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14 日 0 Comments

【照美冥:「都是因為你摸魚,我才沒辦法結婚,快去幹活!」】

【長十郎:「跟我有什麼關係嘛,嗚嗚嗚~」】

【勘九郎:「我怎麼感覺,這說話方式有點熟悉。」】

【手鞠:「閉嘴,小心點。」】

【大蛇丸:「我承認,我確實是知道一部分的真相,但代價即便是毀滅了佐助,你們也想聽嗎?」】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都忍不住愣住了。

毀滅佐助,這意思,所有人都明白。

也就是說,佐助確實是被大蛇丸,拿捏到了恐怖的把柄。

【大蛇丸:「薩斯給,用不用你親自給這群人解釋解釋啊?」】

【宇智波佐助:「你在說什麼!我什麼都不明白!」】

【大蛇丸:「哈哈哈!看來,你又裝作忘記了一切啊!」】

【夕日紅:「大蛇丸,你這話什麼意思?」】

【猿飛阿斯瑪:「大蛇丸,請不要挑撥我們忍者之間的關係。」】

【大蛇丸:「哈哈哈哈!我還什麼都沒說呢,你們就信任佐助了啊。真可笑。」】

【宇智波富岳:「你這話什麼意思?大蛇丸?」】

【漩渦鳴人:「不信任佐助,難不成相信你這個只會脫皮的噁心傢伙嗎!?」】

【天天:「就是!」】

【日向寧次:「你到底要幹嘛!?」】

【奇拉比:「有好戲看了哦。」】

【大野木:「真是精彩,搬好我的小板凳。」】

【照美冥:「前排出售花生瓜子礦泉水。」】

正當彈幕陷入僵持之際,大蛇丸,卻率先認慫了。

【大蛇丸:「各位,我不想吵架,我只想答題。」】

【大蛇丸:「既然大家都沒有自己的想法,問題到此為止卡住了的話,那麼一切,就由我來回答吧。」】

【自來也:「大蛇丸,你果然知道真相!」】

【猿飛日斬:「大蛇丸。你知道些什麼?」】

【奇拉比:『打起來,打起來,呦!』】

【大野木:「看戲i

g…」】

【千手綱手:「大蛇丸,你到底都知道一些什麼!?」】

【大蛇丸:「這麼說吧,我知道答案,但是各位。我說出正確答案之後,可千萬不要將目光放在我的身上,畢竟。我只是一個答題者呢~」】

【猿飛木葉丸:「大蛇丸…你這傢伙。」】

【宇智波佐助:「……」】

【桃地再不斬:「快說出來,我還真是期待答案呢。」】

【大蛇丸:「佐助之所以逃出村子,就是為了,來找我啊。」】

【猿飛日斬:「!」】

【猿飛阿斯瑪:「!」】

【漩渦鳴人:「!」】

【宇智波佐助:「!」】

【……】「咱們掌握了這項技術,就相當於是掌握了一項神技,難不成你不想跟著我一起研究一下這個冰屍嗎?到時候咱們兩個可都是出名的大人物了。」

盜個墓就能夠造福全人類,這話簡直就是扯犢子。

我也不知道老五是哪根弦出了毛病,居然會相信這麼離奇的事!

……

《相骨師》第七十八章胃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嚴經緯的帶領下,兩人走到一處名字叫做「老昆州」的小吃店前。

現在恰好是下午飯時間,老昆州小吃店裡聚滿了人,店裡位置不夠坐,外面也擺了不少桌子。

店主是兩名五十多歲的老夫妻。

「水伯,點菜!」

嚴經緯對店主喊了聲。

「嚴少,要吃點什麼?」叫做水伯的中年男店主拿著點菜單過來。

「一份洋芋,一份草牙,一份羊奶菜燉肉,一份見手青,見手青老規矩做法!」嚴經緯點了四樣菜,說道:「至於主食,我要一份腰花蓋飯,腰花加倍!」

「妝妝,你要吃什麼?」

嚴經緯把點菜單遞給澹臺紅妝。

澹臺紅妝掃了一眼,最終點了一杯果汁,一份牛肉蓋飯。

老昆州這家小吃店很火爆,周圍不少學生都來這裡吃飯,由於澹臺紅妝生得太美的關係,所以讓不少男學生都不敢看嚴經緯他們這一桌。

女人生得漂亮,自然可以吸引男人矚目,但是如果漂亮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會讓男人望而卻步,澹臺紅妝就屬於這樣的女人。

不少男人看到澹臺紅妝的模樣,直接被嚇成傻,哪裡還敢多看?

