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看到許曜一副猶豫著的樣子,東雲不耐煩的將頭扭過了一邊,身上的煞氣隱隱上漲。

「不不不,我並沒有說不願意……但是你可不能再傷人。」

「我看上去像是殺人如麻的女魔頭嗎?」

東雲十分不滿的問道。

「不……不像……我不是那個意思。咳咳,總之……你先跟著我走。」

許曜也察覺到了有人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朝著這片桃園趕來,他一溜煙的從東雲的膝蓋上爬了起來。

此刻東雲身上穿著的,還是她平常在家裡時的衣物,一套粉紅色的睡服。

「走吧,先帶你回去換件衣服,然後……然後你還是跟我一起回醫療協會吧。」

許曜腦子裡一轉,想了想后還是決定將東雲待在自己的身邊比較安全。

畢竟這麼一個法力高強的殭屍,還是個大美女,隨便的丟在外邊不太好。不是她去惹別人麻煩,就是別人惹麻煩上門,怎麼想都不對勁。 矮子愣了一下,大聲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要傷害六門的人?”

居魂沒有回答。

我看着矮子一下臉漲得通紅,眼睛裏很快充血變紅,便知不好。我大喊一聲:“住手!”

可是這一聲喊晚了,矮子直接就衝了上去,我伸手想攔,但火力全開的矮子哪裏是我攔得住的。

我只感到身旁一道勁風擦過,再轉頭一看,他低着身體,已經衝到了居魂面前。

他背上的針都已經全部放了出來,刺破了衣服,從我的位置看過去,竟像一隻豪豬!

萬箭齊發!我只能想到這個詞來形容!

居魂一臉漠然,冷冷地看着氣勢洶洶的矮子,退也沒退一步。

矮子幾乎到了他的面前,頓時起跳。我從來沒看到過有人能跳這麼高。他手裏的針已經放了出去,後背放出的針緊貼在一起形成兩個類似於翅膀的形狀,在空中張開,針尖全部對準了居魂,一齊刺了下去。

就在矮子還未落地的這一瞬間,居魂一手抓着人頭,單手從後背抽出紫刀,他的紫刀在手裏,彷彿有了生命,矮子的針居然一根也沒有碰到他,全部,被他擋了下來。

矮子估計從來沒有和居魂真正面對面發生過肢體衝突,他也被驚住了。

落地後,針唰地一下收回到了體內。他喘着粗氣,也沒有再貿然打過去。

居魂上前一步,矮子立刻向後退一步,他咬牙切齒地道:“怎麼着?你還想連我也殺了?六門跟你什麼仇什麼怨?”

居魂搖搖頭,把紫刀收了起來,提着袁天芷的人頭一扔,人頭滴溜溜地正好滾到了我的腳邊,他輕聲道:“好好看看,這是什麼。”

我心裏一咯噔,低頭一看,立刻發現了異樣。

這個頭的脖子斷裂處,裏面竟然沒有一絲血肉,全都是紙!

這是個紙靈!

矮子疑惑地看了看人頭,又看了看居魂,他眼睛睜得很大,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腦子裏靈光一閃,稍作回憶,一下子就想起來了,我立刻道:“其實我一次也沒有見到過真的袁天芷,她在矮子進來的第一天晚上就離開了,然後,假的袁天芷便一直躲避着矮子和居魂的視線,你們誰都不知道假的袁天芷還在醫院裏,接着,她給我們下毒。我們沒死,她就一直跟着我們,到了這裏。”

我看着居魂,問:“我說得對嗎?”

居魂點點頭。

“那我們剛纔在洞穴裏聽見女人的尖叫,也是她吧?”我繼續求證。

居魂又點了點頭。

矮子撓了撓頭,他像是拼命地在思考着,幾秒鐘後,他怔忡地看着居魂和我,道:“能用紙靈的人,只有傀儡師家族,這麼說的話,他們,叛變六門了!”

