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這回紀羽恐怕是沒戲了……沒想到紫圖雄竟然這麼快就成為魂級強者了,恐怕要比戰無雙都早一步吧?」

眾人都驚訝的看著紫圖雄,那眼光之中有崇拜,有敬佩……

紫圖雄也非常享受眾人的這種目光,這才是他應得的!

紫布激動得全身都在顫抖,魂級!真的是魂級!大哥進入了魂級了!

「哼!生死台上,我看誰能救你!」他惡狠狠的看向紀羽,他不相信,到了這種地步,紀羽還有翻身的機會!

魂級!

寧若溪的心此時也有些緊張了起來,紫圖雄真的是魂級,這樣的話……紀羽是不是還能將他壓制呢?

「你還有沒有辦法呢……」直到她看著台上那鎮定無比的紀羽的時候,她的心才慢慢的開始跟著安靜了下來。

紀羽都一點不怕,她相信紀羽一定有后招的。

紫家的人可謂是春風得意啊,紫圖雄成了魂級強者,這是他們紫家地位的一次提升,很有可能會一舉超越戰家!

而此時,其他的幾個家族的人臉色就不那麼好看了,紫圖雄竟然快他們一步,這樣的話,以後四大家族可能就會隱隱出現以紫家為首的趨向了……

戰家的強者臉色也不好看,紫圖雄比戰無雙先一步成為了魂級強者,那麼,眾人都會以為戰無雙的天賦沒有紫圖雄的強大了。

這一霎,所有家族的人竟然都有了一個想法,希望紀羽能取得這場勝利……

但是,有可能么?

此時,紫圖雄的實力已經被他發揮到了最巔峰,的確,是魂級的戰力!

紫圖雄有多恐怖眾人都不知道,但他們卻知道,紀羽恐怕是要輸了。

「怎麼樣,很震撼是不是?沒想到我竟然會有魂級的實力吧?」紫圖雄春風得意,雖然晉陞魂級不久,但他卻已經掌握了魂之領域,所以他才這麼有興緻,跟紀羽多說兩句。

但讓他非常不滿意的是,紀羽的臉色一點都沒有變,似乎早已經預料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那樣。

「魂級么……的確讓我有些驚訝,看來你比戰無雙都要早一步啊。」

「哼!不管是你,還是戰無雙,都只是我問鼎巔峰的踏腳石罷了!」紫圖雄冷哼聲,他最不喜歡就是別人用戰無雙跟他做比較的,他要證明自己,證明自己比戰無雙強大得多!

說著,他身上的魂級力量慢慢的綻放,開始一步一步的逼向紀羽!

那攝魂一般的力量沖向紀羽,若是換成任何一個王者,恐怕都會馬上雙眼迷離起來,很可惜,發生在紀羽的身上……

紀羽的意念之力微微一動,很快,那種靈魂的力量便散盡了。

紫圖雄倒也不驚訝,紀羽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的話,又憑什麼跟他對抗呢?

「呵呵,接下來,我會讓你看到真正的煉獄!受死吧,你是我在晉陞魂級之後第一個殺的人,以後的我的史書上也將會留下你的名字,你死了也足夠光榮了!」紫圖雄大笑,這場戰鬥他勝券在握。

忽然,他的臉色變得猙獰無比,他獰笑著對紀羽說道:「這是我在天羅秘境領悟的終極領域,現在就先拿你來練手!」

說完,紫圖雄周圍有黑色的氣息散發而出,接著,那黑色的氣息慢慢的朝著紀羽撲去,似乎要將紀羽徹底的掩埋那樣……

「那是,魂級的領域?紀羽恐怕有些麻煩了。」丹長老喃喃說道。

在場的魂級以上的強者都認出了紫圖雄的魂之領域,王者面對魂之領域,那是必死無疑的啊!

紀羽感覺自己眼前的場景變了……變得是如此的熟悉。

周圍一片陰森黑暗,還有幽冥之氣息傳出,陰沉無比……

這裡,不正是幽冥界么?

