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談楠眉角皺起,你將話都說到這種地步。我還怎麼責罰你?這個米特也活該倒霉,非要前來這種三不管的地方,難道你不知道不管在哪呢城市,總有一些陰暗角落,是不能隨便亂闖的嗎?不要說是你,即便是我在這樣的深夜,獨自一個人也是不敢來到這裡的。你真的是讓我太失望,你這樣的人還想要光復亞肯羅布家族。你做夢吧。

自始至終談楠都沒有懷疑過宋匠,沒辦法。實在是因為她知道今晚在通趣園那邊真的發生了意外變故。宋匠在那邊處理這事也是情有可原的,不過說起來宋寶貌似還被扣押著?

「宋匠,宋寶他是不是還沒有回來?」

「是的,小姐,這個就是我想要找你幫忙的。宋寶直到現在都被莊語嫣的人扣押著,生死不知。我真的是有點擔心他的安危。我也知道宋寶是個窩囊廢,做人做事有點囂張跋扈,但他始終是我的弟弟,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出什麼意外。既然我現在是宋家家主,就要為他的生死負責。小姐。你能不能幫幫忙,將人給我贖回來。只要宋寶能回來,多少錢我們宋家都願意拿出來。」 時間都知道 宋匠臉上露出一種焦慮神情,任誰看到都會感覺到他是真的擔心宋寶。

「這事以後再說,這不是拿錢就能解決的。」一陣夜風吹過來,吹動著談楠的身體感到一種寒冷,她厭惡的掃過米特屍體,想了想淡然吩咐道:「宋匠,米特的屍體就交給你處理,火化后隨意丟掉就是。一個已經沒有任何後裔的人,留著骨灰也是一種浪費。」

「是。」宋匠恭聲道。

車隊很快就開走。

宋匠站在米特身邊,手指間的香煙在黑夜中閃爍出一明一暗的光芒,他臉上露出陰狠毒辣神情后,手指彈起,香煙直接落在米特死屍上面,轉身就向外面走去。

「帶上他,老規矩處理掉,手腳乾淨點。」

「是。」

兩個人走上前,將米特抬進車內。他們是宋匠的心腹,是絕對忠誠宋家的人,只有他們兩個做事,宋匠才會感覺到放心。而不管如何說,眼前這關總算是暫時性的度過。

五月二號。

現在仍然是五一期間,車輛仍然非常多,蘇沐是乘坐飛機前往江南省的,但即便如此也是有一段路是要坐車的。幸好車輛雖然多,但經過分流疏導,路上沒有發生堵塞情況。

蘇庄。

當蘇沐的身影出現后,蘇可便蹦跳著衝上前來,激動的一把摟住他臂彎,笑容甜美,「哥,你總算回來了,我還以為你趕不上午飯,沒想到你倒是夠快的,路上沒有堵車吧?」

「沒有,倒是你,這會怎麼在家呢,假期難道不出去玩玩嗎?一個人不高興的話,喊上溫璃、魏蔓或者說和溫子曰也行啊,我還沒有問你,你和溫子曰最近處得怎麼樣了?沒有誰來刁難你們吧?」蘇沐撫摸著蘇可的頭髮愛憐著的問道。

「沒有,我們感情很好。我也想要出去遊玩,但老媽都已經這樣,我怎麼好意思出去。再說我真的要是出去的話,也玩不踏實,所以不如乾脆點回家來照顧媽。至於說到玩的話,什麼時候不能玩啊,不要忘了我現在還小呢,離大學畢業還有段時間,我只要一天不工作,就能隨時出去玩的,就算工作了,不也有公休假嗎。」蘇可笑眯眯道。

