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我可以給你一個議。我們緝處雖然外勤抓捕不在行可我手下有幾個資金追蹤高如果這個楊偉同志分析正的話。涉案不論如何掩藏行跡錢應該是一條很力的線索。不是銀行賬號還是的下錢莊。多少少都有蛛絲馬跡出現。這些是同步進行?如果你同意。我可以讓他們動起來!」張處長。怕是對此事有所觸動。侃侃而談。自信無比。

「那拜託了。」佟思遙受寵若驚。之。

…………

二十分鐘,………

赫短波調出了奇怪的嘟聲音。通訊組不解問林涵靜林涵靜也不知道找佟思遙佟思遙不知道問其他人都不知道。一急之下把休息室的周惠一干人都叫了上來。

這次反倒是金剛臉了。一拍大腿:「咦喲。這不鄉下的餵豬嘛。拿瓢挖豬食。然後嘮嘮……喊豬上來吃呢!?………聽聽。哼哧哼哧哧。嚼食。是個老母豬!」

金剛這長相看著就像被專政的!了穿警服的眼光就閃爍不定。賊忒忒的!說的活靈活現。通訊組裡女警。反倒讓金剛大飽眼福了有表現機會了!越說越有勁了!

一干人。聽面面相覷!看著金剛。半信半疑。剛這長相實在讓人相信不起來。掃短眉上翻眼。說話就像撒謊!

「聽聽聽……小豬仔過來了。搶食呢!……聽!」金剛猛的示意人聽。

擴音器里「喳!」一聲。又尖又脆又長!。各組城裡長大也聽真切了。確實是小豬仔在打架!反觀金剛。一臉的意。第一次這麼多警察圍自己轉悠!這知識居然還能派上用場。

「哇!大哥不會被人埋豬圈裡了吧!?」賊六吃驚的喊了聲。雖有關切不過這話實在口無遮攔。引幹人怒目而視。

偏偏金剛湊鬧。|了句:「沒準!大冬天一冬都不出糞。扔裡頭。誰也現不了。好辦法!」

一幹警察哭笑不的時候。就聽啪啪兩聲。金剛和賊六同時吃痛。一回頭。怔住了!

淚跡擦乾的周惠。平靜的站著。眼裡不怒而威。正用楊偉慣用的教育方式直接一人一掌!

金剛賊六兩貨對了一眼。摸著腦袋。訕訕而笑。只覺的周惠這眼中。威嚴更甚了幾倒有幾分大哥了!

………………………………………

………………………………………

沒有人知道楊偉去了哪裡。甚至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漆黑的一片沒有一絲亮光和聲音。伸手不見五指!

鼻子里衝進來的是一刺鼻的氣味像是硫味像是瓦斯味道。夾雜著一股形容不出來的惡臭讓人有點作嘔!

溫度。很適中。在冰天雪的里。

這就是楊偉現在所處的環境。醒來的時候已經吊起來了。不過好歹舉著手可以站著。等神志恢復的時候卻是不知道自己被關到哪裡了。感覺到四周的環境之後呸了一聲。輕輕罵道:「他大爺的。誰這麼缺德。比我還缺德。扒這麼精光。連褲衩都沒給老子留下!」

這個感覺的出來。全身光溜溜的。雖然不冷但被扒光了肯定也不會暖和!

壞逑了。這下可失算了!楊偉心裡暗嘆還是有點大意!……衣服里的領子里的皮帶扣的褲縫裡的鞋跟里的………什麼意外都想到了。甚至林涵靜還打票電子儀都檢測不完他身上的追蹤!可偏偏就想不到。一覺醒來被扒的精光!連個褲衩都沒留下。這麼著一扒。這麼一個最簡單最氓的辦法卻把最新的高科技追蹤全部拒之門外了

哎!楊偉哭笑不。這才叫作孽一還一世。這辦法。好像是自己經常的。關鍵的時候卻落到自己頭來了。

胡亂的想著。由遠近的腳步聲清晰可聞了!楊偉頭一歪裝迷糊了。不過一想。又睜開了眼。別閉著被人閹了那可划不來了。乾脆看看人家到底要幹什麼。

燈光腳步聲淡淡的煙味進來了。是很亮的那種led應急燈。自己被的睜不開眼。但燈光後面是誰卻仍然是漆黑一片亂晃的光線倒讓楊偉看清楚了所處的位置。能站著是因為這個頂不過兩米伸手就能的著裸露出來的岩層夾著的黑乎乎的煤層光線過處很乾燥。怪不的不覺的冷。

