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就在他的手掌剛剛拍出的同時,

須彌袋突然爆炸開來,

強力的衝擊波讓徐姓男子不由後退了幾步,

「你小子,倒是挺有錢,」

被王明軒氪金一擊逼退,徐姓男子怪笑一聲,他話還沒說完,

飛揚的塵土中,

一抹不起眼的黑光一閃而逝。

「恩?」

徐姓男子還沒來得看清楚,

『誅神刺』瞬間沒入他的額頭。

「這是,怎麼,怎麼回事?」

『誅神刺』入腦,

徐姓男子神色瞬間變得恍惚起來,手中攻勢跟著就停滯了下來。

「好機會!」

『誅神刺』一擊建功,

王明軒順勢抽身,扭臉就跑,

一邊跑他還一邊心痛道,「我的元石啊~」

雖說『誅神刺』專攻神魂,

但是無奈兩人修為差距是在過大,

這一記『誅神刺』也僅僅替王明軒爭取到了三個呼吸的時間,

「好小子!」

緩過神來,徐姓男子怒罵一聲,就要追擊,

但是突然他停下腳步,側耳像是在傾聽什麼,

片刻后,他陰鳩地看著王明軒消失的方向,有些氣急敗壞:「算你小子運氣好。」

言罷,

他身子一晃,轉眼就不見了蹤影。

白虎崗另一處,

黑衣華服的男子披頭散髮的逃跑著,

他一邊跑,一邊不時地看向身後,

那驚恐的神情,

彷彿身後有什麼洪水猛獸在追趕一樣。

「姓胡的,你我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你敢對我下手!」

「嘿嘿嘿~」

一陣怪笑響起,

一個身穿紅衣,面無表情的男子鬼魅的出現,

同時出現的,還有那個身材魁梧的胡姓男子。

「其實,某不想殺你的,」

胡姓男子咧著大嘴,道:「但是沒辦法,尹老有交代,今日白虎崗上的人,都得死!」

「胡說!」

聞言,黑衣男子大聲喝道:「我與尹老有協議,他為什麼要殺我?」

「錯錯錯,」

胡姓男子搖了搖頭,道:「你沒聽清楚的話,我就再說一次,今日白虎崗上的人,全得死!」

說著話,他像是一個餓急了的野獸一樣舔了舔嘴唇,

打出一道法訣,那個面無表情的紅衣男子合身沖了出來。

「既然你不肯放過我,那我今天就來掂量掂量的你這聚陰屍到底有何不同之處!」

說著,黑衣男子手中飛出十幾塊白骨令牌。

「胡道友,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還沒有解決他?」

兩人交戰了大約小半個時辰,

尹老那刺痛人耳膜的聲音響了起來。

「尹老!」

胡姓男子還沒說話,

黑衣男子搶先質問道:「今日是你指使姓胡的來殺我的嗎?」

「呵呵呵,正是。」

尹老一搖一晃地走近,同時眼窩之中鬼火搖曳,「老夫勸你,還是束手就擒吧,免得徒受皮肉之苦。」

「好!好!好!」

聞言,黑衣男子怒急而笑:「想要我束手就擒,那就要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手段了!」

話分兩頭,

王明軒擺脫了徐姓男子后,

向著一個方向一路飛馳而去,

「誅神刺』的雖然威力巨大,但是這消耗卻也是不小啊,」

為了儘快擺脫徐姓男子,

王明軒不得已用出了幾近極限的『誅神刺』,

此時的他面色蒼白,冷汗直冒。

這樣不做停留的飛逃了將近一天的時間后,

王明軒終於是堅持不住,一頭栽倒在地,人事不省。

過了兩天的時間,

王明軒才緩緩醒來,「嘶~又撿回來一條命啊。」

查看了一下傷勢,

他先是自嘲了一下,接著就找了一處隱蔽的山洞。

「果然還是在生死之間,方能進步神速啊~」

盤膝而坐,王明軒緩緩停下了『幽冥決』,

連番的趕路,不停的戰鬥,

幾近極限的王明軒隱隱感覺丹田處有個氣旋正在成型。

「好了,氣海終於開闢成功,我這也算是因禍得福了吧~」

修士一道,

者境感應元氣,士境開闢氣海,師境金丹可成,

者境修士,在感應到天地元氣之後,

就可以利用功法將元氣收納與周身筋脈之中,

這時候,無論是元氣的儲存量還是精純度,都只能是最下等的,

唯有到了者境,

于丹田處開闢氣海之後,

元氣就會在其中自主運轉,精鍊,進而凝練為法力,

相較之於與元氣,

法力的精純度和儲存量,都有質的改變。

這就是為什麼修士一旦達到了士境之後,

就可以移山倒海的原因所在。

眼下王明軒氣海方成,

他這才算得上是真正踏上了修鍊之途。

用了一炷香的時間來熟悉氣海后,

王明軒從須彌袋裡取出了一塊發著微光的玉符。

將玉符貼在額頭片刻后,

他緩緩站起身來:「看來,鴉神找對方向了。」

來回走了幾步,「雖說靈盤指向表明,那人還在白虎崗,

但是此人能夠隔空攝人,想來他的老巢里一定是危機重重,這麼貿然前往,不妥,」

他扶著下巴,道:「要是能有什麼法子能夠不驚動那人,悄悄潛入就好了。」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

哦對了,

瞌睡來了有人送枕頭。

這不,王明軒需要的『枕頭』就這麼不請自來了。。

『咚!』

一個身穿黑色華服,渾身是血的男子噗嘰一聲掉到了他藏身的山洞口。 這天上啊,

會落雨,會下雪,會落下流星,也會掉餡兒餅,

當然了,

有的時候也會掉下一個林妹妹,

但是像今天這樣掉下來一個中年糙漢的,

倒是頭一回見。

「恩?」

聽到巨大的落地聲,

王明軒就走出了山洞,

他手裡的靈盤綻放著耀眼的光芒。

「莫非,將徐靈玉擄走的人就是他?」

微微一感應,

師境修為,

「不可能啊,撕裂空間,那可是王境的特有手段,眼前這人~」

看著地上人事不省的黑衣人,

王明軒一時間有些舉棋不定。

「算了,先將他救下來,再慢慢的套他的話。」

打定主意,

王明軒提起黑衣人,就往山洞裡走去。

簡短節說,兩天後。

「恩~~」

安靜的山洞裡響起一聲很虛弱的哼哼聲,

黑衣男子慢慢坐起身來,就看見不遠處盤膝而坐的王明軒。

「什麼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