「哥,你回來了。」

就在兩個人走到家門口后,蘇萱從裡面走出來,脆生生的喊道,她臉上笑容陽光燦爛。如今已經完全融入到家庭中的蘇萱,再次見到蘇沐時已經沒有什麼羞澀和陌生感覺。

她很喜歡家帶給她的溫馨感覺,不管是蘇老實還是葉翠蘭,他們都將自己當成是親生孩子對待。而蘇沐和蘇可也從來沒有認為她會奪去屬於他們的位置,所以蘇萱感到很享受很溫暖。

「小萱都已經長這麼大了,都成大姑娘了。」蘇沐走上前同樣撫摸著蘇萱的腦袋笑著說道。

「哥,不要老是摸人家腦袋,媽說過越摸越不長個。」蘇萱撅起嘴巴微怒道。

「哈哈。」

蘇沐大笑著走進家中,蘇老實正陪著葉翠蘭坐在房中,葉翠蘭手中拄著一根拐杖,能夠看出來她的行動頗為不便。其實這個也屬於正常,常言道傷筋動骨一百天,葉翠蘭怎麼都是碰著摔著的,真以為貼兩片膏藥就能好,那根本不現實。

不過那是說的通常情況下,現在既然蘇沐回來,他當然就要為葉翠蘭特別治療下。

「媽,您的腿現在感覺怎麼樣?」

蘇沐將東西放下后,就趕緊走過去蹲下身子來,主動的將葉翠蘭的腿抱在懷中,然後開始動用官榜診斷起來。結果倒不是那麼誇張,就是骨頭有點開裂,必須靜養,要是貿然走動的話,肯定不行。

「我沒什麼事了,快點將我腿放下來,打了膏藥,幾天沒洗有味道呢?」葉翠蘭說話間趕緊就要將腿抽出來。

「都這會了,你餓了沒,趕緊先去吃飯吧。」

蘇沐已經知道葉翠蘭的傷勢就沒有再抱著,他怕葉翠蘭猛地往回抽會疼痛,就趕緊輕輕放下來,抬起頭笑著道:「媽,您說的這都是什麼話,我怎麼會嫌棄你。我小時候拉肚子,一褲子黃湯你都沒有嫌棄過我,當兒子的怎麼能嫌棄你。等會我給你按摩下,你就舒服了。至於說到現在,我倒是真的餓了。」

「人是鐵飯是鋼,餓了就得吃,飯菜早就做好,只等你回來呢。小可,趕緊給你哥拿筷子去。小萱,帶著你哥去洗手。」葉翠蘭宛如一家之主似的開始吩咐起來。

一家人氣氛和諧。

「蘇沐啊,你那天在電話裡面給我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你和葉惜今年就能結婚嗎?」

「媽,當然是真的,我怎麼會騙你。我現在就是不想結婚都不行啊,因為我又要換工作了。這次換工作后,要是說沒有家庭的話,這對我以後的發展也沒有好處。畢竟您也知道,在官場上,一個有穩定家庭的人,才能夠算得上是成熟穩重。」

「這話說的倒是在理,要是說沒結婚的話,總會讓人感覺到不踏實的。好事啊,要是說早知道你換個工作就能結婚,就應該早點讓你換工作的。不過這次你要換到那裡去?」

「西都省嵐烽市。」

「過去做什麼?」

「市長。」

蘇沐這話說出來后,蘇老師和葉翠蘭全都停止夾菜的動作,他們兩個人有些驚愕的盯著蘇沐,半天都沒有能夠從震驚中清醒過來。要知道蘇沐現在擔任的這個什麼省發改委副主任的工作,他們兩個雖然知道肯定官位不低,但畢竟距離他們的生活有些遠,因此衝擊力也不怎麼強。然而現在蘇沐說他要成為一市之長,那可是比村長,鄉長,鎮長,區長都大的官啊,扒扒手指頭,這大多少級啊,這種強烈衝擊感怎麼能抵擋住?

平常鎮長對他們兩個人來說,都是高不可攀的,現在蘇沐卻說自己要成為市長,這他們如何能保持鎮定?

