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秋鐵心躺在於飛懷中,任由他輕撫著自己的身體,輕聲道:「與我同行之人名叫司徒風,我們都習慣叫他司徒,來自特種部隊,專門前來協助處理這一次雲城發生的事情。」

于飛靜靜聆聽,雙手搓揉著那彈性十足,嫩滑如玉的雪白玉峰,掌心感受著那份柔軟與舒適。

「從昨天下午開始,雲城的修道人士便展開了行動。於尚宏等人守著學校辦公大樓,與會的其他人則各行其是。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昨日與會之人涉及的勢力範圍之大,遠遠超出了我們的預期。」 第325章拍賣會拍賣會開始之後,圖蘭便站在高台之上,當起了拍賣師,不斷地拍賣出一件又一件物事。其中,有著諸多魔器,神器等等武器裝備,還有一些煉製藥劑或者裝備的材料,各種各樣的天材地寶,坐騎和神獸等等應有盡有。只不過,歐陽萬年和垚垚根本對於這些物事不屑一顧,這些東西對於那些普通的魔神來說或許是難得的寶物,對於兩人來說卻完全都是垃圾貨色。

很顯然,位於上層的貴賓包間里的一些各大勢力的頭領,各大家族的家主,還有一些強者們,也對於這些開胃小菜完全不感興趣,根本無人叫價。雖然拍賣場之中整整有著數萬人,可是在一個時辰之中拍賣的那些東西,只有最下層的普通顧客和中層的顧客們會參與競拍,是以氣氛並不算熱烈。而且,也沒有叫出什麼令人震撼與驚訝的價格來,除了某個魔將級別的珍稀神獸賣出了十萬魔晶的高價,其他的完全不值一提。

一個多時辰之後,當眾人都有些沉不住氣了,圖蘭這才拍拍手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面帶微笑地高聲說道:「前面的這些寶物,都是一些開胃小菜,接下來即將拍賣本次拍賣會的壓軸寶物!我相信,大家很多人都對這件壓軸寶物翹首以盼許久了,也有很多人對這件寶物是勢在必得。那麼,我就不耽誤大家寶貴的時間了,現在開始拍賣本次拍賣會的壓軸寶物,請大家準備好競價!」隨著圖蘭的話音落下,便有兩個實力達到魔將境界的精銳侍者抬著一個以金檀木打造的長條形盒子來到台上,兩個侍者將這個足有四尺長的金檀木盒子放在圖蘭身前的桌子上,頓時就吸引了全場的注意力。

待兩個侍者退下之後,圖蘭雙手按著身前的金檀木盒子,眼神緩緩掃過全場,中氣十足的說道:「這是一件極其難得的珍稀寶物,我們赤雲拍賣行已經有上萬年沒有拍賣過如此珍貴的寶物,所以今天我圖蘭在這裡也感到十分的榮幸。大家之前或許都聽到過風聲,我現在要告訴大家的是,你們猜得沒錯,這件寶物正如同你們聽說的那樣,這是一件極其難得的上品魂器長劍!!」

「轟!!!

」一石激起千層浪,拍賣場之中頓時喧鬧開來,最下層座位之中的許多顧客紛紛滿臉震撼與驚訝地互相交頭接耳,眼神掃過那高台之上的金檀木盒子時,眼神中都是忍不住地艷羨。唯獨那上層之中的貴賓包間里寂靜無聲,不像最下層那麼喧鬧,很顯然這些貴賓包間里的很多人早已得到了確切的消息,根本不會感到意外。

圖蘭伸手緩緩打開身前的金檀木盒子,一抹幽森的弧光頓時自盒子中閃現出來,冷冽如虹的劍光將高台之上渲染的一片殺氣肅然。圖蘭雙手捧著這把黑色長劍,自盒子之中取出,捧在手心裡放在身前,緩緩地轉過一圈確保每個人都能清晰地看到黑色長劍的模樣。

許久之後,當眾人從震撼與艷羨之中清醒過來,拍賣場之中才再次恢復安靜,圖蘭將長劍放回金檀木盒子之中,聲音洪亮的說道:「現在開始拍賣這把上品魂器長劍,底價為三十萬魔晶,每一次加價不得少於一萬魔晶!」

圖蘭拿出長劍的時候,歐陽萬年明顯感覺到周圍包間里的那些人呼吸都變得粗重了。不用看都能夠想到,恐怕很多人都是雙眼瞪大,滿眼貪婪與渴望地望著那長劍吧?

