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楊浩輕笑一聲,說出的話卻是是冰冷冷的,不帶絲毫感情。

「你……」

吳斌等人臉色一變,他們都從這句話中聽到了濃烈的殺機。

「媽的,大家一起上,我就不信他還翻了天了!」

一個教官怒吼一聲,他們天天部隊出身,竟然會被一個學生誒逼到這個地步,瞬間就激起了他們怒火。

說著。

好幾個教官將皮帶揮舞起來,向著楊浩狠抽看了過去。

「來得好!」

楊浩嘴角揚起來,身子陡然席捲,目光如炬死死盯著五六道皮帶殘影。

「你們還是太慢了!」

楊浩搖了搖頭,腳踏流星步,直接衝進了鞭影當中,身形晃動之間,所有的皮帶竟然沒有一條能夠抽打住他的身體。

咻!

楊浩隨手一扯,直接拽住一根皮帶,不等對方反應過來,身子驟然加速欺身而上,貼近了一個教官。

教官臉色一變,棄鞭化拳,一記猛拳直搗楊浩的心口。

嘭。

一聲悶響,教官猛然睜大了眼睛,滿臉不可置信!

自己猛然蓄力的拳頭,竟然被這個學生輕鬆的握在手心,任憑他如何掙扎,都無法把拳頭抽身出來。

楊浩獰笑一聲,手掌用力一握。

咔……擦。

清脆的骨頭碎裂聲響起,這個教官滿頭大汗,長大了嘴巴卻疼得叫喊不出,求饒般看向楊浩。

楊浩直接無視,手臂一擰,對方的手腕直接被扭斷,抱著拳頭就滑倒在地,滿地的翻滾嚎叫起來。

一道勁風襲來。

楊浩頭也不回,身子往後一縮,手肘凸起,向著身後狠狠撞擊了過去。

「啊!」

一道凄慘的嚎叫響起,一個想要偷襲的教官,鼻樑骨被轟斷,鮮血伴隨著鼻涕齊流,好不狼狽。

楊浩冷笑一聲,直接向前一步,奪過他手中的皮帶,在空中揮舞出一個漂亮的鞭花,猛然一抖,一道黑影宛如毒蛇出擊,向著側前方呼嘯而去。

啪!

皮帶狠狠抽中一人的臉上,巨大的力道直接將其抽飛了出去,一道恐怖的血痕出現在他的臉頰,不等落地,直接就昏死了過去。

講到這電光閃逝的一幕,其餘人紛紛停下了腳步。

「這……這他媽什麼人!」

短短十幾秒,三個身強力壯的教官,就這麼被楊浩撂翻了,而且每一個的下場都極其慘烈,這個楊浩真的只是一個學生嗎?

「吳……吳教官,現在……現在怎麼辦才好……」

馬天宇腿肚子都在打哆嗦,躲在吳斌的身後顫抖著問道。

吳斌嘴角抽動,心裏面恨不得大罵起來,這他媽是你要找這人麻煩的,現在倒好,問我怎麼辦?老子怎麼知道!

「吳……吳斌,他要過來了,你們快上啊!」

馬天宇看著楊浩陰森的眸子盯過來,直接被嚇得驚魂四起,直接將面前的吳斌給推了出去。

卧槽你大爺的!

吳斌心裏面破口大罵,但是想到自己畢竟收了這人的紅包,還是鼓起勇氣走了出來,向著身邊的戰友使了個眼色。

頓時,剩餘的五六名教官,全部臉色陰沉的圍了上來。

「小子,既然你下手這麼恨,那也就不怪我們了!」

一個平頭教官鐵青著臉說道,說音剛落,就和身邊的戰友分散開來,擺出了一套搏殺術的招式來。

頓時,一股肅殺的氣勢,在這幾人間升起!

「小子,我們這套搏殺術,威力巨大連我們都控制不了,你現在要是後悔了,就跪下來給我們道個歉,這事就完了!」

平頭教官冷峻的開口說道。

這套搏殺術,可是部隊裡面的必殺技之類的武技,以他們掌握的水平根本就控制不了,稍不注意就會釀成死傷。

「呵呵,要我跪下道歉?」

楊浩輕笑一聲,聲音如同來自九幽地獄般陰森:「對付你們這些垃圾,小爺只需要一拳,就能讓你們生不如死!」

「哼,找死!」

平頭教官額頭上青筋鼓起,他被這句話瞬間激起了怒火。

暴喝一聲,身子陡然爆發,帶著一股猛虎之勢,席捲出來!

「形意軍體拳,虎形拳!爆!」

呼!

狂暴的拳頭呼嘯而來,其中竟然有種猛虎下山的威猛氣概。

這還沒完,周圍的教官也紛紛出手。

「形意軍體拳,崩拳!」

「形意軍體拳,鷹擊拳!」

「形意軍體拳……」

嘩!

五六雙鐵拳,帶著一股股壓抑的氣勢,向著楊浩轟來!

吳斌冷眼看著這一幕,嘴角陰笑,這一下要是被打實了,楊浩非死即殘!這畢竟是軍營裡面不外傳的必殺技,威力恐怖,他不認為楊浩能夠抵擋住!

