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讀完書怎麼不回家,去小溪邊上做什麼?」,潘雨婷不解地問道。

「校長說我種的柳樹能夠存活的話,長大后就能掙很多錢!」,李前進路過回答道。

山村校長領著孩子們讀儒家經典,種樹立心,還會做木匠活。

「呵呵,你們校長說得沒錯,快去看看吧!」

高曉均覺得很有意思,撫摸著李前進的頭笑道。

「小溪邊的風景不錯,我們到那去寫生吧!」

潘雨婷性子跳脫閑不住,抓著孫瓊燕的手提議道。

「行啊,還可以下去摸魚!」,孫瓊燕點頭道。

「嗯,走,拿畫板一起去!」,王竹筠道。

「好吧,其實我更想睡覺的!」,羅雪芳很迷糊地道。

「走啦、走啦!」,潘雨婷拖著瞌睡蟲羅雪芳道。

「帶上我!」,章俊文尷尬地道。

李長青趕在天黑前做好六張床,時間非常緊迫認真地做著木工活。

潘雨婷、孫瓊燕、王竹筠等人歡笑打鬧著,從小路下到西澗。

小溪的另一面是林木豐茂的對門山,背後是層層綠色的梯田。

溪流里光滑的石頭激起水花,翻出個白色的浪。

岸邊綠油油的水草下,可見細小的魚兒在自由自在的遊動。

西澗邊泥丘上五棵柳樹開枝散葉,有許多柳枝插種在小溪的沿岸。

柳枝下還有紅的、白的、黃的,不同顏色的山花。

一些孩子在悉心地照顧自己的移栽的柳枝或者花朵,漆黑的眼神充滿著希望。

怡人的風景太多,潘雨婷、孫瓊燕、王竹筠等人一時間反而不知從何處下筆。

兩三個小時候過後,李長青將主要材料分解好,後續只需要切割組裝。

高曉均正給沈若琳指點著畫作,潘雨婷、孫瓊燕、王竹筠等人從西澗歸來。

每人都臉帶笑意,彷彿是得到什麼好處。

「老師,你看我這幅畫怎麼樣?」,潘雨婷第一個自高奮勇地上前道。

「看下你學姐的!」,高曉均只是看一眼,對潘雨婷道。

從構圖、色彩、層次上來看,同樣是西澗邊的寫生山水畫。

沈若琳的畫無論是在表現技法,還是細小部分的觀察能力上都要高出一籌不止!

「啊!是在下輸了!」,潘雨婷看著沈若琳心服口服地道。 對於普通人而言,欣賞一幅華夏畫。

常以能否看懂作為評判標準,分為三個步驟。

畫的是什麼?畫得像不像?畫家畫這種形象的寓意是什麼?

若不能答出,則認為是看不懂。

單從技法上來講,華夏畫可分為寫意和具象。

一般來說,具體、真實的工筆、寫實作品就容易欣賞,屬於看得懂範疇。

寫意作品,就比較難欣賞。

專業領域主要看整體氣勢,體味其『神韻』或者『神似』。

但想從畫中去體驗到一種『神韻』,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但需要一定的審美能力、藝術修養,而且需要具備一定的國畫基本知識。

