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他之所以來血月森林,原因是接受了學院的委派任務,尋找藍楓的下落。

可他萬萬沒想到,居然會在這樣的情況下遇到藍楓。

「不錯,我是藍楓。」

對於蘇烈認出自己,藍楓並不意外,畢竟他身上還穿著天驕學員的院服,頓了頓,藍楓擺了擺手,目光移向半空中蠢蠢欲動的赤翼鳥:「先不說了,我還得解決這頭凶獸……」

瞧著藍楓的舉動,蘇烈嚇了一跳,趕忙說道:「別去,赤翼鳥擁有天榜實力,不可力敵!」

論實力,他在原本的八位天驕學員中,都是能夠排在第一,如今連他都不是赤翼鳥的對手,可以想象,赤翼鳥有多強大。

話音剛落,蘇烈的臉色便是猛然一變,因為他看見藍楓徑直地朝著赤翼鳥掠飛而去。

「嘰……」赤翼鳥猩紅的眼睛里閃過一抹輕蔑,旋即發出一道尖銳嘶鳴,龐大的身軀毫不猶豫朝著藍楓掠去。

「來得好。」瞧著赤翼鳥不閃不避,正面迎擊,藍楓臉龐露出一抹淡笑。

融合元技—焰勁崩!

當彼此距離拉近到三丈的時候,藍楓探出拳頭,對著斜上空那龐大的凶獸,穩穩地打出一拳。

那小小的拳頭,陡然亮起,剎那間釋放一股令人心悸的拳勁,以及刺目的火紅光芒。

拳勁一出,恐怖的風壓瞬息而至,伴隨而來的,還有炙熱的高溫。

重生之薔薇妖姬 「轟!」

在無數道目光注視下,藍楓身前的空間,就像一塊承受了極限力量的鋼板,驟然崩碎。猶如黑洞一般的漆黑洞口,浮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中,那漆黑洞口的面積極大,幾乎快將赤翼鳥的龐大身軀吞噬。

「嘰嘰……」一道蘊含著驚恐與痛苦的尖銳嘶鳴響起,赤翼鳥將速度與力量徹底爆發,方才掙脫那漆黑洞口的吞噬,直到飛退了數十丈的距離,然後才心有餘悸地看著那漆黑洞口。

此時的赤翼鳥,尖銳的巨嘴正中央凹陷了一部分,渾身多處羽毛被灼燒得焦黑,甚至隱隱散發著一股烤肉的香味,狼狽不堪……

這壯觀的一幕,將所有人都震呆了。

「好強!」蘇烈愣愣地注視著藍楓,心裡的震撼尤其強烈。

這般強橫的攻擊,幾乎可以媲美神級初期強者了,在整個一級學院無數的學員中,他只在一個人身上看到過,那人便是藍楓的弟弟,一級學院最年輕的天驕學員—藍山。

不久前,他被藍山找上門,接受其挑戰,本是信心滿滿的他,卻是在戰鬥中被打得沒有多少還手之力……

那疑似天級極限的論斷,便是出自於他之口。

而此刻,藍楓所展露的實力,並不比藍山給他的感覺弱多少。

防禦幾乎無敵的赤翼鳥,竟然被藍楓一拳打得如此凄慘,難以想象,藍楓的攻擊,強悍到何種地步。

要知道,他剛才施展的紫色高階元技—橫掃千軍,都沒有對赤翼鳥造成絲毫的威脅。

「對了,你剛才說什麼?」瞧著萎靡不振的赤翼鳥,藍楓皺了皺眉,顯然不是十分滿意這一拳的威力,但隨即又想到什麼,疑惑地朝蘇烈看去。

蘇烈張了張口,旋即苦澀地搖頭:「沒什麼。」

他記得,藍楓是依靠煉器天賦成為天驕學員的,可現在,藍楓展露的修鍊天賦與戰鬥天賦,卻是更加恐怖……

這讓得他這位修鍊天才,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見此,藍楓也懶得追問,他重新將目光投向赤翼鳥,沉吟道:「這傢伙的防禦的確挺強的。」

一般的天榜強者,可擋不住他剛才那一拳。

別說天榜強者,就是神級初期強者,被他一拳命中,也多半是必死無疑。

這頭赤翼鳥,雖然身受重傷,卻並未隕落,著實有些古怪。

單論防禦,這頭赤翼鳥的防禦,恐怕比一般的神級初期強者還強!

「一拳不行,那便再來幾拳。我倒要看看,是你防禦無敵,還是我攻擊厲害。」藍楓輕握了一下拳頭,身子再度朝著赤翼鳥掠飛而去。

瞧著再度飛來的藍楓,赤翼鳥眼中閃過一道驚恐之色,雙翼一振,便要逃走。

凶獸的本能,讓它嗅到了強烈的危險,自然不敢繼續跟藍楓戰鬥下去。

「嘰。」赤翼鳥身影一閃,在半空掠過一串殘影。

「倒是挺聰明的,不過……」藍楓的速度陡增數倍,化作一道模糊黑影,甚至形成一道刺耳的音爆,頃刻之間,便追上了赤翼鳥。

融合元技—焰勁崩!

