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話音剛落,便是有一股強大的氣息,從曹影身上升騰而起,朝著韓羿壓迫而去,頓時令後者感受到一股沉凝的壓力,當下目光一凝,露出凝重之色!

緊緊地盯著那猖狂的曹影,韓羿雙眼之中光芒閃爍,兩個月來,與韓滄不斷交手的一幕幕場景,迅如閃電般在心頭一閃而過,最終目光一凝,透出一股凌厲之意,舔了舔微乾的嘴唇,低聲喃喃:「三招么,那就來試試看。」

低喝一聲,韓羿的身形暴沖而出,只不過,這一次卻並非是直線向前,反而是折向前進,在擂台之上劃出了一道道鋒銳的Z字折線,步伐飄忽,讓人看不准他的進攻將從什麼角度展開!

而在奔行的同時,韓羿的右手掌心,也是有一bobo內息波動奔騰涌動,凝聚成道道雷光流竄閃射。

既然曹影已經揚言,要在三招之內放倒韓羿,勢必會雷霆出擊,因此韓羿再也不能絲毫保留,剛一開始,便毫不猶豫地使出霆烈掌!

而見到韓羿面對著遠比自己強大的敵人,竟然還敢主動出擊,台下的觀眾都是露出都是露出驚異之色,隨即嘆息中搖了搖頭。

韓羿本身的實力就要弱於曹影,更應該沉住氣,示敵以弱與曹影周旋,然後尋找破綻才能有幾分機會,像這般莽撞出擊,只會敗得更快。

而看著韓羿的舉動,曹影也是不屑地冷哼一聲,預判出韓羿行進的軌跡,猛然縱出,右掌之上內息奔涌,凝聚成一塊虛幻的青岩碑影,朝著韓羿狠狠拍落——寶階功法,開碑掌!

「雕蟲小技,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什麼都不是,認命吧!」

雄渾的掌風攜帶著剛猛的勁道撲面而來,將韓羿衣颳得臉面生疼,但韓羿卻沒有絲毫異色,反而是目光驟亮:「誰生誰負,說的太早了吧!」

話音落下,韓羿卻並沒有用蓄勢待發的霆烈掌,去硬撼曹莽的開碑掌,反而是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之中,猛然出掌,狠狠地印落在擂台之上!

那剛猛的雷霆掌力,直接將青石擂台轟的碎石飛濺,崩開數道粗壯的的裂痕,而韓羿則是接著這反衝之力,奔行的身體詭異般地瞬間停滯。

緊接著,那原本呈現Z字的步伐路線,便是被韓羿驟然轉變,劃出一道圓滑的S形路線,直接繞到曹影身後!

曹影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韓羿那費力凝聚,氣勢不弱的武技竟然會轟落空處,落在擂台之上,頓時一愣。

而就在這一愣神間,韓羿卻已經繞到了他的身後,右手成爪,撕裂勁風而來,瞬間扣在了曹莽的後頸之上,這般情景,只要稍稍用力,就算是捏斷曹莽頸骨都是不成問題!

被韓羿捏住後頸的一瞬,曹莽的身體瞬間僵硬,還保持著揮掌出擊的姿勢,右掌之上的青色碑影能量徐徐潰散,目光之中滿是獃滯。

不止是他,看著那瞬間分出勝負的兩道身影,整個比賽場地的所有觀眾,也都是出現了那麼一瞬間的呆愣,下一刻,才響起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爆發出一陣嘈雜議論!

雖說早就料到這一場比試不會太長,但卻沒有人想到會這麼短促,更是想不到,戰鬥的結局會是這樣,揚言要三招放倒韓羿的曹影,竟然一招之間,就被韓羿直接制住!

就連那城主石方,以及黃家大長老黃千洋,都是不由投來了驚異的目光,曹錕原本勝券在握,頗為得意的臉色更是瞬間陰沉下來,霍然站起,手中的茶杯轟然捏碎!

