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靈女打斷赤霄的話,鳳目挑起,小臉掛著寒冰。

「跪下……」。接著嬌呵著。

啪!赤霄收起「如意扇」,也跟著瞪起眼來。「本少爺就殺了試煉獸又能怎樣」。

「你……」。靈女一聽,火氣騰的燃起,也不多說話。手中多了一柄短劍。

「去」。一道紅光無聲無息的飛了去。

寒氣直透骨髓,赤霄微微打了個寒戰。這靈女太陰毒了,用的是什麼靈器,竟然這麼可怖,入靈境以來,第一感覺到徹骨的驚寒。

「如意扇」無因動,未等赤霄靈識操控,已經飛了出去,清洌的扇影擊在紅光上,爆開一團紅色光環。靈女和赤霄雙雙被爆光震退。

咦!靈女鳳目挑起,臉上的怒氣消了不少,卻現幾分傲氣。

「你是靈劍宮,誰的門下」。

赤霄被靈女擊退,心裡吃驚不小,本想再接下一招。突然見靈女收術,還問了這麼一句,一時有些懵了。

靈女嘴角撇撇,見赤霄沉默不語。知道他也沒膽量說出來,不過,想查到專鑄扇器的靈殿也容易。就看少主相沒相中。

「靈馨放他走」。柔甜的聲音傳來。

赤霄斜了眼,一閃遁到靈馨身後。

呀!靈馨嬌嚶一聲,轉身想呵斥靈士。

眼前虛空向內陷落,戰襟被扭曲的空域旋渦抽得立了起來。

靈馨被突如其來的空域變化驚得花容變色,戰盾立在身前,身形向後急遁,身後一陣微熱,撞進赤霄的懷裡。

赤霄剛遁到靈馨身後,就重重的挨了一肘子,一口氣憋在嗓子眼,悶的滿臉通紅,哼了聲,向後退去。

靈馨搥開赤霄,手中短劍化成三道劍影飛向虛空。

幾聲脆音響過,劍影彈射出來,靈馨被震得再次退去。

赤霄抱著小腹,額頭凝滿了汗滴子。剛才那一肘子正中小腹下大腿根,沒辦法,赤霄那標準的大個子,比嬌小靈馨高出一頭,沒搥到要害,也算是他走大運了。

這時,看到靈馨飛退而來。顧不得痛了,向後閃去。那速度就別提多快了。

身形急遁,忽見靈馨被困在虛空爆光中。「如意扇」脫手而出,打向虛空。右手一伸,拉住靈馨的戰襟向後帶去。

靈馨逃遁雖然快,但是,虛空爆光始終罩在她身上。赤霄助力一帶,靈馨就勢逃到他身後,那小臉美色全失,嚇得煞白,如同白紙一張。

赤霄出手相救,可不得了,把自己爆露在爆光中。靈者境界再高,也不敢把靈器實體打出,一般都是用靈器幻化成術法攻擊。赤霄一著急,將「如意扇」寄出。

轟!破碎聲炸了開,赤霄只覺眼前金光閃動,象炸開的天雷,猛得亮起,頓時失去視覺。身體如同斷了線的風箏,飄悠悠的飛了出去。一下撞入靈馨的懷裡。

啊!靈馨驚呼聲,抱著高大的赤霄向後撞去。

虛空爆光向縮回,瞬息間又向外彈出。兩隻金色甲蟲遁出虛光,瞪著黑溜溜的大眼睛,盯著飛退的靈影。

靈馨抱著赤霄,頓住身形,手沉了沉,驚白的面容露了出來。看到「金甲子」,嚇得又退了一步。

只見兩隻一大一小金色甲蟲爬在空中,那隻大甲蟲舉著的骨鉗竟然碎掉一半。

「異蟲」。靈馨立起戰盾,右手凝結短劍,左手順勢將赤霄放在腳下。

「叮噹噹」。響起破空聲。

禁識奴拉著骷髏頭鏈晶錘遁出林域,嘩啦!骷髏頭在空中旋出無數個骷髏影,落在兩者之間。擊起一個個骷髏冰,大大小小的落下空域。

「誰傷了我家主人」。

靈馨瞳孔猛縮,心裡陣陣的驚寒。看到來了一隻奇醜無比的怪物,暗暗的叫苦。

