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這是許多人的看法,這也是被許多人都贊同的方法,因為別人不知道,這幾名統領高手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除非你能在攻擊上壓倒童雀,不然的話,只能是被動的防禦,期待自己更抗揍一些。

如果能夠拖的童雀支撐不住,那最後自己就贏定了,雖然這種打法很無賴,但卻是行之有效的方式,沒想到,這少門主竟然如此有先見之明,竟然提前都預備了,厲害。

要知道,攻擊之道,雖然強猛,但同時消耗也是最大的,眾所周知,最棘手的敵人不是善於攻擊的,而是善於防守的,因為擅長攻擊的敵手早晚有示弱之時,而擅長防守的敵人就太抗揍了些。

「沒想到這位少門主閣下還是個抗揍的主?不過,這也不難理解,童雀這人雖然很討人厭,但是這攻擊一道上,我們之中還真沒人能比的過他。」

有統領開口了,其他人都點頭附和,顯然大家都贊同了他的說法,見識過童雀攻擊的人對其只能讚歎一聲,快狠准,這是童雀的刀意與道境,雖然這讓人感覺很極端,但極端也有極端的好處,那便是在某一條路上註定比別人走的更遠。

出刀,刀意緊隨而至!

在噬的眼中,所有的刀光都變為了狂暴,隨著童雀的出手,這原本就被慘遭蹂躪的地域更是顯得千瘡萬壑,這地方礙著他倆什麼事了?看被糟蹋的這個樣。

「好可怕的刀意!」

噬低語,本源之力催動,這不是一絲,而是調動了丹田之中近乎一半的力量,如果說封閉丹田的規則之力就是密集到讓人絕望的漁網的話,那噬的漁網上面,便是破了一個大洞。

更何況,本源之力中多了某些斷斷續續的黑色紋路好似道紋,讓本源之力增加了許多的厚重氣息以及破壞氣息,這是之前噬在童明的毀滅神光中竊取的道意。

「鏗鏘!」

長刀雪白,帶起一片鋒銳之氣,萬千大道到了童雀的手上全都黯然失色,當然,這不包括童雀的刀道,攜天地威壓,朝著噬手中的重盾劈砍下來,兩者接觸,瞬間發出清晰的金屬碰撞聲。

噬已經將重盾深深砸入了底下,身軀隱藏在重盾的後面,面對著攜帶天地威壓的可怕一刀,他沒有能力去抵擋,因此,只能依靠御天境巔峰法寶的重盾來支撐。

但是,即便如此,他還是被劈飛了出去,這是怎樣的一刀?單純比拼刀意的話,在場所有人都要折腰,即便以三少主的狂傲,面對童雀的刀,也只能讚歎一句:我不如他!

「你沒有讓我失望!」

噬被一刀劈飛了數百米,當然,周圍已經沒有了石筍讓他去撞,此刻整條手臂都微微發麻,這傢伙的刀太純粹了,有鋒銳,也有力量,兩人的第一招,依然只是試探。

而噬手中的重盾,上面隨之多了一道明顯的刀痕,長能有數十公分,而反觀童雀,手中長刀依然光芒燦燦,似乎並沒有被影響多少。

這不公平!

噬心中想著,對方不止是境界高,刀意精,就連武器都要比自己的強,那這場仗還怎麼打?

當然,噬再次考慮了一下自己的計劃,故事總有轉折的不是么?小時候聽媽媽講故事,每每到了主角遇險的關鍵時刻,總是帶了一句『就在這時』,或者說『但是』,而噬現在就是在等待這樣的轉折點。

「再來!」

噬嘿嘿一笑,手中的重盾揮舞了起來,這重盾少說也要有個數千斤重,但是在噬恐怖的力量面前,揮舞起來就跟拿著一根火柴棍似的,雖然這根火柴棍的面積比噬還要大還要寬,卻依然難掩噬這一身恐怖的肉身修為。

