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突然,那異魔靈光一閃,指著聶甄喊道:「你這廝想必就是聶甄了吧?!」

聶甄眉毛一抬,冷笑道:「喲?遠在天極島的異魔,居然還能知道我的名字?真是幸運啊……」

「哼哼……我們異魔從那些人族奴隸口中都聽說過你,魔王聶甄嘛!你可是血邊異魔指名道姓要的人!他下達過命令,最好將你生擒,若是不行,也必須要取你小命!」

聶甄略帶驚訝道:「哦?血邊異魔?是什麼人?他對我很有興趣?」

「嘎嘎嘎!血邊異魔自然是我們這次異魔族的總指揮了!他聽說你煉丹的本事不小,有點興趣,怎麼樣,比起死無葬身之地,還是當我們的奴隸吧!以你丹道的本事,說不定還可以當一個地位較高的奴隸啊!哈哈哈哈!」

「哦……原來是看中了我的丹道……看來異魔族上次吃了大虧,腦子終於開了竅了。」聶甄恍然大悟,一定是上一次異魔入侵的時候,藥師神王的丹道起了極大的作用,這次異魔反攻倒算,聽說自己是丹神,所以想要收服自己,就算不行也要滅了自己,以避免重蹈覆轍。

「放肆!竟敢羞辱我異魔族!看來你小子是想敬酒不吃吃罰酒了!既然你冥頑不化,那我就收了你的小命,反正血邊異魔無所謂是死是活!」

為首的異魔見聶甄語氣中有嘲諷之意,頓時怒不可遏,大吼一聲就朝聶甄沖了過來!

薄少溺寵小情人 與此同時,另外三名異魔指揮著人族的隊伍,朝著聶甄身後的神獸們沖了過去!

「到底是因為這些人太自負了,還是因為這些人是豬腦子?他們知道老大的名字,知道老大有我們這些神獸助陣,怎麼就不知道我們幾個的修為了呢?居然就這麼堂而皇之地衝上來了?」鬼鬼滿臉冷笑道。

「閑話少說,咱們幾個分配一下,幹掉他們!領頭的那個交給老大,速戰速決!」玉麒麟冷喝一聲,瞬間展開自己的幻術神通。

「噗哧!噗哧!」

當那些帝境級別的修鍊者,陷入玉麒麟的幻術之中時,瞬間開始自相殘殺起來,幾乎不需要其他神獸們動手。

「給我滾開!」

鬼鬼大吼一聲,掄起長棍一棍子橫掃過去,瞬間就將無數人族修鍊者打成齏粉!

墨麒麟大吼一聲,抬起獸爪就朝著兩名天神境三段的異魔踏了下來,緊緊只是三個照面,就將那兩名異魔全部斬殺!

剩下那名異魔,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幾個瞬間過去,自己身邊的人已經全部被轟成了粉末。

他正要逃跑的時候,卻被不知什麼時候竄到他身後的耿耿一角洞穿,再由耿耿用力一絞,死於非命!

火麒麟與水麒麟對視了一眼,表情都十分無奈,這場戰鬥,甚至都不需要它們出手,基本上異魔就能被剿滅了。

為首的異魔,沒有想到自己的屬下們居然如此廢物,連那些神獸幾個照面都沒有抵擋住,甚至有兩頭神獸都還沒有出手呢!

他剛準備先擒下聶甄,然後連忙撤走。

可誰知就在此時,聶甄突然爆發出無比強悍的修羅殺氣!

「怎麼可能!不是說他只有帝境修為的么?!」異魔感受到聶甄身上已經足以凌駕於自己的神力,頓時目瞪口呆。

根據他們收服的人族消息,聶甄本身的修為只有帝境,真的爆發出戰鬥力,能與天神境一段抗衡。

可在囂張的異魔族看來,這不過就是人族太廢物,聶甄如果真的與異魔族交戰,肯定會死在異魔族手中。

但如今剛一接觸,聶甄居然就爆發出了天神境五段級別的實力,而且其神力的凝結程度,絕對超過了尋常天神境五段強者!