居魂一聽到傀儡師家族,臉上露出了厭惡的表情,說:“恐怕是這樣。”

居魂說完這句話後,轉身走向了這棵巨大的人頭蛇樹。只見他剛剛走到樹幹旁,那些本來正呆滯着,好像死了一樣的人臉,彷彿受到了驚嚇,猛地張開嘴,全都繞開了他。居魂面前,出現了一個人型空洞。

我和矮子互望了一眼,都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矮子道:“居兄弟,沒搞清楚狀況就動手,剛是我的不是。不過咱們既然是一條道兒上的,能不能有個溝通?”

居魂像是完全沒聽見,突然,他又抽出刀來,矮子嚇了一跳,驚呼道:“哥們兒,我都承認錯誤了,您大人有大量…”

話音未落,只見居魂的紫刀在手裏打了個轉兒,橫握住刀柄,猛地插入樹幹,同時,只聽到他大聲喊:“魑魅之魔,隱去!”

霎時間,整個樹上的人頭蛇都開始發出淒厲的慘叫,叫聲在巖洞裏迴響,振聾發聵。

條件反射的,我捂住了耳朵,眼前的居魂卻並沒有離開人頭蛇樹,他兩手拽着刀,一個引體向上,接着腳踏在那些人頭蛇的頭上,不過幾步,就跳了上去。

他所過之處,人頭蛇全部讓開。整個樹幹上,變得坑坑窪窪。

突然,他停在了我剛纔倒吊的位置,把手往人頭蛇體內伸去。

就是一下,往外一拉,只見黃水四濺,而他的手上,多了一個畫卷。

就在這時,整個人頭蛇樹開始異動,所有的人頭蛇開始發出巨大的嘶吼,只見一張張的臉互相融合在了一起。

居魂抽出刀,踩着人頭跳了下來,他的呼吸有些急促,好像剛跑完馬拉松。臉色也有些發青。

我剛想問他怎麼了?還未張口,他一把把畫卷塞給了我,他對我笑了一下,道:“鬼孃的畫卷已經褪色,這魑魅已經是半成體了,很快就會從陰間出來,你必須把它封印進去。”

我拿着畫,打開來一看,果然是我外婆的筆法,上面的顏色確實已經褪掉大半,我擡頭問:“我要怎麼做?”

就在這時,矮子大吼一聲:“後面!”

不知是誰推了我一把,我直接就滾了出去,摔了個狗啃泥。

“小樑,跑啊!”矮子叫道。

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手撐着身體坐了起來,回頭一看,我一下就懵了。

我的面前,是一個巨型蛇頭,它足足有兩輛路虎那麼大,它龐大的身體,把我和矮子他們分開了兩邊。它的嘴幾乎碰到了我的腳尖,只見它吐着信子,兩隻澄黃色的眼睛,裏面是無數人臉,正陰毒地盯着我看。

它渾身散發出紫色的濃霧,濃霧的氣味像陳年的茅坑,薰得我幾乎窒息。

我想跑,但是腿,已經不聽使喚了。

它直接張開大嘴,攻向我。

我下意識地擡起手就擋,只見居魂和矮子從蛇的左右兩邊都衝了過來,居魂快一步,嘖了一聲,一腳把我踹開。

那蛇像是發怒了,扭動着長身子,居魂和矮子躲閃不及,直接被它甩飛了老遠。

蛇的眼睛直盯着我,居然拐彎兒又撲向我。

我怪叫了一聲,心想這下死定了。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黑煙猛地飛出,我定睛,只見青嵐面對着我,攔在了我和蛇之間。

我目瞪口呆,只一剎那,她的面具,碎裂了。

我看見,她美豔的臉孔上,帶着一絲不捨,正對我我微笑着。

《最後一個通靈畫師》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許曜剛準備帶著東雲離開桃林,突然間三道身影就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且慢!」

