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陳陽這一說,記者的目光可都落在陳陽的臉上,就看見陳陽手裡拿著一份記錄夾,嘴裡笑道:「因為這上面的記錄本來就是錯的,而你的護士就是照著這上面的抄的,我想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吧…………多多哦,順便說一句,你那紙條在我手裡。」

「『什麼,怎麼可能?」陳石耀一驚,他記得很清楚,他把那紙條放進自己的kù兜口袋裡面,就因為這個紙條很重要,陳石耀才小心翼翼的保管,就是擔心被陳靈看了去,到時候,就會被人發現他作弊的事情了。

作弊那可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陳石耀不想被人抓到把柄。

陳石耀伸手從口袋裡面掏出了那張紙條,打開后,見到是那紙條后,他才放了心,正打算把紙條放進口袋,卻不想就在這個時候,一雙小手已經從他的旁邊伸了過來,飛快地從陳石耀的手裡把紙條搶了過去。

「你幹什麼?」陳石耀大驚,那上面可是有著他的秘密。

「叔叔,我拿過來了。「小唐果手裡拿著從陳石耀手裡拿過來的紙條,在陳陽的面前揮了揮,她並沒有給陳陽,而是像個小大人一樣把紙條拿開,念了起來多……多多,。

小唐果的聲音不大,但很清楚,尤其是這個時候,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小唐果身上,小唐果那稚nèn的聲音都清楚無誤地傳進這些記者的耳朵裡面。

陳石耀的臉sè異常的難看,剛剛他是著了陳陽的道,以為陳陽已經拿到了紙條,卻沒有想到陳陽根本就沒有拿到紙條,陳陽那是在故意騙他。

小唐果就等著這一刻,等著陳石耀去拿紙條確定是否還在手裡面的時候,她好把紙條搶了過去,此刻,當陳石耀明白過來的時候,一切也已經都完了,小唐果已經當眾把紙條上的內容念了出來。

一切都真相大白,陳石耀在井地裡面還搞了小動作,而這些都是為人所不恥的。

在這些記者的見證之下,陳石耀幹了一件很卑鄙的事情。。 進入餐館之前,淳于雄和莫少權詢問了周天浩,得知宋功倫到京城去了,周天浩有兩天多的調整時間,一致做出來了決定,周六的下午淳于雄請客吃飯,周日的下午莫少權請客吃飯,要求周天浩不能夠推辭,到了這個時候,周天浩肯定是不會推辭的,否則就顯得託大了,但他也知道,這樣的飯局,意味著喝酒,而且還要喝不少的酒。[無上神通]

幾個人都是相關的負責人,周末的下午,肯定是不會去上班了,周天浩更是不需要去了,獨自一個人在辦公室,也是沒有多大意思的,莫磊、蔡小平和龍松都休息。

周天浩知道,現在的安排,可不僅僅是吃飯了,這段時間,省城的卡拉ok和跳舞,都是很時髦的,也是眾多人飯後的選擇,洗頭洗腳之類的,估計是不會考慮的,主要還是庄春娟和孔如娜在場,不可能提及到洗頭按摩的事情,本來洗頭洗腳是很正規的事情,也沒有什麼奇怪的,但附帶的項目太多,在老百姓的眼裡,意味著什麼,那是不用多說的。

庄春娟定下的是烤全羊。

想要吃烤全羊,必須要首先預定,烤全羊是需要時間的,羊不能夠太大,味道要放齊全,不能夠有膻味,味道摸上去之後,還要放置一定的時間,才會開始烤制的。

庄春娟詢問了前台的服務員,包間安排好了,不過烤全羊還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也就是說。中午一點半鐘,才能夠吃到烤全羊。、

看見庄春娟、孔如娜、淳于雄和莫少權都是無所謂的樣子。周天浩明白了,今天的聚會,肯定是一天的時間,包括明天的聚會和後天的聚會,時間都不會很短的。

走進了大堂,早就有一個年輕人迎過來了,淳于雄幫忙介紹,說這個年輕人。就是如家餐館的老闆,看見眾人將周天浩擁在中間,從窗戶裡面也看到了,周天浩開的車,是沙漠王子的,老闆不知道周天浩的身份,主要還是周天浩年輕了。