重盾發出幽暗的光芒,被噬以本源之力催動,帶有一種鋒銳的氣息,童雀的攻擊實在太過霸道了,長久以往下去,噬擔心自己手中的重盾撐不下去,於是反客為主,以重盾攻擊,以利打利,最好能讓其無暇應付。

「你很聰明,只是,這對我不起作用。」

童雀笑了,看噬沖了上來,就已經明白對方是要幹什麼了,似乎是在提醒,又似是要炫耀,手中長刀發出陣陣顫音。

神凰步發動,一對火紅色的羽翼在腳下延伸,道紋覆蓋之地,噬瞬息即至。

噬如今通過對童明道意的吞噬已經算是初步的感悟了大道的奧義,在這一境界來說這是絕無僅有的,因此,神凰步如此算是經過了一次蛻變,之前一步跨出只能瞬間而去數百米,但如今整整增加了十倍距離,一去就是數里。

手中重盾橫斬,如同一柄鈍刀,沖著童雀就是攔腰斬去,只是可惜,童雀的出手速度太快,每一刀都帶起一片絢麗的刀芒,瞬間就劈出了成百上千刀,而且每一刀都劈在了重盾的同一個位置。

「變態!」

噬嘟囔了一聲,見招式用老,瞬間收身而退,只是,噬退的快,但童雀的刀更快,緊隨而來的刀芒每一道都有數千米,其中蘊含的意境好似要將這天地都要切開。

這是純粹的刀鋒銳氣,即便被秘境規則限制了,但是它的集中,它的鋒銳,依然是不可阻擋。

噬腳下的神凰翅像是活了般,被噬駕馭著左衝右突,躲避著一道又一道鋪天蓋地的刀芒。

「不愧為我三眼族年青一代最快,這樣的出手速度,簡直就是無解,不過那少門主的身法也極為了得,竟然能夠如此快速的閃轉騰挪,每次都是差之毫厘的躲避了開去。」

「少門主閣下選錯了策略,面對童雀的唯一抵抗手段就是防守,無死角的防守,但是他選擇的卻是防守的同時進攻,已經註定了他的失敗!」

許多三眼族的族人此刻臉上都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這種被壓著打的感覺肯定不好受吧?對,就是要叫你不好受,誰讓你剛開始那麼狂的。

羽化仙門了不起么?至尊功法了不起么?看看,還不是被我族的天才壓著打?哼哼。

而此時的噬雖然躲避的十分辛苦,但是卻絲毫沒有感覺到相形見絀,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既然這傢伙是走的進攻路線,那防守以及耐力方面肯定是他的短缺,而噬要的就是這種短缺,只要知道他的弱點,那就將他的弱點最大化。

噬要做的,是儘快結束戰鬥,以最快的方式,獲得勝利,然後帶上李月落逃跑。

但是,如果只是防守的話,先不說手中的重盾能不能支撐下去,即便是可以支撐,但是對方也不是傻子啊,肯定不會竭盡全力的去戰鬥,那這樣的話,兩人要想分出勝負,或者說,自己要想熬到對方失敗,那要等到猴年馬月?

所以,只能主動出擊,給敵人機會,也同樣是給自己機會,讓敵人看到勝利在望的時刻,必定會抓住時機,而後爭取一擊敗敵,這個時候,大家都在考慮勝出,誰還有工夫擔心是不是消耗過大?

「咔!」

「轟!」

漫天都是刀光,周圍觀戰之人也是一退再退,這小子實在是太狡猾了,專門往人多的地方跑,而且速度又極快,刀光很難將其劈中,就算是劈中了,大多也被他手中的重盾給抵擋住了,當然,其中更多的刀光被噬躲避了過去,那這些刀光又不會拐彎,只能是朝著噬之前的方位亂砍。

許多三眼族的修士怒罵,這羽化仙門少門主也忒不講究了,這擺明了就是拿自己等人當墊背的啊,而且還能以此讓童雀心中顧忌,畢竟被噬躲避開的刀光是不長眼睛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劈到了自己人,有效的遏制了童雀的攻勢。

