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艾莉絲的這個問題剛問出口,澈就像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低沉地笑了起來,他的笑聲低沉悅耳富有磁性,讓人忍不住想要沉淪,等他笑夠了,才沖著面色有些愧疚的艾莉絲擺了擺手。

「放心吧,那傢伙好得不得了,只是這具身體不是獨屬於他了而已。」

「不是…獨屬?」

「嗯,我已經蘇醒了,可那傢伙才只有一魂而已,單憑這樣的能耐是無法再次進行封印的,更何況,他現在的神智不過只有四歲,要是讓那個面癱臉知道自己有朝一日竟然會…」

嬌寵童養媳:七爺,霸道愛 「什麼?」

「額,沒什麼,小丫頭,我看你順眼,這樣吧,以後需要幫助了你就來找我,只要找到我,隨叫隨到喲。」

澈說著說著突然頓了頓,隨後在艾莉絲疑惑的眼光中帶著上翹的尾音漸漸閉上了眼睛。

「喂,你還沒說我怎麼找你啊。」

「我就在這傢伙的體內,每月出現一次,時間不固定。」

一個聲音在艾莉絲心底響起,而當軒轅澈再度睜開眼睛時,映入艾莉絲眼帘的便又是那雙清澈見底的眸子。 軒轅澈的眼神清澈無比,艾莉絲直直望去居然發現隱隱有了能量波動的痕迹,難道剛才那一會兒功夫他就煉化了元靈?

艾莉絲正疑惑著,軒轅澈卻像是從眩暈中回過神來,看著眼前直盯著自己看得艾莉絲,眉眼一彎,嘴唇一咧,又露出一口的白牙。

「娘子…」

艾莉絲翻了個白眼,果然她這便宜哥哥還是做個安靜的美男子比較好,開口傻笑什麼的,妥妥的不適合他。

還有剛才那個突然冒出來的自稱自己為澈的傢伙,一臉邪像還喜歡裝高深莫測,還一個月一次,你以為你是女生的某個親戚么?月月光臨?

也不知道這人究竟是誰,無數的疑問在艾莉絲腦海里盤根錯節,惹得她一陣煩悶。

算了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她初來乍到也什麼都幫不上忙,不惹出亂子就算不錯了,艾莉絲不斷安慰著自己。

意識沉入體內遊走了一圈,艾莉絲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從引氣入體跳過了靈者,直接進入了靈士初期,相當於巫力初階的初始等級,還差不到兩個大境界就能跟自己的巫力等級持平。

要知道自己當年修鍊巫力到初階境界可是整整修鍊了十年呢,如今這半天功夫竟然就達到了,原來這個世界的修鍊方法如此簡單么?

其實這事兒艾莉絲當真想差了,尋常人修鍊,單是引氣入體就要耗費相當長的時間。

且不說將靈氣捕捉煉化有多困難,單是在體內尋找那一絲若有若無的靈氣就需經過許多次嘗試。

一般人的先天靈氣是極為稀薄的,稍微濃郁一些的也大都潛藏在筋脈之中。

而且先天靈氣極為脆弱,尋常人若是在體內運行兩個小周天後再尋不到先天靈氣就要放棄這次機會。

等待一個月後靈氣凝實才能再度尋找,否則很容易使得靈氣潰散,極少有人能一次就尋找到先天靈氣。

引氣入體后的靈者階段則是靠不斷吸收外界靈氣來凝實已經被煉化的先天靈氣,以期靈氣可以達到貫通任督二脈的程度。

這個時間短則五年,長則十年二十年都有可能。

更別說打通任督二脈的嘗試中還有極大的失敗幾率,一旦失敗,則需要至少一年的修鍊才能恢復過來,滿打滿算一個天才級的人物如果想要達到靈士的程度,至少也得十二三年。

艾莉絲覺得修鍊簡單完全是因為她達到了萬中無一的先天元靈的形成條件,又在伽藍幽塔和軒轅澈那誤打誤撞的神秘力量幫助下一舉捕捉到元靈並打通了任督二脈。

否則的話,不說元靈的逃竄會在艾莉絲體內大肆破壞,就是伽藍幽塔的熾熱力量,也是現在的艾莉絲完全承受不住的。

而至於似乎遇到同樣狀況的軒轅澈,雖然過程好像沒有艾莉絲那般痛苦,但釋放而出了那個自稱澈的邪魅靈魂,也應該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當然,由於煉化元靈所帶來的快速提升一生也就只有一次,後面的修鍊艾莉絲還是得憑藉自己一步一個腳印地努力修鍊才行。