「三十五萬魔晶!」圖蘭的話音之後,很快,便有一個包間之中傳出了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

「四十萬魔晶!」前一個人的話音剛落,某個貴賓包間中就立刻又有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響起,許多人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之後,都開始竊竊私語著。很顯然,這個中年男子正是蒼龍城內的某一個大家族的家主,九階魔將級別的存在,只差一點就可以突破瓶頸達到魔王境界。

「四十五萬魔晶!」又是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不過這卻是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雖然聲音不大,其中勢在必得的意味卻是很顯然。

「六十萬魔晶!」僅僅片刻之後,便有一道中氣十足,還帶著一些戲謔意味的聲音響起,許多人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後,均是忍不住縮了縮脖子,腦海之中浮現出某個擁有銀色雙瞳的男子來。這個中年男子叫價,一次就將價格提升了十五萬魔晶,頓時鎮住了全場,使得場中陷入了沉默,許久無人敢繼續叫價。畢竟,從這個中年男子叫價的氣勢來看,很有一股不差錢的氣勢,話語之中的志在必得的意味顯而易見。當然了,或許還有一些人並不是財力薄弱,而是畏懼這個中年男子的身份和地位。

因為,叫出這個價格的中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蒼龍城之中除卻蒼龍魔王之外最有權勢的人物——銀瞳魔王!此時的他正端坐於十三號包間之中,微笑的端著茶杯細細地啜飲著,眼神透過窗戶掃過其他的包間時,明顯帶著一股冷厲。摩卡乖乖地坐在一旁,看到拍賣場之中數息時間都鴉雀無聲,頓時滿臉笑意的對著銀瞳魔王說道:「父親您真是厲害,一開口叫價,就沒有人敢繼續加價了。父親,看來這把上品魂器級別的長劍就非您莫屬了!有了這件上品魂器,父親您就可以凝練魔神化身,憑空增加數倍實力,以後更是縱橫無敵,所向披靡!」

摩卡的這一番話,頓時讓銀瞳魔王十分受用,他輕輕地放下手中的茶杯,滿臉笑意的望著摩卡,讚許地點點頭,說道:「是啊,只要能夠得到這把上品魂器長劍,我便可以凝練魔神化身,增強數倍實力。以後,或許有機會可以挑戰楓葉城的楓葉魔王,也有機會嘗一嘗那一城之主的滋味!!」

聽到這番話之後,摩卡更是喜笑顏開,心中暗道如果父親銀瞳魔王真的能夠挑戰擊敗楓葉城的城主楓葉魔王,便可以成為楓葉城城主,那他摩卡將會更加尊崇,成為楓葉城的第一少爺!!一想到這裡,摩卡頓時渾身熱血沸騰,滿臉笑意地大聲說道:「那孩兒就在這裡預祝父親您挑戰擊敗那楓葉魔王,成為楓葉城的城主,從此一統楓葉城,成為萬乘之尊!!」

「哈哈……」聽到摩卡這番話,銀瞳魔王頓時老懷大慰,連誇兒子懂事,高興的大笑起來。

場中的其他包間里的一些大人物,在得知是銀瞳魔王意欲競拍這件上品魂器之後,有許多人便退縮了,不再奢望能夠競拍到。畢竟,他們的財力比起銀瞳魔王還有些薄弱,更何況,那樣勢必會得罪銀瞳魔王,以後在蒼龍城寸步難行。不過,凡事總有例外,其中便有一些不是蒼龍城本土的魔神,乃是從鄰近城池趕來參加拍賣會的魔神。其中一個實力早已達到魔王境界,卻一直沒能得到一件魂器的魔神,便是不以為意的開口喊道:「七十萬魔晶!!」

