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

三天之後,葉雄來到魔仙城。

魔仙城,在魔仙堡之下,是魔界最大的一座城,是魔界的中心。

魔仙王還在的時候,魔仙城治安非常好,沒有人膽敢在這裡撤野。

但是現在,這裡到底都一片亂,打架的事情時不時發生。

雖然時不時有魔衛隊巡邏經過,但是治安,跟以前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略去攻擊仙界的事情,這魔仙王也不愧是一個讓人敬重的人。」葉雄喃喃道。

無論是對於魔界的管理,還是他對於魔仙女王風霜兒的愛,都讓葉雄佩服不已。

葉雄從天而降,落到中心大街,想找最大的幾間店購買些靈藥。

很快他就發現,這大街上的店,有一半以上的都關門了。

沒有關門的,門口都守著幾名實力不俗的魔修在看守。

重生八零小嬌蠻 顯然是魔界大亂之後,搶劫的事情時不時發生,生意難做,所以很多店都關了門。

葉雄正想過去,突然想起自己的模樣,如果被人看到,可能會引起一些麻煩。

雖然這三十年來,他低調行事,但是不代表,沒有人認識他。

他從儲物戒中找出一張有著獠牙的魔鬼面具,這面具正是他在妖界,龍三帶他去眷侶閣的時候,戴的面具,現在正好一用。

戴上魔鬼面具之後,葉雄走進那家店。

進店之前,門口兩名元嬰的修士,在他身上掃過,似乎覺得他來者不善似的。

「客管,有什麼需要的嗎?」個子矮小,眼睛骨碌碌轉的掌柜上前笑問。

「我要一些高級靈藥。」葉雄淡淡地說道。

「沒問題,客管,裡面請。」掌柜做了請的手勢。

葉雄進裡面轉了一圈,馬上就出來,因為裡面除了低級的靈藥有實物,剩下的只有名字。

「店家,你這店裡沒有實物,怎麼賣?」葉雄生氣地問。

那店家連忙走上來,陪笑道:「客官,實不相瞞,現在魔仙城實在太亂了,珍貴的物資,不敢在這裡賣,如果客管有意思的話,咱們換個地方如何?」

葉雄想了想,覺得有道理,亂世之中,這是自保的本能,怪不得別人。

「裡面有名字的靈藥,你們是不是都有?」葉雄問。

「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有。」

「帶路吧!」葉雄吩咐。

掌柜在前面帶路,葉雄跟在後面,兩人化成兩道流光,很快就離開魔仙城,來到山外一片無人的山脈之中。

兩人從天而降,落到地上,掌柜突然轉身,原本慈善的臉上,頓時露出狠厲之色。

嗖嗖!

天空之上,突然落到兩道流光,化成兩名元嬰修士。

兩人一前一後,把葉雄的去路跟退路封住。

來人,正是剛才在店門口站著的兩名元嬰修士。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 葉雄此刻才明白,當時他們看自己為什麼是那樣的眼神,原來不是害怕自己搶劫,是覺得自己是只大肥羊。

「掌柜的,你這是什麼意思?」葉雄看了眼周圍的兩人,淡淡地問。

他將修為壓抑在元嬰初期,看來這兩人把自己當軟柿子了。

「難道你現在還看不出來嗎?」掌柜臉上掛著陰悚的笑容,伸出手,拇指跟食指搓了搓,說道:「乖乖把身上所有的值錢的東西都交出來,爽快的話,我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如果我不呢?」

