了,而東南大學裏的慘案,一定是你的蠱惑才讓芳芳和誠誠身上有了魔性,所以纔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來。我說的對不對?”

心魔咬牙切齒道“你說很對,芳芳和誠誠兩個沒用的東西,它們說是找王瓷成報仇,可是我清楚的感覺到它們兩個不會對王瓷成下殺手,只是想嚇嚇王瓷成…真是沒用的東西….”

蕭龍嘆了口氣,暗道,芳芳和誠誠太善良了,王瓷成真塔馬的不是人!

“所以你蠱惑了芳芳和誠誠,讓它們兩個迷失本性,做出殺人扒皮的事情!讓它們兩個身上的戾氣加重,從而可以更好的受你控制!你是王瓷成的心魔,從根本上講,也只是王瓷成靈魂的一小部分,你不可能殺死王瓷成,所以你便想利用芳芳和誠誠嚇死王瓷成,然後你佔有他的肉體,成爲新的王瓷成?我說的對不對?”蕭龍把自己的推測一五一十的都說了出來。

心魔怪聲笑道“你說的全都對,那又怎麼樣?”

“呵呵,怎麼樣?我也不想怎麼,無非就是想滅了你罷了!小悟空關門,主人我放寵物了!”說完蕭龍取下套在手腕上的黑玉鐲,暗念咒語,黑玉鐲上的金色龍紋綻放出剌目的金光,靈白蛇精,扭動着粗狀的蛇身從金光中閃亮蹬場。

“恩吶,好久沒有出來透透氣了,外面的空氣可真好啊!咦?這是個什麼玩意兒?”白靈的傷勢已經在黑玉鐲裏面修養好了,這些天它的修爲又精進了不少,頭上的肉角體積有所增加便是證明。白靈看到心魔之後,不由好奇的問道

蕭龍微微一笑道“白靈,這個傢伙就交給你了,趕快搞定,我們收工!”不是蕭龍輕敵,而是心魔除了蠱惑人心之外,其他的能耐一般般,讓白靈對付它綽綽有餘!

“明白!”白靈應了一聲,然後吐着鮮紅的蛇信子,對着心魔說道“出手吧,別等我先出手,不然你就沒有機會了!”

“哇呀呀…我跟你們拼了!”心魔怪叫一聲,然後全身冒燃着火苗,接着忽然從手中揮灑出一片火焰向白靈而去。 “喲喲…還會火系法術吶?不過你要倒黴了!”白靈輕輕喝出一口水氣便將火焰抵消的無影無蹤。

白靈跟心魔很快就各自施法,拼的熱火朝天,不過白靈脩得一身水系法術,專門剋制心魔的火系法術,再加上白靈法力比心魔高出太多了,心魔的法術連白靈面前都到不了就被抵消掉了,根本就構不成威脅,相反卻被白靈處處打的沒有脾氣。

“好!打的好!白靈下次用水箭射它**!”

“心魔老丫菜,你就不能再用用力?馬上就要被爆菊花了呀?主淫,這老丫菜心魔太不經打了,如果讓我上,兩分鐘就搞定它了…”

“恩,不錯,沒有血玉紅瓶的心魔,就像是沒了烏龜殼的烏龜,弱爆了!”

“主淫,要不?我們把老丫菜心魔活捉,天天玩滴蠟好不好?”

“恩?小悟空,這些都是誰教你的?不過…這個注意蠻好的嘛….”

蕭龍跟小悟空把王瓷成家的冰箱都掏空了,拿着大把的吃的,一邊看着白靈大戰心魔,一邊不時的插上兩句,不停的往嘴裏塞吃的,那樣得瑟樣,別提有多欠揍了。

心魔聽到蕭龍和小悟空的對話之後,差點沒氣的魂飛魄散,沒有超過五分鐘,心魔便被白靈一記水箭射中,倒在地上,水在心魔身上好似有千斤重,怎麼爬也爬不起來了。

“搞定了!主人,你來驗收吧!喂,小悟空,把只白條雞給我留着,那是生肉,你不能吃,來…乖…聽話,讓我吃了吧?”

也許是跟着蕭龍時間太久了吧?白靈漸漸的也沾染到了蕭龍身上的氣息,變的貪吃。最愛吃的便是各種生肉了!

蕭龍一步三晃,走到心魔面前,然後非常果斷的取出一身,雷火符,引雷火將心魔燒了個一乾二淨。

“芳芳,誠誠,王瓷成現在真的已經是肝癌晚期了,你們兩個還要找他報仇嗎?”蕭龍走到已經變爲善良陰靈的芳芳和誠誠面前問道。

兩姐弟先是看了對方一眼,然後同時搖了搖頭,芳芳對着蕭龍說道“天師,剛剛我跟弟弟已經把他嚇了半死,我們本就不想殺他,事情就這麼算了吧!謝謝你天師哥哥,把我跟弟弟從王瓷成的心魔的控制下解救了出來!”