而韓家的看台之上,那原本因為韓熾落敗而陷入頹喪的氣氛,更是因為韓羿乾脆利落的勝出,而瞬間凝固,一個個瞪大了雙眼,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直到半晌之後,看台之上才爆發出一陣沸騰的歡呼,就連韓雲山那陰鬱的臉色,都是轉為激動,頗為興奮地站起身來,大笑出聲:「好!打得好!乾脆利落,不愧是我韓家之人!」

「謝族長誇獎!」韓羿沖韓雲山雙拳一抱,目光卻是瞥向韓滄,發現後者正用一種滿意的目光看著自己,頓時心頭一暖。

而曹影也是從那獃滯的狀態之中回過神來,顫抖地望向曹家看台:「族長,我……」

「廢物,白白浪費了家族的培養!」曹錕此時早已氣的臉色鐵青,不待曹影說完,便冷哼一聲,喝罵道。

而聽著曹錕的喝罵,曹影的身軀頓時一顫,滿是不甘,旋即露出猙獰之色,狠狠揮拳,朝著韓羿當頭砸去:「都是你這個混蛋,給我去死!」

韓羿根本就沒有想到,曹影竟然敢當著如此多人的面突施偷襲,根本就沒有防備,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拳頭臨近,卻是無能為力。

而滿場的觀眾也是無不色變,不少人大罵曹影卑鄙,但更多的則是心神揪緊!

要知道,曹影這一拳乃是惱恨而發,幾乎凝聚了體內的所有力量,凜冽的氣旋在拳頭之前縱橫激蕩,若是這一拳真的砸中韓羿,後者就算不死也要重傷!

甚至在許多人的腦海之中,已經浮現出了骨斷筋折,鮮血橫飛的凄慘場景,一些婦人小孩,更是已經閉上了雙眼。

迎面而來的剛猛拳勁,在韓羿緊縮的瞳孔之中飛速放大,但就在這千鈞一髮,就連韓雲山都是救之不及之際,卻有一聲清冷中蘊含憤怒的喝聲,驟然響起:

「混賬,你敢!!!」

在這喝聲落下的一瞬,在韓羿震驚的注視之下,他臉前的虛空中,忽然間瀰漫起無盡的寒氣,層層冰棱從虛空中蔓延而出,縱橫交錯,轉眼之間便凝成了一層嶙峋的冰甲!

那蘊含了曹影全部內息的拳勁,砸落在那冰甲之上,卻僅僅是迸濺起幾塊碎屑,根本不能撼動冰盾分毫。

而下一刻,那冰盾卻是在曹影震駭的目光之中,轟然破碎,玄藍的碎冰化作無數鋒銳的冰刃,呼嘯破空,向著曹影全身罩去,直接將曹影轟的倒飛出去,全身上下凌遲出無數血淋淋的傷口,倒在台上,慘嚎不已。

這突如其來的轉機,令所有人都是始料不及,但下一刻,便是無數道火熱的目光,紛紛投向了韓家的看台之上。

那裡,一道英爽的身影挺拔而立,右掌揚起,掌心之中藍光氤氳,正有一道晶瑩閃亮的玄冰紋路緩緩隱沒,而就是這一道小小的紋路,卻是在人群中掀起了軒然大波。

「圖騰烙印!竟然是圖騰烙印!」

「那就是傳說中的圖騰烙印?!領域的力量,果然神奇!」

……

人群嘈雜之中,韓滄的目光卻是泛著寒氣,掃向了曹家看台,冷冷道:「曹錕族長,難道堂堂曹家竟連一場族比都輸不起么?我需要一個解釋!」

聽到韓滄的質問,曹錕的臉色頓時更加難看起來,原本一個小輩這樣對他說話,他絕對會憤怒的教訓回去,但是面對韓滄,他卻是沒有那個膽子!

不僅僅因為韓滄是流雲宗的弟子,更是因為韓滄剛剛展現出的圖騰之力,要知道,哪怕是在流雲宗中,這圖騰烙印也不是誰都能夠得到的,只有那些最被看重的弟子,才有可能獲得圖騰傳承!

這樣一來,對與韓滄,他們一個小小的曹家,根本就是得罪不起,因此聽到韓滄質問而來,曹錕頓時臉色一變,道:

「今日之事的確是曹影之錯,但他已經受到懲罰,日後我必定讓他親自登門道歉!」

「登門道歉就不用了,我們並不稀罕,他突然偷襲我弟弟,分明懷有殺心,怎麼可能這麼簡單便饒了過去!」

韓滄清冷的目光,在曹影身上淡淡一掃,繼續道:「只不過也不能因為他一個人,便壞了我們兩家的和氣,剛好,我弟弟一直都想要一個儲物戒指,若是能夠達成心愿,我想今日之事他便不會計較。」

聽著韓滄的話,所有的人都是愣了一愣,隨即明白過來,韓滄這哪是真的生氣啊,這分明是要借著這個由頭,狠敲曹家的竹杠啊!