「糟了,異蟲來了幫手」。掃眼石崖,宮主依舊靜靜的站在突石上,冰冷的寒風吹得崖上的霧氣凝成霜,晶瑩的閃著彩色的光芒。

兩隻金甲蟲黑溜溜的眼兒對到一起,吱吱的叫了起來,身後虛空旋渦瞬息擴大,轉頭逃入渦心。

「站住」。禁識奴豆眼瞪得圓圓的,到手的異蟲怎麼肯輕易的放過。

骷髏鏈晶錘脫手而出,砸向旋渦中心。

一道鉗光飛出渦心,正中在骷髏頭上。骷髏骨向內陷去,額骨被砸出道裂縫。

噗!禁識奴嘴裡飛出兩顆大冰牙,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冰臉凝出幾塊疙瘩,像似被砸變了形。

「死……」。禁識奴罵了個字,后話沒了聲。 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很靠譜 愣愣的坐了幾息才慢慢的爬了起來。

「幻影,你死那去了」。

禁識奴破口大罵。山谷里嗡嗡的回蕩著可怖的聲音,卻不見幻影的影子。罵了幾聲后,禁識奴氣呼呼的站了起來。轉頭看向靈馨。

靈馨臉兒抽抽的變了形,側身捂著胸口。心裡暗罵著不長眼睛的靈士,看到雪怪看了過來,急忙穩住戰盾,怒目凝視著怪物。

「你,放下我家主人」。

骷髏頭點向靈馨,一陣寒流刮過面頰,如同站在冰冷的風刀中,額頭因玉峰疼痛而流出的汗水立即成了冰渣。

靈馨低頭看眼倒在腳下的靈士,立即明白怪物的意思。腳尖一挑,赤霄飛向怪物。

禁識奴驚呀聲,接住赤霄,氣得冰臉都透了明。單手夾住赤霄,骷髏頭鏈晶錘凝出骷髏光「你……」。

赤霄微微抬起手,如意扇輕輕的敲在禁識奴的腦門上。「走……」。

「主人,你還活著」。禁識奴將赤霄放在空域。赤霄如爛泥一般的癱了下去。

「我暈」!禁識奴抱起赤霄向林域深處逃去。「臭丫頭,雪爺有機會再找你算帳」。

靈馨看到怪物遁走,小臉又抽到一起。先前被靈士撞到,因形勢緊迫感覺不到痛。此時痛得鑽了心,玉峰似乎都大了好幾圈。

「跟著他」。突然崖上傳來一道神識,威嚴的令其無法抗拒。

靈馨痛得額頭汗珠子不停的滾落,咬著細牙站了起來,嘴裡擠出聲「是」。身影一閃,追向怪物逃遁的方向。

站在石崖上的宮少主身後多了幾位靈士。「少主有何吩咐」?

宮少主轉過閃著瑩光的麗瞳,眉尖微微的挑起。「那把扇子,我喜歡」。

「是」。靈士們深行一禮,隨之隱入樹叢中。

欣長身影微微拉長,宮少主消失在空域里,只留凝重的香氣,在石崖尖上久久的不曾散去。

許久,滾滾的霧氣中走出一道靈影,掃了眼宮少主消失的石崖。轉臉看向眾靈士遁去的方向,臉上凝著鬼異的笑容,呵呵了兩聲。背著手走入霧中。

「這是什麼術法」?林域里突然響起問話聲。

霧氣動了動,似被聲音驚擾了。「不知道,不是靈域的術法,宮少主也沒看出來」。

「有點意思,看看去」。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獨孤九面前的小鼎也旋轉地越來越快,儼然已經化為了一顆金屬球一樣的東西,彷彿要爆炸一般。

在那金屬球的中間居然能夠隱隱看見一個散發著刺目金光的物體,只是形狀並不規則,令人有些看不分明。

而艾莉絲右手的顫抖更加的劇烈,汗水像小溪一般劃過她白嫩的肌膚,下唇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被咬出了點點血跡。