周天浩笑著恭喜老闆的生意好。

淳于雄沒有專門介紹周天浩的身份。這些方面需要注意,周天浩已經到省城來工作了,而且是省委宋書記的秘書,這樣的身份,輕易還是不要透露出去的,免得如家餐館的老闆。今後到處吹噓,到這裡來吃飯的省直單位的人不少的,誰知道這些話會傳成什麼樣子的。

庄春娟、孔如娜和莫少權首先上樓去了,留下淳于雄和周天浩兩人,主要是需要明確喝什麼酒。淳于雄很不客氣的開口了,說今天一定要喝五十一度的茅台酒。 我想你幫我擋桃花 吃烤全羊,必須要喝酒,否則就不好吃了,不過茅台酒假冒的太多了,所以還是喝自己帶來的茅台酒,餐館的老闆連連點頭,說是很好很好,自己這裡也沒有五十一度的茅台酒。

周天浩禁不住多看了一眼,餐館老闆,這個老闆非常的靈活,如此規模的餐館裡面,不可能沒有茅台酒,何況省直單位那麼多人來這裡吃飯,要求喝好酒的人太多了。

餐館裡面的酒水,屬於暴利,餐館的很大一部分利潤,都是依靠酒水,所以說,絕大部分的餐館,都不會同意顧客自帶酒水的。

說好之後,餐館的老闆指派了服務員,專門去外面提酒,白酒放在轎車的後備箱裡面,淳于雄去打開後備箱。

周天浩準備和餐館老闆說幾乎話,也等著淳于雄進來。

一幫年輕人進來了,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周天浩對面的老闆。

老闆也看到了這幫年輕人,連忙就迎上去了,甚至沒有來得及和周天浩打招呼。周天浩有些奇怪,也感覺到這幫年輕人,有些氣勢不凡的味道,餐館老闆是見多識廣的,既然生意做得這麼靈活,招待客人肯定是滴水不漏的。

其中一個年輕人,大咧咧的開口了。

「朱老闆,老地方,今天我們要招待客人,你可要仔細了,招待不好,你這個餐館,就不要想著開了。」

餐館老闆的臉上,露出了為難的神情,低聲下氣的開口了。

「一號包間已經被訂下了,我真的不知道你們會來啊,現在客人已經來了,都進入到包間裡面去了。」

其中一個年輕人的臉色變了,周圍的幾個年輕人,也是氣勢洶洶的樣子。

先前開口的那個年輕人,再次開口了。

「朱老闆,你什麼意思啊,不是說過嗎,這個包間要一直都留著,我們老闆隨時都要用的,好了,一號包間我們要定了,不管你想什麼辦法,請進去的人出來就可以了。」

餐館老闆扭頭看了看周天浩。

周天浩有些奇怪,很快就明白了,原來自己坐的就是一號包間啊,可能庄春娟定下的就是一號包間了。

周天浩沒有理睬,他最看不慣的就是這樣的囂張,人家先來,已經定下包間了,人都進去了,你憑什麼要別人出來,再說了,那個年輕人的口氣也太大了,一號包間要留著,難不成你是省委省政府領導,恐怕就是省里的領導,也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看見周天浩沒有開口,也沒有說話,餐館的老闆為難了,臉也有些紅了。

