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剛才衛少不是說了嘛,能讓葉少俯首稱弟的人是英雄人物,既然是英雄人物,遲早會名動天下,一旦他展露鋒芒,衛少想不認識他都不可能。至於現在嘛,時機還不到。」 其實,顧銘現在名頭也不小,神算之名,賭石大師之名,在申海市可謂如雷貫耳,聽說過顧銘名頭的人當真不少。

可,這些不入衛宇法眼,沒有把顧銘太當一回事,更沒有想過,葉文軒會因為這點名頭認顧銘當乾哥哥。

確實,葉文軒也不是因為這認顧銘當哥。

他覺得顧銘說得對,雖然有些遺憾,但卻是不在瞎打聽。

兩人開始認真吃飯、喝酒,絕口不提剛才的事情。

當然,衛宇還是免不了打聽一下何芷柔的情況,這個顧銘如實告訴他,沒有任何隱瞞。

酒局在愉快的氣氛中進行著。

十幾分鐘過去,一瓶高檔白酒喝完,衛宇意猶未盡,呼叫服務員。

幾分鐘過去,包廂門才推開,不過進來的卻是不止服務員一人,還有一名大腹便便的男子,拉著美女服務員的衣服說:「美女,別走啊!走了多沒有意思,來,陪哥喝酒,喝一杯,哥哥給你一萬現金。」

美女服務員苦笑說:「王總,你別這樣,我還要工作。」

美女服務員口中的王總叫王天林,做中成藥買賣的。

這些年中成藥市場反響不錯,受市場追捧,身價急速膨脹,同時膨脹的還有身材和膽子。

這不,今天來景晨大酒店吃飯,見服務員姿色不錯,就起了色~心,想把人家灌醉然後跟人家嗨皮。

美女服用員名叫陳熙,模樣端得不錯,水汪汪的大眼睛份外迷人。

身材也是不錯,前凸后翹,相當惹火。

不過,最令顧銘驚訝的不是這,而是這名美女服務員他居然見過,公交車上說他有色~心沒色膽的那名女子。

王天林的糾纏仍在繼續,不依不饒說:「工作有什麼好做的,能賺幾個錢?陪我喝酒,賺的錢比認真上班多百倍。」

陳熙心裡苦。

王天林這錢可不是那麼好拿的,需要拿命和身體去拿。

她雖然好久沒有做過,有些想,可她卻是沒有想過拿身體去換錢,那樣她成什麼人了。

她依然拒絕說:「王總,別這樣,這樣你會打擾到其他客人用餐的。」

王天林撇了一眼顧銘和衛宇,不在意說:「這有什麼打擾不打擾的,大不了等會我幫他們付賬就得了,我王天林還不在乎這點小錢。」

衛宇大怒。

打擾他吃飯的雅興就已經夠過份了,還在他面前裝,他堂堂衛家大少爺請客會買不起單?這是在羞辱他。

衛宇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顧銘搶先一步站了起來,走向二人。

陳熙看到顧銘,愣住了,認出了這位與她在公交車上有些曖昧的男人。

她有些不敢相信。

景晨大酒店,乃是申海市排得上號的大酒店,大廳吃頓飯的價格已經不菲,包廂吃頓飯價錢更高,輕輕鬆鬆好幾萬,十幾二十萬那也是稀疏平常。

做公交車、吃豪華大酒店,這不是一個格調啊!!