自九號包間中傳出這道聲音之後,場中頓時再次陷入了靜謐,許多人都在暗暗揣測著到底是誰敢於冒著得罪銀瞳魔王的風險開口競價。一時間,很多人都在悄悄地以神識交頭接耳地討論,更有些人在幸災樂禍地討論者銀瞳魔王將會怎麼對付這個敢於跟他搶東西的傢伙。

銀瞳魔王的眼底閃過一絲厲芒,嘴角微微緊抿,便是以神識悄悄地探查那九號包間之中到底是什麼人。不過,這赤雲商會的確財力不俗,貴賓包間的建造材料都是品質極高的湮魔石,而且還刻畫了諸多屏蔽神識的法陣,即便是魔王境界的銀瞳魔王也無法以神識探查其中的情況。無奈之下,銀瞳魔王冷聲繼續喊道:「八十萬魔晶!」

「九十萬魔晶!!」那九號包間中的中年男子的聲音在猶豫了片刻之後,這才接著喊道。聽到這聲音之後,銀瞳魔王頓時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來。顯然,對方似乎財力不足,已經接近底限了。一想到這裡,銀瞳魔王頓時信心大增,決定一次性將對方擊敗,奪得這件寶物。

「一百一十萬魔晶!!」

銀瞳魔王喊出這個價格之後,拍賣場之中頓時響起了一番竊竊私語的聲音,許多普通的魔神們一輩子可能都無法見到如此巨款,此時自然震撼無比。至於那些貴賓包間中的大人物們,雖然能夠砸鍋賣鐵勉強湊齊這麼大的巨款來,卻是絕對沒有銀瞳魔王這個豪氣,一下子就砸出一百一十萬魔晶的高價來!

果不其然,銀瞳魔王一下子將價格提升二十萬之後,那九號包間中的中年男子便陷入了沉默。似乎這個人財力不足,無法支付更高的價格,所以便再也沒有叫價。

十息的時間很快過去,眼見再無人出價競拍,銀瞳魔王的臉上不禁露出勝利的笑意來。ro!~! (感謝凌虛上人、冷月紅葉、無法忘塵的打賞,繼續求推薦票與收藏。)

「比如呢?」

于飛很好奇,昨日他看到了十多人,其中半數都不認識,因此不明白那些人的底細。

「除了許楓、木清雪、卓華等獨來獨往之人,還有雲城五大公子之一的東方勝,以及千華集團、王家等勢力。另有個別高手不明來歷,如陰六甲此人。」

于飛驚疑道:「王家也派人參與了此事?」

秋鐵心道:「暗中還有魔門高手並未現身,所有人都盯著辦公大樓,據傳那是葬龍絕地的入口。昨晚,雲城發生了很多事情,四大世家之一的秦家,就發生了一件命案,具體情況還在調查。柳河裡打撈起來的四具魔屍,昨夜就有兩具現身,我們至今都在追蹤,但始終沒有收穫。」

于飛對這個不是很感興趣,問起了千華集團與王家昨日與會之人的情況。

秋鐵心搖頭道:「具體來歷我們還在調查,那些人都沒有自報姓名,有些人彼此相識,有些人則完全陌生。另外,你今天讓我調查的事情,我親自著手追查過了。監聽賀子軒、秦明濤、劉致遠手機沒有收穫,估計他們就算聯繫殺手組織,也不會用常用的號碼,應該全都是臨時號碼,用過之後就毀了。」

「這個沒關係,我只要能隨時定位他們人在哪裡就行。」

秋鐵心勸道:「你最好不要亂來,對付賀子軒倒是沒什麼關係,可是秦明濤與劉志遠都是雲城的名人,有頭有臉,在政界都有很深的背景,即便是我們,也不敢輕易動他們。」

「此事我自有分寸,倒是你目前修為太低,我不太放心。 天門謠志 重生圈叉特種兵 且讓我助你一臂之力,讓你邁入二重天境界。」

秋鐵心聞言一震,眼神激動的看著于飛,主動獻身香吻。

于飛淡然一笑,吩咐秋鐵心在床上做好,右手輕輕放在她的肩上,掌心的百花爭春圖在於飛的控制下,輸出一股真氣進入秋鐵心的體內,助她衝擊二重天境界。

有了于飛的幫忙,秋鐵心專心致志,匯聚畢生修為全力衝擊,短短半個小時,就成功邁入了二重天境界,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領域。