「不可能的!這小子怎麼可能這麼厲害,一定是假象!」異魔怒吼一聲,雙手成爪,朝著聶甄拍出兩道銀灰色的巨爪!

「先殺一個小嘍啰,回頭那些異魔,我會一個個斬殺!劍指蒼穹!」

聶甄怒吼一聲,憑藉魔王甲的防禦,根本就不去抵擋那兩道光爪,直接朝著異魔打出一道劍芒。

「噗哧!」

異魔頓時被聶甄的劍芒攔腰劈成兩半,而同時,那兩道光爪也命中了聶甄!

「怎麼……可能……」當看到聶甄身上居然一點傷痕都沒有,異魔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他不敢相信正面被自己的武技命中,聶甄居然會一點事情都沒有。

「不對……這個鎧甲好像是……」

突然,異魔終於發現了不對勁,聶甄身上的鎧甲和手中握著的黑劍有些似曾相識。

「莫非這是?!」當異魔終於發現不對勁的時候,聶甄的下一道攻擊已經拍了出來!

「訣別一擊!」

「你是……修羅神王的……?!」

當異魔終於發現聶甄手中兩件至寶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巨大的龍頭衝擊波已經落到了他的面前!

「不啊!」

「轟隆!」

巨大的爆炸聲,與異魔的慘叫聲同時響徹天地,那頭異魔在聶甄的攻擊下,徹底化為飛灰! 然而她剛一出門,就撞上一個鮮活的人。

直接將她嚇了一大跳。

「凌特助,你幹什麼!」

看著在門外站得筆直的凌風,蘇歌一邊拍著胸脯,一邊質問,

這人不是每次把文件扔給她就走了從不管她什麼時候處理好的嗎?

今天這個時辰了怎麼還杵在這兒。

就是故意想嚇她的吧!

「我正準備進去。」

凌風倒也沒管蘇歌有沒有受到驚嚇,面無表情的說了句。

「什麼?」蘇歌狐疑的看著他,「那些文件難道等著用嗎?那你怎麼不早說,你要早說,我盡量效率高一點啊。」

「不是。」凌風臉上依舊沒什麼表情,眼神卻直直的盯著蘇歌,「您需要早些休息。」

「啥?」蘇歌以為自己聽錯了,「早些休息?凌特助,你這是在關心我?不是,你什麼時候關心我什麼時候休息了,我之前天天熬通宵做文件的時候,你不是還嫌我文件做得不好么。你今天是吃錯藥了?」

「總之,請夫人以後,十二點之前一定要回房睡覺。我會監督你。」

凌風看起來根本不想跟蘇歌廢話。

「監督我?」蘇歌愕然的睜了睜眼,「凌特助,你說真的?十二點之前睡覺?為什麼啊,以前亦寒工作多的時候,不也熬夜熬到後半夜么,我處理文件可沒他那個速度,你這樣要求我,恕我不能做到。」

「以後過了十二點,我會親自切斷書房所有電源。」

星際廢材:低調冷妻高調夫 凌風根本就是一副沒得商量的態度。

「凌特助!」蘇歌終於有些生氣了,「憑什麼你說什麼就是什麼?這個家現在是誰在做主?」

亦寒不在家,他以為他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

「我這是為了夫人的健康考慮,熬夜傷身,望夫人諒解。」

凌風總算有些謙卑的低了低頭。

「我身體好得很,用不著你擔心,年輕人怕什麼熬夜,以後我想在書房待到幾點就待到幾點,你要是敢切斷書房的電源,等亦寒回來你看我怎麼告你的狀。」蘇歌惡狠狠的威脅。

「為了夫人的身體健康,四爺回來后怎麼責怪我我都認罰,以後過了十二點,我會準時切斷書房的電源。」

「你……」

看著面前這個低著腦袋,卻根本不卑不亢的人,蘇歌都想上手去揍了。

她需要他來關心她的身體健康嗎?