「少門主閣下好功夫,逃跑的速度真是一流,我三眼神族等人不及你萬一!」

「不錯,原來羽化仙門最厲害的秘術不是爭鬥而是逃跑啊,少門主威武!」

「如果你還承認自己是神州第一仙門的少門主就正面面對童雀的挑戰!」

群情激奮下,許多三眼族族人都產生了強烈的不滿,因此許多人都出言奚落,但是可惡的是,那少門主鐵了心的就是不與童雀正面為敵,雖然每隔幾個呼吸的功夫就被刀光擦身,給劈飛了出去,但對他本身並沒有損傷,這讓人痛恨不已。

這簡直就是一種無賴的打發嘛!

而面對三眼族眾人的奚落,噬卻完全一副不在乎的樣子,甚至心中一直都在罵這些人,真*,明明打不過還往上面湊,這不是英勇,這是自殺,蠢貨才這麼干呢,而噬又不是蠢貨。

更何況,沒看到么,此時童雀的出刀速度明顯的慢了許多,而且那刀光也不是太過迅疾了。

快了,就快了啊!

噬的心中拚命的喊叫著,這才不到一刻鐘的時間,雖然自己一直都被童雀壓著打,但是自己也沒有吃虧不是?雖然暫時打不過童雀,但是好歹也在這些三眼族孫子的身上找補了回來。

有人被自己用重盾撞翻了,還有人直接被刀芒波及,讓他們一個個狼狽不堪。

終於!

伴隨著上百的刀芒閃過,將遠處劈砍的一片狼藉,漫天的都是刀道的符文,但是,比之剛開始的刀芒,不管是數量還是質量都達到了開始以來的最低點。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此時的童雀就是到了衰竭的階段,甚至噬都已經敢嘗試著用手掌接他的刀芒了。

「童雀,小心!」

突然,在童雀舊力已去,新力未至的時候,噬突然一聲大喝,腳下神凰翅徒然一轉,竟然反其道而行之,瞬間就到了童雀的身前。

接著,童雀便發現,一塊巨大的青色石頭,被噬抱在了懷中,朝著自己當頭就拍了下來。

「看板磚!」

噬哇哇一笑,重重的揮舞著手中青石就拍了下去。 誰能想到,這小子竟然這麼陰險?之前竟然都是在隱忍,被痛揍了一刻鐘的時間,只為了最後這一擊制敵?

哦,或許,有人想到了,那人便是李月落,她知道,噬有一招殺手鐧,那就是一枚青石,擦著就傷拍著就死,力量可重可輕,可砸可拍,簡直就是殺人越貨,偷襲*必備的法寶。

所以,當噬使出殺手鐧的時候,李月落一臉我就知道是這樣的表情,她還從沒見過噬失算過呢,而且也還從來沒見過噬底牌盡出的樣子,誰都不會知道,下一步會不會再次被這傢伙的底牌打翻。

童雀此刻也是一臉的沉凝,臉上能夠滴出水來,而且心中也沒由來的一陣憤怒,這傢伙是要幹什麼?板磚?是他的武器么?不過是塊青金而已,他要用它來拍自己?

蔑視,**裸的蔑視!

「給我碎!」

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不管怎麼說童雀也都是一名御天境的修士啊,境界上比之噬高出不可以道理計,對於這種**裸的挑釁行為,徹底激怒了童雀。

刀勢之中蘊含了萬道氣息,氣勢驚天,刀芒璀璨而奪目,將一片天宇都給照亮了,接著就是森寒的光芒驟然綻放了開去。

『吱』

雪白的刀芒劈砍到青石上,帶起一陣讓人牙酸的摩擦聲,這青石太不一般了,只怕有數萬斤重,加上被噬衝來的勁氣一帶,這一下砸落只怕要數十萬斤的重量,童雀倉促之間如何來抵擋?