「哈哈!紀羽,這招名為煉獄,魂之領域的煉獄!也是我最強的殺招,死在這招之下,你不冤啊!」紫圖雄大笑著,紀羽死定了,他暢快無比。

「煉獄么……的確有這麼一分味道,到底是哪位大能創造出來的呢……」紀羽喃喃說道。

很快,他就被魂之領域徹底的包圍,他,進入了魂之領域,進入了煉獄!

「那小子完蛋了……這場戰鬥結束了。」

有人嘆了口氣說道。

進入魂之領域,就沒有生存的道理了,紀羽……完蛋了!

「原本還以為是場精彩的戰鬥,但卻沒想到竟然是以這種方式收尾的……進入魂之領域,就算是魂級強者也不敢輕易進入對手的魂之領域啊,那小子……死定咯!」

很多人都開始不看好紀羽了,認為紀羽太傻,不會躲。

然而……真的就是這樣么?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

這是成就魂者之後紀羽第一次跟魂級強者戰鬥,也是第一次踏入這個領域,魂之領域!

不得不說,紫圖雄的魂之領域的確可怕的,雖然紀羽沒有見識過其他魂級強者的領域,但他卻可以肯定,紫圖雄的魂之領域即使是跟其他強者比起來,也絕對不會弱,甚至可能會更強,因為這份傳承是來自天羅秘境的!

他走在這名為「煉獄」的魂之領域之中,整個人都感覺像是真正的進入了幽冥界,這一霎,自己就像是一個孤魂那樣,在遊盪著,似乎能感受到無盡的凄慘。

「嗚嗚……」

煉獄之中,有哭聲傳出,紀羽抬頭,卻見到周圍的斑斑點點開始慢慢的成型,成為一個又一個的虛幻人影,他們是那些死去已久的人,靈魂遊盪在幽冥界當中,成為了獵人,有時,也會是獵物。

紀羽還記得第一次進入幽冥界之後就被盯上,有無數的幽魂想要來將他們撕碎,要將他們的靈魂吞噬。

「煉獄……真不知道是哪位大能推演出來的,竟然跟幽冥界的相似度這麼高……還是說,那位大能已經可以隨意走動幽冥跟凡人界了……」紀羽看著這「煉獄」之中一個一個的奇迹,不由驚嘆。

辣妹也純情 他走在紫圖雄的魂之領域當中,身上的氣息甚至都沒有什麼流動,他像是一個局外人,就這麼在這領域當中閑庭信步的走著,似乎一切都與他無關。

斗破之無上之境 有幽魂想要飛過去將他撲殺,然而他們最後卻連紀羽的身都近不了,直接便是灰飛煙滅。

「呵,不是『煉獄』不強,只是使用的人太弱罷了。」

最後,紀羽淡笑一聲。

這個魂之領域煉獄,只有形沒有神,雖然看上去的確跟幽冥界一樣,但卻完全沒有幽冥界的肅殺之氣,只是偶爾能出現兩個小鬼而已,這對於他來說,根本就構不成什麼威脅。

而此時,紫圖雄的頭上滿是汗水,他心中震驚,駭然無比!

他死都想不明白,為什麼他發動了這麼久的魂之領域,似乎沒有什麼效果,而且紀羽也的確是被他的魂之領域吞噬了,但……

現在紀羽看上去根本就一點事都沒有,只是雙眼微閉,寧靜的站在原地,看不出有任何的掙扎!

紫圖雄有些急了,他真的很想看看紀羽到底在裡面做了些什麼,發生了什麼事情!

然而,雖然魂之領域是他發動了,他卻無法看到魂之領域裡面的人的情況,因為……他雖然是魂級強者,但他卻沒時間煉成靈魂之眼,沒有靈魂之眼,他就看不到魂之領域之中發生的事情,所以他唯有干著急!