這是他們老兩口以前想都沒有想過的事。(未完待續。。) 寺秘書離開。布蘭迪諾為兩位軍人端來了咖啡,請兩知篷上。

美國總統變了,杜奇威的思想觀念也生了很大變化。這位從不屈從於任何勢力、從不向任何人低頭的將軍都不得不承認,犯錯誤的不僅是前任總統韋斯特伍德、以及與總統關係密切的前任國務卿布魯德林。還有他這位國防部長。

藏南衝突后,杜奇盛就認識到了美國犯的最大錯誤。

不管是圍剿中國還是牽制中國,都是表象,而不是本質。中美關係的核心本質是世界霸權,以及由此帶來的各種利益。看明白這一點,就能明白美國曆界政府的對華政策並無本質上的區別。中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即美國正式從英國手裡接過世界霸權,新一輪國際基本秩序中的最大變數,也是美國登上世界霸主寶座后遭遇的最強大的對手。只要美國不肯放棄世界霸權、中國不肯停止前進的步伐、或者沒有第三種解決方案,中美的根本矛盾就無法消除。民主黨也好、共和黨也好。都得為美國的國家利益服務。哪怕「國家利益」在某些時候僅是少數利益集團的利益,美國政府都得在與中國對抗的道路上走下去,直到其中某一方像力世紀吶年代初的紅色蘇聯那樣轟然倒下。為了囚乙國民的利益、中國政府不會輕易退讓。為了引陋切萬美國選民的利益、美國政府不會輕易退讓,暫時還沒有任何一種可行的替代方案,中美鬥爭必將持續下去。

在各種國際鬥爭中,國家鬥爭最為殘酷。

最早稱霸世界的葡萄牙現在只是歐州小國,富甲天下的「白銀帝國」西班牙只勉強算得上歐洲大國,足跡遍布全世界的「海上馬車夫」荷蘭在歐州都沒有多少言權,昔日無比輝煌的「日不落帝國」英國早已淪落為美國的附庸,讓全世界為之膽戰的「紅色帝國」蘇聯已經分崩離析。這些曾經的霸主在衰落之後。無一例外的淪落為二流國家,有的甚至消失在了歷史長河之中。

如果美國敗下陣來,不會有更好的結局。

美國不能輸,也輸不起。

與歷史上的霸主相比,美國欠缺讓國家在逆境中維持穩定的關鍵因素:主體民族。

按照美國民間機構的調查結果,黔年,白人在美國人口中所佔的比例已經由力舊年的引下降到凹,黑人由打手甥上升到2魏、拉美裔由!甥上升到磁。亞裔則由鰓上升到鰓,預計到田年,拉美裔所佔比例將達到觸,成為美國的第一大種族,白人所佔比例將降到強以下。

種族成分的變化,已薦在美國引了很多社會矛盾。

拉美裔集中的南加州、亞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得克薩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佛羅里達州,黑人集中的俄克拉何馬州、阿肯色州、阿拉巴馬州、喬治亞州、南卡羅來納州的失業率與犯罪率居高不下、教育水平低於其他州,社會矛盾非常突出。獨4年,這幾斤,州的刑事案件佔到全美的田%以上。

如果美國走上下坡路,誰能保證「美國夢」還有足夠的凝聚力?

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都有主體民族,即便國家處於逆境。也能依靠民族向心力確保國家的完整與統一,等待下一次機會。雖然紅色蘇聯在倒下後分崩離析。但是佔主體地位的俄羅斯仍然繼承了大部分財產,也繼承了其大國地位。美國走到這一步,結局肯定比以往的所有世界霸主都要悲慘。

當然,美國不是沒棄經歷過逆境。

從獨立戰爭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等待了打手四多年間,美國也一直在走上坡路,在朝著世界霸主的寶座前進。國家總體實力的上升,成為了凝聚美國各個社會階層的基本力量,不然林肯領導的北方聯邦政府也不可能在內戰中擊敗南方,使美國以統一國家的形態登上世界霸主的寶座。

認識到這個問題后,杜奇威曾經產生過「卸甲歸田」的想法。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布蘭迪諾在獲得大選之後不但沒有解除他的職務,反而親自請他留了下來,繼續擔任國防部長。

