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大地震顫,空間轟鳴。

「擋不住!」

葛青面色驟變,心中驚駭欲絕,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充滿恐懼之色,緊盯著直奔面門而來的刀魚。

他沒想到只是靈竅中期的人族,竟然有這般戰力,他這靈竅後期的妖族連一擊都擋不住。

「啊~!」

葛青聲嘶力竭,擎出藏青色寶劍,死命的向那尾刀魚刺去。

「轟隆~!」

一聲巨響,葛青彷彿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橫飛出去,身在半空,就開始大口溢血,黑色的血液夾雜著大量的鮮紅內臟碎塊。

他雖然避開了死劫,可依然重傷垂死!

刷!

陳強毫不停留,緊隨葛青橫飛的身形追擊了過去。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根本就沒有給黃金聖子反應的機會,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陳強手中戰刀已經頂在了葛青的額頭上。

如今葛青重傷垂死,毫無反抗之力,只要陳強的刀往前輕輕一松,就能結果了葛青的性命。

「你敢?!」

黃金聖子一聲暴喝,殺氣沖霄。

「我有何不敢?」

陳強嘴角微微翹起,頭也未回,只是將戰刀輕輕往前遞出半寸,黃金聖子便生生剎住了身形。

「不要殺我!」

葛青不想死,非常不想死,他的人生才剛剛開始,還未曾見到世間正真的絢爛。

「這就是你藐視人族的本錢?」

陳強居高臨下看著葛青倉惶的面容,語氣譏諷的問道。

「我……!」

葛青剛想解釋些什麼。

「噗!」

陳強將戰刀往前一送,直接穿透了葛青的顱腦,他根本就沒打算聽葛青的解釋。

「呃!」

剛到嘴邊的話被這一刀生生斬斷,葛青四肢抽搐了幾下,便徹底失去了生命氣息。

「怎麼會這樣?」

眾妖目瞪口呆。

靈竅後期的葛青,竟然就這麼死了!毫無反抗之力的死在了一個靈竅中期的人族手裡!

這個結果他們不能相信,也不敢相信!

葛青的屍體就橫卧在地上,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充滿了驚恐以及對生的眷戀,致死他都沒有合上眼。

「葛青就這麼死了!」

蘇玲玲失魂落魄。

「他的身法……」

牛慶生痴痴說道。

「如同鬼魅!」

麋鹿一族的洛青兒脆聲介面道。

洛青兒、牛慶生、蘇玲玲等六人都很緊張,生怕下一瞬間陳強就出現在他們面前,連葛青面對陳強都只能勉強接下一擊,他們連一招都接不下。

「我倒是小看你了!」

黃金聖子目光很冷,聲音也很冷。

此時,他已經同蘇玲玲等六人聚集在了一起,時刻防備著陳強的偷襲。

這麼多人,除了他,沒人能夠擋下陳強的突襲。

「我卻不曾小看你!」

陳強收起戰刀,冷漠說道。

之後,他拾起了葛青遺留的儲物袋,身形幾個閃爍,便從眾妖視線中徹底消失了。

他雖然還想在抹去幾個妖族,但沒機會了。

「那個人族走了嗎?」

洛青兒問道。他的聲音顯得很緊張,到現在他還心有餘悸。

「應該是走了吧!」

蘇玲玲說道。 夜晚了,整個世界似乎都安靜了,阿魘望著眼前的長明燈,極深的黑暗裡只有它不停地跳動著明火。火光照亮了她臉部的輪廓,絕美的五官陷入了陰暗中,眉頭慢慢擰緊,眼裡滿是無奈和哀嘆。

「這阿修羅果真那麼重要嗎?哈哈哈哈。」長明燈里他的聲音微顫著,他似乎笑得很放肆,那笑里卻含著一縷凄然悲涼,「阿修羅若修成,我,守貞,那個輸在情劫里的守貞是不是就永遠消失在天地間了?」