「我的刀!」

剛一接觸,那雪白的長刀就發出了耀眼的火花,接著便被崩飛了,以童雀的力量根本把握不住,長刀脫手而去,巨大的力量讓童雀的虎口都崩裂了,銀色光芒的鮮血飛濺,觸目驚心。

「什麼?童雀的刀竟然被崩飛了,這青石砸落的力量究竟得多大啊?」

「這是作弊,是無恥的偷襲,小子可惡,忒不是東西!」

驚嘆聲,怒罵聲,交織在一起,讓這裡頓時亂成了一片,這種卑鄙的作風可以有,但是在眾人心中,卻絕對不是神州第一仙門的傳人能夠做的。

但是,不管眾多三眼族修士如何的怒罵,噬的攻擊依然沒有結束。

長刀被崩飛了,但是青石下落之勢還沒有停止,但是也因為之前倉促間童雀使出的勁氣將青石的威勢給抵消了部分,但是,噬卻沒有罷手,將對手打飛,這是噬此刻唯一能做的。

『噗』

熟悉的吐血聲,讓在場眾多三眼族族人心中憤怒,敗了,竟然又敗了,第一場童明失敗,還情有可原,那是在少年的純力量面前不敵,沒人會多說什麼,畢竟,連終極瞳術都發出了,依然都沒有將對方撂倒,那就是說對方真的比童明強,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但是剛剛呢?這位少門主可是一直都在被己方高手壓著打啊,只有倉皇逃跑的命運,但是鹹魚竟然真的能夠翻身?**絲真的可以逆襲?

如果被對方強大的實力戰勝也就罷了,主要是,這少年人,竟然無恥的偷襲,趁人不備的偷襲,這不符合他的身份啊,也不符合高手的驕傲。

「再見!」

噬擺手,童雀被砸飛了出去,從頭到尾都忙著逃跑的噬,將童雀給砸飛了出去,一路鮮血飛濺,樣子凄慘無比。

噬,這傢伙到底出了幾招?有人算了算,無奈的發現,從頭至尾,這傢伙主動出手也不過就是兩次而已,第一次直接被童雀攆的如喪家之犬,但是第二次出手,直接將童雀打的鮮血飛濺,這。。。

「少門主閣下!難道羽化仙門就只有這點能耐么?少門主在仙門中就學到了這些東西?卑鄙的偷襲?」

三少主身旁,一名統領帶著粗狂的大鬍子,首先忍耐不住了,這根本無法理解,對方太沒有高手的風度了,而且一點也不顧及仙門的顏面啊,難道他不知道,這事要是傳出去,會讓神州第一仙門顏面盡失么?

「我呸!你丫說這話要不要臉?」

噬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指著大鬍子張口便罵,就像是剛才他是被偷襲的對象一樣。

「你好意思說?不用點手段難道還讓我這個秘宮境的修士去跟御天境的修士死磕?你他媽有病吧?有病得治,不帶你這樣放出來亂咬人的!」

「有種你下來,咱們都不使用法力,單憑肉身對抗,我讓你一隻手如何?」

「也不看看自己一把年紀了,小爺才多大?本身你們就是在欺負小爺,難道小爺還不能想些制敵之策呢?等小爺到了你這個年齡,一巴掌能拍死你一窩。」

此刻的噬也是大罵出聲,雖然說的話氣人,但是話粗理不粗,其他人還找不到反駁的借口。

可不是么,這傢伙只是一個秘宮境的小修士,跟御天境修士比試就已經很吃虧了,不對,這簡直就是找死,而不是吃不吃虧的問題了,難道還讓人家正面給你為敵,幹什麼?自殺么?

許多三眼族的族人面面相覷,看著遠處那個跳腳大罵的少年,一時間都愣在了原地,許多人已經被噬罵的羞憤,低下了頭,不過緊接著又將頭抬了起來。

不對啊,這傢伙雖然是秘宮境的修士,但是這肉身修為絕對是堪比御天境無疑啊,失策了失策了啊,這事不能妥協,這傢伙作弊啊,作弊!

「夠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