特別是通過『畫』而訓練出來的一種『感覺』,得具備多方面才能以及藝術修養。

謝赫六法中氣韻生動、骨法用筆、應物象形、隨類賦彩、經營位置、傳移摸寫,是欣賞華夏畫作的基本原則。

李長青開始練習作畫前,就已經在竹林里飽覽各種理論技巧。

對中國畫的欣賞達到一定的水準,趁著空閑過來看看沈若琳、潘雨婷等人的作品。

魯美在華夏美術界享有盛譽,高曉均教授亦是中流砥柱。

潘雨婷、王竹筠、孫瓊燕等人的作品能畫出一幅較完整的山水畫,但是構圖簡單、畫面不均衡、筆墨比較單一。

沈若琳則能加細緻,在夾葉、點樹等技法上使用更加嫻熟。

構圖中主動賓主關係處理得當,色、墨答應協調,但卻缺乏種意境。

李長青將沈若琳的西澗寫生,同自己畫的《雲棲竹樹茂幽蘭滿山》相對比。

《雲棲竹樹茂幽蘭滿山》不管是從技法上,還是從意境上,都要勝出很多。

「李校長,也對山水畫感興趣么?」,高曉均見李長青過來湊熱鬧道。

「山水畫是國畫的精髓之一,自然是喜歡的。」,李長青道。

「呵呵,現在喜歡的人可不多。」,高曉均笑道。

「老師,幫我指點一下吧!」,孫瓊燕拿著自己的畫道。

「嗯」,高曉均點點頭。

李長青則繼續埋頭趕工做木床,高曉均一一指出每位學生畫作中的缺陷。

高曉均作為當代畫家中的中青年代表,對國畫的理解頗為深刻,講解極其細緻。

李長青偶爾也能聽到一兩句有亮點的見解,融入到自己的理論之中。

中午,李長青回趟鍾南山給兩隻黃鼠狼幼崽餵奶,到雞舍餵雞。

又重新到李家坳小學來幹活,終於在太陽落山的時候將三張床完成。

「沈老師,床已經做好啦!」,李長青對沈若琳道。

「謝謝!」,沈若琳由衷地道。

「李校長辛苦,不勝感謝!」,高曉均道。

「哎,終於可以睡一覺啦!」,羅雪芳打著哈欠道。

「還沒被子呢,你直接睡木板呀?」,潘雨婷道。

「可以去借一點。」,王竹筠道。

「青娃,你這手藝越來越好,乾脆接你二叔的班。」

李建國過來用手搖晃床架子,卻紋絲不動感嘆道。

「哈哈,建國叔,你來得正是時候。」,李長青道。

「怎麼,有什麼事呢?」,李建國問道。

「床是沒問題,但是還沒有被褥、床單、枕頭還沒有呢!」,李長青道。

「行,我到村裡找找去!」,李建國道。

李長青跟高曉均等人告別,回到鍾南山下的小木屋。

空氣中瀰漫著花香,翠竹隨風搖擺沙沙作響。

一個人,一本書,一杯茶,一頓餐。

山居生活就是如此簡單,李長青卻已經習慣。

入夜,空山寂靜。

兩盞燭光,一彎淺月,點點星光。

李長青在小木屋的窗前讀著《公孟》篇,感受其以天下蒼生為己念的精神。

「公孟子謂子墨子曰:實為善,人孰不知?譬若良玉,處而不出有餘糈。譬若美女,處而不出,人爭求之;行而自衒,人莫之取也。今子遍從人而說之,何其勞也!」

「子墨子曰:「今夫世亂,求美女者眾,美女雖不出,人多求之;今求善者寡,不強說人,人莫之知也。且有二生於此,善筮,一行為人筮者,一處而不出者,行為人筮者,與處而不出者,其糈孰多?」

「公孟子曰:行為人筮者,其糈多。」

「子墨子曰:仁義鈞,行說人者,其功善亦多。何故不行說人也。」

公孟子對墨子說:「真正行善誰人不知道呢。好比美玉隱藏不出,仍然有異常的光彩。好比美女隱住不出,人們爭相追求;但如果她自己進行自我炫耀,人們就不娶她了。現在您到處跟隨別人,用話勸說他們,怎麼這麼勞苦啊!」

墨子說:「現在世間混亂,追求美女的人多,美女即使隱住不出,而人多追求她們;現在追求善的人太少了,不努力勸說人,人就不知道了。假如這裡有兩個人,都善於占卜,一個人出門給別人占卜,另一個人隱住不出,出門給人占卜的與隱住不出的,哪一個所得的贈糧多呢?」