要知道,一枚儲物戒指的價格,至少要數千金幣,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哪怕整個曹家,能夠戴的起的,也只有那寥寥的十幾個人而已,韓滄這一開口,要的可著實不小。

在聽到韓滄的要求之後,饒是曹錕的臉色也是變了一變,隨即咬牙道:「好,一枚儲物戒就一枚儲物戒,改日必定送到韓家府上!」

畢竟,曹影乃是韓家難得的天才,哪怕是肉痛那儲物戒指,但曹錕也決不能放棄曹影,因此只能吃了這個啞巴虧,自己在心裡暗暗肉痛:

就因為曹影這魯莽的一拳,不但自己落得個凄慘下場,更是砸掉了數千枚金幣!

越是心想,曹錕心中越是惱恨,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倒地痛苦的曹影,再也不願意在此地久留,憤憤道:「帶上他,回府!」

說完之後,曹錕直接便是拂袖而去,而那些曹家之人,也是在拉起了曹影之後,灰溜溜地遠離而去!

此次族比,無疑是歷年以來最為特殊的一屆,不但出現了兩名煉體第九重的高手,最終的冠軍,更是被一個煉體第六重的黑馬生生奪取。

這樣的結果,絕對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然而,對於韓羿的冠軍之位,卻沒有任何人有半分異議,因為這個成績,完全是他靠著自身的實力奪來的!

韓羿,這個在前一天還是默默無聞的名字,就是從這一刻起,深深地印在了所有人的記憶之中!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韓家後院,一座寬敞明亮的大廳之中,數道人影坐在其中,神色之間皆有喜色,場面頗為熱烈。

坐在首位之上的,自然是韓雲山無疑,左側的一列座位坐著的,則是一些長老執事,無不是在家族中擁有一定地位的存在。

而右側一排座位之上坐著的,則全是一些家族小輩,排在首位的,赫然便是韓滄,其次便是韓羿等在此次族比之中,名次靠前的小輩。

這間正殿乃是韓家非常重要的地方,尋常族人都是不得進入,韓羿也僅僅是在當日韓滄回來之後,才隨著韓滄來過一次,只不過那一次,他還是站在韓滄身後。

但是這一次,他卻是擁有了自己的座位,而且僅僅是排在韓滄之後,猶在那號稱家族天才煉體九重的韓熾之上,而這一切,都是他靠自己今日的表現換來!

因為奪得了族比第一的緣故,韓雲山此時的臉色非常之好,看向韓羿等人,含笑道:「今年族比的成績非常不錯,你們的獎勵,稍後我會派人給你們送過去。

韓羿、韓熾兩人都是進入了前三之列,按照規矩,家族功法塔中的功法無論品階,你們都可任選一種,這幾天就可以過去!」

聽到功法二字,韓羿的目光頓時一閃,心頭也是火熱了幾分,要知道,家族的功法塔中,可是封存著三門實實在在的靈階功法!

雖說如今霆烈掌在韓羿手中,看似威力不是很大,但那是因為韓羿尚且在煉體階段,根本發揮不出這門功法的真正威力,至少也要達到了氣海境界,才能夠將這等功法真正的施展而出。

到了那個時候,靈階功法的不凡之處,也才會漸漸地顯現出來!

要知道,普通的氣海強者,修鍊的也就是凡俗二境的功法,能有寶階功法,便已經極為難得,若是韓羿能夠掌握兩門靈階功法,一旦踏入氣海境界,同階之中必然是佔盡優勢。

而在韓羿心神熱切的同時,對面一位中年執事也是目光一閃,道:「族長,韓羿如今也在核心族人之列,該是時候給他換個居所了。」

韓雲山聞言先是一愣,沉吟片刻,便是沖韓羿笑道:「不錯,現在也該是時候給你安排新的住處了,倚竹園那處地方還算不錯,若你喜歡,我便吩咐下人將之打掃出來。」

望著韓雲山那熱切的目光,韓羿心頭卻是一動,原本他的居所,是在族中專門安置那些為家族而死的族人的遺孀孤兒之處,在韓府之中算是極其偏僻的所在。

而倚竹園,雖說算不得韓家最好的庭院,但在家族小輩的居所之中,也絕對是最好的級別,在此之前,他可是連想都不敢想,但現在韓雲山卻要點名給他,這般反差,卻是令韓羿有些無法適應。

當然,這般反差也不單單是因為韓羿自己,還有韓滄的因素在內,在韓滄顯現出那冰紋圖騰之後,在韓家的地位無疑是再度暴漲,韓雲山此時厚待韓羿,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韓滄!