餐館老闆的靈活,周天浩是見識過的,看見老闆急成這個樣子,敏感的察覺到,來吃飯的這幾個年輕人,可能不簡單,特別是站在中間的那個年輕人。

或許是老闆的眼神,提醒了幾個年輕人,剛才開口的年輕人,走到了周天浩的面前,繼續大咧咧的開口了。

「一號包間是你坐的嗎,讓出來,我們老闆要在一號包間吃飯。」

周天浩盯了一眼這個年輕人,沒有說話,也沒有理睬。

這一下,年輕人著急了,也開始發脾氣了。

「你他媽的是什麼人啊,給臉不要臉,是不是皮痒痒了啊。」

老闆發現情況不對,趕忙走過來了,準備開口了。周天浩揮手制止了老闆。

「你的嘴巴放乾淨點,告訴你,一號包間我們已經坐下了,你們坐另外的地方。」

年輕人開始刷袖子的時候,淳于雄進來了,看見有人站在周天浩的面前,準備動手,連忙跑過來了。

「幹什麼幹什麼,想幹什麼啊。」

站在中間的年輕人,看見了淳于雄,微笑著開口了。

「原來是淳主任啊,我以為是誰啊,這麼囂張,難怪不肯讓包間了,淳主任,我今天有重要客人啊,你的同夥出言不遜的事情,就算了,不過一號包間,我是需要啊。」

淳于雄看見了年輕人,臉上的神情變化了,有些發白,不過,他很快恢復了從容。

「原來是梁老闆啊,不過今天不是我請客啊,這位就是我們的客人,請客的另有其人,這件事情,我也不能夠做主啊。」

被稱作梁老闆的年輕人,眯起了眼睛,看了看淳于雄,接著看了看周天浩。

「淳主任,我不管你的客人是幹什麼的,一號包間我是要定了。」

因為來的年輕人認識淳于雄,所以說,準備和周天浩動手的年輕人,也退下來了。

淳于雄笑了笑,沒有表態,顯然是不會同意了。

雙方如此的僵持,餐館老闆記得頭上冒汗,這樣的情況,他是沒有辦法解決的,兩邊的來頭都不小,他也沒有辦法。

這個時候,梁國慶和毛小偉進來了。

原來這個梁老闆的客人,就是梁國慶和毛小偉。

梁國慶一眼就看到了周天浩,還在餐館外面的時候,他就聽到了裡面的爭執,這個時候進來,是想著幫忙的,在江南省,有誰敢不買梁老闆的面子啊,自己都要禮讓三分的,看樣子真的是有人找倒霉了。

看見了周天浩之後,梁國慶的臉色變化了,梁國慶身後的毛小偉,臉色也變化了。

梁國慶對著梁老闆笑了笑,快步走到了周天浩的面前。

「哎呦,真的想不到啊,周處長到這裡來吃飯了啊,梁老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省委辦公廳綜合一處的周處長。」

被稱作梁老闆的年輕人,臉色明顯白了一下。

梁老闆身邊的幾個年輕人,還沒有明白,他們不知道省委辦公廳綜合一處處長是幹什麼的,不就是個處長嗎,自己的老闆根本不在乎的,不要說處長,就算是有些副廳長,老闆都不會看在眼裡的。

毛小偉眼睛裡面,射出了光芒,冷冷的看著這一切,沒有上前。

「原來是周處長啊,不好意思,我是梁三浩,做點小生意,今天請梁處長和毛處長吃飯,不知道周處長來了,真的對不起,今天周處長吃飯,我請客,一會我給周處長敬酒,算是賠禮道歉了。」

周天浩點點頭,沒有說話,轉身上樓去了,淳于雄也跟著上樓了。

餐館老闆,也不是很清楚,省委辦公廳綜合一處處長究竟是幹什麼的,怎麼有這麼大的面子。

先前開口的那個年輕人,嘟嘟囔囔的開口了。

「老闆,不就是一個處長嗎,算什麼啊,有必要給他這麼大的面子嗎?」

梁三浩反手給了年輕人一個耳光,其實他也窩火,一口氣正沒有地方出,手下自找倒霉了。

「你知道個屁,周處長是宋書記的秘書,他是宋書記的學生,關係非同一般,你今天倒好,惹出來這樣的事情了。」

所有人都不說話了,省委主要負責人的秘書意味著什麼,他們肯定是清楚的。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陳石耀這次做的可是很過份,竟然當著記者的面搞出了這樣的事情來,他要是真做的乾淨利落倒也罷了,沒有人發現倒也沒有什麼問題,但偏偏還是被人發現了。