不過現在的艾莉絲並沒有著急進行下一步,她雖然配置並飲下了通言藥劑,但靈士階段的口訣心法卻不是只認識字就能明白的。

目前,她迫切地需要一個引導自己修鍊的老師。 打定了主意,艾莉絲朝軒轅澈一揮手,示意他跟上自己,兩人便浩浩蕩蕩出了門。

剛出院門就看見院子里幾個人影正焦急地在屋子外面探頭探腦,婉嬤嬤,孫公公,筱寧筱雅還有小蓉都不住地踮著腳尖往裡瞧。

眾人的神情里滿是焦急,卻不敢靠近一步,看到艾莉絲和軒轅澈毫髮無損地出來,才齊齊鬆了口氣。

艾莉絲上前詢問了一番才知道,原來自己鬧出動靜時正趕上睡醒的軒轅澈趕來看望自己。

之前自己為了清凈,讓婉嬤嬤給自己找了個偏僻的廂房進行配置。

可後來忽然傳來的熾熱能量波動卻讓等待的婉嬤嬤慌了神,剛想進房門查看,卻只見一個暗金色的人影風風火火往裡沖,邊沖還便喊了一句。

「不許進來,否則格殺勿論。」

語氣冰冷,完全不似平常那般天真無邪。

眾人一時都有些愣怔,雖然疑惑,可軒轅澈畢竟是軒轅皇朝的太子,他的話一出,雖然狀態有些詭異,可眾人卻是不敢進去了,只能焦急地在外面等著。

不過她們也決定,如果一個時辰內沒有反應,她們就算冒著殺身之禍,也要進去幫忙。

好在軒轅澈進去沒一會兒,艾莉絲痛苦的叫聲就消失了,熾熱的氣息也隨之冷凝下來,她們這才一直在外面等著。

聽了眾人的解釋,艾莉絲這才知道自己先前的情況有多危險,而軒轅澈就這麼不顧危險地闖了進來。

不管他或者他體內那個存在是否有把握幫助自己,這份擔心她的心意她心領了。

柔和地看了一眼軒轅澈,找個老師教導自己的念頭卻更加迫切了,她想自己這麼胡亂摸索修鍊的危險係數實在太高,還是系統地學習比較靠譜。

跟婉嬤嬤交代了一聲,帶著小蓉和軒轅澈就往正中的穹蒼殿走去,孫公公有些不放心地跟在了後面。

軒轅澈卻是意外地乖巧,乖乖跟著艾莉絲也不說話也沒傻笑,只露出一個純凈如孩童地笑容,那般乖巧可愛的模樣看得孫公公一時竟有些熱淚盈眶。

小蓉在前面引路,皓月殿和穹蒼殿說是隔得不遠,可也七拐八拐了好幾條路才到了跟前,一路上雖是戒備森嚴卻也無人攔住他們。

開玩笑,一個是當朝的太子,雖有智力缺陷卻是皇帝的掌中寶,另一個雖沒有公開身份,但是皇宮裡面個個都是人精。

皇帝新認了個女兒的事情也不是什麼隱秘的消息,更何況皇帝的寵愛和皇子的黏人大家都是看在眼裡的,攔他們?他們還想多活幾年。

於是艾莉絲就這樣暢通無阻地來到了穹蒼殿前,其實她剛離開也沒多久,吃完午膳走的,晚膳還沒做就來了,左右也不過兩三個時辰。

透視邪醫混花都 四人來到殿前的時候,早已經有宮人通傳給了軒轅澤,軒轅澤本就對艾莉絲早早的告辭感覺不舍,此時女兒和兒子一起來找他,更是讓他心花怒放。

手中那令他心煩不已的捲軸當即被他丟到了桌案上,滿面笑容地就迎了出來。 帝王起身相迎,這在麒麟大陸可是天大的禮節。

可惜艾莉絲剛到不久,不懂這兒的人情世故,軒轅澈更是兩耳不聞窗外事,軒轅澤內心則是歡喜不已,三個人誰也沒把這當回事。

只苦了同來的小蓉和孫公公,以及一旁伺候的宮人,齊刷刷跪了一地。

軒轅澤大手一揮遣退了眾人,把艾莉絲和軒轅澈帶進書房后,才問起艾莉絲的來意。

他之前看艾莉絲告退的時候已經有些疲憊,此時沒過多久又特意來找自己,想來應該有事情想問自己,只是艾莉絲一開口卻出乎了他的意料。

「父親,我想學習修靈,您能幫我找個老師么?」

艾莉絲張口居然是一口流利的大陸通用語,完全不似先前巫界的語言,軒轅澤感到很是震驚,就這麼一會兒功夫,他家小公主就把一門語言給學透了?