對於秋鐵心而言,在沒有遇上于飛之前,僅憑自己苦練,她預計要五年時間,才有希望進入二重天。

如今,兩人相識剛剛三周,秋鐵心不僅長高了一些,變美了一些,就連修為也大幅提升。

翻身而起,秋鐵心滿臉笑意,撲到于飛懷裡。

「你真是我的福星,我要好好獎勵你。」

看著秋鐵心那高興的樣子,于飛感到很開心。

你快樂所以我快樂,于飛這一刻才深有體會。

親憐密愛,彼此依偎。

秋鐵心抱著于飛,彼此肌膚相親,摩擦生熱,一股誘人的春情再一次湧入兩人的心底。

秋鐵心嬌媚如水,毫不排斥,儘力挑逗著于飛,動作由生澀而變得熟悉。

于飛無比動情,男人根本抵擋不住美女的刺激,但他卻不想吃掉秋鐵心。

「小妖精,我不會輕易讓你如願,我要你心中留有牽挂,那樣才不會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情。」

秋鐵心不語,她是真的想把自己獻給於飛,可這種事情對於一個沒有經驗的少女來說,如何能讓一個經驗豐富的男人就範呢?

雖然如此,秋鐵心還是不死心,親吻著于飛的耳垂,在他耳邊發出了誘惑的邀請。

「想不想嘗一嘗我小嘴的滋味?」

秋鐵心的小手挑逗著于飛的要害,那吐氣如蘭的芬芳,以及那刺激性的言語,明顯讓于飛有了反應。

感覺到于飛的變化,秋鐵心小手一緊,加大了力道,繼續誘惑。

「既然想要,為什麼不試一試呢?」

于飛似笑非笑,有種被人調戲的感覺。

彷彿這一刻于飛就是女人,秋鐵心變成了男人,正極力挑逗于飛。

于飛吻上了秋鐵心的紅唇,笑道:「這迷人的小嘴我會盡情享受的,但不是今夜。」

于飛的控制力相當驚人,即便他心裡很想嘗試,但考慮到秋鐵心的情況,他還是強行壓制。

秋鐵心有些失落,卻又有些慶幸。

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產生這種矛盾的情緒,或許她也希望自己和于飛之間能有一段完美的愛情,而不僅限於這短暫的一夜。

隨後的時間,美體室內響起了音樂。

于飛摟著秋鐵心的細腰,陪她跳了一支舞,然後便帶著她走入了浴室。

十五分鐘后,兩人穿戴整齊的走出了美體室,結束了今夜香艷的幽會。

夜空雷鳴閃電,似乎快要下雨。

「殺手的事情我會盡量調查,你平時多加小心。」

「快下雨了,你先回去吧,有事電話聯繫。」

于飛送走了秋鐵心,一個人站在聖雲美容院的大門口,看著夜空中的閃電雷鳴。

于飛已經下班了,往常這個時候,他一般都是直接回家,可今天晚上于飛顯得有些反常,心裡總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一樣。

夜空上,雷電越來越強烈了,豆大的雨點淅淅瀝瀝的落下,一場暴雨終於降臨了。

于飛退回美容院,呼嘯的狂風嘩啦啦直響,就好似妖風一樣。

幾分鐘后,于飛的手機響起,是許楓打來了。

「這場雨來的古怪,我感覺到了妖氣。」

于飛皺眉道:「你是捉妖大師,怎麼不設法將那妖氣捕捉、煉化?」

許楓苦笑道:「你當這是山林曠野那麼容易啊。雲城人口千萬,妖氣善於幻化,不是那麼容易捕捉、煉化的。我打電話告訴你,只是提醒你一下,葬龍絕地引來的高手遠遠超出了想象。」

「看淡一點,你就不會這麼在乎了。」

許楓罵道:「你都淡出水來了,我真是被你氣死了。」

于飛不答,這種事情不看淡一點,又能怎樣?

