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呵…被逼無奈……」

仰頭看向夜空,「也不知道私闖禁地會是什麼罪行?」

「……你又想做什麼?」

「我想做什麼,你心裡應該已經猜到了!」

「大楚巫的事已經過去二十餘年,你過於對其關注了!」

楚連城轉過身來,與她目光相對。

秦沐瑤垂眸,又重新坐於地上,拿了那支木條,撥弄起火……

山腳夜寒風涼,唯有這火,可以溫暖一個人。

楚連城坐到了她的身畔,伸手握了她手中的木條,止了她的動作。

夜,漸漸變深。

見秦沐瑤似乎已經支撐不住,楚連城靠了靠近她,「本太子可以將肩膀借給你靠靠!」

於是,便出現這樣一副畫面。

火堆旁,兩人席地而坐,相互偎靠。在夜色與火光之下,顯得朦朧溫煦。

夜,悄悄過去,火也悄然熄滅,一縷青煙冉冉而升。

清晨的空氣極為濕潤沁涼。

有雀鳥聲在耳畔迴響。

秦沐瑤緩緩睜開了眼睛。

自己卻還是保持著與昨夜同一個姿勢,靠在身側之人的肩上,身側之人挺直了腰桿兒,一動不動。

「天亮了!」

秦沐瑤從楚連城的肩頭彈開,站起身來。

楚連城揉揉自己貌似酸脹的肩,亦站起身來。

語氣似乎有所幽怨,「本太子只說借肩你給靠一會兒,你倒是好,靠了一整宿。」

「你自己願意!我又沒強迫你!」秦沐瑤直接毫不客氣的懟回去。

楚連城揮手,「罷了罷了,本太子自願!」

又道:「瑤瑤,我們該回宮了!」

秦沐瑤沒答話,踏步離開,解開了其中一個馬繩,一個翻身而上,看向楚連城,道:「要回你自己先回!」

說完,便調轉馬頭,一路馳奔而去。

楚連城見狀,也騎上了自己的馬,駕馬追上。

廖風在後如影隨形二人。

也不知奔到了哪裡,秦沐瑤勒停韁繩,調轉馬頭,看向楚連城。

「殿下,你別一直跟著我!你先回宮吧!」

楚連城也勒停韁繩,「瑤瑤,你要上哪兒去?」

「隨緣,馬跑到哪兒,我便去哪兒!這楚國地貌,我又不熟悉!」

「你左右就是不想跟本太子回宮是么?」

「是!」秦沐瑤豪不加掩飾。

「既然你不想回去,那本太子便陪著你!馬跑到哪兒,我們便一起去哪兒!」

「殿下,你跟我開什麼玩笑?你身為一個太子,應該對自己的言行多加自律!走吧走吧,你先回宮去!我就在宮外玩兒兩天,玩兒膩了,再回去!」

「你以為本太子會把你一個人丟下不管么?」

秦沐瑤似乎是思索了一會兒,「那好啊!那殿下就跟著吧!」

於是,調轉馬頭,再次馳奔起來。

斜道,彎道,山間小道,林間小道。

不無兩人身影。

卻在一處密林,兩人身影,分散開來……

……

禁地。

一陣飛馳馬踏聲而過,又突停下。

秦沐瑤抬頭望去,眼前,高高的塔尖孤立在天地之間,山石碩磊,遮擋著塔身,在視線中,只能看到那一隱隱冒出的塔尖。

總裁,請放手! 抓著韁繩的手,攥緊。

這裡就是所謂的禁地,鎖妖塔么?

被關在裡面的人,是她夢中之人么?

一個容顏絕美的女子。

曾多次出現在她夢中,喚一聲,「歌兒……」

一個翻身下馬,身子輕越而上,飛步跨過碩磊山石。

腳落地,來到另一面。

卻腳下不慎,不知是被什麼拌了,頓時,一片鈴聲大響。

糟了!

這是防私闖禁地布下的陣。

抬頭望望那高大的塔身,就在她眼前,離她百步之遠。

這時,一陣語聲劃破空氣,進入她的耳中。

「將私闖禁地者抓起來!」

秦沐瑤回身一望,已有多條人影向她襲來,對方來勢洶洶,人多勢眾。

她豈又是能敵的了的?

