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系統的聲音也有一些著急,這六個玄丹境一起衝過來的威力,那可不是假的,就是站在這裡她都能夠感覺的清清楚楚。

【恐怕我們都要拚死一搏。】 這裡,可能除了一個龍驚情,誰都不是這六個玄丹境的對手,原本想著或許還要一點時間他們才會趕過來,倒是沒有想到他們的速度竟然這麼快。

闕無緊跟著出來,隨後便是雲相學院的學生,緊接著龍驚情、紫樺、落雪等也相繼出來。

「闕無,待會你帶著其他人儘快逃,不管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準回頭。」夜若晞的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外面,聲音微沉,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闕無本來想說什麼,但是立刻點頭:「好。」

「落雪,如果你們順利出去,直接帶所有人去你那,紫雲帝國現在的情況多半和龍宇帝國脫不了關係,恐怕也就只有你們落楓帝國了。」

落雪聽到夜若晞的話不由得微微一愣,但是很快點頭說道:「好,只要我們鞥能夠順利離開紫雲帝國,我一定帶他們先去落楓帝國。」

聽懂落雪的話,夜若晞這才放心。

從骷髏島開始橫推萬界 「洛夜、洛天,你們……」

只是夜若晞的話還沒有說完,洛夜、洛天和雪蝶三人卻直接跪在了地上。

洛夜帶頭說道:「請主母先離開。」

對於洛夜和洛天來說,剛才看著他們的主母從他們的眼前消失,就算他們的手都受了傷,也難逃他們沒有保護好主母的罪責。

「主母,我們留在你身邊本來就是為了保護你,如果你讓我們先走而自己留下愛,那我們甘願留下來對抗他們,如果我們僥倖能夠活著,寧可讓主母責罰我們。」

「請主母責罰。」

「請小姐責罰。」

一身從洛天的口中,一聲從雪蝶的口中。

夜若晞看著他們,隨後沉聲說道:「帶他們所有人離開。」

「主母!」洛夜和洛天這一回是鐵了心不會離開,他們跪在地上不起,雪蝶也一動不動。

他們三個人,誰都沒有辦法眼睜睜的看著夜若晞出事,而他們卻帶著其他人離開!

「如果主母一定要留下來,至少讓我們三個人也留下。」洛天說完,洛夜和雪蝶也趕緊附和。

所有人都想留下來,但是闕無卻更加理智,他直接問紫樺,「這大殿有沒有什麼地方可以讓他們先離開?」

紫樺點了點頭:「那邊有密道。」

闕無看著夜若晞,隨後說道:「小晞子,我們從密道先離開,但是我們絕對不會去落楓帝國,我們會在城外集合,你有任何需要,我們都會衝進來。」

「對! 匪王傳奇 我們不會走的。」高雲也隨之喊了起來。

「小夜,我們在城外等你。」凌風也說道。

其他幾國的學生和教官,在聽到已經有人追來的時候,早就已經慌亂了,他們幾乎是慌不擇路地朝著紫樺說的密道的方向沖了過去,幾乎沒有絲毫停頓的。

看著他們蜂擁而去的樣子,一直到那些只顧著自己逃命而不管其他人生死的人走完了,紫樺才冷冰冰的說道,「既然是密道,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地走過去。」

隨著紫樺話落的同時,地道裡面傳來驚心動魄的聲音,那一聲又一聲的尖叫聲,無疑就證明那些人在密道裡面,恐怕已經凶多吉少。

夜若晞不由得看向紫樺,而紫樺獨自一個人走到了大殿之上龍椅的正後方,他看著夜若晞說道,

「夜若晞,往這邊走。」

夜若晞看著紫樺,顯然沒有想到紫樺一開始說密道,原來竟然是這個意思。

紫樺似乎有些自嘲的說道,「他們沖在最前面,甚至於完全忘了就是因為你他們才能夠從這地宮裡面走出來,他們沖在最前面是因為他們已經忘了最起碼的知恩圖報,至少,應該讓你先走過去,難道不是嗎?」