總統的邀請不是主要原因,讓杜奇威決定留下來的是總統的新政策。

布蘭迪諾的很多政策讓杜奇威相信,這個來自紐約州的「金碧眼小子」為美國找到了一條新的道路,能夠率領美國走出困境。

2年下來,杜奇威逐漸相信了當初的判斷。

與輔佐韋斯特伍德時相比,杜奇威不但更加坦誠,也更願意提出政治建議。

千里馬與伯樂的關係,正好能夠用在杜奇威與布蘭迪諾的身上。

可以說,布蘭迪諾非常重視這位來自海軍6戰隊的國防部長,也非常重視杜奇威提出的建議與意見。

讓史塔克介紹了情況之後,杜奇威做了重點說明。

布蘭迪諾聽得很認真,也思考得很投入。

等到杜奇威說完,布蘭迪諾思考了一陣,才開口說道:「照你的說廠六經亢法避免,中國不但要幫助錫金律國。懷要趁此機層心峨解決南亞問題?」

「有兩點可以證明我的判斷。一是中國的軍事部署,二是印度的國內局勢。」

布蘭迪諾微微點了點頭,示意杜奇威把這兩斤,問題說得更詳細一些。

「從我們掌握的情報來看,中國的所有軍事力量都進入了戰備狀態杜奇威慢條斯理的點上香煙。動作更像個政治家。「6軍方面。中國動員了包括三個空降軍在內的十四個主力野戰軍,算上提供後勤保障的部隊,動員的總兵力在五十萬到五十五萬之間,而中國6軍的總兵力不到七十萬。除掉部署在其他戰略防禦方向、以及部署在海外的部隊之外,可以說中國6軍動員了所有作戰力量。更重要的是,除了幾斤。軍之外,這些部隊多上過戰場,絕大多數都參加過半島戰爭,有的還參加過日本戰爭,具有豐富的實戰經驗。錫金才多大,總人口也就差不多五十萬,中國有必要動用五十萬地面部隊嗎?別的不說,三斤,空降軍就能打垮印度6軍最精銳的野戰部隊。

「空軍方面,中國更走動員了七成的戰術航空兵、八成的支援航空兵、其中包括所有運輸機與加油機。我們甚至有理由相信。中國空軍動員了所有的戰略航空兵。根據最新獲得的情報,一支之前在中國西北某試飛基地活動的部隊轉移到了西南某空軍基地,該部隊配備了連我們都不清楚的、中國最先進的戰略轟炸機。如此大動干戈,肯定不是為了對付錫金境內的三個印度步兵師。只要中國空軍全面出動,能夠在二十四到四十八小時之內打垮印度空軍,奪取絕對制空權。

「海軍方面,中國海軍兩大艦隊的六支航母戰鬥群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先後離港,且設法干擾了我們的軍事偵察衛星。這六艘航母的去向。至今沒有一個定論。更重要的是。六個艦載航空兵聯隊的打擊實力相當於六個空軍的戰術航空兵聯隊,四百多架戰機能夠輕而易舉的奪取制空權,打垮耳度海軍。考慮到中國潛艇的非凡實力,加上強大的護航戰艦,中國海軍有足夠的把握奪取印度洋的制海權。錫金只是喜馬拉雅山南面的內6國家,中國有必要奪取印度洋的制海權嗎?這些軍事部署與調動表明,中國的目的不是打一場類似於四隻前藏南衝突那樣的邊境戰爭,更不是幫助錫金建國,而是要通過一場類似於半島戰爭與日本戰爭的大規模地區戰爭,徹底打垮印度,控制南亞大6,從而進軍全球

聽杜奇威說完,布蘭迪諾不動聲色的問道:「另外一斤,方面呢?」

「印度國內局勢?」杜奇威淡淡一笑,說道,「我們更加不要有任何指望

布蘭迪諾微微皺了下眉頭,對杜奇盛如此簡潔的答覆並不滿意。

「中國的軍事部署值得我們擔憂。但是印度的國內局勢更加值得我們擔憂。」杜奇威滅掉煙頭,說道,「四隻來,在我們的全面援助下。印度的野心過了歷史上的任何時期。對於急劇膨脹的印度民族情緒來說,最需要的就是一場勝利,而且是一場針對中國的勝利。歷史上,印度只打過三次敗仗,但遺憾的是三次都敗在了中國手上。自從力世紀的年代的那場邊境衝突之後。甚至可以追溯到獲得獨立的時候。印度就將中國當作最主要的競爭對手。當年印度展核武器,也是打著「中國威脅,的旗幟。隨都知道,印度現在是世界上人口數量最多的展中國家,而中國是最新的達國家、而且是人口最多的達國家。就像中國在想方設法的越我們一樣,印度也在想方設法的越中國。不得不承認,魯拉賈帕尼執政十多年,為印度的經濟展做出了重大貢獻。可是經濟展,也使印度的民族情緒急劇膨脹。對絕大部分印度人,特別是那些控制著國家命脈的印度人來說,經濟上的成就已經無法滿足其民族心態,他們需要的是一場軍事上的勝利。」