突然,艾莉絲雙瞳狠狠地一縮,爪狀的右手猛地停止了顫抖,深深吸入了一口飽含著葯香的空氣后,白唇輕啟,從喉嚨中用力擠出了三個字。

「給,我,凝!!!」

艾莉絲在呼喊的同時,右手極其用力的狠狠向下一揮,空氣中竟劃過一絲破空之聲。

https://tw.95zongcai.com/zc/38255/ 若是有觀眾在此定會驚訝此次的比拼簡直顛覆常識,怎麼煉個丹這麼清新雅緻的事情也跟比武一樣緊張了。

只見最後一份藥液隨著揮下的右手猛的撞進葯鼎,鼎蓋隨之一扣,整個鼎身開始了輕顫。

與此同時,獨孤九那邊也到了最終時刻,血紅色葯鼎已經開始變得虛化,鼎中不規則的物體已經漸漸地變的圓潤,葯鼎在極速旋轉時竟伴隨著隱隱的龍吟之聲。

這次,獨孤九所用的凝丹法正是其所煉製丹藥的搭配法門,這枚丹藥功效極為霸道,煉製起來也頗為困難。

不光是因為煉製過程需要無比精準的操控手法,以及每一味草藥的精確用量和精貴,同時也是因為它獨特的凝丹之法。

這法門也算是煉丹界排的上號的法門,名叫「九轉龍心」。

和其他的煉丹手法不同,運用「九轉龍心」這一法門只能煉製一種丹藥,也只會煉製出一種丹藥——極品丹藥「龍心」丹。

和其他丹藥也有所不同的是,龍心丹並不划品,而是分成四階,此丹最為絕妙之處就在於,四階境界的不同,並不是質量的好與壞,而是作用!

一為治療,二為毒殺,三為洗髓,四為化形。

除第四階外其他三階都是平常的屬性,可若是平常又怎會配得上極品二字。

治療可以治癒一瀕死之人肉身所有的重傷。毒殺可以毒生毒乃是極速分裂性的可怕範圍性殺傷丹藥。

洗髓並無尋常洗髓丹的等階,年齡限制,哪怕你是一位修鍊極久的成名老怪,服下三階龍心丹也會有洗精伐髓,脫胎換骨的神奇力量。

至於這第四階,迄今為止能夠煉出四階龍心丹的人,可謂是屈指可數。

這四階化形龍心丹乃是讓人擁有三十秒的金龍偽龍心,獲得三十秒金龍的肉身力量與速度。

這是無比可怕的能力,哪怕僅有三十秒,但是所有人都相信,擁有三十秒這種力量,分金斷石只是輕揮而已。

以這樣的速度,屠殺一個低級城市也不過十幾息內。

鄭淵也是因為艾莉絲的壓縮凝丹太過震撼,所以才沒有注意到這九轉龍心凝丹法,不然,可能他單看到九轉龍心就早已經喪失了所有鬥志。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依舊灼熱的兩片區域內,金色與綠色交相輝映,誰也不肯退讓半分。

艾莉絲和獨孤九為了心中的目的都已經使出了渾身解數,只可惜小丹境的比拼過程並不對外公開,否則兩人的同場競技絕對會給大家帶來一場視覺上的盛宴。

此時,兩人的比拼已經接近了白熱化狀態。

獨孤九依舊是一心一意地望著自己的的葯鼎,循規蹈矩地觀和控制著葯鼎內的每一絲細微變化。

而艾莉絲的手指,則不斷在空中連點,控制著葯鼎之內凝丹后的火候。

不多時,一金,一綠兩道精光先後從兩位佳人面前噴薄而出。金色霧氣和綠色的霧氣狠狠地撞在一起。

氣散,丹成!

獨孤九深吸了一口,緩緩吐出胸內的濁氣,冷眼瞥了一眼邊上的艾莉絲。

而艾莉絲則狼狽的多,一下子坐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就好像剛剛馬上要淹死的溺水者一般,渾身都被汗水浸濕了。