只不過,倚竹園雖好,但韓羿卻是早就適應了那原本的居所,頗為留戀,因此並無搬遷之意,因此遲疑了一下,道:「族長,我以前的住處住的挺不錯的,也不想換,倚竹園還是留給其他族人吧。」

韓雲山聞言一窒,沒想到這般好事落到頭上,這韓羿竟然還要拒絕,目光一閃,還要繼續開口,韓滄卻是插嘴道:「族長,還是不要為韓羿的住處的問題而操心了,因為,他不會在韓家久留的。」

「什麼?」聽到韓滄的話,不只是韓雲山,就連在座的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露出驚訝之色,韓羿不在族中,那還能去哪裡。

不過在座之人都是心思敏捷之輩,目光閃爍之間,許多人都是有所猜測:「韓滄一個月後,將要赴流雲宗修鍊,這韓羿也不會在族中久留,難道韓滄要帶韓羿上流雲山不成?」

雖說流雲宗並不好進,以韓羿煉體六重的修為,這般想法顯得有些有些荒誕,但聯想到今日韓滄展現的冰紋圖騰,以及她和韓羿的關係,若說為真也並非不可。

當下,一道道火熱中夾雜艷羨的目光,紛紛投到了韓羿身上:這傢伙沾了什麼運氣,靠著一個姐姐,竟有機會,能拜入流雲宗那等大派,未來前途不可限量,讓人想不嫉妒都難。

而後者看著這些火熱的目光,卻是並沒有明白他們心中所想,反而是有些不太明白,不就是去拓瀾大試煉場么,怎麼一個個眼神都是這樣的?

只不過心中雖這樣想著,但韓羿還是搔了搔頭,道:「沒錯,我不會在家裡待太長時間,因為,我要去拓瀾大試煉場!」

「厄?拓瀾大試煉場?」

當韓羿話音落下的一顆,那些火熱的目光均是一窒,隨即變成頗為古怪的神色:感情不是要跟著韓滄上流雲山,而是要去拓瀾大試煉場啊。

要知道,韓羿今天一戰成名,雖說只是煉體六重,卻是正式列入核心族人之列,若是留在族中,將會接受家族最大程度的供養,那般前途絕對光明。

但如果去了拓瀾大試煉場,在那般殘酷的環境之下,他將失去一切的供給輔助,一切的一切都要靠自己爭取,甚至喪命在那也並非稀奇。

一個是前途光明,一個是磨難重重,韓羿的選擇,在眾人看來簡直是不可理解。

想到這裡,這些目光又是不由自主地平瞥向韓滄,眼中古怪更加濃郁:猶記得三年之前,也是這般情景,即將成為家族重點培養對象的存在,卻是放棄了家族的一切供給,毅然選擇了去那磨難重重的試煉之路。

只不過那次的主角是韓滄,而這一次,卻是輪到了韓羿!

看著這特立獨行的姐弟二人,眾人都是感覺一陣無語,家族鋪好的康庄大道不走,非要去走那磨難重重的艱澀險路。

雖說韓滄三年之後,近乎脫胎換骨般的重新回歸,更是拜入了流雲宗中,但韓家這麼多年來,前往大試煉場的,也有個兩三百人,真正成功的,也只有韓滄一人而已,誰能保證韓羿也能像她如此。

更何況,在很多人的眼中,若是韓滄當時不走,而是留在族中接受培養的話,以她的天賦,取得的成就說不定還會更高!

畢竟,流雲宗可不僅僅是在拓瀾大試煉場收人,留在家中,也是能夠參加流雲宗的選拔!

因此,在聽到韓羿的話后,韓雲山的眉頭也是不由皺起,沉聲道:「韓羿,你真的決定了么?要知道,拓瀾大試煉場可不是那麼好混的地方。」

「不論那裡有多麼艱難,我一定要去!」

看著韓羿那緊握的雙拳,以及決然目光,韓雲山便是知道,這小子跟當年的韓滄一樣,只要決定了,就是無法改變的。

要知道,拓瀾大試煉場是帝國組建,只要適齡的少年自己決定進入,就算是族長都不能阻攔。

而韓雲山也是知道,韓羿如此堅決的要去拓瀾大試煉場,必定是因為韓滄的因素,當下暗嘆一聲,頗為無奈地望向韓滄。

不過看著韓滄那平靜的神色,韓雲山的眉頭卻是忽然一挑:「韓滄在拓瀾大試煉場打拚三年,今年更是奪得第二的名次,在那大試煉場中也是極有地位。

如今,又是她要讓韓羿去大試煉場歷練,以她對韓羿的關照程度,若說沒有給韓羿留下什麼手段,那是絕不可能的,說不定這大試煉場,倒還真是韓羿的機緣。」

想到這裡,韓雲山的臉色也是略有緩和,緩緩道:「既然你已經決定,那就依你所願!」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