「既然魯拉賈帕尼能夠執政十多年,肯定能夠設法控制國內局勢。」

「現在的印度不是四東前的印度,更不是魯拉賈帕尼上任時的印度杜奇威的回答非常果斷,「魯拉賈帕尼上任的時候,印度百廢待興、民眾生活困苦,不管是普通人還是利益階層,都希望改善經濟狀況。所以他的經濟政策受到了廣泛支持。四隻前,印度再次敗在中國手上,而且丟掉了阿魯納恰爾邦、也就是中國所說的藏南地區,一下從邊境爭端中的主動者變成了被動者。丟掉幾萬平方千米的土地不算什麼。對印度信心的打擊卻是致命的。如果印度無法爬起來,無法戰勝中國,永遠也別想越中國,更不可能取代中國。對於那些掌握著印度經濟命脈與國家政治權力的人來說,戰爭不見得是壞事。」

「這些人不可能不知道印度不可能擊敗中國吧?」

杜奇威長出口氣,說道:「這確實是個很關鍵的問題。

可以這麼說,任何一個有點頭腦的人都知道,現在的印度絕對不是中國的對手。中國已經用最殘忍的手從山微了日本,向心懷匠測的周邊國家出了明確的信打手加像。在關係到國家根本利益的問題上。中國元絕不會心慈手軟。關鍵是,戰爭到底有沒有好處。站在印度利益集團的角度上,一場與中國的戰爭,不管成敗,都有好處。」

布蘭迪諾立即皺起了眉頭。

「打贏了,印度成為南亞霸主、甚至成為整個印度洋的霸主,中國則被迫轉入戰略防禦,結束對外擴張。可以想像,在今後的二十年到三十年間,中國不會再次與印度開戰,默認印度的世界大國地個。可以說,這是印度能夠得到的最好結果,雖然希望不是很大,但是足以讓很多人動心。」杜奇威稍微停頓了一下,說道。「關鍵是,打輸了。印度的利益集團能否從中獲得好處。站在印度利益集團的角度來看。打輸了,最大的受害者絕不是一直主張加強國防建設的利益集團,因為印度敗在軍事上,自然是軍事實力不如中國,也就更加需要展軍事實力。最大的受害者是魯拉賈帕尼領導的印度政府,不出所料,魯拉賈帕尼必然成為印度利益集團的替罪羊,成為民眾宣洩憤怒的對象。溫和的政府倒台,上台的肯定是更加極端的政府。在此情況下,新政府必然利用民族情緒大力擴充軍備。從而使掌握著印度軍工企業、金融行業、重工業、高科技產業的利益集團必將從新一輪擴軍中獲得難以估量的經濟利益。用中國的俗話來說,無利不起早。只要印度還存在,那麼二十年後,印度將再次成為中國的最大威脅。對印度民眾來說,損失的不過是二十年。對印度利益集團來說,收穫的則是二十年內的巨額財富。

「既然如此,魯拉賈帕尼不可能沒有準備

「這是肯定的,魯拉賈帕尼肯定有所準備,只是在大勢所趨的情況下。就算魯拉賈帕尼算得上是印度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理,也難般力挽狂瀾。」

布蘭迪諾微微點了點頭,說道:「照你的說法,恐怕中國不會善罷甘休。」

「這就是關鍵問題,中國不缺乏擴大戰爭規模的理由。雖然中國與印度的邊境問題已經得到解決,印度也暫時沒有挑起邊境爭端的打算。但是印度與周邊其他國家的邊境問題卻沒有得到緩解。與巴基斯坦在克什米爾地區的矛盾,與尼泊爾的領土糾紛,與孟加拉國的領土領海糾紛,與緬甸的領土糾紛,與斯里蘭卡的領海糾紛,任何一點,都能夠成為中國擴大戰爭規模的理由,因為這些國家都是中國的盟國,或者准盟國。更重要的是,戰爭爆,中**隊勢如破竹的攻入印度境內。印度肯定會進行還擊。只要印度走錯一步,就將為中國提供擴大戰爭規模的理由。王元慶已經用同樣的辦法對付了日本,在採用類似的手段上可以說是輕車熟路,不存在任何問題

