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一道神光刺穿了地面,衝天而起,直達天際。

天空之中,出現了一異獸,那頭異獸身形巨大,光是一隻爪子就有山嶽一般大,然而,這只是虛影而已,若是本體,那該有多麼的震撼呢?

吼吼。

一聲獸吼聲震碎了天地,狂風暴起,飛石橫掃。

秦羽觴等人朝著那個方向急忙飛去,那裡恐怕出現了什麼大造化。

突然,在秦羽觴的前面出現了一人,正是聖劍子。

聖劍子朝著秦羽觴看了一眼,眼中帶著一絲的戲謔,像是在挑戰,不緊不慢的擋在秦羽觴的身前。

「岳葉峰,沒想到你竟然和日曜煞體走到了一體,真是遺憾啊。」聖劍子不冷不熱的說道,像是在嘲諷。

「原來是聖劍子啊,我還以為是誰呢,怎麼,憑你也想要爭奪造化嗎?」岳葉峰雖然和聖劍子有過數面之緣,但是聖劍子為人傲慢,看不起任何人,岳葉峰非常的不爽,故而雖然聖劍子實力高強,但是岳葉峰還是要反唇相譏。

「不知死活的東西。」聖劍子出手,一指點出,岳葉峰瞬間感到一絲的危險,但是他不想退縮,硬著頭皮相抗。

「雜碎。」秦羽觴罵道。

秦羽觴毫不留情,瞬間就出手了,那種恐怖的力量釋放而出,胸前的十顆星辰緩緩的轉動起來,這一刻,天地驟然寂靜。

聖劍子眼色微寒,不得不全力壓制。

「砰。」

一條山脈炸開。

黑色的漣漪朝著聖劍子籠罩而去,如同有生命一般。

一股龐大的吸力釋放而出,聖劍子神色凝重,這種力量太恐怖了,這到底是什麼力量?

聖劍子頭也不回的從虛空遁去,手中的一掌符文爆開。

秦羽觴強行制止了那種力量,身體當中翻江倒海,如同要爆開一般,但是幸好沒有完全釋放那種力量,不然秦羽觴又要重傷。

那隻異獸的影響早已消失,但是很多人都朝著哪裡趕去,想要爭奪大造化。

進入青冥界的年輕一代非常多,都在不同的地方尋找機緣,因此紫陽宮並不是所有的都發現了,而是一些人遇見了,但是其他人在別處得到的機緣不一定比秦羽觴等人的道的差。

犯罪現場禁止撒糖 「吼吼。」

那隻異獸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一股威壓釋放而出,所有的獸族心中產生一絲悸動,來自血脈的威壓讓他們直不起身,跪倒在地上。

伊雪也受到了威壓,不得不低下頭去,朝著那隻異獸的虛影膜拜。

「那到底是什麼獸類?」秦羽觴問道,但是伊雪也不認識,因為沒有人講過那種異獸。

「似蛇非蛇,頭生雙角,生有四肢,無翅而可以飛翔,那是······」岳葉峰有點震撼,說不出話來。

「傳說當中的神龍。」孟超說道,他目不轉睛的看著那異獸,不錯,正是神龍。

「沒想到,這裡竟然存在著神龍。」離火兒驚嘆,神龍,那種生物怎會出現在這裡?