而且還是在記者的面前被一名小女孩給揭穿了,別看唐果年紀不大,但她做事的手法那可是很老道,再得到了那小紙條之後,1卜唐果並沒有給陳陽,一旦給了陳陽,說不定會被陳石耀反咬一口,說是陳陽搞的鬼。

小唐果手裡拿著那紙條離陳石耀遠遠的,念了出來,這一念,可把陳石耀給臊得滿臉通紅。他也是幾十歲的人,以前那都是被人捧著、

供著,稱呼陳石耀為陳老,或者老先生之類的話,哪裡想到今天反倒被人這樣看著,就好像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不就是想贏做了一點點手段嗎,也不至於這樣看著我吧?

神医嫡女 陳石耀對於那些記者看他的眼神,心裏面嘀咕著,但他也知道,在目前這個場合之下,確確實實沒有什麼他解釋的機會,還怎麼解釋,事情就已經擺到檯面上了,再怎麼解釋,也會被人看做是狡辯,事實上,陳石耀也確實沒有什麼好解釋的,他實在找不到一個理由為自己解釋。

小唐果嘴裡念著,當她念完后,那些記者們早已經把目光投舟陳石耀,想要聽聽陳石耀的解釋。

,「這個我想有一些誤會……。」

陳石耀的話音剛落,就聽到陳靈嘴裡冷哼道:,「誤會,我想這不是誤會那樣簡單吧,陳老,你也是一個老中醫了,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來,還虧我認為你是老中醫,有名氣,不會做出這種卑鄙的手段,現在看起來,我是錯了,不過,一碼歸一碼,我喊你陳老,是因為你和我師父是兄弟,我按理說應該對你尊重一下,但你的所作所為實在讓人不恥,那我也不和你客氣了,這陳氏中醫的牌匾,我可是要帶走了。」

陳靈這句話一說出來,陳石耀的臉sè一下子可就變了起來,陳氏中醫的牌匾那可是不能隨便被拿走的,不要看那只是一塊牌匾,那牌匾就像是臉面,要是牌匾被人拿走了,就相當於把陳氏中醫給當眾扇了兩個耳光,不僅僅是臉面的問題,還感覺到疼,以後傳出去,陳氏中醫只會成為別人的笑柄。

陳百年再聽陳陽說要拿陳氏中醫牌匾打賭時,寧願不要醫心方那本書,也不同意拿陳氏中醫牌匾打賭就是這個緣故,總不能讓練氏中醫的牌匾砸在自己的手裡面吧。

陳百年已經和陳石耀說過,絕對不能拿陳氏中醫的牌匾打賭,那陳石耀也是滿口答應,說什麼不會拿陳氏中醫的牌匾打賭,但他卻沒有想到後來出現了他兒子的事情,陳石耀被迫答應。

只不過,陳石耀當初在答應的時候,這心裏面也暗暗算計了一下,自以為想了一個萬無一失的方法,但哪裡想到這還是輸了,而且還是輸得很慘。

現在的問題就是陳石耀應該如何辦?

從陳靈說話的口氣上,明顯能感覺得到陳靈那可是勢在必得,不會放手的,陳石耀之前的話說得太死,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會輸,因此,把話說得滿滿的,現在真的輸了,陳石耀也傻眼了。

陳靈眼看著陳石耀的模樣,她心裡冷笑道:,「你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果吧!」

陳石耀的眼睛掃過陳靈的眼睛,他的心裏面猛然一顫,不能就這樣被那個女孩子把東西拿走,想到這裡,陳石耀臉上又lù出笑容來,嘴裡說道:,「我既然輸了,那我願賭服輸,但我卻有一個建議。」