「真要走到這一步,中國的損失不會小到哪裡去。」

「這得看王元慶到底想幹什麼。

杜奇威嘆了口氣,說道,「說實話,如果以常人的眼光來看,很難理解王元慶的決策。中國自身的問題並不少,政治改革才走到一半。無論如何王元慶都不應該在執政的最後兩年動一場很有可能持續好幾年,甚至有可能使中國進入衰退期的大規模戰爭。這也是我最無法理解的地方,即便按照政浴家的標準判斷,王元慶也應該與印度改善關係,而不走向印度開戰。不可否認,確實存在中國在戰爭中遭受慘重損失的可能性。問題是,我們連王元慶到底想幹什麼都不明白。又怎麼知道王元慶會怎麼干。以及會如何解決我們現的問題呢?」

「這也是我一直在考慮的問題。」

聽到這句話,杜奇威的眉頭跳了幾下。布蘭迪諾的很有城府,從來不在官員面前明確表達自己的觀點。只有在局勢完全明了的情況下。才會說出自己的想法。正是如此。很多人都摸不準布蘭迪諾的想法,也就無法揣測總統的心意。

「可以說,王元慶是中國最近幾個年最有才華的國家元,不管是對內還是對外,都表現出了人一等的魄力與手腕,而且從不讓對方摸准他的心態布蘭迪諾看了杜奇威一眼,說道,「如果王元慶要對付印度,應該在四隻前下手,而不是等到現在。此時起一場大規模戰爭,很難讓人理解。也許,這正是王元慶的最大特點,從來不讓對方知道他想幹什麼,以及向怎麼干。」

「我們不得不小心謹慎。」

布蘭迪諾點了點頭,說道:「你有沒有想過,王元慶起這場戰爭。不是為了眼前的利益,而是在為幾個年後考慮。」

杜奇威愣了一下,隨即露出了期待的目光。

雖然布蘭迪諾才上任2年,之前從未參與過國際事務,但是他在相關問題上的表現絲毫不亞於布魯德林,其政治才華遠遠過了韋斯特伍德。杜奇威相信,布蘭迪諾肯定有驚人的見解,而且是獨道的見解。 叩蘭迫諾思考的時候,杜奇威點上了第二根香煙。

「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有因果關係,作為國家領導人,不可能毫無理由的起戰爭。」布蘭迪諾不抽煙。也不反對別人在他面前抽煙。 甜妻還小,總裁需嬌寵 「王元慶是一個非常傑出的領導人,更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讓數以十萬計的軍人到戰場上流血犧牲,更不可能在沒有明確目的的情況下賭上中國的未來。也就是說,王元慶的決策不是無跡可循,肯定有其內在規律。關鍵不是他想做什麼,而是他想達到升么目的

杜奇威微微點了點頭,對總統的這番基本分析非常贊同。

「那麼,王元慶起戰爭的目的是什麼呢?這得看他執政期間所做的事情,也就是他的根本目的布蘭迪諾摸了摸下巴,說道,「雖然外界更看重王元慶起的兩場戰爭。特別是日本戰爭,但是我認為,王元慶做得最好、投入最大的還是政治改革。追根溯源,政治改革的起者不是王元慶,而是紀佑國。在他離任前夕通過的那幾項法案,為中國的政治改革奠定了基礎。需要注意的是,這個時候的王元慶是紀佑國的席助理,全程參與了紀結國執政期間的行政管理工作,也就參與了那幾部法案的起草與表決工作。趙潤東執政期間,中國的政治改革停了下來。這與趙潤東的個人能力、在國內的影響力、以及所經歷的幾次大規模戰爭有很大笑系。王元慶上台之後,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政治改革。雖然從時間上看,政治改革在日本戰爭後期開始,但是我竹有足夠的理由相信,王元慶策動日本戰爭,除了完成趙潤東沒有完成的事業、在日本即將擁有戰略威懾能力前的最後關頭消除威脅之外,最根本的目的還是為政治改革鋪平道路。原因很簡單,中國的政治體制有很大的特殊性,任何國家元要想做出驚天動地的大事,必須得到軍隊的全力支持。紀估國大搞改革之前,通過戰爭贏得了軍隊的支持;趙潤東是軍人出身,屬於例外;王元慶的基礎比紀佑國還要薄弱,他能拋開軍隊搞政治改革嗎?日本戰爭期間,王元慶的強硬表現非常符合軍隊的胃口,也趁此機會培養了一批絕對忠於他的軍人,掃除了部分持反對意見的軍人。正在這個基礎上,王元慶才在日本戰爭後期開始政治改革。」