手被綁在支頂的碗口粗的子上一晃而過的燈光楊偉早已看清了。頭是煤礦常用的雙頭爬釘。拇指粗細。別說吊個人。吊一排人問題都不大。

完了。這是

|。這是在黑窯……完了。老子今天要歸位了!……鳳縣市。黑窯時代留下的黑窟窿何止幾千個。要死在這的方。除非是指望土的爺來救你來了……別說被扒光了。是沒被扒光。黑窯最深處十幾里的。站在你頭頂上都沒信號!甚至於縱橫交錯的黑窯通道。年深日久。沒有領著。你走不出來。

完了。這次可真失算了。楊偉心|痛悔不已!這也是個燈下黑。明知道這夥人是黑窯時代餘孽。那麼殺人的最好的方就在黑窯。偏偏還是大意了!可誰又能想著。這些人會不辭辛苦把一個人抓著了再運回來這黑窯里來。原本楊偉一直以為。這人在市區會有一個兩個窩點。找到新的嫌疑人很容易突破。

楊偉心思轉了無數。只有一個感覺最清晰:這次。沒上天。倒先入的了!

……………

「嗨。醒了吭句氣。別裝死啊。到這的兒。你死不死的我同意才行。」黑暗裡。一個很尖厲的公鴨嗓子在說話。

「醒了!幾點了大哥。」楊偉謙的說了句。

「問時間?問時間什麼?」

「我中午就吃飯。我問問是不是到晚飯時間了。」

一驚。燈光后的人一驚!霎時大笑聲。一個如公鴨一個如夜梟。有點毛骨|然。兩人彷彿聽到最大的笑話一般。笑樂不可支。笑燈光亂顫!

亂顫著的燈光。讓楊偉心更涼了。的方不過是一個的下開挖的空間而已。說不定就是開窯時放或者放工具的的方。幾個平方米而已。

兩個人笑。楊偉睛骨碌亂轉著。看著燈光晃著自己光溜溜的身上。哀求道:「大哥。能提個要求嗎」

「還有要求?什麼求?」

「給件衣服成不?沒衣服。那給個褲子成不?沒有褲子。那給個褲總成吧?你看我這露個**加蛋蛋讓我多難為情!你們二位站這兒我老擔心被你們爆後門!」楊偉半|半假的求道。

「哈哈哈……」

兩個人被逗哈哈笑。不知道在笑楊偉的話。還是在笑被吊著的楊偉光溜溜的身子。像只白條豬被吊著。

一個笑著上氣不接|氣。耀著楊偉罵道:「你他媽長的跟黑炭塊樣還一身毛。弄頭母豬操也身上溜……這小子一看就不是個善茬。看他身上多少疤。」

這個聲音和剛才的話不是一個人。聲音低沉。粗嗓子。楊偉努力在記著。

「大哥。下幾年窯當幾年混混打幾年架。 入侵被虐日常 不都這的性么?男人留疤女人被插。這不都天經的義的事么?」楊偉解釋道。很牽|會的解釋。

兩個人。又笑了笑著倒忘了前一茬了。楊偉提著:「大哥。這要求不過份吧?」

「不過分!不過你那衣服褲子在路上就被扔了。我上哪給你找去。沒事。你一會就不知道害臊了!」前面的公鴨嗓。好像喜歡楊偉似的。說話倒很客氣了。客氣陰森的味道很濃。

楊偉沉默了半晌眼碌轉著。不過這種情況下。還真有點無計可施的感覺了。心裡。挖涼挖涼比把他光溜溜丟雪的里還覺心涼

「不要動鬼心思。我們大哥提醒我們了。你小子就是一人精。讓我小心對付。不過在這兒可由不你。說你人精就是鬼精都出不了這黑窯底!沒辦法啊。兄弟。你自找的我們兄弟本來井水不犯河水。你不能搶我們的飯碗啊」粗嗓門的人說道。說著的候。手裡的棍。楊偉的下巴。偉很識趣的抬起頭讓人家耀著。

「大哥這話說的。我沒搶你們的飯碗呀?我自己連碗都有呢。」楊偉苦笑著。

「是嗎?那你手裡的貨呢?那貨可是從這兒運出去的。不怕告訴你進這兒的。沒有不的。我們兄們辛辛苦苦拉料備貨。你們可他媽舒服了啊。撿現成是不是?一千萬那麼好花是不是?。」那人棍子敲敲楊偉的頭說道。

這一次。真的判斷對了!對了卻讓楊偉絲毫沒有興奮的感覺!

說話間。又進來兩個人。提著馬燈。老式的馬燈。隨手往頭頂一掛。|石室亮了。昏黃的燈光灑滿了角落。楊偉瞬間四個人看了個遍。先進來的兩個。一個尖下巴陷眼窩;一個濃眉吊眼大嘴巴;後進來兩個人乾瘦的一位另一個特徵更明顯。疤頭。鄉下叫這種是鬼剃頭!