看著眼前站著的紀羽,他甚至想馬上衝上去將紀羽給殺了!但他卻做不到……若是現在衝上去,魂之領域馬上解除,他將會受到最嚴酷的反噬,這樣的話,他就算是完蛋了。

「可惡!那小子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紫圖雄暗罵著,紀羽一點事情都沒有發生那樣,但他身上的靈魂之力卻在瘋狂的流失著,這樣下去,也許到最後撐不下去了,魂之領域消失了,他也沒有辦法將紀羽打敗,那麼……也許這場戰鬥的失敗者就會是他了啊。

失敗等於死!

想到這裡,紫圖雄眼中凶光迸發,他絕對不能死!絕對不能!

此時圍觀的人也發現了有些不妥,魂之領域發動了,但卻像是一點事情都沒有,這是鬧哪樣呢?

一個皇者看著這場戰鬥,眼中是異彩連連:「看來紫圖雄的魂之領域似乎對紀羽那小子沒有任何的用處……」

他是一個旁觀者,不站在任何的立場,但有皇者的實力,他能輕易看破靈魂的奧妙,他發現,紀羽的靈魂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波動,然而紫圖雄的靈魂之力卻是越來越虛弱了。

「不好……那小子不知用了什麼方法承受住了圖雄的魂之領域,現在圖雄的力量越來越弱,那小子卻一點都沒變……」紫家的皇者很快也發現了這一點變化……

紀羽的靈魂能力一點都沒有受到影響,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呵呵……看來那小子還是藏了一手啊,該不會已經進入魂級了吧……」戰家的家主有些意外,他原本只是為了來收集紫圖雄的情況,因為紫圖雄是戰無雙的宿敵,但現在,紫圖雄似乎在紀羽這小子的手上吃癟了……

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了這個異常,他們心中都是有些驚駭,紀羽……到底做了些什麼?

紫圖雄此時是越來越心驚,心驚之餘甚至已經有了一些恐懼!

怎麼可能會這樣?他的實力越來越弱,他發動了這麼強大的靈魂之力卻動用靈魂領域,為的就是要讓紀羽死於痛苦,但現在,紀羽竟然是一點事都沒有?

「怎麼可能……不可能!」他有些慌了,全身都在顫抖,後退……

接著,便見到一把長劍忽然出現在他的手上,他動用了本命神兵!

我愛你,蓄謀已久 「去死吧!」

他怒吼一聲,那把長劍一下子就沖向了紀羽,最後,沒入了魂之領域當中。

當修為提升到魂級之後,本命神兵的威力也會跟著改變,可以傷到靈魂。

現在的紫圖雄,其實就是已經被逼到這一步了,他怕輸,他輸不起。

魂之領域之中,紀羽閑庭信步,這裡根本就沒有能傷到他的東西。

但很快,他眉頭微微一皺,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嗡!」

劍鳴之聲傳來,他反應過來了,那是一把長劍,沖入了魂之領域,朝著他的方向衝來。

「呵,看來也是時候做個了結了……」看著那把長劍,紀羽就像是從遊玩中回過神來,是時候回去了。

醉挽長歌 那把長劍的殺氣非常的濃郁,一下子就朝著紀羽的方向衝去。

紀羽雙眼微眯……

紫圖雄額頭上的汗水不斷的流出,心中不詳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砰!」

「噗!」

兀然,一陣破裂的聲音傳來,他臉色頓時蒼白了下去,一口鮮血吐出,他一下子便是半跪在地,虛弱無比……

「不可能……怎麼會……」

他滿臉皆是恐慌,充滿了恐懼!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紫圖雄忽然半跪在地上,身上的氣息還虛弱了許多,眾人都不禁吃驚了一下,尤其是看到紫圖雄臉上的恐懼,他們就像是看明白了什麼事情那樣……

「魂之領域被破了。|每兩個看言情的人當中,就有一個註冊過可°樂°小°說°網的賬號。」有皇者直接點出。

一波激起千層浪,此時,眾人震驚,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紀羽,又看著台上受傷的紫圖雄。

魂之領域被破了……這是多麼簡單的一句話,多麼簡單的幾個字啊!但其中含義,卻足以讓所有人震驚。

魂之領域是什麼?那是魂級強者的最強領域啊,領域一出,魂級之下皆為土雞瓦狗!

