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幹嘛這麼問?」

「我的肉身不是被銷毀了嗎?怎麼回到乾坤界,還是好好的?」

「虛擬的又怎麼樣?真實的又如何?只要你能夠從中得到好處,不管是虛擬還是真實,有關係嗎?為什麼一定要答案?」系統道,它並沒有回答凌風的肉身變化問題。

這到沒錯,凌風點頭。

反正自己從血蘭花世界得到了許多好處,這是無可厚非,管他虛擬還是真實。

「宿主可知道,你帶來的血蘭花如果能夠在這個世界種植成功,效果會多麼驚人?宿主可知道,你帶來的那些蛇如果在這個世界修行,會有多麼驚人的力量?」

凌風也想知道。

「那是一個相當於末法時代的地方,沒有靈氣,沒有任何可令人修鍊的氣,可血蘭花都能擁有讓人壽命變長的功能,如果把它栽在乾坤界,會如何? 重生之都市仙尊 會不會變成真正的不朽之花,會不會使人長生不老?而那些蛇,在沒有任何靈氣的情況下都能突破天地規則的極限,如果放在這個世界修鍊會如何?」

系統的話,令凌風心中大動。

「這些利息在前…你還在乎血蘭花世界是不是真實的嗎?」

「如果你心結難以打開,就把它當做一個試煉的地方吧,一個普通的試煉之地。」

……

「看吧,系統也沒有告訴你那是真是假,凈扯犢子,我以前就懷疑,這個系統在謀划什麼,現在更加確定了,它…經常發布一些奇怪的任務,還讓宿主進入其他世界,似乎…實在為它做什麼事,在為它打工,只是我們並不知道。」

怎樣,凌風眉頭一蹙,這點,他也想到了。

系統似乎擁有自己的想法…

「管他呢,反正現在我也管不了那種級別的事情,還不如想想怎麼變強吧,血蘭花…狂蟒…挺好的!」

凌風決定先不去管系統那些陰謀詭計。

就算他現在知道了,也無能為力。

「系統,我可以把血蘭花種在幽靈谷里嗎!」

「這裡溫度濕度雖然沒有原址適合,可這裡有濃郁的靈氣…所以非常適合種植血蘭花。」

「好,那我就種在這裡。」 血蘭花世界過去一年,其實乾坤界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幽靈谷里,山河宗的盛宴還沒有結束。

「叮,提醒宿主,如果你的寵物蛇一直待在伏魔缽里,有可能會死。」

「那把它們放出來吧。」

哧哧~

一條條蛇從紫金缽內鑽出來,出現在了幽靈谷的草地上。

那些蛇突然被收入特殊空間,又突然出現在這陌生的地方,自然恐慌無比,它們就像一群剛被放生的魚兒到處亂串。

而且這些蛇本來都是窮凶極惡的存在,本能反應就是呲牙咧嘴,猙獰至極。

「啊~」

「魔獸…魔獸又來攻擊了。」

邱永生看到一條條巨大的蛇,嚇得腿都軟了,畢竟能夠長到這種個頭,實力肯定是非常強大的。

可他們哪裡知道,這其實就是一條條…普通的蛇,只是個頭有點大而已。

「宗主…不好了!」

山河宗的人第一反應就是叫凌風。

「魔獸攻來了,請宗主出手。」

凌風也沒想到這群蛇會這麼激動。

「不要慌,這些蛇都是沒有一點修為的普通動物,而且已經被我降服了,現在出現在新環境,有點緊張罷了。」

普通動物?騙誰呢?

蛇可是十二生肖好嗎,在乾坤界,任何魔獸都有可能被降服,可唯獨十二生肖不會,因為它們身份高貴,寧願死也不會被其他種族所控制。

這群蛇被降服了?不可能吧。

山河宗的人第一感覺就是:這種操作是不存在的…

仔細一感受,乖乖…這些蛇,真的沒有能量波動。

莫非真被降服了?

「大傢伙都動起來,抓住它們,讓這些蛇冷靜下來。」

「是~宗主!」

凌風下令,山河宗言聽計從,畢竟他的實力擺在那裡,而且最近又讓眾人的實力提升了許多,他的地位慢慢變得牢固,威信也越來越高。

「哧~」

那些蛇,包括林無涯在內的狂蟒對人類根本就不屑於顧,在它們那個世界,人類說不好聽一點就是口糧,所以在印象里,人類都是弱小的,膽寒有人阻止?找死!

幾十條蛇張開恐怖猙獰的血盆大口,攻擊。

只可惜這可是修行界,它們還能翻天?

「磕~」

蛇鋒利的牙齒咬在人類身上,根本刺不進去,連一點血印也沒有。

「轟~」

但是它們眼裡弱小的人類強大無比,輕輕一抓,一抱,蛇就被制服了。

不管是誰,單挑都打不過在場的任何一個人。

「輕點…以後我們可是夥伴,可別弄壞嘍。」

凌風在一邊叮囑。

「好嘞,全聽宗主的。」

山河宗的人也想過沒有修為的蛇會很弱,可沒想到會弱到這種程度。

他們就像抓田裡的黃鱔一樣,玩得不亦樂乎。

不一會,逃跑的蛇被全部抓回來,丟在一起,周遭圍著一個個看戲的人類。

狂蟒萎靡不振,無精打采地趴在地上,偶爾抬起頭打量一下周圍的環境。

蛇到現在都是懵的,他們可是獵食者,頂尖獵食者,在叢林里都是它們獵殺別人的份,怎麼到了這裡就跟個小雞差不多呢?