聽到紫樺的話,夜若晞便明白了,紫樺是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在替她討回一個公道。

紫樺說著開啟龍椅後背上的機關,只見龍椅緩緩移開,而紫樺這才對著夜若晞說道:「進去吧,快一點,應該還有時間。」

「主母!」

「小姐!」

幾人心中都是不由得一陣激動,畢竟如果能夠不和玄丹境對抗,那才是最好的。

癡纏:小東西,別想逃 【宿主宿主,趕緊走!這個太子肯定不是壞人,雖然看著不像個好人……】

【噗嗤……】夜若晞不由得笑了起來,【這位寶寶,你這究竟是在夸人還是在損人?】

【哼!本寶寶才不管呢,對本寶寶來說,只有善財童子闕無,還有夜帝大大是本寶寶心中的好人,其他人靠近宿主,肯定是別有一番居心!哼!】

【那你自己呢?】

【本寶寶又不是人!本寶寶是……系統……】

這種情況下還能夠和系統逗弄,夜若晞也是服氣自己了。

眾人已經等在了入口,雖然他們不是因為紫樺那一個夜若晞不走其他人先走的原因而停在那裡,但是不得不說,當聽到密道下方那些慘叫聲的時候,再聽到紫樺說的原因,剩下幾所學院的學生和教官,在看到另一條密道出現的時候,自然全都停了一下。

這看上去的感覺便是——夜若晞如果不走,他們便都不走了。

「咳咳……」夜若晞不由得有些尷尬了,「你們還真的不敢進去了啊,該不會是想讓我身先士卒吧?」

紫樺聽到夜若晞這話,趕緊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這個真的是密道,你不信我先進去!」

紫樺聽到這裡,臉上滿是焦急的神色,他說完真的直接跳進了密道,夜若晞還想說什麼都來不及了。

她突然有一種自己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錯覺。

「小晞子,我們還是趕緊進去吧,不然紫樺該急死了。」闕無說到這不由得笑了起來,眾人聽到闕無這麼一笑,也跟著笑了起來。

「我們趕緊進去,將地宮的門關上,他們不是奔著我們來的嗎?那就讓他們去地宮看看。」夜若晞的嘴角微微勾著,隨後將火火喚了回來。

眾人這才悄悄地進了密道,而紫樺也將密道的機關重新關上,如果從外面看,勢必不會有人看到,這龍椅下方會是密道。 「紫樺,這條密道通往哪裡?」深不見底的密道,如果不是因為火火照亮了這一方小天地,簡直就是伸手不見五指。

紫樺聽到夜若晞的問題,這一開始明明走在最前面帶路的,但是突然就停了下來,隨著紫樺一停下來,所有人都緊跟著停了下來。

「紫樺?」

「紫樺你這是幹什麼呢,走的好端端的突然停下來了。」

「碰的我鼻子疼。」

紫樺這才回過頭看著夜若晞,隨後說道:「這條密道當初父皇也是偶然之間和我說的,那時候說的情急,紫宸過來了,所以他還沒來得及和我說這究竟通往什麼地方。」

紫樺說著似乎有些難為情,也不知道是因為火火的火光照的緣故,還是真的羞赧了,這臉上都爬上了紅暈。

紫樺都這麼說了,夜若晞也不知道還能說什麼,「那就繼續往前走吧,總比回頭好吧??」

「那確實,那我們還是繼續走吧。」

「快快快!我們趕緊往前繼續走!這密道也不知道有多長。」

眾人擠在狹小的密道裡面,但是卻能夠感覺到氣流,所以夜若晞知道這另一端必定是有出口的。

約莫兩個時辰之後,他們終於看到了一個出口,出口附近有一個機關。

只是她卻感覺他們在這個密道裡面似乎並不是在走直線,而是一個弧形極小的彎道。

【宿主,你是不是也覺得這密道通往的地方有些邪乎?】系統的聲音傳來,聽得夜若晞不由得微微一愣。

【嗯,你也覺得?】

對於系統,夜若晞還是很信任的,就好比龍驚情,系統一開始就知道,只不過想要從系統這裡得到什麼實質性的內容,確實要交換的。

這個系統連個最基本的形狀都沒有,她就算想要要挾都不行。

【本寶寶這次也不能說的太准,但是……感覺不太妙,宿主要不要等等再回頭走?】

額?!