葬龍絕地對修道之人的吸引力是致命的,而葬龍絕地本身也是致命的。

于飛生性低調,沒有太大奢望,所以不是很關注,情緒變化,處世態度也就和一般的修道之人不大一樣。 因為,按照慣例來說,現在圖蘭已經可以宣布這把上品魂器長劍被銀瞳魔王拍到了。然而,正當圖蘭準備開口說出成交的話語時,又一道慵懶的聲音自二號包間之中響起,頓時讓所有人都變了臉色。

「一百二十萬魔晶!」

眼見魂器即將到手,卻突兀地冒出一個人來競價,銀瞳魔王心中怒意橫生,眼神冰冷地朝著二號包間望去,心中揣測著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何方神聖,敢於出手跟他搶奪。坐在銀瞳魔王身邊的摩卡,在聽到這個年輕的聲音時,愕然了一瞬間,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的表情。不過,他怎麼也想不起來這道聲音為什麼聽上去有些熟悉。下一刻,銀瞳魔王便沉著臉冷聲喊道:「一百五十萬魔晶!」

如此高價一出,拍賣場之中頓時再次沸騰起來,許多人面色漲紅地與身旁人交談著,紛紛揣測著銀瞳魔王的身份。至於那些聽出來銀瞳魔王聲音的人,紛紛在心中為二號包間的年輕男子擔憂,因為他們知道,銀瞳魔王是動怒了。不過,與此同時他們也在心中微微震撼,沒想到銀瞳魔王竟然如此財大氣粗,一下子就交出一百五十萬魔晶的天價來!!實際上,他們哪裡知道,銀瞳魔王全身上下的身價也不過才二百萬魔晶罷了,以一百五十萬競拍一個魂器,他也是拼了老本才下如此決心的。畢竟,擁有魂器之後,他實力暴增數倍,便可以再將今天的損失彌補回來。

其他貴賓包間之中的人,都在為二號包間中敢於跟銀瞳魔王叫板的年輕男子感到擔憂,可是二號包間中的人此時卻並無一絲擔憂,反而笑的樂不可支。因為,二號包間里的兩個年輕人,不是別人,赫然正是歐陽萬年和垚垚。此時,垚垚坐在歐陽萬年的身邊,笑得花枝亂顫,還一手捶打著歐陽萬年的肩頭,笑呵呵的說道:「小傢伙,我發現你這人壞死了,自己拿出去拍賣的東西,自己竟然也出價競拍,你這明顯是哄抬價格嘛!」

誠然,歐陽萬年也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不符合規矩,明顯是在坑人了。不過,正是因為這樣,他才越是要故意抬價來坑人。因為,方才他隱隱約約聽到有人議論,那出價氣吞山河,十分財大氣粗的人乃是銀瞳魔王。一聽到銀瞳魔王這個名頭,歐陽萬年自然想起當初圖蘭告訴他的話,便知道此人就是那個摩卡的父親。這幾天里,摩卡一直派人跟蹤他和垚垚,像蒼蠅一般的煩人,所以他絕對不介意略施小計,讓那個銀瞳魔王傾家蕩產一回。

本來,歐陽萬年這種做法是絕對不符合規矩的,天下間哪有人拿出東西來寄售拍賣,到頭來卻自己出價競拍的?

是以,在聽到歐陽萬年的聲音自二號包間之中傳出時,高台之上負責拍賣的圖蘭也是愕然了片刻,隨即變得有些哭笑不得。歐陽萬年與垚垚的包間是他親手安排的,他自然知道此刻二號包間中的人是歐陽萬年。一想到之前歐陽萬年以二十萬魔晶賣給他魂器長劍時,說原因是因為欣賞他的性格,再聯想到剛才歐陽萬年故意叫價跟銀瞳魔王叫板,圖蘭也不得不在心中暗嘆,這個叫做歐陽的年輕人還真是性情中人。

不過,對於這種明顯不符合規矩的行為,圖蘭卻是裝作渾然不知,根本沒有開口阻攔的意思。畢竟他之前受歐陽萬年的大恩,以低價賣給他魂器長劍,光憑這一點他也不會阻攔歐陽萬年。當然,最主要是歐陽萬年的這話做法雖然有些不合規矩,但他們商會也沒有明確規定東西主人不準參與拍賣。更何況,那銀瞳魔王與赤雲商會關係不佳,他也樂得看銀瞳魔王吃癟。