「這是你的命。」她的聲音很沉定、清冷,「因為你的私慾害了你最愛的人,和那個本該光芒萬丈的神——阿修羅。」

「是啊,我若離開不會對這萬世有一絲影響,我本來就是一個容器,阿修羅的容器,就連入輪迴的資格都沒有。」

「……」阿魘沉默了一會兒,那纖長的睫毛好似冷顫著,「你就是阿修羅,是阿修羅修成正果前的凡人之驅。」

纏綿入骨,總裁代孕妻 「不,我若連她都不曾記得,就不是我了,連我放在心尖的回憶都能抹殺,又怎麼能說是我呢?」那個聲音蒼涼、無力。

此時的長明燈點點的微光,就像祭奠著那兩個曾經逝去的靈魂,那段遠處的記憶。

「我不是阿修羅,不是。」那聲音盡含霜頹態,她舉目而望,也不免生起悲涼蕭瑟之感。

……

外面,老和尚重重地唉嘆著,他的眼睛緊緊地閉著,額上不斷冒著冷汗。

BOSS,向錢看 坐在一旁的蹉源不免擔心,小心問道:「師傅?」

蹉源的叫喚使他猛地睜眼,抬頭,死死地盯著那間晦暗的小屋,額頭上的汗水一滴滴地淌了下來,「冤孽啊,冤孽啊!」

「師傅,怎麼了?」

「誒,都是命,這輩子都逃不開,逃不開的……」老和尚的聲音減弱,但荒涼之感不減,「有時候,你奮力想要擁有的一切,到頭來才發現你根本就無能為力,偏執,就是偏執啊。」

老和尚站起身,他的眼睛通紅而滄桑,他始終看著走廊深處那間昏暗的小屋子,說罷重重地拍了一下蹉源的肩膀,轉身就離開了。

那一瞬間,蹉源猶豫了,他竟然再糾結師傅那些話是在對他說,還是對那個屋子裡被禁錮的靈魂說?也許都有,也許都不是!

