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之前也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吃了大虧,否則他怎麼會只帶著這十幾人來找回場子。

基地里的高手雖然不多,可是配備的武器卻很先進,差不多可以對抗數位先天境界的妖獸。

把那些武器拿來對付一個古武後期的人自然不是什麼大問題。何況自己的哥哥也是古武後期,戰場上撕殺出來的,肯定比眼前的這個古武境界後期的人厲害。

「小都督,你放心,我已經向總部發信號了,這幾個人是逃不掉的。」護衛隊隊長信心滿滿的回應道。

「先拖住他們,不給他們離開的機會。等我哥到了之後,他們就等死吧。」小都督惡狠狠的說道。

十幾個護衛隊的成員不敢近身搏擊,只能圍著李長安和章飛雨,不讓他們離開。

「學長,好像麻煩了。」李長安看了一眼章飛雨問道。

「是有點麻煩,基地里鬧shi這罪名可不輕啊,還得找靠山擺平。」章飛雨無奈的說道。 章飛雨拿出了自己的個人終端,撥出了一個號碼。

片刻后,那邊終於有人接通了。

章飛雨沖著電話那端有些無賴的說道,「老師,我這裡遇到點問題,你得幫我啊,要不然你最喜歡的兩個學生都得交代在這兒,到時候你就後悔去吧。」

「我們正在xx基地的一家飯店裡,老師,你可得快點啊,對面馬上準備動用擊殺先天妖獸的武器來對付我們了,這我可扛不住啊。」

……

章飛雨略微交代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李長安一直在旁邊聽著,不由得有些發愣。如果沒猜錯的話,剛才學長撥通的那個電話應該是滅絕師太的。

姬冷雁到底是什麼身份?李長安越來越好奇了。

「放心吧,沒事了,老師出馬,這件事保證解決的妥妥的。」章飛雨拍著李長安的肩膀寬慰道。

「叫老師?哈哈哈,你真是笑死我了。果然學生娃娃就是不靠譜啊,打不過了就叫老師。可是老師管用嗎?這裡可是基地,基地你知道嗎?華國上層的手都插不進來,只有軍部能管轄到這裡。」

章飛雨剛才打電話的時候並沒有刻意壓低聲音,小都督聽的一清二楚,就好似聽到了笑話一樣。

「管不管用,你等會就知道了。」章飛雨沒有刻意的解釋,而是繼續坐在了桌子上,本來想要倒一杯紅酒喝的,可惜只剩一個空酒瓶。

「哈哈哈,我決定先不殺你了,以後讓你每天講一個笑話給我聽,若是講不出來,就割一塊肉。」

……

基地一座較為豪華的辦公室里,一個四十來歲的男人正在整理身上的迷彩服。

「站長,電話。」一個秘書一般的男人走了進來,掏出了那個男人的手機,遞給他道。

「又是那個小兔崽子打過來的?奶球貨,天天就知道惹事生非,讓我去給他擦屁股。」站長黑著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道。

「不是小都督打過來了,是軍部那邊打過來的。」秘書連忙解釋道。

「軍部?」站長明顯的狐疑了一下,然後迅速的接過電話。

他只是一個站長,管理著一個特別普通的基地。而軍部那邊,則是華國權力最大的部門之一,他可不敢怠慢。

一分鐘之後,站長掛了電話。

他的臉黑的不能再黑了,如果說剛才只是恨鐵不成鋼的話,那麼此刻就是生氣了,而且是極度的生氣。

「站長?出了什麼事了?『秘書小心翼翼的問道。

「那個小王ba蛋果真不讓人省心,居然惹到了軍部的人,現在那邊的電話打過來了,讓我們自己看著辦。」

「軍部的人?」秘書也驚訝了。

這個基地太普通不過了,前幾年能有一個大都督來視察就算這幾年積了大德了。這次軍部的人又來了?

「趕緊備車,我們現在就過去。」站長也急了,軍部的人可不是好惹的。

雖說他們也算是軍部的,可總有遠近親疏對不。他自認比不上那些大人物面前的紅人。那些紅人只要在大人物的耳邊吹吹偏風,估計他這個小小的站長位置就不保了。

「好,我馬上就去。」秘書也害怕的不行,這些年來,還是頭一次看到站長這麼驚慌失措。

站長此刻也顧不上整理衣服了,拿起帽子就急急忙忙的下了樓。

飯店裡,兩方人還在僵持著。小都督不敢擅自進攻,別看他們人多,真正鬥起來,他們可不是章飛雨的對手。

章飛雨也沒出手,靜靜的坐在椅子上。既然通知了老師,那麼這事就不用自己cao心了。章飛雨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老師出手,自己可還從來沒失望過呢。

