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三人沒說話,什麼指點,見鬼去吧,十五天的門派,能指望什麼?而且,這還是被迫加入的門派。

「接下來,你們派人去追殺其餘參賽者,別弄死了,對了,你們有手下么?」何凡吩咐道,又想到這三人可能是光桿司令。

「沒有。」三人搖頭。

「那就親自動手,把他們逼上絕路,然後我再出面救他們,記住了,別暴露自己身份。」何凡說道。

「好,你是想將他們也拉入門派?」三人瞬間看穿他的想法。

「叫我門主,總比暴力強迫讓他們加入的好。」何凡冷笑道。

三人為其餘參賽者默哀,瑞元猊忍不住問道:「你是怎麼瞞過聯盟進來的?還是說,你本就是聯盟故意安插進來的?」

「什麼瞞,本門主本來就是涅槃,剛釋靈,何須隱瞞。」何凡鄙視地看著他,面色冷了下來:「再說一遍,叫我門主!」

雖然這個門派連名字都沒有,但至少讓我體驗一把,當門主的爽感。

「好了,我要回去了,順便你們幫我注意下古遺迹,若是發現,立刻通知我,你們第一個目標,佛門。」何凡又弄了三塊木牌交給他們,這是門派信物,看看佛道邪,都有自己的信物。

憑虛御風,進化之力流轉,何凡快速消失在三人視線內,前往邪派落腳地。

「大哥,我們怎麼辦?」兩人看向瑞元猊。

「十五天而已,忍忍吧。」瑞元猊嘆道。

「他真會放了我們?」兩位釋靈有些擔憂。

「現在也沒辦法,這些毒,短時間內,我也無法祛除。」瑞元猊苦澀地道:「只能先按照他說的辦,這東海市究竟搞什麼,把這麼一個怪物扔進來,肯定是黑幕!」

回道邪派聚集地,凌賦早已等候多時:「何凡,不,門主,你去哪了,怎麼聯繫不上你?」

「去深處轉了轉。」何凡淡淡地道:「你急著找我,是有何事?」

「道門又殺了兩頭蛻變期的,我們快去搶了他們。」凌賦激動地道:「門主真是智慧,我現在才感受到,讓他們幫忙殺,我們不斷搶,就能打擊他們的信心,直到讓他們絕望,從內心廢了他們。」

「帶路。」何凡點頭,心中不屑,打擊個毛線的信心,我是為了讓你們,都來研究進化法和武技,順便驗證,是不是只有模仿先祖,才能加速進化的想法,驗證個人對進化的影響。

「門主,隨我來。」凌賦連忙在前面帶路。

「還是帶你飛吧。」何凡一揮手,邪氣托起凌賦,御空而行。

「門主,你的實力……」凌賦面色大變,你絕對隱藏實力了,你現在是隱藏都懶得隱藏了么?

「剛釋靈。」何凡淡淡地道,隨著凌賦的指引,御空而去。

凌賦乾笑一聲,聽話地指路,這特么,這麼強的實力了,為什麼還要來這大賽虐菜?

何凡也不想來虐菜,要怪就怪佛道邪和天雲市,他們集體給老子報的比賽,當時我在睡覺,我有什麼辦法?

何凡飛行的速度,是之前的數倍,只是幾個呼吸,就來到道門的新落腳地。

「五位道友,又見面了。」何凡帶著凌賦落下,直面五位道士。

「你,你又來搶劫的么?」五位道士獃滯,尼瑪,你就不能換個人搶?雖然道邪有仇,但你能不能別死盯著我們?

「嗯。」何凡很爽快地承認了,他就是來搶劫的。

「飛下來的,釋靈。」五位道士麵皮直抽,這特么絕對有黑幕!