瞬間掠至赤翼鳥的背上空,藍楓探出拳頭,一股洶湧狂暴的力量,自拳尖爆發而出!

「轟隆隆!」

在一道震耳欲聾的撞擊聲中,赤翼鳥發出一道凄厲的哀鳴,龐大的身軀直直地朝著地面墜落而下,短短一個呼吸,便狠狠砸在地上,令得大地土石飛濺,劇烈震動了幾下。

身子輕輕抽搐了幾下,很快,赤翼鳥便沒了聲息。

靜,戰場四周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兩招,僅僅兩招,便斬殺了赤翼鳥。」蘇烈眼瞳一縮,震驚地看著藍楓。

要知道,那可是天級巔峰凶獸啊!

就算是神級強者出手,也不見得比藍楓更輕鬆吧?

周圍之人也是愣了一下,然後傳出陣陣抽冷氣的聲音:「嘶……」

這一刻,所有人看向藍楓的目光,都充滿了敬畏。

無視了周圍眾人的目光,藍楓的身影緩緩落下,來到赤翼鳥的屍體邊,陡手將其撕裂,尋找半晌,卻是並未瞧見妖丹的影子。

「奇怪……」藍楓臉龐浮現一抹疑惑,旋即目光移向赤翼鳥的腦袋,「難道在這裡?」

下一刻,藍楓來到赤翼鳥腦袋的位置,生生將其頭骨掰裂。

只見赤翼鳥腦袋正前方位置,一顆散發著強大威壓的妖丹,靜靜地躺著。

「這是……神級凶獸的妖丹。」藍楓一怔,旋即拾起妖丹,「難怪防禦這麼強,原來是准神凶獸……」

周圍的冒險者,也是吃驚不已。

「准神凶獸,竟然是准神凶獸!」

「他連准神凶獸都能斬殺,莫不是神級強者吧?」

「如此年輕的神級強者,這……」

准神凶獸,便是剛突破到神級,還未來得及掌控領域的凶獸。

一般而言,無論是人類、妖獸,抑或凶獸,都是突破神級之後,才能掌控領域,那些剛突破到神級,還未來得及掌控領域的,被統稱為準神強者。很顯然,這頭赤翼鳥就是一頭准神凶獸,應該剛突破不久,沒來得及掌控領域。

准神凶獸的實力,無疑駕凌於天級巔峰之上,可以輕易擊敗天榜強者,而這樣的存在,卻是被藍楓兩拳斬殺,無怪乎眾人如此震驚。

甩了甩頭,藍楓收起妖丹,沒有多想。

轉過身,他來到蘇烈身前,低聲問道:「你沒事吧?」

聞言,蘇烈慢慢回過神來,神色複雜地看著藍楓,許久,方才搖頭說道:「沒事。」

說話間,蘇烈的唇角噙著一抹苦笑,學院委派他尋找藍楓,若藍楓遇到什麼危險,他有義務出手救援,可現在看來,需要救援的不是藍楓,而是他自己。

「與藍山相比,藍楓的實力,絲毫不差!」蘇烈深吸了一口氣,眼神中夾著一抹凝重,以及一絲不可置信,「兩個天級極限,而且還是兩兄弟……」 「藍楓,你……」蘇烈遲疑了一下,但強烈的好奇心,還是驅使著他問出了心中的疑惑,「你是不是達到了天級極限?」

藍楓展露的實力,絕對可以媲美神級初期強者,可蘇烈並未感受到領域的氣息,因此心底並不是十分確定。

「差不多吧。」藍楓笑了笑,並沒有否認。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可現在的藍楓,已經擁有了不懼風雨的實力,自然不用再對自己的實力遮遮掩掩。

神醫嫡女 而且,今日一戰,恐怕要不了多久,便會通過周圍的冒險者們流傳出去,藍楓就算想否認也否認不了。

「居然真的是……」蘇烈吃驚地看著藍楓。

周圍的冒險者們睜大了眼睛,喉嚨抽搐了一下,老天,這個看上去十分年輕的青年,竟然是一位天級極限強者。

在大多數人眼裡,天級極限是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天才。

他們萬萬沒想到,居然真的見到了一個天級極限強者!