但是,她敢保證她沒有認錯人。

顧銘模樣太出眾了,出眾到她一點招架之力都沒有,記憶猶新。

這幾天,她不止一次在想,如果沒有猥瑣男攪局,對方會做到哪一步,會不會如同小電影當中的那樣,在公交車上把她給……

每次想到那個畫面,她都忍不住的面紅耳赤、心跳加速,心生渴望,有時甚至還會夢到顧銘,這她怎麼可能認錯。

對方認出了他,顧銘報以微笑,然後靠近,抓住王天林的手腕。

「小子,你幹什麼?還不撒手。」王天林喝道,卻是沒有想到,眼前這位穿著寒酸與高檔酒店格格不入的年輕男子敢管他的閑事。

顧銘笑著說:「撒手可以,你先撒手,我們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動腳的。」

王天林表示不想撒手,顧銘微微用力,他的臉色瞬間變了,把手撒開。

顧銘放手,王天林臉色陰霾的看著顧銘,說:「小子,我跟你沒仇吧!怎麼的,老子找人喝酒礙著你了。」

「這個到是沒有,就是覺得王總這樣強逼著別人喝酒不好。」

「逼?我什麼時候逼她了?一萬一杯酒,你去打聽打聽,也就我王天林有這樣的豪氣,除了我,誰捨得給這麼多錢?你給得起嗎?」

王天林瞧不起的看著顧銘。

「呵呵!!」

顧銘笑了,笑著說:「要不王總試試。」

「試什麼?」

「喝酒,喝一杯我給你一萬,王總你喝得了多少杯,我就給你多少萬。」

「不,這配不上王總的身份,要不這樣,王總你喝第一杯我給王總一萬,第二杯我給王總兩萬,第三杯三萬,以此類推,王總要是能喝一百杯,第一百杯我給王總你一百萬,總計五千零五十萬,王總你覺得這樣合適嗎?」

「你拿得出這麼多錢嗎?」王天林不信的說。

「這點錢我還是拿得出來的。」顧銘熟練的掏出手機,把銀行卡餘額拿給王天林看。

王天林愣住了,卻是不敢相信,穿著寒酸的顧銘銀行卡裡面有一個多億。

陳熙也是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跟她一起擠公交車的男子會是億萬富翁。

然而,顧銘卻是覺得太少。

本來有七億多的,買豪宅花掉了一個億,後來又轉給胡敏五個億讓她用於採購玉石和支付許家兄弟玉渣的費用,他的錢包一下子就乾癟了下來。

繼續賺錢是肯定的,不過不急,畢竟他現在也是有產業的人,乃怕什麼都不做,夢家和麗人珠寶產生的收益也足夠他逍遙度日。

賺錢不是他找王天林喝酒的目的,但他肯定不會放過把脖子伸到他面前讓他宰的王天林。

既然王天林覺得他錢多,騷~包得拿錢砸、讓人喝酒,那他就替社會上那些需要關心、幫助的人士收下王天林的一番心意了。

他笑著問:「王總,這酒喝嗎?」

「喝!這肯定喝。」

王天林心想,這種凱子的錢他不要白不要,要了等於白要。

「那我喝王總的酒應該也沒有問題吧!!」顧銘說。

王天林想了一下說:「你的意思是要跟我拼酒?」

顧銘點頭說:「沒錯!!拼酒,誰喝得多誰贏,輸家按照我剛才說的計算方式支付贏家酒錢,公平吧!!」

「原來如此。」

王天林明白了,他就說天頂下沒有白送人家錢的傻帽嘛,原來在這裡等著他。

不過,他卻是不慫。

【作者題外話】:五更完畢,求票支持,拜謝!! 說到喝酒,他這輩子還真沒有怕過誰,真要敞開了喝,三斤白酒不在話下,啤酒那更是論件喝。

這酒量,一般人比得了?他有十足的信心把顧銘喝趴下。

退一萬步講,顧銘酒量比他好,能好到什麼程度?不是他瞧不起顧銘,最多五斤白酒,五斤白酒是顧銘的極限。

一杯二兩,五杯一斤,五斤只有二十五杯白酒。

按照顧銘的演算法,也就一兩百來萬,這點小錢,也就夠他包個小明星玩,不算什麼。

王天林痛快說:「行,就按你說的比。」

「得找個公證人。」

顧銘看著衛宇說:「衛少,能麻煩你當我們的公證人嗎?督促對方履行賭約。」

「可以!!」

衛宇點頭,喜歡玩的他,不會錯過這種事情。

「他不行,我信不過。」王天林撇了衛宇一眼道。

衛宇哼道:「京都衛家你都信不過,你信得過誰?」

「京都衛家?你是?」王天林驚訝的看著衛宇,顯然聽說過京都衛家的名頭。

「衛宇!!」衛宇自傲說。

王天林:「……」

這名字他沒有聽過,不過他卻認識衛家一位重要人物,也是他竭力巴結討好的存在。

他問:「衛景天衛總是你什麼人?」

「那是我爹。」

「原來是衛總公子大駕光臨申海市,幸會、幸會。」

王天林的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那叫一個殷勤,上前點頭哈腰給衛宇見禮,一副能夠跟衛宇見面是一副多麼榮幸的事情。