若不是她現在有著靈紋水佩的偽裝,此時貼合在嬌軀上的衣服,怕是要勾勒出極其動人的曲線。

沒有半點遲疑,獨孤九單手一招,尚帶著餘溫的金色丹藥就輕巧地落在了她的手中。

金色的丹藥落在白皙的手掌中,顯得愈發明亮耀眼起來。

看了眼尚未有所反應的艾莉絲,獨孤九托起手中金色的龍心丹輕輕跺了跺腳,高聲喊道:「獨孤九,丹成,龍心丹。」

說罷,只見她面前的地面突然下陷出一個圓形的輪廓,從中間向兩側分開,緩慢的浮出了一個圓柱體的丹台。

丹台頂端有一個球狀凹槽,材質看起來很柔軟,不知道是用什麼打造的。

獨孤九手掌輕揮,龍心丹在氣息的牽引下,輕巧地漂浮到丹台頂端,隨後緩緩地,嵌入到了凹槽之內。

頓時,一道乳白色光從丹台的台身上一閃而逝。

叮的一聲,空中傳來機械的女聲:「選手獨孤九,第一名煉製結束,若無其他參賽者結束煉製,將自動判定此參賽者獲得勝利,半時辰倒計時開始…」

聽到這裡,艾莉絲也猛吸一口氣,從地上費力的爬了起來,右手一招,將碧綠色的丹藥輕輕握在手中后,足尖在面前地面輕扣:「艾莉絲,丹成,生肌丹。」

話畢,同樣的場景再次出現,只是,就在艾莉絲顫抖著想要將生肌丹放入凹槽之時,心頭沒來由地傳來一陣心悸,在艾莉絲尚未反應過來之前,一口鮮血就噴吐在了碧綠的生肌丹上,瞬間,將生肌丹染得通紅。

糟了!

艾莉絲心中一驚,顧不得自己身上的不適,急切地擦拭起手中生肌丹來,希望能夠通過擦拭,拭去生肌丹上的血液。

可讓艾莉絲感到絕望的是,由於丹藥剛剛出爐,還未徹底冷卻,丹藥也沒有徹底定性,自己先前那口鮮血居然成為了煉丹過程的一部分。

看著眼前紅綠相交的斑駁丹藥,艾莉絲一時竟有些哭笑不得,誰能想到自己竟然在這最後一步上,出了岔子。

簡直可以說是功虧一簣! ?青山如黛,花木如洗。青翠欲滴的綠意徑直流淌在山坡上,空氣中夾雜著潮濕的泥土草木的氣味。幾朵花兒探出頭來,倚在黑漆漆的石縫裡。

「主人,你醒醒」!

禁識奴坐在石頭上,搖晃著赤霄的身體。片片冰花落去,掛了赤霄一臉的冰霜。

「如意扇」上凝出兩個字「麻了」。

禁識奴豆眼眨吧幾下,沒明白什麼意思。主人的扇子會罵人的,不過,這兩個字不象呀!媽的,破扇子也會凝出錯字。

正想著,赤霄瞪開眼睛,靈識空域,目光落在禁識奴身上。突然說了句。「哥,今天是不是掉鏈子了」。

禁識奴呲著牙樂了起來。「主人的術法又精進了」。

赤霄瞥了眼雪奴,坐了起來。攥緊麻木的手指,依然沒有知覺。這次與金甲蟲實打實的對了一技,雖然沒傷到,卻震得混身酸麻,至今都沒有緩過來。

「如意扇」實體的威力比術法威力強上百倍,似乎真如四弟所說的,此扇已成聖兵。

「救命呀」!遠域突然傳來呼救聲。跟著,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林域里,幾閃,人影已經可以分辨。看到赤霄先是一愣,人已經到了近前。

「幫我……」。靈馨躲到赤霄身後,驚恐的指著身後風動的密林。

赤霄見是靈馨,本想躲起來。看其慌張的樣子,立即豪情千丈。掙扎的站起,一抖「如意扇」,沒抖開。只得合扇拍著胸脯。

「姐姐莫怕,我來對付他」。赤霄面色坦然,心裡直發虛,暗暗的叫苦。

靈馨驚慌的躲在他身後,手在不住的顫抖,抓著赤霄的衣襟,直往後躲。

赤霄感覺一縷香汗濕透了衣襟,溫濕的急促的氣息吹得耳後陣陣發麻。回手扶住柔軟的腰姿,挺身擋住靈馨。

「莫怕姐姐,有我哪」!停了一息,又輕聲道:「看我不行,你接著跑」。

禁識奴騰的站起,拉著風吼聲,踏著雪霧遁到前方。 我的宮主大人 雙目瞪得跟牛眼似的,手中骷髏頭鏈晶錘閃著鬼異的光芒。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