公孟子說:「出門給人占卜的贈糧多。」

墨子說:「主張仁義相同,出門向人們勸說的,他的功績和益處多。為什麼不出來勸說人們呢?」

其實質是墨家的『兼愛』,興天下大利,除天下之害。

清晨,李長青在無限春光中醒來。

晨讀完后,開始給竹子、蘭花、茶樹、韭菜澆水,然後帶著韭菜去李家坳小學。

李家坳小學的附近已經停放十幾輛私家車,許多車主跟村民們都很自覺地站在小學生隊伍的後面。

「快來看,一群大人跟小學生站在一起,真逗!」,王竹筠早起刷牙立馬招呼道。

「看著陣勢,應該是來聽李校長讀書的吧!」,孫瓊燕思忖著道。

「本來以為是吹牛呢,沒想到是真的!」,潘雨婷驚訝地道。

「李校長來啦!」,章俊文見李長青提著四袋韭菜從遠處走來道。

高曉均在一旁眯著眼睛,饒有興緻地看著,讀書聲真有這麼大的魔力嗎?

李長青隨手將韭菜放好,平靜地站在隊伍的最前面,從穿衣打扮上來說,和普通村民沒啥區別。

準備讀書時卻像換了一個人,身上濃烈的書卷氣質席捲而起! 隊伍中的人感受到書卷氣息,內心恰似風吹麥浪異常寧靜。

「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

「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

抑揚頓挫的讀書聲,恍若聖人在時光隧道中訓導喊話。

每位跟讀者臉上的都流露著非常虔誠的表情,追隨著先賢們的遺訓。

高曉均以前讀過《論語》,但沒有多大的感覺。

現在才聽到第三句,每一句中的真意猶如醍醐灌頂直擊心靈深處。

並非因《論語》為儒家經典而認同,而是在價值理念上覺得許多事情就該那麼做!

潘雨婷、王竹筠、孫瓊燕等人本是抱著熱鬧的心態,卻不自覺得跟隨李長青一起朗讀。

當聽眾們開始排隊購買韭菜的時候,潘雨婷、王竹筠、孫瓊燕等人才清醒過來。

「才讀一遍《論語》,怎麼感覺跟讀幾遍似的,其中的意思就都記住啦!」

潘雨婷瞪大著眼睛,驚訝地張著嘴道。

「要是以前讀書的時候遇到李校長這樣的語文老師,也不至於高考語文不及格啊!」

瞌睡蟲羅雪芳捂著額頭,痛心疾首地說道。

「重點是讀書時會本能地對君子行為產生認同,對小人行徑感到厭惡,真是有魔性!。」

章俊文捏著自己的下巴做思考狀,很認同地點點頭道。

「國學大師!」,高曉均心裡卻咯噔冒出四個字。

要將儒家經典讀到如此程度,也只有一些畢生專研的國學大師才能做到。

高曉均望著正在賣韭菜的李長青,心裡估摸著肯定不超過三十歲。

賢者與少女 但每一位國學大師,都是皓首窮經,怎麼可能這麼年輕呢?

一位大山深處的小學校長震住魯美的教授,高曉均自嘲地笑著。

李長青確實不是國學大師,起碼在知識淵博的程度上相差甚遠。

單論對《論語》、《大學》、《中庸》等諸子百家出品書的理解,卻非普通國學大師可比。

李長青對這一切卻毫不知情,賣完韭菜收拾東西打算回到鍾南山。

「剛才你讀書的樣子好酷啊,可以加個微信不?」,潘雨婷在孫瓊燕、王竹筠、羅雪芳的慫恿下鼓起膽氣對李長青說道。

「不好意思,我基本不用微信的!」

李長青在山裡連手機都很少用,更不用說微信等社交軟體。

「好吧!山裡頭都通網啦,你還不用微信?」

潘雨婷大美女一枚,第一次主動找異性要微信卻被拒絕,受挫地道。

「嗯!」,李長青只是點點頭,沒有過多的解釋。

山中天地青山石潭小溪為伴,書里乾坤今古聖賢成友,其中的快樂又有幾人能懂?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