陳靈壓根就沒有理會陳石耀的那句話,邁步就朝裡面走去,她那架勢就是想親自去拿那牌匾,這陳氏中醫的牌匾那就掛在正對著門的牆壁上,倒不是特別的高,陳靈這一動彈,陳石耀可是真急了,剛剛還在想著找什麼辦法想把陳靈穩住,不能讓陳靈就這樣把招牌給拿走了,要知道這招牌一旦拿走了,那可就真的讓陳氏中醫丟盡了臉面。

陳石耀上前就要去攔陳靈,但陳靈哪裡去管陳石耀阻攔,就在陳石耀過來的時候,陳靈的手一堆陳石耀,那陳石耀就被陳靈推到一旁去了,陳石耀這個時候,發出一身慘叫聲,緊跟著就倒在一旁,不動彈了。

,「出事了,出事了……!」那些記者一看這裡面出事了,趕忙讓開,就看見陳石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陳靈剛剛推了他一把,那些記者就懷疑陳石耀被陳靈給推到什麼地方,受傷了。

,「快打120……!」

有記者想到了120,果然,就有記者想要打120,陳陽這個時候不緊不慢地說道:,「大家有什麼好擔心的,這裡面不是有醫生嗎,還打什麼120,靈靈姐,到了你大顯身手的時候了,你可不能下手輕了,我瞧我這個大伯剛剛撞得可是很重,你要是下手輕了的的話,很有可能醒不過來,不如你下重針,是死是活都不要管……,。」

陳靈此刻早已經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陳石耀,她沒有再往那邊過去,而是一轉身,到了陳石耀面前,嘴裡說道:,「1卜不點,你還站著幹什麼,你不是西醫嗎,這種急救你最拿手,你來救吧!」

,「我?我不擅長救老頭啊,更何況這老頭明顯死不了,不適合我動手,靈靈姐,你不是最擅長救這種老頭嗎,你來吧。」

陳陽說話的時候蹲了下來,那陳靈也蹲下來,倆人就一左一右在陳石耀的身邊,倆人說這話,卻沒有想要動手。

那些記者眼看著陳陽和陳靈這倆人蹲在這裡說著話,他們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情況,就在這個時候,1卜唐果不知道從哪裡拿了一個杯子,她手裡握著杯子走過來,看似一不小心,那杯子裡面的水灑了出來,就聽到一聲,「哎呀」聲從躺在地上的陳石耀的嘴裡發了出來,陳石耀的手緊緊按在他的大tuǐ上,那大tuǐ上面還有熱氣冒出來,1卜唐果剛剛手裡拿的那可是一杯熱水,也不知道小唐果是從哪裡找到的熱水,那熱水都灑到陳石耀的大tuǐ上,

把陳石耀給燙得叫了起來。

「哎呦,嚇死我了,大伯,你這是準備嚇死人啊,怎麼突然就醒過來了我還打算救你呢。」陳陽見到陳石耀醒了過來,沒有一點意外他伸手把小唐果拉了過來,嘴裡說道:「1卜唐果,下次記住了,不是這樣救人的,應該拿水往臉上澆,這樣人才醒得快……大伯,你也不需要謝謝這個小丫頭了,她平常就喜歡救人,這次就是順手之勞,你也不必感謝我們了。

陳石耀那是有苦說不出來他剛剛本想著裝昏過去,這樣的話,說不定陳靈那丫頭就會考慮到這點,不會把牌匾拿走,這是陳石耀的打算,他所以躺在地上沒有動彈但他哪裡想到陳靈和陳陽這倆人就是不動手,蹲在那裡說著話。

陳石耀強忍著,但沒有想到突然大tuǐ被燙了,陳石耀再也忍不住了,這才突然坐了起來。在場的那些記者都不是傻瓜誰看不出來陳石耀玩的心眼,只是這些記者目前可沒有心思去取笑陳石耀,都忙著拍照這可是大新聞,陳氏中醫的掌門人陳石耀耍賴裝昏,就這些新聞就足夠火爆了,這已經可以放進娛樂版塊了。