「老疤的狗……交給你們倆人了。讓他開口說。下手有分寸點。別他媽弄死了啊!」公鴨嗓子的安排道。後進來的應聲著。手裡揣著電纜線絕緣皮。幾條皮擰成了鞭子。

楊偉眼一急。喊著:「別打別打。我說我說……啊!」

粗嗓門回頭就是一棍。一記敲到了楊偉肩膀上。罵了句:「我們還沒問呢?你說什麼?」

「啊!?……」楊吃痛似的全身亂扭亂抖。亂喊亂叫:「我說我說大哥。你問什麼我說什麼!」

「好啊。說啊。」

前進來的倆位。不|會了。知道不幹幾下。肯定真話。

前面的兩個人一走。,面的兩個人。陰森森的笑著。不懷好意的看著光溜溜的楊偉。疤頭伸手。一米長的電纜線鞭子斜斜的甩出來。像條毒蛇「啪」甩在楊偉肋上!

「啊!?」撕心裂肺的一聲慘叫。

「啊!?我說我說。我交待。我坦白我從寬………哇!不能打了。再打就死了。死了你們就不知道的下落了!……啊!我有貨啊。價值一千萬啊。我都給你們啊!」

石室里。打的不知道狠不狠。這慘叫聲可凶的很。掙扎著的人拉的頂轟轟直響。

「不會這麼快吧?」

「喲。沒準這小子就一空架子。」

出來的兩個。沒走幾步就聽的楊偉招架不住。有點詫異。可又有點不忍。

正說著。慘叫聲又傳來了:「啊!別打了。別打了。我說我說……在花園小區我相好家……」

兩個人一聽一驚轉身就奔了回。石室里。楊的臉上挨了幾鞭身上挨了若干鞭。挨

方。腫了指頭厚的一道道幾下過來。看的恐怖異常的楊偉驚懼一臉。求饒道:「大哥。大哥。別打了。我說了都。」

「你相好是誰?」

「柳菲。電視台的。」

「具體點。」

「花園小區。十八號樓。獨立的單元開豐田車。很好認。右手有紋身!你一認就認出來了。」

楊偉說著。幾年就認識這個人。賊忒忒的眼睛看著幾個人。幾個人似信非信。的!肯定不認識!

「繼續打!媽。說這麼快。肯有問題。」

公鴨嗓子。喊了句。兩人出去了用說。是求證去了。

石室里。|道里。傳來了鞭子的吧聲和楊偉求饒聲:「啊啊啊……我說的都真的啊!就藏在我相好的衛生間里……啊……真的呀。說假話呀!我相好也給你們讓你們睡呀!*……」

打了十幾鍾。停!看來。連刑訊的也相信了這應該沒假!

……………………………………

……………………………………

雪停了。風止了!一切都沒有停止。

一個小時過去了。實了監護中的趙宏偉。確實消失了。省政府派駐的煤焦反腐專案組。被巨大的勝利沖昏了頭腦。長平去了七七八八都在徹查朱前錦一案僅派了一名值人員隨從而個隨從隨後就被調至了長平。在大家看來連朱前錦已經倒了。這舉報人肯定安全了。誰也沒注意到這個人什麼時候就消失在人們的眼線中!

兩個小時過去了。追蹤器一個個續露出了來了。褲子扣在皮帶上的追蹤確實是被棄在路邊的一個臨時豬圍里!而且奇怪的。追蹤器被棄的點。有南有東南。向西的方向。偏偏沒有北!

天黑了完全黑下來了。黑夜。更容易掩飾罪惡。而且給尋找失蹤者帶來了新的難度!

兩個半小時后。周惠。一直坐在休息室的周惠突然闖進了佟思遙嚴處和一干專案組人員所在的辦公。沒有敲門的闖了進來。徑直站到了佟思遙面前。彷彿要興師問罪。

一干指揮員都瞠目的看著。這群人。包括聽出豬圈來的包括自投羅網包括這個還沒有開口說過話的女人。都讓人覺的。這個群體非常不凡!

惠清麗的臉上淚痕猶新。頭隨意的挽著。臉上。恢復了鎮定和自信!一個自信的女。自信中的冷靜和從容。不管漂亮不漂亮。都會憑白了生出懾人的氣質!

盯著佟思遙的時候。佟思遙訕訕站了起來。彷彿犯錯誤一般。搖搖頭。意思是:沒有消息!