哪有剛進來兩天,就成就釋靈的,你就算是一直壓制沒進化,也不是說進化就進化的吧?這比賽,突然有些不想玩了。

「拿來吧,難道要我搜?」何凡眉頭一皺,面帶煞氣。

「給。」五位道士苦逼地取出兩顆蛻變期凶獸頭顱,遞給了何凡。

「身子呢?」何凡面色不善,還想吃肉?

五位道士:「……」

何凡帶著凌賦返回,思索道:「凌賦,你是進化學家的兒子,知道怎麼改進化法嗎?」

「知道一些,但是,太高級的改不了。」凌賦微微皺眉,緊接著道:「你想讓我改什麼?」

「我想讓你探索真我。」何凡幽幽道:「還有,身為魔,你不覺得,你的武技太正了么?」

「正?」凌賦呆了,我的武技,都是邪派的,經過改良的摧心,化骨,天魔自帶武技,也是蠱惑人心,摧毀心臟,頭顱什麼的,這還太正了?

「對,身為一個天魔,而且還是邪派的天魔,你不覺得,一擊必殺,太普通了么?」何凡教訓道。

「可殺手,就是要一擊必殺啊。」凌賦茫然。

「都說了,要有自己的想法,風格,還有逼格,你想當一個成功的殺手,讓人聞風喪膽,就要比殺手更可怕。」何凡沉聲道:「比如,殺一個人,可以將他千刀萬剮,卻能活下來,還能跑一刻鐘,半小時什麼的。」

「千刀萬剮,還跑那麼久……」凌賦面色發白,你腦子裡究竟在想什麼,邪派妖魔人三脈,都沒這麼兇殘吧?

「若是按部就班,你頂多和其餘天魔進化者一樣,最後普普通通,你都說天魔是高等魔族,那就做高等中的高等,若沒這個豪氣,你還想跟著邪子混?邪子都能自己改武技,憑啥要你?」

何凡譏諷一笑道:「你這個進化學家兒子的身份,還有什麼分量?」

「門主說的是。」凌賦點點頭,覺得何凡說的很有道理,自己普普通通,邪子憑什麼要自己?

「本門主雖然不是邪子,但也知道,用人,肯定要用有用之人,無用的,一抓一大把,找誰不是找,憑什麼找你?」何凡再次道:「過幾天,我再給你們上一堂課,講講如何自我包裝。」

「多謝門主,凌賦明白了。」凌賦感激地道,何凡這些話,對他刺激很大。

「加油,邪子心狠手辣,若不兇殘,如何入邪子法眼?如何稱為邪派精英?」

何凡感覺,自己為邪派盡心儘力了,以後邪派不感謝他,都有些說不過去。 【放心】

柳向榮完全怔住了。

實在是不能怪她,蓋因在古武家族圈子裡,洛河秋家的名頭實在是太響亮了。

幾乎完全可以說是所有隱世家族的頂端大鱷。

要知道一個南宮家的區區庶出三少爺,已經讓大伯方明遠不惜犧牲白送自己的女兒去給人當小老婆,以謀求一點點好感了,更別說南宮家也難望其項背的秋家了。

是以,儘管真切地看到方晴點了頭,柳向榮的眼神還是怔怔地不會轉動,只下意識地訥訥地問,「那,那,那個秋,秋子墨是?」

「具體在秋家是什麼情況我也沒細問,不過聽秋子陵說,他行二,似乎在葯術和醫術上有特長!」

方晴回答的很隨意。

柳向榮卻呼吸更加急促和激動了起來。

之前坐在車上,知道秋子墨的名字,又看到他不俗的儀錶后,就已經猜測到他來歷應該不凡,可卻並沒有把他與傳說中的洛河秋家聯繫到一起,現在聽了小晴這話,再念叨秋子墨這個名字,可不是立即就把他與秋家新一代的丹術天才給聯繫到一起了?

天啊!竟然是秋家的秋子墨!

饒是柳向榮這人並不勢利,此刻也忍不住心潮澎拜,有種自家和小晴終於要揚眉吐氣的感覺了!