這人到底吃錯什麼葯了突然變得那麼固執。

「夫人,您該去休息了。」

凌風突然抬手看了眼手腕的表,時間差不多剛好十二點。

「哼!」蘇歌重重哼了一聲,懶得再理他,大步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凌風一直目送著她走進卧室,一直看著她卧室的燈關掉,好像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蘇歌卻躺在床上怎麼都睡不著。

越想越覺得憋屈。

真是亦寒不在,凌風也敢欺負她了。

等亦寒回來,她一定要讓亦寒狠狠的懲罰他。

讓他脫光了衣服繞著整個楚家跑上十圈!

她再也不給他求情,哼!

被子一扯就將整個腦袋蒙住。

卧房內安靜了好久。

許久之後,被子一點點拉開。

嬌小的女人露出一個頭來,已然是淚流滿面。

亦寒……

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這也太簡單了吧……這魔族實在是不堪一擊啊……」鬼鬼啐了一口,不屑地說道。

「千萬不要大意,這隻不過是四頭異魔,其餘的只不過是被控制的人類而已,人族被控制,就算修為因為異魔的血脈而提高了,但戰鬥力不足為懼,一旦我們真的遭遇了異魔大軍,那就沒那麼輕鬆了……」聶甄提醒道。

「老大,估計這個五靈島比較偏遠,所以這裡並沒有特別多異魔坐鎮,等我們完全進入了天極島,恐怕遭遇的異魔就比現在多得多了……」玉麒麟說道。

聶甄點了點頭,指揮道:「我們先往開元聖地的方向飛去,沿途順便看看異魔的攻擊已經發展到了什麼階段,不過暫時還不要打草驚蛇。」

玉麒麟也說道:「我會釋放出自己的神識來,確保附近沒有異魔會發現我們。」

當下聶甄搭建好傳送陣法之後,便與夥伴們一同飛向開元聖地。

出乎聶甄等人意料的是,沿途他們居然都沒有怎麼見到過異魔的蹤跡,甚至連被異魔同化的人族修鍊者也不多,這令聶甄感到有些詫異。

他原本還以為,天極島已經遍地都是異魔了呢。

直到來到了開元聖地附近,聶甄才知道沿途都沒有怎麼遇到異魔的真正原因!

因為那些異魔,包括人族大軍,居然全都擊中在了開元聖地的四周!

難怪程長老當時要費盡心力,拼著身受重傷才勉強殺出一條血路,開元聖地的四周,密密麻麻,被那些異魔圍得水泄不通。

光是聶甄目測,包圍開元聖地的異魔就有數萬,而人族修鍊更是有數十萬之多!

而最令人感到可怕的是,天神境初階、中階級別的異魔,有數千之多,而且玉麒麟探察到,包圍開元聖地的異魔之中,居然有四名天神境九段級別的異魔強者!

「這些異魔的底蘊簡直深不可測啊!包圍開元聖地的異魔就有四頭天神境九段,恐怕整個天極島上,天神境九段的異魔,沒有一百也有五十了吧!」鬼鬼看到這幅陣容,頓時無比詫異。

要知道,如今在永恆大陸的異魔,還只是經歷了三萬年前大戰之後殘存下來被封印的這些,就已經擁有這樣強大的實力了,如果是三萬年前,異魔王滿天飛的時代,他們的戰鬥力得多麼恐怖!