拚死相抵,卻最終被幾人合力拿下,將她按壓在地,制住。

她無法反抗,沒有一絲反抗的餘地。

一條金絲鳳尾裙下擺,款款出現在她眼前。

她抬目望去,付流雲。

付流雲緩緩俯身下來,臉上帶著詭譎的笑容,本是一張端莊賢雅的臉,因為這種笑容,令人悚然。

伸出保養極好的手,抬起她的下巴。

紅唇張合,「楚璃歌,你果然來了!看來國師,真是將一切,都掐算的分毫不差!」

「楚璃歌啊楚璃歌,也幸虧你命大,那一刀,沒了結了你的命!本宮怎麼就糊塗了,你的血,雖不能與陛下相容,但並不代表,你不是那個妖女的種。」

「嗯哈哈哈哈……」

「瞧瞧,這雙眼睛多像,就連神情,都像極了!」

「哼!」猛的丟下她的下巴。

「狐媚子,你跟你娘一樣,迷惑男人一把好手!畫兒竟都被你迷了心竅!」

付流雲起身,垂眸看著她,「將她帶走!」

「我不是楚璃歌!」秦沐瑤低聲開口。

我真是萬億大佬 「你應該知道,楚璃歌在當年,被你的丈夫親手拋至雲崖山淵谷。淵深萬丈,落入者必被吞噬,怎麼可能會有人生還?所以,你還是認錯人了,我不是楚璃歌!」

付流雲又俯下身來,「你,鳳紋石,還有你這雙眼睛,國師,你說這四樣,本宮應該相信哪兒個?本宮當然只相信本宮所看到的!所以本宮說你是楚璃歌,你就是楚璃歌!」

「哦~忘了,你今日來這鎖妖塔,是來看你娘親的吧?你放心,她還活的好好的!」

而這一切,都被躲在遠處角落裡的一雙眼睛,盡收眼底。

……

喜歡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請大家收藏:()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更新速度最快。 秦沐瑤是被強光灼目而醒的。

下意識的伸手擋了強光,鼻息間,是濃濃的腥臭味,還有各種或粗或細的喘息聲。

緩緩張開眼睛來。

入目,是一條條的鐵杵,整齊排列,鑲嵌在透明的蔚藍天空之下。

總裁爹地酷媽咪 突然,一條黑影「噌」一聲,竄到了鐵杵之上,鋒利的爪牙,綠色的眼睛,通體黑色修長的身體,發出低吼之聲,張開嘴,露出猩紅的舌,有透明的液體,從那猩紅鋒利的舌齒間,彙集。再,「滴答,滴答」滴到鐵杵之上,又鐵杵之上,「滴答」滴下來,滴到秦沐瑤的臉上。

秦沐瑤瞳孔急縮,伸手擦過臉上的腥臭液體。

這時才發現,自己竟然在一個四方的鐵籠之中。

而鐵籠之外,數十條通體修長的黑色不明惡獸,圍著她的鐵籠而轉。

而周圍,是嶙峋的山壁,逞凹盆形,唯一能看到外界的,只有頭頂的蔚藍天空。

而她,就在這凹盆之地的正中。

突然,另一條黑影向她撞了過來,「砰」一聲巨響,籠子微微傾斜顫了顫,而先前在籠頂上方的黑影,被撞的跳了下去。

然後,兩條黑影交纏在一起,互相撕咬了起來,場面驚心。

而其他的黑影仍然在圍著她轉,雙雙幽綠眼睛,冒著看到獵物的貪婪之光,從口齒間,「滴滴答答」滴著透明液體。

秦沐瑤何曾見過這種場面。

身子往後縮,卻碰到了一角的鐵杵。

「呲」,一條細長前爪竄過籠子,在她背後,留下三條血痕,長短不一,粗細不同。

聞到血腥味的異獸,更加躁動,開始不停的向籠子撞擊扑去。

「叮,咣,砰……」

籠子被撞的從各角度掀起,發出顫顫之聲。

秦沐瑤強忍著背後的痛楚,額頭的汗水密集,目光四處而觀。

在這裡,她根本就是這些惡獸的盤中之餐。

這些杵條,遲早會被它們撞斷,自己便會被它們撕碎,吞食。

不行,她不能死,絕對不能!

她試著與它們交流。

將語聲調製最大音量:「你們很餓嗎?」

依然是不斷的撞擊之聲,似乎沒有哪兒只惡獸聽見她的說話聲。

她繼續高聲,「告訴我,你們誰是王?」

撞擊之聲赫然停了下來。

數十雙幽綠的眼睛聚集在她的身上。

秦沐瑤四下環望,突然仰天發出一陣狂妄大笑。

「你們,居然都沒有王么?我告訴你們,只有最強者,才配稱得上王,才能駕臨於一切之上,才有資格,得到你想要的!享用你想要的!」

「你們不是想要吃我嗎?你們這麼多條,我一個人,哪兒夠你們吃啊?所以只有從你們中選出最強者,成為你們當中的王,才能有資格獨享!」

「來吧,讓我看看你們,誰是最強的!」

話音才剛落,其中一條黑影突然向同伴撲咬了過去。

頓時,數十條異獸炸開了鍋。

紛紛向自己的同伴撲咬過去,互相撕咬,糾纏,翻滾。

嚎叫漫天。

皆是為了證明,自己才是最強者,只有自己,才能獨享這道獨一無二的美餐。

眼前異常血腥殘暴的畫面,不由讓秦沐瑤頭皮陣陣發麻,手心裡也是灌滿了濕汗。

空氣中飄著獸類身上所獨有的腥臭味,以及夾雜著濃濃的血腥味,讓人聞的她想吐。而眼前的畫面,更像是修羅獄場。

「厲害,厲害!加油,加油!」

加入秦沐瑤的吶喊助威,場面更加腥暴。

幾乎每一條異獸,身上的皮毛都被利爪抓傷,道道血口,鮮血淋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