有了秋子墨這尊大神在,她的確不用擔心小晴的生命安全,更加不用擔心方家的謀算了,難怪小晴這孩子說話這麼有底氣,想到這個,柳向榮的臉上不由自主地就流露出了歡欣鼓舞的神色來,看的方晴忍不住嘴角微微抽搐了下。

不得不說,秋家的名頭,看來比她再多的口舌解釋都要管用的多。

「這下媽你總該放心了吧!」

「放心倒是放心了!不過,小晴,你和秋,秋二少爺到底是什麼關係,他為什麼願意幫你?你不是說他不是孩子的爸爸嗎?」

「這個媽你就別問了,總之,我們是朋友,方家或者別的人若是找我的麻煩,秋子墨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替我出手解決就是了,你只管安心回去就行了!」

「那,那你肚子里的這個孩子?」

知道方曉晴不會有生命之危后,柳向榮終於又有心情來糾結她腹中的孩子了。

方晴頓時覺得有點頭大,「媽,關於孩子的事情你不要勸我了,我沒有被人騙,我和寶寶的父親是彼此相愛的,這個孩子我也是必然要生下的,即便他現在不在我身邊,我知道你心裡是怎麼想我的,但是我已經是大人了,我知道我在做什麼,媽你若真的想幫我,就只當這次來澄江沒見到我的面,對著爸也別說我的情況就行了!」

「可是?」柳向榮還想說什麼,卻在看到方晴眼角眉梢的一抹煩躁和堅定之後,收了口,再一次惆悵這孩子的性格,究竟變的太多了。

罷了,左右有秋子墨在,小晴不會吃方家的虧,她這個當媽de,就不要留在這裡添亂了,「好吧,媽知道了,既然你已經這麼決定了,媽也不說什麼了,明天媽就回去!」

【第二更。】 深夜,東海市,狩獵大賽比武場地。

一名道士打扮的人影,在黑夜中急急而行,直接衝進了一所宅院:「海大人,道門來求個說法!」

「嗯?」

金色身影閃爍,從宅院中踏出,皺眉看著眼前人:「你不在凶獸山脈,好好比賽,私自跑回來,是違反規矩!」

「大人,規矩?你們扔個釋靈進去,這算規矩?」道士怒聲質問道:「此事必須給貧道一個說法,貧道已經傳訊給師叔。」

「釋靈?你胡說什麼?」海大人面色冷了下來:「我們會讓釋靈進去?東海市,還不屑於在一場比賽中動手腳。」

「何凡,他明明是釋靈,卻跑去和我們參加比賽,這不是欺負人嗎?」道門悲憤地道,若是誰不小心突破也就罷了,邪派的何凡突破了,連續搶他們兩次,這還玩什麼?

「不可能,之前儀器檢測,基因數據是涅槃百分之九十,絕對不會有誤。」海大人肯定地道:「小道士,參賽者進化,這是他的機緣,我們又不能阻止人進化。」

人家進化,我憑什麼管?我又不是他爹,還能和他說,讓他不要進化?

「大人,何凡的實力本來就強,剛進去,就以一人破了劍陣,打敗我道門五人,之後直接帶人飛行而來……」

「他本來就會飛。」海大人冷聲道。

「這次是憑虛御風,沒有藉助翅膀,以邪氣托著凌賦飛行。」道士苦澀地道,緊接著道:「我懷疑,何凡之前隱藏了實力,否則哪有進去兩天就突破的?」

「你這是在質疑比賽!」海大人冷哼一聲,道:「道門若是輸不起,可以離開,聯盟不是求你們參加!」

「大人,貧道……」

「行了,這次破例,趕緊回去,我就當什麼沒發生,還有,你道門的人,我會派人盯著,敢請人幫忙,立刻淘汰!」海大人擺手道,懶得搭理他,打不過就說黑幕?要不是看你是道門的,我拍不死你!

道士:「……」

這真有黑幕啊!