「老大,想要打敗這些異魔,恐怕有些難度啊……這裡天神境九段的異魔有四頭,我們幾個勉強可以對付,但剩下的那些……你總不可能一個人就能把他們全滅了吧……」耿耿無奈地看向聶甄。

「而且,異魔族包圍了開元聖地,開元聖地似乎開啟了某種結界,我們無法和聖地內部取得聯繫,如此一來連裡應外合都不可能了……」玉麒麟沉聲道。

「就算與他們取得聯繫又如何?開元聖地什麼水平我們也都知道,以他們的實力,就算和我們聯手,用處也不大吧?」鬼鬼也表情凝重地說道。

聶甄卻沒有參與神獸們的討論,而是靜靜地觀察著開元聖地四周的異魔,神獸們也沒有打擾聶甄。

足足觀察了兩個時辰,聶甄突然眼睛一亮,對身旁的玉麒麟說道:「小玉,你看看這些異魔的陣容,異魔大軍在內,包圍著開元聖地,而人族修鍊者則再更外圍。」

玉麒麟點頭道:「不錯,人族修鍊者打打下手還可以,真的進攻起來,還是必須異魔族親自出手,所以才會這麼布置的,怎麼了老大?」

聶甄卻指著異魔族的陣營,對玉麒麟道:「小玉,你仔細看看,這異魔族的大軍,彷彿並不是一個整體,而是分為兩塊陣營,其中兩名天神境九段異魔為一個陣營,另一個陣營也是兩名天神境九段強者帶領。」

玉麒麟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確實如聶甄所說,兩路異魔大軍,分別有兩名天神境九段異魔為首領。

玉麒麟驚訝道:「莫非這其實本身就是兩路異魔大軍?只不過他們同時包圍了開元聖地而已!」

聶甄點了點頭,對玉麒麟陰險地說道:「小玉,你說……異魔族大軍之間,會不會也有人類那種爭奪功勞那樣的事情發生呢?」

玉麒麟露出了同樣的笑容,微笑道:「其他異魔大軍如何我不清楚,但是這兩路異魔肯定充滿了矛盾的……老大你看,光是我們觀察他們的兩個時辰里,兩方陣營居然已經有好幾次下屬的異魔產生爭執了!不僅偶有口角,還有動手的現象發生,不過他們好像比較懂得適可而止,矛盾並沒有十分激烈。」

聶甄朝玉麒麟一笑,說道:「既然這樣,那咱們就給他們加一把火!讓他們好好地釋放自己的真實情感!」

玉麒麟挺了挺胸,對聶甄笑道:「這件事就交給我了!」

其他幾大神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顯然都沒有進入聶甄和玉麒麟的思考領域。

墨麒麟大皺眉頭道:「喂喂喂……聶小哥,小玉,你們都在說些啥呀?!我一個字都沒聽懂!」

玉麒麟瞥了下嘴,對墨麒麟道:「我們的意思是,既然這裡有兩路異魔,而且他們之間還有矛盾,那我們可以想個辦法,讓他們內訌,到時候我們可以坐收漁翁之利!」

「還能有這麼好的事情?!我的天哪,你們這種動腦子的人實在是太可怕了!」墨麒麟看著聶甄和玉麒麟,滿眼都是震驚的神色。

「計策的確是好計策……不過這個計劃真的能夠實現么?據我所知,異魔族雖然冷血殘暴,但似乎並沒有窩裡斗的傳統吧?」耿耿質疑道。

一直以來,雖然異魔族表現得十分殘暴,嗜殺成性,但他們卻從來沒有真的自相殘殺過。

面對耿耿的質疑,聶甄拍了一下玉麒麟的後背,笑道:「應該沒有問題,這兩大陣營本身就存在矛盾,是個可以利用的地方,不過最後成功不成功,就要看咱們的小玉了!」 夜色如墨,風聲很輕。

醫科大正式開學。

一連上了兩節課,蘇歌總算是找回了回到學校的感覺。

不過和一般的學生相比,她可並沒有大家那麼多的清閑好時光,一下課她就到處找地方處理私下那些工作。

圖書館總是人滿為患,她只得抱著筆記本在偌大的校園裡轉悠。

好不容易找了一處偏僻又安靜的地方,還沒坐下,不經意卻瞥到角落裡有一對緊緊擁抱在一起的情侶。

她嘆了口氣,抱著筆記本又準備換地方。

還沒走出兩步,忽然想到什麼。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