「隊長,我哥他們現在來了沒有?」小都督有些著急。現在一直僵持著,時間過得越久,他小都督丟的面子就越多。

「小都督,你別急,我剛給站長打過電話了,還沒人接,估計正在路上。」護衛隊的隊長解釋道。

「那就繼續打啊,讓我哥快點。必要的時候你就說對面的人已經準備對我下手了。」小都督看了一眼章飛雨說道。

「小都督,這麼和站長說,合適嗎?」小都督這麼作是因為人家不怕,自己可不敢亂來。

「有什麼合適不合適的,趕緊繼續打電話。」對於這點,小都督還是很自信的,他哥哥就他這麼一個弟弟,對他也特別疼愛。

要是說自己馬上出事了,估計他那哥哥肯定恨不得坐火箭飛過來。

「哈哈哈,我哥已經在路上了,怕了吧。要是你們跪在地上給我道個歉,這次就饒過你們了。」小都督頗顯大度的說道。

這可不是他的本意,已經僵持了有一段時間了。先讓眼前的這兩人給自己道個歉,挽回點面子,等到哥哥來的時候,抓住了之後再好好收拾他們。

李長安沒有理會他,章飛雨更是目光斜視在一邊,看都沒看小都督一眼。

幾分鐘之後,一陣刺耳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這是警報的聲音,看來自己的哥哥到了,小都督面露喜色。「哈哈哈,我哥到了,這下看你們怎麼囂張。」

緊接著樓道里就傳出了陣陣軍靴踩在地板上的「咚咚」聲,小都督連忙推開了圍觀的群眾,等待著他哥哥的降臨。

不多時,樓道的那邊就率先走上來了一位四十來歲的軍人。他的面貌與眼前的小都督極為相似,應該就是小都督的哥哥了。

緊跟著那個軍人之後的,又是數十位穿著迷彩服的漢子,這數十位漢子,估計就是這個基地的所有高層了。

「哥,你終於來了,你得為我做主啊。這兩人搶了我的包間,還打傷我的朋友,甚至連我也差點就被人打了。」小都督直接撲到了四十歲男人的身邊,惡人先告狀。

領頭的那個軍人沒有理會正抱著他腿的小都督,而是行了一個標準的禮,後面那些穿著迷彩服的漢子居然也跟著行禮。

站長恭敬的說道,「華國金山市xx基地站長封永壽,率全基地的隊長拜見兩位巡查長官!」

巡查長官?自己什麼時候成長官了?李長安有些摸不著頭腦。

「放下吧。」章飛雨倒是見怪不怪,好似經歷了不止一次似的。 「混賬東西,我平時是怎麼教你的?」基地的站長封永壽一巴掌打在小都督的臉上,他的力道很大。

只動用了一部分的古武修為,就把小都督扇出了好幾米遠。

小都督嘴角流出了一點血。說話也有些含糊不清,「哥,你別被他們騙了,他們兩個剛才說他們只是一個普通學生。」

「敢和我頂嘴!」封永壽geng生氣了,衝上前幾腳踹在了小都督的身上。

一陣殺豬一樣的慘叫瞬間傳遍了整間房子。

護衛隊長又起了小心思,直接跪在了地上,「站長,這件事是我唆使小都督做的,一切錯誤在我。您要罰就罰我吧。」

護衛隊長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他心裡想道,小都督是站長的親弟弟,眼前踹幾腳就是做給外人看的。只要自己巴結的好,日後不管是小都督或是站長都會高看他一眼。

說不定他以後就能平步青雲了。

聽到護衛隊長的話,小都督顧不上表彰護衛隊長,連忙抱住了他哥封永壽的腿,「哥,真是他唆使我的,一切不關我的事啊。」

「你當我是傻子嗎?這件事我能看不出來。還小都督,你怎麼不上天呢?」封永壽心裡也是無奈。

弟弟這次真是犯了大錯了,先不說得罪眼前的這兩位大人物,光自稱小都督就犯了大忌諱了。

「還有你,這忠心表的倒是很即時。掉腦袋的事你也敢往自己的身上攬,我倒要看看,你有幾個腦袋能掉。」封永壽喝道。

簡直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弟弟這麼驕縱,導致這一次犯了大錯,自己慣著是一方面,這些馬屁蟲又何嘗不是幫xiong。