對此,衛宇習慣了,不在意道:「現在這個公證人我有資格當了嗎?」

王天林拍著馬屁說:「衛少願意當我們的公證人,那是我們的榮幸。」

衛宇滿意道:「行,那開始吧!讓我看看二位的酒量如何。」

「好、好、好。」

王天林答應,顧銘也不耽誤時間,看著陳熙,問:「酒店有二鍋頭嗎?一斤裝那種。」

「有!!」陳熙點頭。

「那先拿一百瓶過來吧!不夠再加。」顧銘輕描淡寫道,彷彿說的拿一瓶過來一樣。

可,現場三人卻是驚呆了,目瞪口呆的看著顧銘。

一百瓶,一百斤,兩個人喝,往死了喝也喝不了這麼多的白酒啊!

他們覺得顧銘在說大話,吹牛,王天林更是說:「小子,酒局都開始了,現在想嚇唬人,是不是太晚了一點?」

衛宇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覺得這話應該放在前面說比較好,這樣一來,顧銘逼也裝了,美女也救了,一箭雙鵰。

現在說,除了遭人恥笑,沒有任何用處。

至於陳熙,則是忍不住質問說:「你真要一百瓶一斤裝的二鍋頭啊?」

「拿不出來嗎?」

顧銘說:「要是拿不出來,換成其它一斤裝的白酒也行,數量到一百瓶就好。」

陳熙說:「一百瓶二鍋頭酒店有,只是會不會太多了,這樣喝,會出人命的。」

「沒事,你放心去拿就好。」

「這……好吧!!」

陳熙答應,不過卻沒有馬上走,而是輕聲說了一句,「謝謝。」

顧銘同樣輕聲說:「別謝,這是我回報你那天給我的獎勵。」

說的同時,顧銘又想起了那天的事情,想起陳熙下車前那一貼,那柔軟的觸覺,至今都難以忘卻。

不由得,他把目光投向陳熙胸前鼓脹的糰子。

不算特別大,跟劉羽欣的規模比不了,但凸起的形狀看上去特別好,圓圓的,讓人忍不住的想揉一揉。

陳熙看到顧銘的目光,讀懂了顧銘眼中的渴望,沒有害怕,也沒有羞澀,冷不丁的還問了一句,「你敢嗎?」

「這又瞧不起他?」

上一次瞧不起他,他忍了,有事不跟陳熙計較,今天還敢瞧不起他,這不得給陳熙一點厲害瞧瞧?

他站在門口,背對著王天林和衛宇,壓根不怕被這人看到他的手在幹什麼。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抬手,抓住的同時問:「現在你覺得我敢嗎?」

陳熙說:「幾日不見,膽子見長,你難道不怕我喊非禮嗎?」

「怕!!」顧銘說。

陳熙一愣,她以為顧銘會說我相信你不會喊,卻是沒有想到,顧銘會說他怕。

她問:「既然你怕,為什麼還抓?為什麼還不放手。」

顧銘一一回答道:「想抓,控制不住那種,至於為什麼不放,這個更加簡單,想知道為什麼嗎?」

「想!!」陳熙明眸看著顧銘說。

「不捨得放。」

顧銘意猶未盡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讓我當個風~流鬼行嗎?」

陳熙白了顧銘一眼說:「我看你今天真的要變成鬼,不過卻不是風~流鬼,而是喝死的酒鬼。」

顧銘輕笑道:「他?給我提鞋都不配,你就等著瞧好了,看我等會怎麼贏他錢,我贏到他哭。」

「可能嗎?」陳熙無語說,覺得顧銘太能吹了,都快把牛吹上天了。

王天林是誰?身價幾十億的富翁,想要把他贏哭,那顧銘今天得喝多少酒?

那可是酒,不是水,退一萬步講,換成幾十斤的水,顧銘也喝不下去啊!!

「你覺得不可能嗎?」

「我覺得不可能,覺得你在我面前吹牛。」 青國夭姬 陳熙搖頭說,一點顏面都不給顧銘留。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