「如果你不話,那我們只好動手了。」兩名魔修一前一後,正準備出手。

下一刻,突然一鼓十分恐怖的威壓,從葉雄身體上散發出去。

三人就像是置身數百倍的重力空間之中,動彈不得。

能讓他們連動都動不了,這種威壓,至少比他們高兩三個境界以上。

也就是說,對方至少是半步化神,甚至是傳聞之中的化神修士。

「大哥饒命,大哥饒命啊!」

「前輩饒命,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

「我們是逼不得已,才出上下策的。」

得知面前的人的恐怖實力之後,三人連忙出聲求饒,因為他們除了求饒,沒有任何辦法。

「本來想給你們點生意做,現在看來,這生意也免了,既然沒有靈藥……」

「有,我們有,店裡的靈藥,我們都有……」店家連忙說道。

「拿出來。」葉雄命令。

「你先鬆開我。」

葉雄將威壓收回,三人頓時就可以動彈了。

但是,他們不敢有任何的反抗之心,因為面前的男人,只要願意,一指手指都可能戳死他們。

掌柜連忙從身上,將一個儲物戒拿出來,遞了過去。

葉雄伸手過去,將儲物戒拿過來,用靈識看了一下,頓時聲音就冷了,怒道:「不想活了是不是?」

儲物戒之中,雖然有靈藥,但是數量很少。

「就這麼多,真的沒有……」

話還沒說完,掌柜的身體直接爆炸,化為一灘死水。

幾個儲物戒從半空掉落,被葉雄握在手掌心中。

機會他已經給過一次,不會把握機會的人,就得死。

「你們兩個,把儲物戒交出來。」葉雄命令。

兩名元嬰修士嚇得魂飛魄散,連忙將身上所有的儲物戒交了出來,一個不剩。

「滾!」

兩名元嬰修士如蒙大赦,連忙化成兩道流光,逃之夭夭。

葉雄將儲物戒全都收起來之後,繼續朝魔仙飛去,準備繼續購買靈藥,這幾個儲物戒之中的靈藥,還不夠讓葉平安修為進入飛升境界。

再一次來到魔仙城上空,葉雄發現,半空之中飛過無數修士,全都朝魔仙堡方向飛去。

打聽之下,他才知道,原來是魔仙堡發生內亂,殘存的魔界強者,誰也不服誰,都想當上新的魔仙王。

今天,魔界幾大強者齊聚魔仙堡,準備用實力分出強弱,最後的勝利者,成為新的魔仙王。

「沒想到往日如日中天的魔界,會淪落到如此地步。」葉雄嘆了口氣。

反正有時間,他正好前去看看。

片刻之間,他就來到魔仙堡上空。

此時的魔仙界上空,聚集了數萬魔修,其中還隱藏著道修,看這些人的動作跟眼神,還有些道修在衣服裡面隱藏著水鏡,顯然是來自仙界的探子,查探魔界的消息。

「燕北書成了仙界之王,這些人很有可能是他的手下。」葉雄看著人群之中的探子,心暗暗道。

在數萬人中間,站著三男一女,全都是半步化神修為,沒有一個是化神修士。

堂堂魔界,居然淪落到半步化神修士也有資格爭搶魔仙王之位的地步,真可憐。

「咱們說好了,抽籤對陣,一號對一號,二號對二號,最後PK贏了的,就是新的魔仙王。」那名女魔修說道。

剩下的三名半步化神魔修全都點頭,然後開始抽籤。

抽籤之後,比賽開始,經過兩戰之後,最後那名女魔修,跟一名年紀差不多五十歲的魔修贏了,進入最終的PK。

從人群對話之中,葉雄得知這女魔修叫杜鵑,是魔仙女王的一名徒弟。

那名年老的魔修叫做黑嶺老怪,是魔界之中一名挺有名的人物,據說衝擊化神期很久,都沒有突破,但是實力擺在那裡,擁有能跟化神修士一戰的實力。

葉雄猜測,杜鵑肯定不是對手,雖然她神通不錯,人也比較聰明,但是底蘊不夠,不可能是天嶺老怪的對手。

果然,不到十分鐘時間,杜娟就被打敗,天嶺老怪成了最後的贏家。

「願賭服輸,從今天開始,本老怪就是新的魔仙王,你們服不服?」天嶺老怪大聲喝道。

剩下的三位魔修,全都沒有說話,願賭服輸,他們輸了,無話可說。

「場下還有誰不服,不服來戰,只要贏了本老怪,魔仙王之位就是他的。」

山中無鳥,麻雀為王,在魔界化神魔修盡數殞落的情況下,區區化神修士,也能叫囂。

「沒想到咱們魔界,會淪落到如此境地!」葉雄身邊一名魔修嘆息。

「區區半步化神修為,也敢叫囂,實在可笑。」

「想當初,咱們在魔仙王大人的帶領之下,入侵仙界,打得仙界各勢力領主抱頭鼠竄,不敢冒頭,那時候何等風光,現在……」

「咱們還是走吧,以後誰愛當魔仙王,誰當去,我是不追隨了。」

身邊的一些魔修紛紛離開,似乎受到感染一樣,很多魔修也離開,帶著傷心之色。

只有絕世強者才會有人追隨,沒有絕對的實力,誰願意追隨?