而比賽之地,佛門四位涅槃進化者正在低聲誦經,突然邪氣滔天,恐怖的氣勢籠罩而來,何凡強勢降臨。

「四位佛者,你們的東西,該教出來了。」何凡雙腳落地,漠然地看著四位佛者。

「邪派妖孽?釋靈?」四個和尚面色一凝,佛光匯聚,化作巨大金色掌印:「普渡慈航!」

「五臟俱損。」

何凡同樣一掌,卻是以掌代刀,刀芒劃過,金色掌印破碎,刀芒崩裂,化作四道黑氣,鑽入四人體內,直奔五臟。

「你們啊,臣服吧。」何凡淡漠道。

「休想,吾等乃是佛門弟子,豈會向邪派低頭?」四位和尚面色堅定,毫無懼色。

「那就先將你們的凶獸頭顱交出來,暫時不殺你們。」何凡搶了空間包,御空而去。

「走了?」四位和尚愣住了,難道是被他們的節操感動了?

暗中,三道人影對視,其中一人開口:「大哥,現在動手?」

「等門主吩咐,先讓門主搶光他們,我們再出手,門主會以他們本門進化法出手,打敗我們,迷惑他們,這樣更能取得他們信任。」瑞元猊說道:「你們跟著門主,盯著其餘獵物。」

何凡又一次出手了,這次是龐塵。

龐塵被那五位陌生進化者重點照顧,何凡不想讓龐塵跑了。

深夜狼狽奔逃,龐塵實力不錯,但面對十幾位涅槃九級追殺,他也沒辦法,那五人為了活命,又去叫了一些同伴出來。

「你們不去殺何凡,追我幹什麼?」龐塵都要罵娘了,又不是我殺了你們的人,是何凡殺的,你去找何凡去啊。

十幾人沒說話,其中五人心中冰冷,說的我們打得過何凡一樣,為什麼來追殺,還不是被何凡下了毒?

追殺在繼續,龐塵沒跑多久,就被追上了,各種劍招傾瀉而下,龐大威力,直接將龐塵重創,面臨生死之危。

何凡很恰好地趕到了,御空而來,磅礴氣浪席捲四面八方,十幾位涅槃進化者直接被轟飛出去。

「何凡?」龐塵愣了愣,有些驚訝,他怎麼會在這,更震驚何凡的實力,不過更多的還是慶幸,沒有何凡,他就死了。

「滾吧。」何凡目光冰冷,邪毒肆虐,灌注另外幾人體內。

「快走。」五人很配合,連滾帶爬地跑了,其餘人也連忙跑路,這可是飛過來的,釋靈級進化者,惹不起。

「多謝相救。」龐塵站起身來,感激地道。

「我先為你壓制傷勢。」何凡一道純正道門掌力沒入龐塵體內,為他壓制傷勢。

「道門?」

「沒錯,我是道門派來邪派的卧底。」何凡淡漠道:「那些陌生進化者,對於我們有很強的敵意,要不你加入我的門派?」

「你的門派?」龐塵微微一愣,不確定地道:「邪派?」

「我自己創的,持續十五天,我想保護好大家。」何凡說道。

龐塵一臉不信,你會保護我們?為什麼感覺這是個笑話?

「你不是想學我刀法么?」何凡淡笑道。

「你真願意教我?」龐塵驚喜地道,但又不太敢確定,上次何凡就是這麼把他的天地人三劍給坑了。

「對。」何凡點頭:「我何凡不是一個藏私的人,說教就教。」

「那我加入。」龐塵猶豫了下,答應下來,有保障,還有刀法學,為啥不加入?

「嗯,現在將你空間包裡面,所有有價值的給我,這是為了門派建設,你的就是門派的,門派的還是門派的。」何凡露出笑容說道。

龐塵:「……」

我就說,加入你的門派,肯定沒好事,我剛才怎麼就這麼天真?

「給你。」救命之恩,給點就給點吧,反正第一是沒戲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