下一刻,歐陽萬年那雲淡風輕的聲音再次響起,自二號包間中傳出,在拍賣場中回蕩著——

「一百六十萬魔晶!」

這一下,所有人都看出來了,這傢伙根本不是想競拍魂器的,而是純粹噁心銀瞳魔王的。畢竟,銀瞳魔王每次加價都是三五十萬魔晶,這傢伙卻是每次只加十萬魔晶!更何況,聽到他那副雲淡風輕渾不在意的聲音,所有人都在心中暗暗猜想,這傢伙若不是太富有了,就是壓根沒準備付錢。當然,他們都是傾向前者,若說在赤雲商會沒錢參與拍賣而故意倒亂的話,那肯定是嫌命長了。

銀瞳魔王何等聰明機智之人,他自然也聽出來此人乃是專門與他作對的,可是即便他明知此人故意擠兌他,他卻不得不硬著頭皮接著,因為他實在是太需要這把魂器了。要知道,像魂器這種東西,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極品寶物,他銀瞳魔王如果能夠擁有一件上品魂器,實力便可立刻暴增數倍。等他將魔神化身修鍊成功之後,便有可能問鼎城池之主的寶座,成為一方諸侯。因此,哪怕是傾家蕩產他也得想辦法將這件魂器拿下。

銀瞳魔王的臉色陰沉似水,心中盤算著自己能夠拿出多少魔晶來,與此同時還在心底暗暗發誓,一定要查清楚這二號包間中的人,找機會將之滅殺以出口惡氣。就在這時,坐在他身邊的摩卡卻是陡然間恍然大悟,一臉憤怒的說道:「我想起來了,父親,這個二號包間里的人就是前段時間在赤雲商會中欺負我的小雜碎!!這個小雜碎一定是知道了孩兒的身份,所以才會故意頂撞父親您,畢竟他仗著這城池之中不能私鬥廝殺的規矩,所以才狗膽包天膽敢出言頂撞您!」

聞言,銀瞳魔王的臉色瞬間化作陰曆,雙眼中的一雙銀色瞳孔之中也儘是陰鷙,他點點頭語氣森然的說道:「哼,既然如此,這個小子死定了。摩卡,父親我身為蒼龍軍團統領,不便於出手在蒼龍城中擊殺這個爬蟲,畢竟有很多人巴不得我犯錯引得蒼龍魔王陛下不快,將我從這個位置上拉下來。所以,只有你出手擊殺這個爬蟲了,畢竟你們是小輩,即便是犯些錯也不會有大事,還有父親我頂著。記住,待會拍賣會結束之後,你就帶著銀翼五將去給我把這個小子抓起來,讓他嘗遍千刀萬剮的滋味之後,再將他的靈魂煉製成傀儡!」

「恩,遵命父親,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的!」

銀瞳魔王與摩卡父子二人一同陰陰地冷笑起來,心中開始期待著歐陽萬年遭受千刀萬剮時的慘狀。當然,拍賣還是要繼續的,銀瞳魔王也不是蠢人,知曉了對方是故意頂撞他的,當下便是陰沉的說道:「圖蘭,你們赤雲商會真是越來越沒規矩了,難道連阿貓阿狗都能隨意叫價的嗎?我懷疑,某些阿貓阿狗漫天叫價,卻是根本支付不了這天價巨款。」

此言一出,頓時滿場嘩然,眾人這才得知銀瞳魔王已然動了真怒,而且很可能與那二號包間中的人早已結下仇怨。一時間,眾人也是紛紛醒悟過來,如此看來,那二號包間中的人似乎真的是在漫天叫價擠兌銀瞳魔王。