可是——

就在他們得意洋洋的時候,一道略帶陰森的嘲諷聲,傳了出來。

「呵呵,拳法是好拳法,可是你們施展出來的是什麼?貓拳狗拳麻雀拳嗎?」

楊浩嗤笑一聲,嘴角的嘲諷愈加濃烈。

這套拳法本就是當年他完善的,然後再被老首長在全軍區推廣開來,眼前的這些人連皮毛都沒有學會,還敢在他面前顯擺?

「垃圾就是垃圾,讓你們見識真正的形意拳吧!」

楊浩獰笑一聲,腳步隨意向前一踏,全身氣息狂涌而出,整個人的氣勢猛然攀升一大截!

隨後,他的雙臂陡然揮出,帶著一股凜冽的剛猛力道沖了出去。

「形意拳之虎咆拳!爆!」

吼!

楊浩雙拳狠狠出擊,宛如一頭洪荒餓虎,在天地間肆意咆哮,拳風呼嘯聲中,竟然隱隱有種凶獸憤怒嘶吼的咆哮氣概!

猛虎傲立於山巔,萬獸臣服!

違者,死!

轟!

狂暴剛猛的氣勢,猶如洪水泄閘,勢不可擋。

五六名教官的拳勢,瞬間被楊浩一個人給壓制住,他們的眼中流淌著一抹深深的驚駭!

這種真實的意境,他們簡直是聞所未聞!

拳風席捲而來,他們不敢動彈半步,這種感覺就好像被一頭飢餓的餓虎給盯上——

一動,即死!

轟!

楊浩的拳法猛然出擊,一雙清秀的拳頭,直接對上了身前五六雙粗糙的鐵拳,強勁恐怖的力道,直接將對面所有人,給轟飛了出去。

不止如此。

楊浩將自己體內的真氣覆蓋其中,蔓延而上,直接將這些人的手臂直接轟斷。 「啊!」

一聲聲慘絕人寰的痛苦嚎叫,頓時在澡堂內迴響。

伴隨著「呯、呯」幾道悶響,這些人砸落在地,他們的手臂骨,都在剛剛的硬拼當中,被一股狂暴的力道所折斷。

一拳,直接廢掉六人的手臂骨!

一夫當關,則萬夫莫開!

錯惹花心首席 「我說了,對付你們這些垃圾,我只需要一拳!」

楊浩冷冷開口說道。

「你……」

見到這麼兇狠的一幕,吳斌和馬天宇兩人的臉色瞬間慘白。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這邊這麼多的教官,竟然被楊浩一拳頭就給撂翻了!

楊浩冷眼看著地上哀嚎的眾人,直接無視,一步一步繼續向前走去。

一股肅殺的壓迫感,使得對面的吳斌等人,不自覺的後退起來。

呯。

不斷的後退,竟然被逼得撞到了身後的牆壁上,吳斌等人臉色大變!

退無可退!

一步,兩步,三步……

楊浩一步步的靠近,那股攝人的壓迫感層層疊加,愈加恐怖,吳斌首當其中,甚至感覺呼吸都有點困難。

「楊浩,你……你要幹什麼!」吳斌的聲音都在顫抖。

我要幹什麼?

渣攻想跟我復婚重生 前夫,愛你不休 楊浩的嘴角流露出一抹殘忍。

嗖!

沒有回答,楊浩的身子陡然加速,整個身子化作一道幻影,瞬間來到吳斌的面前,不等他臉上的驚駭消散,一記沖拳就直接轟了出去。

這一擊重拳沉猛無比,吳斌只感覺眼前一黑,呼嘯聲就來到了面前。

呯。

恐怖的力道,直接將吳斌的身子轟飛了出去,狠狠砸在背後的牆壁上。

「哇!」

吳斌直接被這一圈打得噴血,身子貼在牆壁上滑落下來——

唰~

楊浩健步如飛,一個跨步緊接了過去,伸出鋼鐵般的手臂,直接掐住吳斌的咽喉,將他卡在牆上,動彈不得。

「咳咳……放,放開我!」

吳斌的臉色漲得紫紅,幾乎無法呼吸,可是任憑他怎麼掙扎,掐住咽喉的手臂,絲毫不動。

「放開你?你想的倒是挺天真的。」

楊浩的眸子流露出瘋狂,直接一把將其提起來,然後重重的砸了下去,再提起來,再轟下去……

嘭!

嘭!

嘭!

強大的力道,直接將牆面砸得都在微顫,更不用說首當其中的吳斌。

楊浩的眼神依舊冷漠,一下一下的繼續將他砸在牆面上,巨大的反震力,差點讓他五臟移位,口鼻耳中,都流出了血跡。

「求……求你放過我,我也是被指使的……」

吳斌的雙眼滿是驚駭,掙扎著求饒道。

「放過你?你剛剛動我兄弟的時候,怎麼不放過他!」

楊浩冷淡的看著他,眼眸中跳動著一抹詭異的青芒,不帶絲毫感情。

又是一記猛烈的砸擊,直到牆面的水泥層碎裂,吳斌滿臉都被鮮血覆蓋的時候,才將其扔在了地面。

嘭。

吳斌口中再次吐血,滿眼驚恐的看著面前的楊浩,撿起地上的一根皮帶。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