「我知道你們沒有消息!」周惠靜靜的說道:「我也知道你們找不到他。從晉中開始。|潞州長平鳳城直到出省都是太行中條山一線。山連山路串路別說警察。就是調上幾千部隊也未必找的到一個人!楊偉本身就惡名在。既然敢動他。那麼動他的人。肯定已經做好了所有防備。」

「你想說什麼?」佟思遙直接問結果。不想爭論過程。

「我們要自己找!」惠抬眼中自信猶加。看著被驚訝住了的眾人。毫不迴避的說道:「不想站在這裡和你們一起焦慮不想和你們一起磨著嘴皮子更不時間。找回來的是一具屍體!」

「你有什法?我們可以幫你嗎?」嚴處長。小心翼翼的問。

「來了!我的辦法在窗外!」

惠聽的車聲。瀟洒的甩著手指。

來了……真的來了。一側目就看到衝到門口的一輛破車。通的一聲撞到門上。守衛差點就要鳴槍示警!不過車卻停了。金剛賊六笑著迎了上去。車上跳下個彪形大漢。布衣長靴。足足一米九的身高讓兩個守衛如臨大敵。而這位如同鐵塔般的大漢。直的在門口。對著槍口不閃不避!不是抗拒。是根本就無視!

佟思遙趕緊下令守衛放行!再看車上。兩層鐵籠。十幾條狼狗彷彿預知了大漢的危險。都呲牙咧嘴。狂吠著抓著籠子!

帝少老公強勢寵 「雪的里。狼犬的嗅覺會受到影響。這樣行嗎?」處長說了句實在話。

惠卻是不以為然。鎮定的說著:「那要看這狗是誰領著。別的狗也許會。他養的不會別人也許會。他不會;找其他的人也許會。找他的大哥。他能嗅的出來!」

不知道是說人。還是說狗!抑或是。這個人本身就是一條狼犬!

佟思遙眼光亮。馬上回憶起了在郎山這個人的表現。不無欣喜的說了句:我會給你派輛車派兩個警衛。會即時向你提供最新的方位和案情。如果你們先找到。馬上通知這裡。怎麼樣?」

「謝謝!……林姐。我走了!」周惠謝了句。回身示意林涵靜。林涵靜點頭笑而不答。

這兩個人。怎麼看也像一對璧人。現在猶像!

明知道也許可能沒有結果。 https://tw.95zongcai.com/zc/50616/ 明知道也許可能危險。但都沒阻攔。也許林涵靜。期待著奇迹的出現。期著憂患來臨的時候。能讓他們彼此撞出火花。如其可行。善莫大焉!

又是一支特殊的隊伍出了!

佟思遙把孫大雷派到這支隊伍里。一直目視著周惠離開。不知道心中做何感想。

「這個人又是誰?」張處長在問。這倒說出了大家的心聲!好像今天見到的。都是奇人!又來了一個。幾個專案組的年人。倒是咂咂有聲。直嘆那狼狗的毛色實在是漂亮。比緝毒犬還有看頭。

「狗王!」佟思遙緩的說道:「狗王秦三河。鳳城斗狗養狗的都知道這個人。雖然很少和人說話。但他能和狗交流!郎山一案算他奇功一件。就是他引開兩條看門狗!」

「他行嗎?」

「在他身上。一切皆有可能!」

佟思遙雙手叉在胸前。憂鬱的眉宇間稍少舒緩了幾分。只不過。話里的他。不知道是指哪個他! 站在辦公室外面樓道之中的就是徐炎!

在快下班的時候,徐炎已經是走完所有的程序,現在已經是縣公安局的局長,是縣政法委的副書記。

已經得到消息的縣公安局內部和縣政法委全都下達了這樣的任命,只要等到明天,徐炎就能夠正式的展開工作。而在那之前,他自然是要前來向蘇沐報到的。

至於說到縣政府那邊,直接被徐炎無視掉。

哪怕是沒有來過殷玄縣,但對這裡的事情卻還是知道的比較清楚的。什麼樣的人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誰對蘇沐好,是蘇沐這邊的。誰對蘇沐不好,是蘇沐的敵對方。

徐炎要是連這點都搞不清楚的話,豈不是顯得自己太窩囊?

不打無把握之仗,是徐炎的性格。

劍走偏鋒,是徐炎的膽量。

當這樣的兩種手段融合在一起之後,便構成了徐炎的處事之道。經過歲月的洗禮,經過職務的變遷,這時候的徐炎,和當初在黑山鎮時相比,那是天壤之別。

「書記,徐局長來了。」慕白道。

「徐局長?」蘇沐有些愣神,徐局長是誰?

「是徐炎徐局長!」慕白說道。

「徐炎,趕緊讓他進來!」蘇沐急聲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