紀羽不過是王者巔峰,從開始到現在,他王級巔峰的實力是一點都沒有變化,怎麼……竟然以王者的戰力將魂之領域給打破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他們堅信,如果紀羽此時著書立傳的話,絕對會有很多人去買的,因為他們最想要知道紀羽到底是怎麼以王者之力打破魂之領域的。

「大哥!」紫布的臉色此時就跟紫圖雄那樣的蒼白,紫圖雄在這場較量中又敗了,紀羽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啊,怎麼連大哥出馬都解決不了?

紫家的皇者們此時也緊張了起來,原本談笑風生,只等紫圖雄將紀羽斬殺,但現在……這場戰鬥從一開始的勝負明顯,但之後的撲溯迷離,又到現在,他們的心簡直就跟著跌宕起伏。

「怎麼辦?」一個紫家的皇者不禁開口道。

「唉!現在只有靠圖雄自己了,我們也幫不了他。」另外一個紫家的皇者嘆了口氣,他心中也是緊張啊,若是紫圖雄輸了,隕落在這裡,他真的無法想象會有怎麼樣的後果……早知道當初就不要來這裡了,現在他是備受煎熬啊!

沒有人能夠打破生死判官設下的屏障,他們也不敢出手,否則將會成為眾矢之的。

紫家的皇者有意無意的看向了林仙兒那個方向,他們的神情也變得陰森了起來……

「皮皮,隨時準備好咯!」這時,小玄似乎也已經看到了勝負那樣,對一邊的皮皮開口說道。

皮皮此時也轉眼朝著紫家的方向看去……

這一切,就像是一場陰謀那樣,在暗中進行著。

而此時,紀羽也走出了紫圖雄的魂之領域,雙眼慢慢的睜了開來,他一眼瞥向紫圖雄,身上有種冷意散發而出,讓人心驚。

「為什麼……我的魂之領域,為什麼對你無效!」紫圖雄不甘的看向紀羽,他自認為最強大的魂之領域,竟然對紀羽一點作用都沒有……這怎麼可能?他根本就無法接受這樣的結局!

「因為……」紀羽笑了笑,他雙眼忽然變得無比的深邃起來,看上去,又有些空洞無比。

與紀羽的眼神對視了一眼,很快,紫圖雄就覺得渾身渾噩萬分,下一霎便整個人都失去了任何的戰氣,變得頹廢無比。

生死台上,紫圖雄眼中失去了精光,整個人木訥的下垂著雙手,傻兮兮的站在原地,沒有了任何的知覺!

這一變化實在是太快了,眾人甚至沒有看到紀羽出手,但卻已經見到了紫圖雄失去了戰力,他們震驚,但卻還是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甚至連一干皇者也看不懂,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圖雄,怎麼了?」紫家的皇者看著這一幕,心中不禁一緊。

現在可是生死之戰,紫圖雄怎麼忽然就像是一個行屍走肉那樣了?這……

一些比較強大的皇者深深的看了紀羽一眼,他們倒是有些明白其中原因了,但卻說不出為什麼。

「紫圖雄應該是中了紀羽的招式,不過我不知道到底有什麼招式……竟然有這樣的效果。」一個皇者喃喃說道。

他都沒有見到紀羽出手,但卻見到紫圖雄變得渾噩,有這樣的招式么?

場上,紀羽神情嚴肅無比,他雙眼盯著紫圖雄,紫圖雄此時竟然就如同一個提線木偶那樣。

「他的靈魂……他的靈魂在迅速的衰竭!」這時,有皇者忽然喊了出來。

眾人心中大驚,急忙看向紫圖雄。

靈魂,唯有魂級之上的修士才能看明白,此時,他們的確發現了紫圖雄的靈魂之力在瘋狂的減弱當中……似乎隨時都會消失那樣。

「怎麼……怎麼會,怎麼可能會這樣?」紫家的皇者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紫圖雄,始終想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問題應該是出在紀羽的身上,不知道他到底用了什麼招式。」有皇者點出。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