「以前,我昆一中上學,放學經常來這吃。」嚴經緯看著老昆州三個字,說道:「這裡,是昆州味最濃的地方,只有真正的昆州人,才知道這裡的昆州特色最正宗,昆州市其他高檔餐廳,包括我自己的鬱金香會所,裡面的昆州菜,也沒這裡正宗!」

「是么?」

澹臺紅妝一副很有興趣的樣子:「那我今天倒是要好好嘗嘗!」

由於嚴經緯是老客戶,所以水伯提前就炒了嚴經緯點的菜。

「快,這是昆州市特色草牙,嘗嘗看!」

菜上來之後,嚴經緯指了指眼前那盤草牙。

「嗯,味道不錯!」

澹臺紅妝夾了一根草牙放進嘴裡,很快就點頭稱讚。

「再嘗嘗這個,涼拌見手青,味道很獨特!」嚴經緯又介紹起擺在最中央的那盤菜。

澹臺紅妝夾了一片放在嘴裡,咀嚼了兩口之後,她美眸一亮。

「怎麼樣?好吃吧?」

看到澹臺紅妝的表情,嚴經緯露出了笑容。

「味道不錯……看來,這些小巷子里,才是吃正宗美味的地方!」

「好吃你就多吃點!」嚴經緯夾了一堆涼拌見手青放進澹臺紅妝面前的碗中,接著嚴經緯又喊來了店主水伯,要了一斤白酒。

「這酒是最純正的老白乾,配涼拌見手青最合適,來,喝點!」

嚴經緯給澹臺紅妝倒了一杯酒。

兩人一邊吃,一邊喝。

不一會,一斤老白乾喝完,而他們點的菜,也全部吃完。

結了賬之後。

兩人走出小巷子,距離停車場還有百米距離的時候,澹臺紅妝走路就開始歪歪斜斜起來。

「咦,真奇怪,怎麼有一個個小人在我面前走來走去?」

澹臺紅妝美眸之中,透出疑惑和迷糊之色,她伸出白嫩的雙手,往前面不停的抓,可抓到的都是空氣。

「一個,兩個,三個……這麼多小人,他們是哪裡來的?」

澹臺紅妝身子都快站不住了,她的手不停的揮舞著,指著空氣,不停的數著數。

嚴經緯上前,攙扶著澹臺紅妝香軟的身子。

「我們走!」

嚴經緯拽著澹臺紅妝,走向停車場所在的位置,一路上,澹臺紅妝的雙手都不停的揮舞著,嘴巴里不停的說有些小人在她面前。

到了車子前,嚴經緯直接把澹臺紅妝塞進了後排,然後他也跟著坐了進去。

「這麼多小人人?我抓小人,我要抓小人!」

澹臺紅妝眼神徹底迷糊起來,雙手不停的在車內揮舞,她這樣的表現,讓嚴經緯微微皺眉,他目光盯著澹臺紅妝的樣子,儼然就是標準的見手青中毒模樣!

沒錯,剛剛他們吃的那道叫涼拌見手青的菜,是有毒的!

見手青是昆州這邊一道山裡的野味,不過需要炒熟才可以吃,至於嚴經緯點的涼拌見手青,是有毒的。當然,涼拌的見手青味道極為鮮美,不過要想嘗試這種鮮美的味道,至少要是大宗師級別的身手,才可以抵禦涼拌見手青的毒。至於涼拌見手青再配上白酒,那毒性更強,至少需要王境級別的高手才能享受涼拌見手青配白酒。

「難道,是自己猜錯了?」

看著中毒的澹臺紅妝,嚴經緯眉頭緊鎖,現在的澹臺紅妝已經徹底迷糊,那雙美眸已經閉下,整個人已經不再鬧騰,儼然是中毒加深的癥狀!

嚴經緯嘆了一口氣:「妝妝,對不起!」

接著,他將澹臺紅妝抱在懷中,掏出銀針,對著澹臺紅妝腦袋和脖頸幾處穴位扎了幾針,將針收起來之後,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澹臺紅妝睜開了眼睛。

「我這是怎麼了?」

她揉了揉太陽穴。 「打起來了?!」

聽到庄星劍的話,林玄微微一愣,有些詫異的問道。

「沒錯!據說是因為漢斯貓國扣押了大嚶帝國的物資,大嚶帝國直接忍不住的就像毛熊國提交了申請,讓漢斯貓國歸還自己的物資,但漢斯貓國不僅沒有歸還大嚶帝國的物資還把大嚶帝國來的人員打了一頓。

另外毛熊國也沒有給出明確的答覆,一直都是拖着的途中,所以大嚶帝國氣不過就直接派兵攻打漢斯貓國,於是兩國就這麼打了起來。」

「這漢斯貓國居然會搶大嚶帝國的物資?」

聞言,林玄有些詫異的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