夜若晞不由疑惑地問道,【你確定?】

但是系統沒有再說話,顯然是決定徹底沉默下去,任由夜若晞自己決定。

此時紫樺已經將手放在了機關上,「咔擦咔擦」的聲音,這機關看來是很久都沒有人碰過,發出沉重的生鏽的摩擦聲。

然,就在機關馬上就要打開的時候,夜若晞突然看到有水從縫隙中流淌出來。

水?

而此時紫樺突然一聲大喊:「不好!我頂不住這扇門了,後面有東西也在開門!」

https://tw.95zongcai.com/zc/7621/ 夜若晞突然想到了欲言又止的系統,當下就明白了,她趕緊喊道:「快!重新關上!重新關上!」

紫樺聽到夜若晞的話,連忙伸手去關機關,但是他試了幾次都不能夠關上。

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眾人全都頂了上去,這才感覺到這門對面的力量很強大。

夜若晞的眸色不由得有些暗沉,看著他們始終都沒有辦法轉動機關,心中當下就想到了。

「所有人都做好準備,這機關上面剛才有封印,所以才能夠抵住對面的力量,現在封印消失了,所以任憑我們怎麼阻擋,都無濟於事。」

隨著夜若晞話落的時候,密道的門直接被衝破,洶湧的水直接灌了進來。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順著洶湧的水勢被衝進了密道內。

倒灌進來的水,帶著強大的水壓。

夜若晞知道,如果他們現在不衝出去,再想要衝出去的時候,可就難上加難了。

九轉玲瓏珠變成金絲,朝著前方射了過去,金絲穿過洶湧的水,一瞬間似乎扎進了什麼東西的體內。

夜若晞也來不及多想,只能對著所有人大聲喊道,「一個拉住一個!」

夜若晞拉著金絲,抵擋住水流的衝擊,而就在此時,被金絲勾住的不明物體開始往前沖,順帶著將夜若晞他們從密道裡面,逆著水流直接帶了出去!

也就是那一瞬間,夜若晞直接衝到了水面之上,當她仰頭看上去的時候,赫然看到了一片碧海藍天,最重要的是,一個少年郎怒氣沖沖地看著他們。

一手摸著自己的屁股,一手拽出了金絲,他怒不可遏地說道:「你們有沒有搞錯,竟然用這麼下三濫的手段直接對著我的屁股!」

夜若晞有一瞬間的懵逼,她看著眼前的少年郎,那絕對是完全陌生的,但是剛才就是他一個人將他們從密道裡面全部都拉了出來!

少年郎還在那裡罵罵咧咧,一手揉著自己的屁股,一臉憤怒地盯著夜若晞。

「你你你!就是你!我看到了,就是你戳我的屁股!」

夜若晞不由得低頭看著自己的手,還真的是她……

意識到這一點,夜若晞趕緊開口說道:「這位小兄弟,實在是對不住,我不知道竟然射中了你的屁股……你……」

「三哥!」

夜若晞還沒有說完,就聽到了雲朵一聲大喊,少年郎原本還在罵罵咧咧,聽到雲朵的聲音先是一愣,隨後立刻驚喜的喊出了聲:「小妹!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你替阿花去尋名醫找到了嗎?」