這些記者一個個那可都是心huā怒放,這次的新聞那可是夠火爆,回去之後,少不得會要到大版面,說不定被主編賞識都可能啊,這些記者一個個都有自己的打算,誰也沒有理會陳石耀,陳石耀這次反倒成了這些人的踏板,就指望著可以通過陳石耀這次的新聞紅起來,什麼工資、獎金之類的那都是紛至沓來啊……。

神醫嫡妃:邪王寵上癮 陳石耀有苦說不出,這一醒過來,還想說話的時候,就看見陳靈早已經不理會陳石耀了,向著前面走了幾步,到了牆邊,右腳一踏地方,「噌」的一聲,陳靈的身體已經躍了起來,陳陽的手抓住牌匾,用力一扯,就聽得「咔嚓」一聲,那固定著牌匾的木框完全被陳靈給扯斷了。

陳靈這一手可把那些記者們看的目瞪口呆,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樣漂亮的女孩子會有如此大的力氣,那力氣大的嚇人啊,竟然把木框給扯了下來,這要是哪個男人得罪了這女孩子的話,那下場一定會很慘。

陳靈把手裡的牌匾給舉了起來,她的右膝忽然抬起來,就準備把牌匾往膝蓋上裝,陳陽就是一皺眉,這樣不太好,他趕忙到了陳靈面前,嘴裡說道:「靈靈姐,不要衝動,這東西對我們還有用。」

陳靈看了陳陽一眼,嘴裡說道:「好吧,就聽你的話,我不管了。」陳靈嘴裡說著,手裡拿著牌匾就往外面走,那些記者一看陳靈要走了,紛紛跟了上去。轉眼之前,這裡面就剩下了陳陽和陳石耀。

「看來結果已經一目了然了,牌匾被拿走了,以後這陳氏中醫可就有意思了,要是讓我那脾氣火爆的爺爺知道的話,會不會把你趕出門呢,哦,我想起來了,我和他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了,我也不是陳家的人,我不用考慮你們陳家的感受我想這還沒有完呢,你可要考慮清楚了,當初,我爸爸死後就連宗譜都沒有進責,而這一切都是你的緣故,我也不會就這樣罷手,或許讓你也進不去宗譜是最好的結局……。」

陳陽說完這一番話后,站起身來,笑著走了出去。

陳石耀眼睛裡面閃過狠狠的光芒來,死死盯著陳陽。

陳石耀眼睛裡面有著一股不甘心,「陳陽,今天我所受的恥辱,我都要加倍奉還。」

陳石耀心裡狠狠的說道,先是他的兒子,現在又是他,可想而知陳石耀心裏面的那股火氣。陳石耀被護士攙扶著回到了他的房間裡面!

「嘭!」

陳石耀氣惱地把桌子上所有的東西都給掃到了地上,就聽得「噼里啪啦」的聲音響著,陳石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就像是一頭受了傷的野獸,在喘著粗氣。

他從未受過如此的屈辱,陳石耀沒有想到今天會被如此的羞辱。

「陳石輝,你不要以為你可以贏我,我沒有輸,我要讓你看見我會把今天的恥辱以百倍返回給你的兒子和徒弟,你該死……你該死……。」

陳石耀的嗓子裡面發出低沉得吼聲,他的臉sè變得異常的難看。

此刻,他的電話響了起來。

陳石耀拿起電話,就聽到從裡面傳來的一個男人的聲音道,「陳石耀陳老師吧?」

「你是誰?」陳石耀的聲音很不好,他在震怒之間,聲音自然不會好。

電話那邊的男人顯然沒有想到陳石耀會這樣問他,他微微停頓了下,隨即說道:「我是市衛生局,我們通知你,你已經成為專家組的鏤選專家,不過,我聽陳老你的口氣,似乎不太願意吧,要不,我把你的候選專家名額讓給別人好了……。」

「啊……誤會,誤會了,我還以為您是那些sāo擾的無聊人呢,我剛,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