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秦南調整了一下心神,就運轉左瞳,掃向了四周。

最後的結果,讓他心中微微有些失望。

所有的東西,都沒有任何的波動。

就彷彿,那道攻擊,是憑空出現的一樣。

「嗯?」

忽然間,秦南從一具殘破的屍骸之下,看到了一截獸皮。

秦南腳尖一點,立刻將這獸皮抽了出來。

獸皮不大,和宣紙差不多,上面積滿了一層厚厚的塵土。

「也沒有一丁點的波動。」

秦南眉頭微微一皺,屈指一彈,就將這塵土全部彈掉。

轟!

塵土掉落的剎那間,這一張古老的獸皮上,驟然綻放出來了一道古老的神光,一道好似洪荒一般的威壓,卷向了四面八方。

獸皮之上,一副古畫,展現而出。

在這畫中,身影無數,光芒無數,彷彿都在施展驚天之術,正在互相廝殺一般。

然而,在這眾多身影之中,卻有一名青年,格外引人注目。

就彷彿,所有人都是死的,而這青年,卻是活的。

「這……」

秦南的手掌,微微顫抖起來。

他也不知道為何,當看到這名青年的時候,心裡有股無名的悸動。

「你……記起來了么?」

一道溫和,彷彿跨越了無窮時空的聲音,從那青年口中,從那畫卷之中,響在了秦南的耳邊,響在了心靈之中。

「記什麼?」

秦南下意識的問道。

只不過,他這句話剛剛問出,黑色火焰從他的身上,再度燃燒起來,他的身形,也便消失在了原地。

那副獸皮古畫,沒有隨他離開,而是從他手中,緩緩飄下。

「一定……不要……不要……忘了……」

那溫和的聲音,斷斷續續響起,直至最後,歸於沉寂。

整幅獸皮古畫,也莫名的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源道天山最深之處。

一道青色的身影,站在一面水鏡面前,一動不動。

在那水鏡之中,無數畫面,不斷晃動,若是有人在此,就能發現這些畫面,都是各大險地、寶地之中的景象。

「帝榜、神榜派出來的那幾個傢伙,到底去哪裡了?」

「不行,今天必須把你們給找到。」

青色身影喃喃自語一聲,大手一揮,打出了一道道古老光華。

只不過,至始至終,他都沒有發覺,秦南的身影,進入了一個至今為止,連他都無法弄清的玄妙之地。

也就在這個時候,蒼嵐大陸,極南之地,南天門。

至今在整個蒼嵐大陸上,沒有一個人知道,在南天門裡面,乃是一片無窮無盡的漆黑。

這種漆黑之中,有著無數異寶、屍骸、古籍、傳承等等,靜靜懸浮著,猶如一顆顆夜幕之中的星光。

對於這個無窮漆黑之地,當今南天門之靈,是無法完全掌握的。

它所能掌握的,只有這其中一半。

在這黑暗的深處,它仍然沒有全部煉化,也不知道在那黑暗的深處,到底隱藏著什麼。

所以,它也不知道,在這南天門的最深之處,有著一尊無比恐怖的存在,緩緩睜開了右眼。

「這幅畫,是從何而來?」

「命運……還是來自九天的試探?」 「薔薇娛樂公司?」

王允芝一聽,一臉的訝異。

大嫂怎麼跑這邊來上班了?她不是在大哥公司里上班嗎?

很顯然,王允芝到現在也並不知道王允仲已經離婚的消息,不止她不知道,王允梅也一樣不知道。

簡艾沒想起這事兒,便也沒跟他們說。

「大嫂……你這是……」王允芝有點轉不過彎兒來,一時沒想明白。

看王允芝這反應,蔣春芬便知道她怕是還不知道自己和王允仲離婚的事兒。

「小艾……沒跟你們說?」蔣春芬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王允芝聞言更是一頭霧水,搖了搖頭:「沒啊!大嫂,發生啥事了?」

莫名的,王允芝心裡就有些心跳加速,開始緊張了起來。

蔣春芬也沒瞞著,只是平靜的道:「我和你大哥……離了。」

「什麼?」王允芝一驚,一臉的意外之色。

離婚了?這麼大的事兒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蔣春芬點了點頭,神色平靜的道:「快一個月了。」

王允芝半晌不言語,顯然是被驚著了。

大哥家的日子是過的最好的,大嫂人也好,她是萬萬沒想到大哥大嫂會離婚。

蔣春芬又將簡艾給她安排工作的事兒也一股腦的說給了王允芝聽,卻是更驚的王允芝說不出話來。

那十九樓的薔薇娛樂公司,竟然也是小艾的?

同樣,蔣春芬也知道了十七樓的東海地產公司也是簡艾的。

「這小艾……」蔣春芬張了張嘴,卻是不知該說什麼了。

她們倆,王允芝在東海地產的財務部做出納,而蔣春芬則在薔薇娛樂的財務部當經理,兩人都進了簡艾的公司,也都是簡艾一手安排的。

兩人一邊說著話,一邊進了公司大樓。

蔣春芬將她和王允仲的事兒全盤告訴了王允芝,包括王允仲出軌的事兒。

畢竟王允芝不是孩子,有些話對孩子說不了,對王允芝卻不必隱瞞。

「大哥也太糊塗了,怎麼能做出這種事兒!」王允芝完全想不到,平日里看上去總是一臉正經的大哥竟然會出軌!