「赤翼鳥屍體,你還要不要?」無視了周圍敬畏的目光,藍楓看向蘇烈,徵詢地問道。

「屍體?」瞥了赤翼鳥的屍體一眼,蘇烈搖了搖頭,「這東西對我沒用。」

別說凶獸屍體中蘊含著濃郁的糿元素,根本無用,就算沒有糿元素,蘇烈也不好意思說要,畢竟,赤翼鳥是藍楓獨自斬殺的,他可沒有出力。

見蘇烈對赤翼鳥的屍體不感興趣,藍楓也沒多說,直接回走到赤翼鳥的屍體邊,將其雙翼卸下,收進空間指環。

片刻后,藍楓對蘇烈問道:「我準備回去了,你要一起嗎?」

「當然。」蘇烈點頭道。

他來血月森林的目的便是尋找藍楓,如今藍楓已經找到,自然沒興趣在此逗留。

「那好,走吧。」藍楓拋下一句話,便邁出腳掌。

下一刻,藍楓的身體掠向半空,朝著森林外的方向疾飛而去。

蘇烈收起手中的黝黑長槍,迅速地追了上去。

待得兩人的身影逐漸在視線中消失,周圍的冒險者們,方才放鬆下來,長長地呼了一口氣。

「一個天級極限,一個天榜強者,天驕學員,名不虛傳吶!」

「看來,這一級學院,比我們想象中還要恐怖啊!」

「這樣的天才,怕是連那位最年輕的神級強者羅帆,也得甘拜下風吧?」

……

半空中。

「學院里最近沒發生什麼大事吧?」剛飛出血月森林沒多久,藍楓便對身邊的蘇烈傳音問道,他已經半年沒回一級學院了,對學院的事情,還是頗為關心的。

蘇烈沉吟片刻,說道:「要說大事,恐怕還真有一件,而且這事兒跟你弟弟有關。」

「我弟弟?藍山?」藍楓眉頭微皺了一下,沉聲問道:「他怎麼了?」

「別誤會,我的意思是,你弟弟成了一級學院的天驕學員。」

瞧著藍楓眼中閃過一抹擔憂,蘇烈解釋道:「幾個月前,院長親自宣布,特招藍山為一級學院天驕學員。」

藍楓怔了怔,旋即搖頭道:「這算什麼大事?」

在他看來,院長既然知道了藍山的身份,肯定不會虧待藍山,給一個天驕學員的身份,並不奇怪。

被藍楓那理所當然的模樣給嗆得差點喘不過氣,好半晌,蘇烈才苦笑說道:「說實話,對於院長如此草率的決定,剛開始我還是有些不服氣的,可後來……」說到此處,蘇烈不由搖了搖頭,深深嘆了一口氣。

「後來怎麼了?」藍楓饒有興緻地問道。

「不知什麼原因,藍山將學院里所有天驕學員都挑戰了一遍,從那以後,便再也沒有人不服了……」一想到當初被藍山猛揍一頓的場景,蘇烈的嘴角便狠狠抽搐了起來,那些回憶,幾乎已經成為他人生中的陰影。

所幸,被揍的不只他一人,一級學院八位老牌天驕學員,一個都沒能倖免。

「藍山的實力這麼強了?」藍楓臉龐浮現一抹驚訝,當初他離開的時候,藍山才堪堪達到地榜強者層次,短短半年,藍山竟然成長到如此驚人的地步,讓人難以置信。

蘇烈深深吸了一口氣:「依我看,他的實力,應該不弱於你。」

「不弱於我?」聽得此言,藍楓終於動容了。

雖然他並未展露全部的實力,但天級極限的身份,卻是並未隱瞞,而蘇烈既然說藍山不弱於他,這是不是意味著,藍山也達到了天級極限,抑或神級初期?

從地榜強者成長為天級極限或神級初期,只用了短短半年?

「是啊,我敢肯定,他絕對達到了天級極限。」蘇烈十分肯定地說道:「我的實力,想必你也了解,然而在藍山手裡,我卻堅持不過三招……」

當初要不是藍山手下留情,他恐怕早就躺在病床上了。

「厲害!」藍楓有些佩服地說道,眼中也是浮現著一抹驕傲,因為,那個人是他弟弟。

蘇烈嘆了一口氣,感慨道:「如果不是親身體會,我恐怕很難相信,天下間居然存在你們兄弟倆這樣的天才……」

天級極限,而且還是二十多歲的天級極限,這在青州大陸歷史上,似乎也從未出現過。

與這樣的天才處在同一個時代,既是一種榮耀,也是一種悲哀。

「看來藍山這傢伙最近沒少吃苦,畢竟,天級極限可不是那麼容易達到的……」感慨間,藍楓的目光投向中州域的方向,以藍山那憊懶的性子,也不知他是如何堅持下來的。

……

藍楓的速度比凌老還快,蘇烈雖慢上一些,但也不差,短短七天,兩人便穿過蠻州域北部、中州域南部,抵達了青州大陸最繁華的三座城池之一—青城。

重遊青城,藍楓依舊為這座宏偉的奇迹之城感到驚嘆。

周圍的行人,在瞧得藍楓與蘇烈身穿的天驕院服之後,紛紛敬畏地讓道,喧嘩無比的大街,很快便陷入了寂靜,直到藍楓與蘇烈走遠,方才重新恢復熱鬧。

見藍楓並不急著回一級學院,蘇烈不禁疑惑問道:「你不回學院嗎?」

「暫時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藍楓將剛剛從一個攤販手裡買到的青城地圖攤開,手指比劃了幾下,旋即收起地圖,朝著一個方向徑直飛去。

蘇烈有些好奇地跟了上去,問道:「什麼事情,要不要幫忙?」

見蘇烈跟了上來,藍楓也沒阻止,笑著說道:「我打算參加煉器師職級考核。」

擁有了六星煉器宗師的身份,無疑會受到更多的重視,如此,他才能更容易將隕鎢收集到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