說完,布蘭迪諾喝了幾口咖啡。

杜奇威也暗暗驚嘆。總統這番分析條理清晰,邏輯明確,而且完全符合實際情況。

「王元慶如此彈精竭慮的推行政治改革,目的是什麼呢?」布蘭迪諾笑了笑,說道,「搞清楚這個問題,我們就能搞清楚王元慶的根本目的。在我看來。王元慶的最終目的不是通過戰爭實現統一、也不是通過戰爭收復失地、更不是通過戰爭擊敗最有威脅的鄰國,而是在為中國未來數十年的展打下基礎

「可是」杜奇威把說到嘴邊的話吞了回去。總統難得如此有「雅興。」何必在總統面前班門弄斧呢?

「如果我的猜測沒有錯,那麼王元慶就是中國建國后最有戰略眼光的元。」布蘭迪諾苦笑了一下,說道,「也是我們遇到的最難以對付的對手。可以說,自力世紀力年代末的改革開始,中國創造了一斤。足以令歷史上所有強國汗顏的奇迹,僅用了近半個世紀的時間就完成了從最貧窮的展中國家到最強大的達國家的歷史轉變,要知道,英國完成這一轉變用了三百年,我們用了近兩百年。這個奇迹還能延續下去嗎?這個問題的答案直接關係到了中國未來數十年的命運。對中國來說,繼續前進不但要在經濟上做文章,還要在政治上做文章,因為中國面臨的諸多難題,不是僅用經濟手段就能解決的。這其中。最值的關注,也最應該重視的就是中國的人口老齡化問題。」

杜奇威著起了眉頭,似乎有點不太明白總統的意思。

「二十年前,中國的人口達到頂點;十年前,中國正式進入老齡化時期。」布蘭迪諾長出口氣,說道。「對中國來說,最幸運的是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了一個最重要的領導人,紀佑國起的產業結構調整在十年之內使中國完成了最關鍵的跨越。讓中國在進入老齡化時期之前成為了富裕國家。如果沒有這一步,中國此時不但不是我們的對手,也不是世界上最強大的達國家,而是世界上最貧窮落後的展中國家。要知道,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在未富先老的情況下成為達國家。很多國家,比如日本、以德國為代表的西歐國家即便在成為達國家之後才進入老齡化時期,也都步入了衰退期。

由此可見,中國的最大敵人不是心懷叵測的鄰國,甚至不是我們,而是老齡化問題

「這麼說,王元慶的目的就是要解決中國的老齡化問題。」

布蘭迪諾點了點頭,說道:「這肯定是王元慶的目的,而且是根本目的。按照最樂觀的預測,中國的老齡化時期要持續到比年左右。從川川丑沈年。近十個世紀,如果中國無法順利度過這半個世砒舊時期,永遠也別想戰勝我們,成為世界霸主。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中國戰勝我們,成為世界霸主的根本動力也是解決老齡化問題。」