「這事兒沒人告訴我,大姐也不知道!」王允芝看著蔣春芬道:「大嫂,你也知道我們王家是什麼情況,你別怪我和大姐被瞞著。」

蔣春芬哪能去怪王允芝和王允梅,而且王允仲和王家二老本就和她們兩姐妹不怎麼來往,她們不知道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兒。

「你這是說啥呢!」蔣春芬微微一笑,不見任何煩憂之色:「本來就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老太太瞞著你們也正常。」

說罷,蔣春芬又輕輕的嘆了口氣,笑道:「我這還以為離了婚以後,就不會再跟王家有什麼交集了,可你說巧不巧,我找個工作竟然找到小艾的公司來了。」

「這也是她有意幫我,我真該好好謝謝她!」

王允芝一聽,不禁連忙開口道:「大嫂,那正好,小艾這周過生日,我和我家那口子給張羅,到時候你帶著梓辰梓萌也過來啊!」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一觸即發

此時此刻,源道天山,第八空間。

雖然秦南的身形,已經重回原地,但是他的腦海中,卻是不斷回蕩著剛才的那一幕。

他現在可以肯定,那個獸皮畫卷,和戰神之間,沒有絲毫的聯繫。

可是,除了戰神之魂外,還有什麼東西,和他有著牽扯?

若不是戰神的話,那為何這個青年,會給他一種源自於靈魂之中的熟悉之感?

「你記起來了么?是要記起什麼?」

秦南自語一聲。

「闕爺,秦南這是咋了?」

司馬空立刻傳音問道。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秦南這副模樣。

「這小子……」

小蟲龍眸中閃過了抹神光,並未多言。

幾乎都不用猜,它可以肯定,秦南在那漆黑戰場上,必然看見了它和司馬空沒有看到的東西。

身為堂堂龍神之魂,它非常清楚,這將意味著什麼。

「除了是那位大人的三生劫,還有自我證帝之外,這小子的身上,到底還有著什麼秘密,竟然牽扯到了這等神秘的存在?」

小蟲暗道一聲,眸中露出了一絲疑惑。

它現在發現,它對秦南的了解,似乎並不是那麼完全。

「所有道友請記住!」

妻色不可欺 「第十一次空間變換之時,所有尚未隕落的道友,皆會進入源道天山的最深之處!」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古老威嚴,好似神雷裂開的聲音,突兀的在第八空間的上空滾滾炸開,震的整個天地,都為之一晃。

「第十一次空間變換?進入最深之處?」

腦海中有著無數疑惑的秦南,聽得此話,立刻回過神來。

「小蟲,司馬空,我們只能進入兩個空間了,時間比較緊迫,我們現在趕快出發。」

秦南輕輕吸了口氣,搖了搖頭,不再多想,開口說道。

雖然他迫切的想要知道,那副獸皮古畫,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現在有用的線索,實在是太少了,根本不可能想明白。

現在的情況,還是先去搜集天絕龍爪。

畢竟,他們身上的天絕龍爪,只有三百八十個,還差六十個。

若是到了最後,他們無法全部找齊,那麼掐面耗費的心血,就全部都白費了。

「嘿嘿,急什麼,等到了第九空間,本神在打出一滴龍魂之血,輕而易舉就可以找到上百個天絕龍爪……」

小蟲擺了擺龍威,雖然嘴上吹噓,但是它的身體很誠實的跟了上去。

「得了吧,沒有我的運氣加持,那怎麼可能找得到?」

司馬空故作不屑道。

「你小子……」

小蟲嘴角頓時一抽。

「先別說了,有人盯上了我們,是一位大帝四重巨頭。」

還未飛出百丈,秦南的腳步,便是一頓,眼中露出了一絲光芒。

如果是在之前,哪怕是大帝四重巨頭,發現了他身上有著大量的天絕龍爪,也會因為猜忌疑慮等等,不敢動手。

可是現在,源道天山之主那一番話說了之後,這些大帝巨頭們,就會選擇挺而走險,放手一搏。

正如秦南所料一樣,這名大帝四重巨頭,不過多時,就直接殺來,爆發了一場大戰。

不止如此,在其他各大寶地、險地之中,也有著一場場的戰爭,正在不斷上演。

所有修士之間的交鋒,從這一刻開始,才真正的變得無比激烈起來。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一晃便過去了將近一個時辰。

在這段時間內,不少的修士們,都紛紛來到了第十空間,並且展開了一場場更加激烈的廝殺。

至於秦南等人,在這期間,運氣倒是比上次好了不少,除了有三次窺天龍鏡探查到具備十個天絕龍爪的地方之外,他們還遭到了不少修士的聯手攻擊。

將這些修士一一擊敗之後,那些天絕龍爪,還有各種異寶之類的,自然是被秦南和司馬空分別搜颳了。

惡毒女配身後的極品男人 「碎。」

此時此刻,第十空間內,一片雪白的平原上,秦南身形衝天而起,一刀斬出,無數的天荒刀意,頓時席捲而出,將眼前的八位武祖,全部斬成了粉碎。

「收。」

秦南袖袍一甩,便將那一個個的天絕龍爪,全部收入囊中。

「秦南,現在我們身上,有多少天絕龍爪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