這三道身影突然間停了下來,領頭之人看到許曜之後,竟然十分熱切的走了過來。

「許大師!沒想到能夠在這裡碰到你。」

許曜定神一看,走上前向他鞠躬的人居然就是天機。

原本許曜還想著如果這幾個修道者糾纏著自己不放的話,自己要不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沒想到來的居然是熟人那麼就好說話了。

「是我沒錯,你們這幾個人往那邊去做什麼呢?」

許曜一邊問還悄悄的看一眼東雲,東雲卻是面帶笑意的摟著許曜的胳膊不放,身上的妖氣已經完全收斂起來,就連許曜一眼都看不出她到底是人還是妖。

天機對於許曜完全沒有戒心,毫不猶豫的就說道:「是這樣的,昨天夜裡我們突然感到那個方向有一股強烈的妖氣,於是師門就派遣我帶幾個師兄弟前去查看消息。」

「哦?妖氣嗎?你們可以回去了,我已經將問題解決了。」

許曜點了點頭后,打算兩句話就將他們打發走。

「你是什麼人?那個門派的?憑什麼本事讓我們回去?你知道昨晚的妖氣有多強盛嗎?掌教已經發話了,不查清楚不許回來。」

然而天機身後的另一位修真者卻有些不服的向前一步問道。

「師弟不得無禮!許大師雖然只是一介散修但是修為極強,我相信他有那個實力能夠解決問題。」

天機見識過許曜的實力,自然知道以許曜的能力而言,那股龐大的妖氣一定不是對手。

而且高手的脾氣一般都比較古怪,雖然許曜平時在他面前和聲和氣,但是他可忘不了許曜出手制敵時的那種殘酷無情。

然而他的兩個師弟在聽到散修這個詞時,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甚至還表現出了鄙夷的神情。

對於他們來說散修就如同是沒有家的街邊乞丐,基本上不會有太多的實力和法寶,如果要是讓他們的師父知道自己被一個散修給攔下來,並且給嚇唬到,回去估計會被他們的師父大罵廢物。

「天機師兄,不是我有疑惑,只是這個傢伙出現的時機實在是太巧合太奇怪了,而且我們就這樣空手而歸師父必定不會滿意,到時候他要是問起來,我們給不上一個答覆,他老人家必定會勃然大怒!到時候怪罪下來只怕……」

那位師弟有些著急的提醒了天機一聲,天機聽完之後也皺了皺眉頭。

最近他們的門派正在煉製一項法寶,極其的需要妖氣滋養,所以他們的師父在看到在京城大學的桃林處有著極其龐大的妖氣,於是就派遣他們過來進行調查,沒想到居然被許曜給解決了。

「所以你們到底打算怎麼樣?」

既然決定了要護住東雲,許曜自然得徹底打消他們的疑慮。

天機搜索了一陣后,突然笑顏展開的說道:「對了,許大師我不是一直想要邀請你去我們門派坐一坐嗎?此刻正好是一個機會呀,正好把你帶去我師父那邊,讓我的師父好好的看一看你,否則他都不相信散修有那麼高的修為。」