看出軒轅澤的震驚,艾莉絲俏皮地笑了一下,向父親解釋說自己只是配置出了通言藥劑。

語言文字的翻譯全靠通言藥劑的功效,這才讓軒轅澤鎮靜下來,如果真的一兩個時辰就能學會一門語言,那他該是認了個什麼樣的妖孽女兒啊。

不過…

「修靈?修靈需要的條件很是苛刻,必須有先天靈氣…你,你達到了?」

軒轅澤在聽到艾莉絲想要找個靈修師父時有些皺了眉頭,他知道修靈的條件太苛刻了,不然這片大陸那麼多的人也不會只有不到一成的人有資格修鍊。

可艾莉絲臉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卻讓他心裡一突,隨即有些不太確定地向艾莉絲詢問道。

艾莉絲自然是給了面露期許的父親一個肯定的答案,軒轅澤當即眼睛都亮了。

他從並沒有感知到過先天靈氣的存在,因此無法進行修靈,好在他筋骨強健,在修鍊一途上尚可走修武一途,只是付出的代價比之修真之人卻要多上數倍。

如今他的女兒有幸能接觸修靈,他自是十分喜悅。

「好好好,那這樣的話,為父倒是得給你好好尋個師父才行,嗯,靈衛中期的如何?」

倒不是軒轅澤不想給艾莉絲找更好的老師,而是麒麟大陸上的靈修實在太少了。

軒轅皇朝里等級最高的靈修也不過靈王後期,還是個迂腐的老頑固,剩下幾個靈王期的老傢伙也相當地高傲。

他們只是軒轅皇朝的供奉,並不受他這皇帝的直接管轄,軒轅澤有權利調動的也就只有靈衛中期的御林軍總教頭了。

限制級成婚 誰知艾莉絲卻搖了搖頭,在她看來,靈衛中期雖然不弱,但也就與她巫力等級持平,甚至還有所不如。

這樣的資質恐怕沒辦法教導她如何運用元靈的力量。

看著軒轅澤有些黯淡下來的眼神,艾莉絲不得不把自己的真實情況透露了一點。

「很抱歉父親,艾莉絲剛剛煉化了先天元靈,達到了靈士期,我恐怕靈衛中期無法教導我運用元靈的力量。」

「也是,你剛到達靈士期,靈衛初期確實等級低了一點,可…什麼?你說你剛到達靈士期?還煉化了先天元靈?」

艾莉絲點了點頭,纖細的手指指了指在一旁乖巧安靜地當著背景的軒轅澈。

「不出意外的話,他也是。」 「什麼?澈兒也是?」

軒轅澤這下是徹底震驚了,他慌忙來到軒轅澈跟前,伸出雙手按上軒轅澈的雙肩,細細感應著。

突如其來的溫熱細流讓軒轅澈有些不太適應,不過很快就在在軒轅澤期待的目光和艾莉絲清淡的笑容中安穩下來。

大概是知道眼前的二人不會傷害自己,軒轅澈便也沒有反抗,只有些好奇地看著父皇的舉動。

醉仙葫 不過雖然軒轅澈沒有反抗,但他體內詭異的冰冷氣息卻是在軒轅澤的元力剛進入體內的時候就迅速躁動了起來。

龐大的冰冷靈力裹挾著一種強橫的威壓向著軒轅澤直衝而來,使得軒轅澤剛進入軒轅澈體內的元力一陣瑟縮。

幸好他在靈力反撲前就及時將自身的元力撤了回來,不然極有可能當場重傷。

軒轅澤撤力撤得及時,眼中的驚駭卻絲毫不曾削減,像是想到什麼一般,軒轅澤眼中的驚駭隱去,瞬間湧上一抹狂喜。

他的澈兒,十八年來不曾感應到靈氣存在的澈兒,居然,居然可以修鍊了。

體內還封存了那樣深厚的靈力,那肯定就是艾莉絲所說的先天元靈。

先天元靈啊,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天地靈物。

作為麒麟大陸上土生土長的本地人,軒轅澤對先天元靈的了解可比艾莉絲偶爾看到的一丁點簡略介紹要多得多。

先天元靈除了形成難,靈力強盛之外,還有一個世人並不太了解的屬性,畢竟先天元靈出現的幾率實在是太小太小了。

可一旦出現先天元靈,就意味著不但可以修靈,還可以修武,即靈武同修,可以同時修鍊元力和靈力。

