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華新旋即就出現在了辦公室門口。

「哇!」

「華子,你過來的還真快啊!」

胖子見到華新不由說道。

「好了,胖子!」

「今天,我就看看誰想要開除吳老師!」

華新豁然說道,向著裡面環視了過去。

「華新!」

吳晴紅著眼睛看到華新,心裡頓時就多了一股安全感。

「吳老師放心,我不會讓你受到任何的委屈的!」

華新同吳晴肩並肩的站著,不由拍了拍吳晴的肩膀說道。

「哼!」

「你是什麼東西?」

朱希父親心裡火氣正大,見到華新口氣這麼大,也是臉色不好看了。

「你是個什麼東西?」

華新嘴角微翹,不由反問的說道。

「嘴巴放乾淨點,不是什麼人都是你能夠得罪的起的!」

朱希父親堂堂盛石集團董事,誰見了他不是恭敬禮帽。

「嘖嘖!」

「這下又有好戲看了!」

「這可是吳老師的學生,拿著那麼多錢過來給吳老師的父親當聘禮,這算是吳老師的未婚夫了把。」

「嘖嘖,也是個有錢人的主,真是羨慕嫉妒恨啊!」小家子氣的女老師一副看好戲的心態說著話。

「哦?」

「那你說說,你這個東西,算是個什麼東西,我有什麼得罪不起的?」華新嘴角翹著,戲虐的看著朱希父親。

「哼!」

「我不和你鬥嘴!」

朱希父親冷厲的說道。

「我特么早就說了,你穿這麼暴露,一點為人師表的樣子都沒有,現在都把你的學生勾搭成了男朋友,你也真是夠可以的了!當真是賤的可以!」朱希母親聽著那些竊竊私語的女老師的對話,不由沖著吳晴鄙夷的說道。

「你又是個什麼東西?」

「吳老師是你能說得么?」

華新一把摟住了吳老師的肩膀,一副親密的樣子道:「我已經離開學校兩年了,早已經不是吳老師的學生,怎麼我們就不能走在一起么?還有,剛才是你打的吳老師么?」

(本章完) 「華新!」

吳晴被華新給摟著肩膀,有些扭捏,不好意思的掙扎著。

「是你打的么?」

華新再次緊了緊吳老師的肩膀。

吳老師掙脫不開華新的肩膀,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心裡卻充滿了安全的感覺。這讓吳晴突然就想起了昨天晚上喝醉酒的事情,自己光溜溜的躺在酒店裡面的情況,還有那一絲的血,心裡又不由疑惑了起來。

「一個賤`人。」

「我還打不得了?」

朱希母親聞言,一臉傲然,眼中儘是鄙夷之色。

「就這樣勾搭學生的老師,也不見得是什麼好貨色,不知道有多濫!」

「啪!」

朱希母親這話剛說完,華新閃電般的伸出一隻手,就抽了過去。

「啊!」

朱希母親尖叫一聲,就被華新給直接抽飛了出去。

嘭嘭嘭!

撞的那些辦公桌椅子,一陣嘩啦啦的亂響。

「你……」

朱希父親見此一幕,豁然站了起來,憤怒的點指著華新。

「我怎麼了我?」

華新一臉傲然,然後抓住了朱希父親的手指。

「咔嚓!」

輕輕一掰,朱希父親頓時就發出了殺豬一般的慘叫聲。

隨著華新抓著他的手指,不斷的下壓,朱希父親整個身子也不得不慢慢的低了下來。

「放開我!」

「你特么快放開我啊!」

朱希父親疼的連連慘叫。

戰疫77天 「你算是什麼東西?」

華新俯瞰著朱希父親,質問的道。

「你快放開我,不然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著,在東海我朱杉也是能說得上話的人。」朱希父親就不由開始拿著自己的身份說話,威脅著華新。

「哦?」

華新聞言,一臉邪笑:「那你算是個什麼東西呢?」

「咔嚓!」

華新隨手就抓住了他另外的一根手指一下子給掰斷了。

十指連心。

朱希父親頓時就疼的連連慘叫了起來,身子也不斷矮了下去。

「撲通!」

最後一下,朱希父親不得已直接跪在了地上。

「哦,你都給我跪下了,那你究竟算是個什麼東西呢?」

華新不由戲虐的說道。

「啊啊啊!」

「老娘和你拼了!」

這個時候,披頭散髮,還頭破血流的朱希母親如同潑婦一般,張牙舞爪的向著華新抓了過來。

「砰!」

華新直接一腳就把對方給踹飛了出去,一點面子都沒給。

「你你你……」

朱希父親何曾見過這樣蠻不講理的人。

以他如今的身份和地位,那一個對他不恭恭敬敬的。

這讓朱希父親被人壓跪在地上,一張臉火辣辣,彷彿有無數雙眼睛把自己給盯著,簡直太丟人了。

「哇!」

「太牛鼻了吧。」

「太囂張了啊,一點也不給盛石集團點面子啊!」

「這可不是普通人,能這樣隨便的毆打么?」

「嘖嘖!」

「這好戲真特么好看!」

……

其他圍觀的人,不由竊竊私語著,看著這一幕。

「你是個什麼東西呢?」

華新再次質問的道。

這一次,華新把朱希父親壓的胳膊都快要斷了。

獨家試愛,腹黑總裁別太狠 「啊……」

「別壓了,要斷了!」

朱希父親連連說道。

「那你算是個什麼東西呢?我才不壓啊!」

華新戲虐的道。

「我不是個東西好了吧!」

朱希父親終於屈服了。

「哦!」

「那不是個東西的東西又是什麼呢?」

華新繼續戲虐的看著朱希。

冰山老公請上鉤 「你……」

朱希父親已經屈服,但是見到華新這話,心裡怒火更盛。

「你說我不是個東西,就不是個東西,你說我是個東西,就是個東西,是豬,是狗,是畜生都可以!」朱希父親疼的連連慘叫的,不得不這麼說。

「嗯!」

「這個答案倒是挺不錯的!」

「那你就是一頭豬,一條狗了!」

華新旋即蹲了下來,輕輕啪打著朱希的臉頰。

「是!」

「我是豬,我是狗!」

朱希父親臉頰一陣陣抽搐的。

已經看不出是因為巨疼而抽搐,還是因為被華新的羞辱感到難堪而抽搐。

「嗯!」

「算你還算懂事!」

華新不由摸了摸朱希父親的頭。

「好了!」

「你也不用給我跪了,現在給我起來了!」

華新說道。

「嘶嘶!」

朱希父親捂著被掰斷的手指,嘶啞咧嘴的站了起來,眼睛裡面充滿了陰森之色。

斷袖總裁的落跑新娘 「還有你這潑婦,也給我過來!」

華新指著朱希母親說道。

「你別打我!」

朱希母親見到華新的兇殘,恐懼的說道。

「你不過來,那我就過去了哦?」

華新說道:「那後果就不是一巴掌和一腳了,不知道十根手指頭加上腳趾頭都斷了是什麼感覺!」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