「找到了。」雲朵高興地衝上前,隨後直接抱住了少年郎,這才對著夜若晞說道:「姐姐姐姐,這是我三哥雲閑,三哥那是姐姐。」

眾人全都處在懵逼之中,有人看著這四周的景緻,不由得喃喃自語道,「這究竟是什麼地方?這雲羅大陸難道還有我不認識的地方?」

「是啊,真是奇了怪了,這海岸邊,好像沒有看到過有這麼一處地方。」

眾人不由得竊竊私語,而因為雲朵認識少年郎,又說少年郎是她的三哥,所以眾人的防範心倒是小了很多。

雲閑的目光不由得從所有人身上掃過,最後落在了夜若晞的身上,「你就是小妹書信回來說的夜若晞?」

夜若晞點了點頭,不置可否。

「沒想到還真被小妹找到了你。」雲閑說著不再理會夜若晞,而是直接對雲朵說道:「你怎麼從這裡回來了?現在可不是你回來的時候,趕緊去雲羅大陸。」

「可是三哥我……」 「可是什麼可是,難道三哥的話你都不聽了嗎?」雲閑看著年紀不大,但是說話之間自成威嚴。

夜若晞卻從雲閑的話中聽出了異樣,她不由得打斷道:「這裡不是雲羅大陸?」

這個問題問的有一點奇怪,他們就走了兩個時辰,就算飛毛腿也不至於離開了雲羅大陸啊!

她不由得回頭看了一眼此前的密道,難道這紫雲帝國所說的直通火雀大陸的方式,就是這個密道?

雲閑一臉疑惑地看著夜若晞:「這裡當然不是雲羅大陸,這裡是火雀大陸。」說著雲閑又對著雲朵說道:「你怎麼回來的?」

似乎雲閑也聽出了他們的迷茫在,這才出聲問道。

雲朵沒有說話,而是看著夜若晞,她這直接從雲羅大陸一下到了火雀大陸也就算了,這還碰到了自己的三哥。

夜若晞也是覺得奇怪,隨後才指了指水下說道:「水中有一個密道,我們就是從和密道裡面過來的,這密道應該直接聯通了兩片大陸,不過你為什麼要讓雲朵先走?」

「因為……」雲閑剛要說話,臉上的神色突然一變:「不好!你們趕緊先躲起來!」

「三哥!」雲朵對著雲閑喊了一聲,但是雲閑根本就不理會雲朵,而是朝著前方快速而去。

雲朵本來想要追過去,但是卻被夜若晞即使拉住了,「雲朵不要衝動,你三哥應該是不想你被發現,我們先看看情況。」

「可是……」雲朵急得團團轉,而這一次別說是雲朵,這突然從雲閑口中得知自己竟然到了火雀大陸的其他所有人,都還處在怔愣的狀態。

所有人順著夜若晞的指示,隨後全都悄無聲息地沉到了水面下方,他們看不到岸邊發生了什麼,但是卻能夠聽到。

「雲閑,你如果現在把雲朵的下落說出來,說不定我還能放了大娘,但是如果你不說,就休怪我不顧念手足之情了。」

雲閑冷聲說道:「雲霄,你不要欺人太甚!爹現在只是失蹤了,並不是死了,如果等爹回來知道你做這些事情,他肯定不會放過你。」

「啐!」雲霄吐了一口口水,隨即越加冷漠地看著雲閑,「會不會放過還用不著你說,十天之後如果你不把雲朵帶回來,你就等著給你娘收屍!」

「雲霄!你敢!」雲閑怒斥一聲,隨後直接抽出長劍對準雲霄就展開了攻擊。

但是幾個回合下來之後,雲閑明顯已經打不過雲霄,被雲霄直接一腳就踹飛了出去。

「嘭」的一聲,雲閑被直接踹翻在了地上,他從地上掙扎著爬了起來,但是一口血卻忍不住直接噴了出來。

雲朵想要衝出去,但是卻被夜若晞狠狠地拉住,她現在並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知道對方的實力,現在衝出去,讓雲朵也衝出去,無疑就是中了對方的詭計。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