不過,圖蘭的聲音卻是適時地響起,將場中的喧囂全部壓下。只見他面色陰沉地望著銀瞳魔王所在的包間,那蘊含著不容侵犯的堅定聲音響起,在拍賣場之中飄蕩著:「我赤雲商會的聲譽如何,就不勞閣下您費心了,您還是操心一下,口袋裡的魔晶夠不夠多,能否拍得到這件魂器吧。另外,但凡是我赤雲商會的貴賓,必定都有著相應的支付能力,絕對沒有亂喊價的行為。所以,您實在是多慮了,我圖蘭以人格擔保,二號包間中的貴賓絕對能夠支付一百六十萬魔晶的巨款!」

誠然,圖蘭的話很有道理,以歐陽萬年的財力,只怕在場的所有人加起來還不夠他一指頭的。畢竟這種被人奉之為上品魂器的武器,在他戒指里還堆積著幾座小山呢。更何況,這件魂器長劍本來就是他自己的,即便是叫價一千萬魔晶,最終還是要落入他自己口袋的。當然了,圖蘭那一番綿里藏針的話,其中譏諷的意味即便是傻子都能聽得出來,端的是讓銀瞳魔王暴跳如雷。

「哼!」銀瞳魔王冷哼一聲,旋即雙瞳緊縮,心中將圖蘭的祖宗十八代親切問候了一遍,隨後不再與他糾纏,咬咬牙開口喊道:「兩百萬魔晶!!」

「哇!!!」

「兩百萬魔晶啊!!!」

拍賣場之中頓時沸騰了,那些低階的魔士和魔將們,只怕是一輩子也無法賺取到如此天文數字一般的魔晶,紛紛是心中震撼無比。經過今天這件事之後,這些魔神們也算是長了見識,終於知道一件魂器代表的是何等含義,其中又有著怎樣無法想象的價值。

聽到拍賣場之中一片喧囂沸騰,二號包間中的那個年輕人卻沒有再次出價,銀瞳魔王這才暗暗地鬆了一口氣。畢竟,他現在全副家當加起來也就二百萬魔晶罷了,買下這把魂器之後,他可是真正的兜比臉乾淨了。不過,好在二號包間中的歐陽萬年沒有再次出價。

十息之後,圖蘭也終於開口宣布銀瞳魔王成功競拍到上品魂器長劍。

拍賣場之中頓時沸騰了,那些低階的魔士和魔將們,只怕是一輩子也無法賺取到如此天文數字一般的魔晶,紛紛是心中震撼無比。經過今天這件事之後,這些魔神們也算是長了見識,終於知道一件魂器代表的是何等含義,其中又有著怎樣無法想象的價值。 (感謝麒麟鼠123的打賞,繼續求推薦票。)

「昨日學校辦公大樓的那場盛會,有什麼需要特別留意的人物嗎?」

「這個手機里說不清楚,等見了面后我再告訴你吧。現在我要去了解一下那股妖氣,有空再聊。」

于飛收起手機,看著夜空中的雷電,逐漸陷入了沉思。

同一時刻,在小和尚孫小寶家裡,原本已經在床上睡著的小傢伙,突然被一股危機感驚醒。

那是一股妖氣,與小和尚孫小寶之間產生了一種特殊的聯繫。

孫小寶稚嫩的小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安的神情,翻身下床來到客廳,拿起電話撥通了于飛的手機。

「我感覺到了一股妖氣,是沖著我來的。」

于飛聽出孫小寶的語氣有些焦慮,安慰道:「別怕,那股妖氣不一定能找到你。這兩天你小心一點,抓緊時間修鍊,待實力上去之後,就算那股妖氣找到你,它也奈何不了你。」

「我能感應到它的存在,它也一定知道我就在雲城,這是一種特殊的感應,它在找我,它一定會找到我的。」

孫小寶充滿了擔心,這是一種潛在的威脅。

「這樣好了,明天放學后,我把你接到我家去住,我會保護你的。」

于飛此言讓孫小寶略微安心,小寶雖然是佛門高僧的傳人,可他畢竟才九歲,心理發育不成熟,膽小是正常的。

雨一直下,雷電在雲城上空咆哮,繁華的都市因為這場雨而變得冷清了不少。

在城南的一處高級會所內,賀子軒正在房間里打電話。

「考慮了半天,你們可有結果了?」

「經過初步調查,目標並非普通人,你給的價格太低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