葉雄暗暗嘆了口氣,準備離開,突然一道流光從天而降,瞬間落到場中間。

「想當魔仙王,問過本鬼皇沒有?」一道熟悉的聲音從天而落,落到天嶺老怪身邊。

黑天鬼皇從天而降,帶著騰騰殺氣。

他剛出現,場中,頓時引起軒轅大波。

「他是鬼修。」

「這裡是魔界,是魔修爭奪魔仙王之位,他區區的鬼修有什麼資格參與?」

「把他趕走。」

周圍響起潮水一般的反對聲音,個個憤怒異常,那種感覺,就像是被異族入侵似的。

天嶺老黑實力弱,大家都認了,畢竟他是魔修,也是現在實力最強的魔修。

但是現在,一個鬼修居然來要來當魔仙王,那簡直就是對魔界的羞辱。

作為魔修,誰受得了。

「誰不服,不服來戰啊!」

黑天鬼皇身上散發出滔天陰氣,強大的化神威壓,讓周圍魔修嚇得瑟瑟發抖,實力弱者,更是匍匐在地。

https://tw.95zongcai.com/zc/40340/ 天嶺老怪臉上,瞬間變得很難看,但是他作為魔修,必須站出來。

「想當魔仙王,先得過我這一關。」天嶺老怪站出來,冷冷地喝道。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 就憑你,一名半步化身修士?」黑天老怪冷嘲起來,戲笑道:「別說我以大欺小,只要你能撐過我三分鐘攻擊,我就不爭這魔仙王之位。如果你輸了,要對我俯首稱臣,為我所用,如何?」

天嶺老怪大怒,氣得鬍子都倒豎起來,怒道:「來就來,我怕你不成,如果我撐過三分鐘,你馬上滾得遠遠的,一步都不得靠近魔仙城。」

對方雖然是化神修士,但是天嶺老怪自信自己跟化神魔修已經有一戰之力,對方是鬼修,又沒有肉身,他就不相信,連對方區區三分鐘都沒辦法承受得住。

「一言為定,本鬼皇可是出手了。」

黑天鬼皇一出手,就是自己最強的攻擊,頓時天空之中,全都是滔天的魔氣,那強大的威壓,迫得周圍的人,步步緊退,唯恐避之不及,被誤傷。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黑天鬼皇一出手,天老怪就後悔了。

以對方的陰氣洪厚程度,絕非化神初期,極有可能已經進入化社中期。

「噬魂鬼爪。」

一隻巨大的黑手爪影,從黑天鬼皇手中出擊,帶著鬼哭神號,讓人心神失守的音波攻擊,朝天嶺老怪攻去。

天嶺老怪只覺得心神失守,一方面要守住心神,一邊要出手應付,頓時手忙腳亂,一開始就處於下風。

接下來,黑天鬼皇連續不斷地攻擊出手,天嶺老怪終於不堪重負,只撐了兩分鐘不到的時候,就被一掌拍落,從半空之中,狠狠撞落到地上,在地上撞穿一個大洞。

黑天鬼皇身體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已經到了天嶺老怪面前,將他提起來,落到半空之中,一手卡住他的脖子,喝道:「我問你,服不服?」

天嶺老怪臉上露出死灰之色。

與此同時,外面觀看的修士,同樣臉色非常難看。

「你殺了我吧!」天嶺老怪閉上眼睛,自覺沒有面子。

「我不會殺你,因為你將成為我有用的一隻狗。」黑天鬼皇哈哈大笑起來,說道:「你別忘記了,你剛才可是答應過,你若輸了,就追隨於我,成為我的狗,你想反悔嗎?」

「你做夢,呸……」黑嶺老怪一口唾沫吐出,狠狠地朝黑天鬼皇吐去。

「找死。」黑天鬼皇大怒,一手落砸。

黑嶺老怪的身體剛被提到半空,又像炸彈一樣,被狠狠砸落地上,在大地上,洞穿一個大洞,周圍幾公里,毀成廢墟。

黑嶺老怪的身體倒在廢墟中間,想爬起來,半晌都沒能爬起來。

「再問你一次,是否履行承諾,追隨於我?」黑天鬼皇怒問。

「要我追隨一個鬼王……統領魔界……我寧願死。」黑嶺老怪幾乎從牙縫之間,吐出這幾個字眼。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