封永壽的腸子都快悔青了。

護衛隊長不敢說話,站長封永壽的話已經說的很明顯了。他要是再替小都督背黑鍋,估計真要掉腦袋。

「兩位長官,這件事您看怎麼處理?」封永壽問道。

剛才打了小都督一頓,只是幫著眼前的兩位大人物出點氣,真正論處罰的話,肯定是要眼前的這兩位大人物定奪的。

「按照華國的律法處罰吧。」章飛雨不輕不重的說道。

「是。」封永壽心中不免的有些高興。如果是按照華國律法的話,那麼自己的弟弟就罪不至死。

還好眼前的這兩位大人物放了他弟弟一馬。否則他們就是說就地槍決,封永壽也不敢說半個不字。

「不僅是今天犯的事,以前犯的也都清算。」章飛雨又交代了一句。

「長官放心,事後我就把這小兔崽子犯的事歸檔,讓二位審查過目。」華國現在的律法最嚴苛的不過是流放到前線,與那些妖獸搏鬥,讓那些修士帶罪立功。

只要是不死就好,自己也算對得起父母的在天之靈了,封永壽內心嘆息了一聲。

「好了,下去吧,想吃個飯都吃的不安寧。」章飛雨擺擺手開始驅趕人了。

「兩位長官,我已經在家裡備好了酒席,就是不知道二位願不願意大駕光臨。」封永壽試探著問道。

「不去,我們來這裡有自己的任務,你們忙你們的吧。」

……

一幫基地的領dao層來的快,去的也快,那些湊熱鬧的人也都紛紛離開了,包間里只剩下了李長安和章飛雨。

「學長,老師究竟是什麼人?」趁著沒人,李長安追問道。

滅絕師太就像是一個謎團,困擾了李長安良久。

「真想知道?」

「當然想啊。」

「那我就不說,哈哈哈……」

李長安對自己的學長簡直無語了。

第二天一大早的時候,章飛雨就來敲李長安房間的門了。

等到收拾好,兩人便去租了一輛越野車,駛往了基地外面。

這時天才大亮,李長安坐在車裡有些睡眼惺忪,昨晚上想滅絕師太的事想到了後半夜,最後也沒修lian,直接睡了,今早瞌睡的不行。

「出基地了。」章飛雨忽然說道。

錦繡嬌 李長安定晴一看,周圍的房子已經有些少了,前方是一堵高大的圍牆。圍牆的下面則是一個高七八米,寬五六米的大鐵門。

大門已經開了,章飛雨駕車從大門口一躍而過。

李長安打起了jing神,對於基地外面,可能也只有李長安父母那輩人才見過、經歷過。至於李長安這代人,正是靈元紀之後的新生代,一直生活在城市裡。

從父母的嘴裡,李長安倒是知道了不少關於外面世界的知識。秦山城靠近一條巨da的山脈,那條山脈在靈元紀之前被稱為秦嶺山脈。

嚴格意義上來講,最靠近秦嶺山脈的是主城古都。

古都也防禦著秦嶺山脈當中的諸多妖獸,至於衛星城秦山城,則是較為靠近秦嶺山脈的末端,那裡的妖獸少得多,威脅性也較小。

出了基地,外面的空氣新鮮了不少。

基地中的武者出去捕獵妖獸,已經形成了一條比較平坦的土路。土路的兩邊則是一兩米高的野草,不遠處還有數十棵參天大樹。

靈元紀以來,這些植物也開始吸收靈氣,曾經的樹木雜草瘋長。

出了基地一公里之後,土路漸漸的消失了。出來捕殺妖獸的武者在這裡基本也就分開了。

章飛雨開著車前往了西方,租來的汽車現在顯示出了大用處。

車子下面不斷的開始剪除面前的雜草,為汽車開路。

因為清草有些麻煩,所以汽車的速度變慢了下來,但還是保持著一百公里每小時的速度前進。

「找個妖獸多點的地方,你去實戰練習,我為你壓陣。」章飛雨說道。

「修lian多久啊?」

「當然是一天了,等到下午五六點的時候,我們再回去。」

「可是這裡沒吃的啊。」李長安問道,難不成餓著肚子修lian?

「現成的妖獸肉滿地都是,還缺吃的?」在章飛雨看來,這地方可是寶地啊,不僅能賺錢,而且也是美食的天堂。

汽車越來越深ru,這裡已經人跡罕至了。走了半個多小時了,也沒有發現有人類活動的跡象。

周圍的雜草也很茂密,一條並不寬闊的小河從旁邊流過。

東邊朝陽初升,朝霞美麗異常。 「就在這裡開始修行吧。我的氣機有點強大,會在離你大概五百米的左右的範圍等著。」章飛雨說道。

「沒有武器嗎?要不回去取把武器再來。」

「早知道你會這麼說,你去後備箱看看。」

李長安半信半疑的走到車子後面,打開了後備箱。緊接著瞪大了眼睛,後備箱裝了十幾把兵器,長劍、大刀、長槍……都有。

「學長,你這是隨身帶著一個兵器庫啊。」還真準備好了,李長安有些哭笑不得。

「廢話,老師讓我帶你苦修,說你頭一次去基地外面,可能有些不適應,所以讓我把能準備的都準備好。」

沒想到章飛雨和滅絕師太早就料到了此事。

「老師還真了解我。」父母絕對是最支持自己的,但要是論了解,恐怕還得是滅絕師太了。

「別廢話了,快開始吧。」章飛雨催促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