蕭龍點了點頭笑道“很好,你們能做到仇不殺報,我想你們下輩子一定能投到一個好人家!陽間不容陰鬼,現在我送你們兩個往生去吧?好嗎?”

聞言誠誠突然哭了起來“嗚鳴….天師哥哥,能不能再讓我跟姐姐見奶奶一面,我們好像她,我跟姐姐這一走,王瓷成又要死了,奶奶可怎麼辦吶?”

“這…人鬼非途,你們兩個怎麼說都是陰靈,怕老人家受不了你們身上的陰氣啊!”蕭龍有些爲難的說道

“天師哥哥,求求你了,再讓我跟弟弟見奶奶一面吧!”說着芳芳拉着誠誠給蕭龍跪下了。

“好吧,不過時間不能太長,只有五分鐘!你們好好把握時間,跟你們的奶奶最後再說幾句話吧!哎~~~”蕭龍實在不忍芳芳和誠誠的苦苦哀求。最終還是答應了它們兩個的最後願望!

將白靈和小悟空都收進黑玉鐲裏面,它們兩個實在是太讓人無法接受了,就拿白靈來說吧,如果讓它那幾十米的身條,出現畢忠等人面前,非得把他們都嚇死不可!

來到老婆婆的臥室裏,蕭龍敲了敲門,結果裏面半點動靜也沒有,隨後蕭龍又力敲了門,還沒有人開門?裏面連個吭氣兒的都沒有。

正在的蕭龍感覺到奇怪時,看到房門上掛着由紅繩串着的符咒裏,不由暗道自己太粗心了。

“畢忠,快開門吧,沒事了,都解決了!你們快出來吧!”蕭龍對着房門大聲喊道

然而房門依然沒有被打開,只聽裏面傳來畢忠弱弱的聲音“少騙我了,蕭先生早說地過了,無論如何都不讓我們開門。你一定不是蕭先生本人,不管你是什麼東西,快點離開…我…我…我們這裏可是有好幾把槍呢!”

聞言蕭龍樂了,看來剛剛白靈跟心魔大戰的時候,弄出來的動靜,一定是嚇到了畢忠等人,知道再說下去也沒有用了,蕭龍所性,擡腿砰的一聲,忽然將房門踢開了。

“啊…隊長求救我…”

“槍?我的槍在那呢?”

進到房間裏時,蕭龍正到看到畢忠跟四個警員嚇的手忙腳亂,膽戰心驚,全身發抖…雖然如此,不過他們五個仍然沒有記憶把老婆婆護在身後,只見畢忠手裏拿着手槍顫抖不已,戰戰兢兢的指着破門而入的蕭龍,心驚問道“你…你…你是誰?你是人還是鬼?”

“我滴那神啊…老畢,你也是堂堂的警察隊長嘛,其他人害怕也就算了,你也跟着怕?把槍放下吧,我!蕭龍,事情都已經解決了…怎麼?還不相信?要不我脫褲子給你們看看吧?”說着蕭龍就要解腰帶,見狀畢忠這才相信眼前的是蕭龍本人,因爲鬼好像都沒有這麼猥瑣的.

“哎~~別別別!龍爺爺,你是我親爺爺成不成?快把你的褲子提上吧!”畢忠算是徹底怕了蕭龍,收起手槍,連連求饒。

“你們都相信我不是鬼變的了吧?”

“相信!相信!沒有不相信的!快把褲子提上吧,太打擊人了,還讓不人讓活了?”

“嘿嘿,哥!飛機可是超大號的!算了,今天就打擊你們了!”

看到畢忠五人,個個羨慕忌妒恨的眼神,蕭龍心裏那個爽啊,這才痛快淋漓的把自己的褲子提上了,自己那超大號的飛機,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看了,都會自愧不如。蕭龍正是今天在被唐雨迪堵到男廁所裏時,正遇到正上小解的畢忠,畢忠看到的蕭龍大飛機後,直接老天不公,給了他一個小型號的,同時直呼受打擊!

過了一會,畢忠道“蕭先生,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

蕭龍這纔想正事,說道“哦,王瓷成暈過去了,你讓人把他送到醫院去吧,不過,王瓷成也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了,活不了幾天了!” 突然蕭龍的手機響了起來,是一個短信,蕭龍打開一看,是唐雨迪發來的,上面道,速來警局,有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看完短信之後,蕭龍半信半疑,上次自己把唐雨迪這娘們的氣的半死,弄不好這是她給自己設的一套兒。不過如果自己不去的話,就顯的自己太小氣了!

最後蕭龍還是決定要去,不過卻好了充分的準備,一張烈風符•黃,暗捏在手心,如果到了警局,事情不對頭的話,蕭龍便腳底抹油,溜!

將白靈和小悟空收進黑玉鐲裏面,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形象,然後出學校打出租向市警局趕去!說到打車,蕭龍是迫於無奈啊,自己的坐騎被趙燕燕開走了。兩三天也沒有見她還回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