而且修鍊過程中兩者可以互相促進,提升速度將會比單純地修鍊靈力或者元力要提高一倍,這才是先天元靈名字的來源。

但可惜的是,由於先天元靈出現的幾率太過稀少,數百年來大陸上也不曾聽聞出現過一個,導致世人對先天元靈的認識越來越模糊。

若不是軒轅澤出身於那個地方,他也不會知曉這些隱秘。

而現在,先天元靈就這樣出現在了他的眼前,而且一下子就是兩個,還都是他的孩子。

軒轅澤簡直興奮地想要仰天長嘯了,嘴裡不住地發出好好好的感嘆,望著二人的眼神里充滿了期許和滿足。

「父親,那導師一事…」看著軒轅澤似乎進入了一種詭異的狀態中,艾莉絲適時地提醒道。

「嗯嗯,父皇,要找導師!」好似終於找到了自己存在的價值,軒轅澈也在一旁興奮地幫著腔。

「對對對,導師,先天元靈,哈哈,這可是得天獨厚啊,得給我的好孩子們好好選個導師,讓為父想想,好好想想…哈哈,有了」

眼角忽然瞥到了之前被自己隨手扔在一旁的捲軸,似是忽然想到了什麼。

軒轅澤一手握拳往掌心一拍,緊皺的眉頭豁然展開,露出了一個極為滿意的笑容,嘴唇上下一碰,吐出了一個在大陸上極為有名的名字。

「為父送你們去百川學院。」 「百川學院?」艾莉絲很是疑惑,不太清楚那是個什麼地方,不過聽起來有點像她們巫界的魔法學院。

「娘子娘子,我知道我知道。」這次軒轅澈倒是十分積極,忙不迭地向艾莉絲描述起來。

一旁的軒轅澤則是微笑著看著在艾莉絲面前格外鮮活的軒轅澈,不時地補充著什麼。

在軒轅澈磕磕絆絆地敘述和軒轅澤事無巨細的補充中,艾莉絲大致明白了百川學院到底是個什麼地方。

百川學院,麒麟大陸最為著名的修習聖地,名字來源於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古語,有著廣收天下英才之意。

坐落於暴風聯盟,神樂宮和帝都的三方交界處的空白地帶,不觸及任何一方的利益卻也不歸任何一方管轄。

學院內設靈力學院和元力學院以及職業學院三大分院,院長據說為靈聖期的大能,但也有人傳院長早已達到靈神的境界,身份成謎,副院長和三個分院院長也皆在靈皇之上。

由於學院不同於宗門,沒有宗派的約束,學成之後也可自由選擇去留,再加上百川學院師資力量雄厚,資源儲備豐富,據說是個廢柴都能培養成天才的地方。

因此每年都有無數學子慕名而來,但百川學院卻只招收天才中的天才,每年通過學院考核進入學院者百不足一。

儘管如此,每年報考百川學院的學子卻不減反增,畢竟一旦通過了考核就相當於有了一張含金量很足的履歷表。

有了這張履歷表,無論是在四大勢力還是大陸的其他地方,甚至是在帝都,都能有一席之地。

何況學業優秀者還可選擇在百川學院任職,繼續享受學院內的資源。

聽完兩人對百川學院的敘述,艾莉絲的眼神直接就亮了起來。

自己除了對修鍊之外,對這個世界的職業也是相當感興趣的。

如果能有個地方可以滿足修鍊的同時研究其他職業的東西,那對於她而言簡直再好不過了。

而且雄厚的師資力量和院長的高深修為也讓她對這個地方心馳神往。

有了良師引路,想必自己能在修鍊一途上儘快突破,然後儘早打開伽藍幽塔的封印,拿回自己的巫力。

艾莉絲當即就拍板定下要前往百川學院進行修習,軒轅澤答應得很是乾脆。

但也附加了一個條件,說起來也不算是個條件,只能是一個父親殷切期盼的小小請求。

他希望艾莉絲可以帶上軒轅澈一起去百川學院應試。

若是在知曉軒轅澈煉化先天元靈之前,軒轅澤說什麼也不會讓軒轅澈離開自己的庇護,去學院中修習。

可在知曉他已經煉化了先天元靈並達到了築基期,軒轅澤卻是萬不想因為自己的不舍而耽誤他的成長。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