「恐怕有什麼異變,趕緊走。」

秦羽觴等人朝著那裡飛去,身體化作流星,消失不見。

!! 神龍翱翔於九天之上,吞雲吐霧,神采奕奕。雖然只是一道幻影,但是依舊絕代萬古。

一聲龍吟響起,那條虛幻的神龍影像沖入九天雲霄,消失不見。

大地上,一條綿延數千里的山谷橫呈,怪石嶙峋。

旁邊是直插雲霄的山峰,蔥鬱的森林擋在山脈前面,每一個數都高達數百丈,最小的樹都是幾人合抱不來的。

森林陰森森的,非常的昏暗,沒有一絲的光線。

森林裡面,野草叢生,有一人之深。

秦羽觴等人飛臨森林上空,不再向前。

「怎麼了?」離火兒問道。

「再往前我們就都要掉下去了,這裡和紫陽宮一樣,不允許飛行。」秦羽觴看著這片森林說道。

就在這時,有很多人從森林上空飛過,只聽到撲通撲通的聲音,全部都掉了下去。

看著那些人狼狽的樣子,孟超忍不住大笑,岳葉峰也是大笑不已,就連伊雪也是不禁莞爾。

「小雜種笑什麼呢?」有人怒氣沖沖的說道,他的身上還帶著草屑。

「笑你呢雜種。」孟超是那種嘴上吃不得半點虧的人,當即就罵了回去。

「我殺了你。」那人從森林裡面出來,直接向孟超衝來。

孟超身形閃動,如今他的實力大增,速度提升了很多倍。

那人立即感到對手棘手,有點後悔大意出手。

孟超一拳砸在那人的身上,那人的身體重重的砸在地上,沒有絲毫的反擊之力。

孟超還要出手,但是那人趕緊求饒,孟超搖了搖頭,大喊沒勁,只得放那人離去,要是秦羽觴的話,那人恐怕已經死了。

幾人迅速朝著山谷當方向而去,已經有人到達了那裡。

森林當中,那些一人多深的草已經被人踏出一條路來。

「咻咻。」

幾道身影迅速從秦羽觴等人的身旁閃過,速度快到了極致。

「看來我們這次有麻煩來了。」岳葉峰眼睛裡面透出一絲的戰意說道。

「反正我們是不會倒下的。」秦羽觴淡淡的說道,非常的自信。

伊雪不知道秦羽觴從哪裡來的自信,好像在任何時候都是非常的自信,這一點,無人能及。

等到幾人到達山谷的時候,已經有很多人在那裡了,他們在山谷外面徘徊,好像不敢進去。

秦羽觴看到了一個熟人————劍聖子。

劍聖子剛好朝著這邊看來,當他看到秦羽觴的時候,恨不得殺了秦羽觴,沒想到,秦羽觴竟然讓他逃竄。

秦羽觴朝著劍聖子笑笑,像是問好。

旁邊的伊雪等人無奈的搖了搖頭,秦羽觴把劍聖子嚇得不輕。

其實岳葉峰和伊雪兩人對秦羽觴的那種力量也是非常的忌憚的,本來幾人的實力相差不大,但是一但秦羽觴動用那種力量的話無人能是秦羽觴的對手。

秦羽觴知道劍聖子在忌憚什麼,但是他自己也知道,那種力量不能輕易動用,雖然那種力量讓很多人忌憚。

山谷口直挺挺的躺著幾十具屍體,那些人身上的精血全部被吸幹了,死裝非常的恐怖。

「大家聽我說,如果大家想要進入山谷,就必須聯合起來,一起攻破大陣。」有人說道。

「我乃劍聖子,誰要是跟我的話,我絕對不會虧待他的。」劍聖子淡淡的說道,為自己拉攏幫手。

劍聖子這個名號一傳出來,所有人都有點不安,很多人都知道劍聖子的一些事,雖然劍聖子並不怎麼露面。

「他就是劍聖子,據說劍聖子一直在壓制自己的境界,不然早就超越老一輩人了。」

人們竊竊私語,有些人想要讓劍聖子為其撐腰。

「劍聖子算個什麼東西,敢在我空空行者面前賣弄。」一人絲毫不懼劍聖子,出言不遜。

「空空行者又是那根蔥?嫌命長是不是、」劍聖子針鋒相對,他怎會甘願忍受別人的如此屈辱?再說他自己還有一口氣沒地方發泄呢。

「大家都是來尋找機緣的,這倆個人明顯各懷私心,圖謀不軌,心機太深,你們和他們在一起什麼都得不到。不如大家聽我的,合力破開這禁制,然後各自找機緣,不必聽誰的,豈不快活?」秦羽觴大聲說道,他顯然是有意要破壞的,萬一真的聯合起來的話,對己方沒有絲毫的好處。

「臭小子,想死是不是?」空空行者瞪眼罵道。

「你算個什麼東西,鼻子里插根蔥裝什麼大象?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那副嘴臉,如果我是你的話,早就一頭撞死算了,哪還有臉出來。就那一點微不足道的力量,竟然還敢出來丟人現眼,你可真是給你父母長臉啊,你爹媽辛辛苦苦怎麼會生出你來·······」

孟超罵道,他罵起人來嘴巴非常的賤,雖然對方實力遠遠超過自己,但是他不在乎,誰敢罵他大哥,他絕對不會客氣。

空空行者向來高高在上,收到別人的追捧慣了,何時被人如此罵過。

「死。」

空空行者眼睛瞪得想銅鈴一般大小,老臉赤紅,被孟超惹得大怒,眼睛裡面都要噴出火來了。

空空行者一手探出,朝著孟超抓去,力量恐怖。

「你算個什麼東西!」

秦羽觴擋在孟超面前,一指點出,和那隻手撞在一起。

「砰。」

山林震動,巨石滾動。

秦羽觴倒退數十步,那人倒退幾步,他沒想到秦羽觴看起來實力較低,但是動起手來一點都不弱。

「要打到別處打去,別打擾爺爺我,不然要你們好看。」一個胖子罵罵咧咧的說道,滿臉的肥肉,兩隻眼睛像綠豆一樣,像是鑲嵌在眼窩裡一般。

「唉,我說你這胖子,到底吃了多少,怎麼這麼胖啊,你看你一身的肥肉,到這裡來做什麼?減肥啊。」孟超看到那胖子就想笑。

「嗨,我說你這個小兔崽子,找死是不是?惹急了我小心我把你拆骨扒皮,丟到野外,讓野狗吃了你。」胖子小眼睛裡面露著凶光,卻是裝出來的,他感覺孟超是個很有意思的人。

「你這胖子,瞪著眼睛裝什麼裝,再瞪還是那麼小,像個綠豆似的。」孟超笑著說道,胖子長得太有喜感了。

「你這臭小子。」胖子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拉家常到別處去,有眼無珠的東西。」空空行者冷冷的說道,他很是看不慣。

「空空道友說得不錯,拉家常到別的地方去。」一人從森林當中走出來,身旁跟著幾名年輕貌美的女子。

「原來是仙絕公子啊,失敬失敬。」空空行者笑著說道,兩人顯然認識。

仙絕手中把玩一把摺扇,朝著空空行者點了點頭,算是問好。

聖劍子見人都來的差不多了,再次提出聯合的事來,很多人都支持,空空行者雖然和劍聖子不對頭,但是並沒有反對,秦羽觴等人沒有表示什麼,就這樣,所有的人都聯合起來,破除禁制。

就在所有人聯手破除禁制的時候,山谷當中出現了一條巨大的神龍影子,它俯視萬界,雄視長空,睥睨天下。

龍頭傲然,蔑視眾人,實力低的,早已經匍匐在地上,縱然是空空行者等人,心中也是非常的震驚。

難道神龍未死?很多人都心驚膽戰。

「那只是影像,加把勁兒,我們就要成功了。」秦羽觴大聲說道,的確神龍已死,那隻不過是影子而已。

所有的人通道這句話,終於鼓起了勇氣,有人帶頭,他們膽子也大了許多。

只聽到轟的一聲,那禁制已經經歷了千萬年的腐蝕,威力早已不存,經不住眾人的聯手攻伐,終於破開了一道口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