「過…」杜奇威更加迷惑毛

「解決老齡化問題只有兩種辦法:一是優化國內生產力結構,用有限的生產力生產出足以滿足全民需要的物資;二是拓展海外市場導資源產地,利用海外市場帶動經濟展。利用海外資源滿足國內建設。只有這兩個辦法同時實施,而且取的最大成效,中國哼哼可能順利度過老齡化時期。」布蘭迪諾喝了幾口咖啡,接著說道,「前者,王元慶採取的辦法就是政治改革。推動中國經濟展的關鍵不是中國人的創造力、也不是勤奮的勞動者,因為中國人不缺乏創造力、中國更不缺乏勤奮的勞動者。王元慶要做的,就是釋放民間的創造力,最大限度的揮中國人的創造力。制約中國創造力的關鍵因素不是經濟,而是政治。只有消除政治對經濟的負面影響,中國的經濟才有更大的展空間。王元慶只能起政治改革,而且必須起政治改革。不得不承認,紀傷國最先看到這個問題,而且最先採取行動,為王元慶指明了前進的方向。」

杜奇威微微點了點頭,表示贊同總統的分析。

這些年來,杜奇威一直在關注中國,了解中國。中國曾經利用強有力的中央政權,為經濟展注入了巨大的活力,特別是在國家處於原始積累階段,一個強有力的政府能夠最夫限度的集中國家力量,完成基礎建設。隨著中國步入達國家行列,經濟展與國家建設進入新的時期,特別是在基礎設施已經能夠滿足經濟展的需求時,集權政府對經濟展產生的作用由貢獻變成了制約。到此時,只有政府讓出權力,充分利用民間資本與民間力量,才能更有效的推動經濟展。

「第二個方面,王元慶的辦法就更簡單了。」

「起戰爭?」

布蘭迪諾點了點頭,說道:「準確的說打手這個辦法不是王元慶想到的,而是紀估國最先明的。看看自第四次印巴戰爭之後,中國在海外市場、特別是周邊市場上的收穫吧。現在除了印度、以及半死不活的日本之外,中國周邊地區有幾個國家沒有融入以中國為核心的經濟圈?中國能夠頂住大蕭條,其周邊市場揮的作用功不可沒。因為中國有十幾億人需要過上富足的生活。所以通過盤錄擁有近十億人的周邊地區還遠遠不夠。印度有十七億人,這個龐大的市場足以使中國動心。如果中國能夠再次霸佔印度市場,並且馴服印度,那麼中國就有足夠的資本平穩度過老齡化時期。可以說,王元慶的憂患意識非常強烈。雖然我們沒有在中國的老齡化問題上做文章,但是王元慶相信,要不了多久,我們就會現中國的死穴,把中國打回原始形態。事實上。我們一直在這麼做,其他不想看到中國稱霸世界的國家與地區也在這麼做。隨著「經濟地區化,日益加重,中國遲早要丟掉達國家的市場。能夠幫助中國度過難關的。也只有俯帖耳的印度。」

杜奇威微微遲疑了一下,說道:「果真如此的話,起戰爭鬥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卻是唯一的解決辦法。」布蘭迪諾笑了笑,說道,「如果有選擇。王元慶肯定不會在這個時候動戰爭。要知道,在此之前。中國已經做得非常不錯了,不但佔領了印度的高端市場,還用經濟綁架了印度。只是我們做得更好,利用印度的民族主義情緒,以及中印矛盾,成功拉攏印度。也許你會認為,王元慶應該在邊境問題上做出讓步。關鍵是,如果中國政府在中印邊境爭端中做出讓步,承認藏南地區為印度所有,肯定會失去存在的合法性。王元慶不能冒這個險,中國政府也不會冒這個險。只要中印矛盾沒有得到根本性解決,王元慶就沒有別的辦法,只能通過戰爭馴服印度。」

「應該是征服印度。」

「不管是馴服還是征服,結果都一樣,印度將再次投入中國的懷抱。心甘情願的充當中國的附庸。」布蘭迪諾嘆了口氣,說道,「由此可以斷定,這場戰爭的規模將非常驚人。只是有一點讓我想不通,王元慶將用什麼辦法讓一個擁有十七億人口,國土面積近三百萬平方千米、而且擁有悠久歷史的國家俯帖耳呢?現在不是奉行領土擴張的舊世紀,中國也沒有能力徹底佔領印度,更不應該為此付出遠過獲得的代價。」

「或許,中國會肢解印度。」

布蘭迪諾與杜奇威都愣了一下,朝史塔克看了過去。

上校也嚇了一跳,沒想到總統與國防部長的反應這麼強烈。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