「……行吧,那我就先將我的朋友送回去,隨後陪你們回去。」

許曜想著自己跟他們回去不要緊,只要將東雲安置好那便無事。

天機身後的那兩個師弟,此刻才注意到一直躲在許曜身後的東雲,他們一看到東雲的樣子立刻就被迷住了。

「哇……這位美女是誰呀?怎麼大早上的一個人穿著睡衣閑逛?是來這裡看桃花的嗎?」

其中一個已經忍不住了走上去進行搭訕。

這個人已經完全將許曜給忽略過了,眼中就只有美女了。

「不好意思,我來這裡是為了和男朋友做些刺激的事情。現在已經天亮了,我也應該回去休息了。」

東雲用著她那萬種風情的眼神看了許曜一眼,這一眼睛竟看得許曜心跳也有些加速。

雖然東雲所編出的話有點奇怪,但從天機和另外兩個人那羨慕的目光之中可以看出……他們似乎是相信了。

「許大師還真是有艷福啊……身邊的女人那麼多,而且還那麼漂亮。」

天機說話的語氣都泛著濃厚的酸味,他故意的想使個壞心眼告訴東雲許曜身邊的女人很多,然後東雲聽到后臉色卻沒有任何一點異常。

「咳咳,這種問題都是題外話,我先將我的女朋友送回去……」

許曜不想在這個問題上進行過多的糾結,只要將東雲送回教職工宿舍,自己就能夠專心的跟這群人打交道。

「不行,這個美女也要跟我們一起走,我們要對她進行一些調查,檢查一下她的身體有沒有其他的問題,萬一她是妖精所化呢?」

另一個師弟色眯眯的看著東雲,他的心中想著的是,自己的身後是名門正派比許曜不知道強多少,要是自己能夠與這個美女好好的聊聊,讓她知道自己有多強,講不定這個美女就會回心轉意選擇跟了自己。

他這句話本來就是由色而起,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當許曜和東雲聽到他說的話后,臉色都不由得沉了下來,一下子周圍的氣壓就迅速的在下降,周圍的溫度一下子就冷了不少。

「你說……我的女朋友是妖怪?」

許曜向前一步來到了東雲的面前,當他抬起頭的那一剎那,一股可怕的威勢立刻就從他的身體散發出來。

天機身旁的這兩個師弟突然間就如同被冷水灌倒了頭腦一樣,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他們看到了許曜那有些憤怒的雙眼,只覺得心中咯噔一聲,居然無法生出任何反抗抵抗之意。

「許大師不好意思,我這兩個師弟不知天高地厚,說話也不知輕重,請你不要見怪。」

天機看到許曜似乎真的動了怒,連忙上去一把按住了自己的兩個師弟,將她們的頭摁了下來,同時自己也跪倒在了地上請求許琳原諒。

「哼!下次如果在我面前提起此事,我就廢了你那兩個徒弟的修為!」

許曜的雙眼死死地盯著他們,不怒而自威,竟是瞬息之間,就讓他們明白了自己與許曜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是……請許大師原諒……」

天機可以非常明顯的感受到,雖然許曜身上沒有散發出任何一絲真氣,但是這種壓迫感就足以讓他們害怕。 “我是靈體,死不了的。”

“我答應過鬼娘,我的任務,就是保護你啊。”

青嵐的話,閃過我的腦海,而我,什麼也做不了。

在那一瞬間,我想起了我小的時候,放學回來,跟隔壁鋪子裏吃硬片家的孩子一起,騎着單車出去玩。

那時家裏附近有條鐵軌,我們經常在那裏玩鐵軌上的煤渣,我最喜歡站在護欄外,看着火車呼嘯而過,勁風吹得人特別的爽,甚至能感覺到,熱血沸騰。

現在,我眼前的這條巨蛇,就像一輛加速穿行鐵軌的火車,車頭猛烈地撞擊到青嵐的身體,與我,擦身而過。

我來不及反應,就見青嵐瞬間變成了一道煙塵。

但是這次,黑煙的大部分,迅速消散在空中,只有極小的一部分,回到了我後腰的位置。

面具碎片掉了一地,我不知道她破掉面具會有什麼樣的結果,我有預感,這次,她肯定出事了。

自打我出生,她就存在於我的家裏,如同一個隱形的守護者,我無法想象她就這樣消失了!

我腦子裏一嗡,恐懼驚慌一下子被憤怒掩蓋掉了。我快步跑了出去,大喝一聲:“草你大爺!你個傻b妖孽!老子在這裏!朝我來!”

巨蛇根本沒有停頓,在地上繞了個彎兒,眼睛瞄來瞄去,正在找我的位置。

突然,它身子往回縮,弓了起來,我一看,這是要做最後的攻擊了!

我手中捏着外婆的畫卷,正想着要往哪裏跑,猛地,我看見那條蛇,不動了。

再仔細一看,矮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跳到了那蛇的背上,我看到他身上的針再次聚集起來,變成了一個錐形尖刺,正插在蛇的身體裏。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