……

「迦夢過來。」人來人往的熱鬧步行街上,藍望屁顛屁顛地小跑著,心裡不斷感慨人間真熱鬧啊,似乎在這萬世活了那麼久,就沒有在妖世如此熱鬧過。

直到的女孩緊緊跟著藍望,水藍色清麗的眼睛透露著不諳世事的純潔,就像一個墜落凡塵的精靈。

此刻的她笑得很開心,也許有些人,就這樣看著,能看到他也能讓你很開心。

「迦夢,發什麼呆,走了。」這一刻籃望是真的很開心吧,從小就在黑風林里長大,從未真正見過外面繁華的世界,他是真的很期待見一見這萬世的繁華。

有時候他真的希望自己只是一隻很普通很普通的妖,無論多渺小,能自由,能隨心所欲就好。

「望哥哥,這裡好熱鬧啊!」

「對啊,迦夢,看,哇,」籃望指著路上時不時開過的汽車,「小迪說它們叫汽車,是高科技。」

「什麼是高科技?」

「就是,嗯,就是人類很厲害的能力。」

「呵呵呵,」迦夢在掩面微笑,「望哥哥好厲害!」

……

來人世也有一段時間了,藍望整天帶迦夢偷偷跑出來玩,畢竟小迪那女漢子可是管得很嚴的,老是怕有危險。

雅苑圖書館還是那樣靜靜坐落在那,人來人往,引無數眼光注目、好奇,但走進的人卻極少。

「什麼,她死了!」小迪很是震驚。

「嗯,算是抑鬱而終吧,心已經死的人你又指望她能活多久。」老闆娘淡淡地回應道。

「那豪豪?」

「自然是難受了。」

「……」

小迪知道這個消息心裡很不是滋味,可憐那孩子那麼小就成孤兒了。

「我去看看他。」

小迪緩步走到後面的石門,跨過石門,裡面桃淵林內桃花盛開,把裡面的萬千風景遮得嚴嚴實實,桃花林旁竟是一個依山而建的院落,院落雖小。

她走到豪豪住的那間,透過窗欞,她看見豪豪靜靜地伏在桌子上,像是睡著了。

她小心翼翼地走過去,孩子粉嫩的臉蛋依稀可見的淚痕,站著淚滴的睫毛還在微微顫抖著,「豪豪,能和姐姐說句話嗎?」

聽到這話,孩子睜開眼,沒有回答,只是看著她,漸漸地蓄滿了淚水,打濕了臉頰,從從他的臉龐滑下,滴落桌子。

那個純凈如一絲雜質也無、明亮無痕的孩子,幾日未見竟添了許多塵世風霜的礪痕。

小迪身子輕輕晃了晃,「豪豪,不怕,以後姐姐會一直陪著豪豪,保護豪豪,好嘛?」

「我是一個本不該存在的魔煞,你真的不嫌棄我嗎,會真的關心我嗎?」

「怎麼會呢?豪豪那麼可愛。」小迪伸出雙手抱緊了那個小小、脆弱的小女孩,「因為,姐姐和豪豪一樣都是沒有爸爸媽媽的。」

懷裡的小孩放聲大哭,滿面淚水,笑臉深深埋在小迪的懷裡。

她安撫著孩子,也是眼裡淚光閃閃,卻不曾流出眼淚,唇角漸漸浮起笑意,那笑里卻含著一縷悲涼和心疼。

老闆娘說過,魔煞一旦長大,必將禍害四方,都說他們忘恩負義喪心病狂六親不認天理難容,且能力滔天,還有比他更符合「凶神惡煞「的人選嗎?

也許,只是道聽途說呢?

她不相信那孩子會有一天能對她舉起利刃,她不相信,也不敢去相信。

「今日下午,一棟別墅里驚現幾具屍體,死因不明,警方還在繼續追蹤……」手機上播報著這起重大兇殺案,幾張被打上馬賽克的人毫無生氣地躺在地上……

「易禾!」小迪內心猛地一驚,哭笑道,「怎麼又死了,又死了。」

從小隻要和她有過節的人都會離棄死亡,她不傻,那麼多的死亡,讓她更加肯定是發小羽柯殺的。

此時的她身體微僵,有點木然地抬望。只見她和坐在前面的羽柯交換了一下目光,冷冷地看著羽柯,手上的拿著筆的力道越發緊了。

但是羽柯還是對她很溫和地笑了,一直一來羽柯對誰都是冷冷的,除了小迪,那種很病態的保護和追隨讓她窒息。

羽柯的手機發出來消息通知,是小迪發過來的,上面赫然寫著:「羽柯,你到底想做什麼?你讓我覺得可怕。」

羽柯微笑的臉有些僵住了,下一秒又對她微笑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是啊,你是龍族的,殺死幾個凡人不就像踩死螞蟻一樣簡單嗎?視人名如草芥,你還真是可怕。」

「……」

羽柯看著她,表情漸漸嚴肅,自習課上一片沉寂,羽柯的神情晦澀不明。

小迪又發來一條消息,「你這個朋友不交也罷。」

這句話,在羽柯的手機頻幕上亮著,如同刺刀扎得她眼睛生疼,將她僅存的一點自信和希望擊得支離破碎……

萬年前,天地共主乃是這萬世之主,神魔同體,古為上天,光明之意。

因凡人勢薄,總是遭到各類各樣的傷害與不公,他心疼人間,便賜伏羲強大的神力,成為人王,以及他的族人,讓他們世代保護人間。 非寵不可:傲嬌醫妻別反抗 此後還派唯一的弟子——阿修羅協助伏羲。

萬年的光陰,也讓這萬世對這位天萬世陌生和忘懷,他生於混沌,終也歸於混沌!

「這萬世怕是大難臨頭了。」老和尚緊皺眉頭,一手捏著佛珠,一手扶著胸口。

「你看見了什麼?」阿魘一如既往品著茶。

「滿目蒼涼,浩瀚星辰之下死寂沙海,遠方只剩無助和哀鳴。」 盛寵妖孽毒妃 老和尚沉重地閉上眼,無聲地落淚。

可阿魘笑了,像花開在清冷的寂靜里,決然燦烈的美。「也許,這些永遠不會到來。」

「唉!」老和尚重重地嘆著氣,「蹉源那孩子最近也很不讓人省心。」

「妖王血脈覺醒了?這倒是好事。」

「平淡度過餘生就好,覺醒了就麻煩了。」

「話雖如此,可誰又甘願平淡,追求平淡者無非就是經歷過太多挫折和傷害的人,意氣風發的人啊,都喜歡四處看風景。」

窗口吹來夜風,還夾雜著涼涼水霧,驟然飄進來,她漆黑的發被風吹得橫斜飄飛,如畫的眉眼始終帶著笑意。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