這是為什麼啊?!

「放它也出來吧。」

那條母蛇居然沒有如同其他蛇一樣慌亂出逃,它靜靜躺在紫金缽里,這種態度,令凌風刮目相看。

「咻~」

它被放出來了,高傲地看了周圍的人一眼,依然沒有逃,而且主動爬到林無涯等蛇的身邊。

「咳咳,你們可能不認識我,但是我解釋解釋,或許就認識了。」凌風走到群蛇旁。

「我就是那條黑蛇,也就是你們的老大!」

「哧哧~」

「老大?」剛剛它們還在為為什麼這個人類能聽懂它們說話而疑惑,現在就更加想不通了。

我們老大是一條黑蛇,怎麼變成人類了?

「哧~」

凌風雙臂一震,他的身後,出現了那條黑蛇的虛影。

血蘭花里那條黑蛇,變成了凌風的生肖守護神。

看到這一幕,群蛇發生了小騷動,因為這蛇的氣息它們太熟悉了,真是老大。

那條母蛇更是複雜地盯著凌風看,它想攻擊,不過母蛇也明白,打不贏。

「真是老大。」林無涯,第一個跟著凌風混的森蚺,激動地道。

「可是你為什麼變成這樣了?」

「說來話長,日後你會明白的,現在我給你們簡單介紹一下這個世界吧,這是一個神話世界,你們可以理解為可以讓你們變強大的陌生世界,以後的日子裡,你們都要生活在這個世界,而我依然是你們的老大,我會帶領你們變得更強!」

這是命令,而不是商量,在血蘭花世界當了一年的冷血動物,凌風已經懂得了一些道理,實力決定一切,它並不需要徵求這些蛇願不願意。

「遵命!」

「好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周圍都是我們的同伴,記住他們的氣味,除了這些人以外,目前來說其他的生物都是我們的敵人,將來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會和這些人在一起生活。」

凌風也不打算解釋太多,比如說什麼這裡是修仙世界,你們在這裡修鍊可以學習到很多神奇的能力,甚至可以飛天入地等等…估計它們也聽不懂,還不如等他們自己去體會,等將來可以口吐人言,再和別人交流就知道了。

「是,老大。」

關於黑蛇,它們非常信服。

毫不誇張地說,這些蛇的忠心,不必那些簽訂了主僕合約的人和獸。

只要老大罩著,莫名其妙來到這個世界,也沒什麼關係,畢竟它們在血蘭花世界也沒有什麼牽挂。

凌風點頭。

它們的關係,在血蘭花世界已經確定了。

他收了生肖守護神之像,轉頭看著山河宗的人。

「從今天起,這些蛇就是我們的夥伴,我準備成立獸堂,正負堂主之位嘛~」

「就由邱思晨和張小天先擔任,等將來我們的夥伴能夠口吐人言了,能夠擔任宗門內的事物了再讓它們自己管理。」

邱思晨和邱永生是親戚,邱長老整天在凌某人面前叨叨。

張小天嘛,天賦,努力,人品都還不錯。

「多謝宗主!」

「謝謝宗主!」

獸堂,聽著很猛,麾下只有幾十條狂蟒,可也沒關係,將來可以慢慢壯大嘛。

好歹也是個官。 山河宗的基本雛形慢慢出來,獸堂已經成立,將來再來個丹堂,陣法堂等等,挺好。

獸堂可不是一般宗門能夠成立的,就算勉強弄出來,也搞不來魔獸,就算花重金換來一些沒有開靈智的野獸充當,也只是擺設,更別說獸堂里住著的都是十二生肖這個種族可。

就連雄霸一方的天乾聖地,也不行。

「大家都散了吧,回去修鍊。」

安排好林無涯等蛇的住處,凌風準備讓大傢伙都散了。

「是,宗主。」

今夜,對於山河宗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夜晚,他們多出了獸堂。

他們不知道凌風從哪裡弄來的魔獸,問也問不出。

看宗主解釋不清的樣子,眾人也不再糾結,畢竟這也不是什麼壞事。

對於那群大蟒蛇來說,也是一個美好的夜晚,它們來到異界,見識到了這裡的非凡,一道道怪異的氣息讓它們的身體不斷進化…

這是一個適合生物生存的世界啊,比原來它們生存的地方好多了。

尤其是山河宗弟子餵給它們的食物,那才叫震撼人心!

本來它們還不屑,吃了之後,林無涯等得到了很大的好處,肉里的能量,讓它們當場進化。

這並不是肉體變大就完了,而是實實在在的強大,沒有例外,吃了這個世界的食物,它們都蛻皮,蛻變成了更強大的存在。

按照乾坤界的說法,這些人已經踏入了塑體境界,有不少格外強大的,甚至都已經成了煉體二層三層的強者。

它們的智商越來越高,越來越人性化,想開口說人話,那天不會太久。

針對這一切異象,系統給出來答案。

因為蟒蛇體內沉積了許多血蘭花的藥力,在那個世界,天地規則不允許它們再變強,不允許它們變得有智慧,來到這個世界,靈氣侵染,讓血蘭花藥力完全釋放,這些蛇一下子突破了極限,變得無法無天起來。

這群蛇非常高興,它們認為,這一切都是老大帶來的,對凌風更加崇拜。

「不朽之花?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凌風一拍腦門。

「邱永生…」

邱長老隨時待命。

隨叫隨到。

「宗主有何吩咐?」

他恭敬地道。

愛你,此生不變 「附近有沒有適合種植的地方?」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