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邱逸天看的生氣,猛拍一下桌子,從座位上站起來走了過去。

而傅亦寒只是冷眼看着,然後默默的喝下一口酒水。

「去你媽的,給老子喝!」

那兩個男人打過女孩后仍然不解氣,死死的拽著女孩的頭髮,然後拿着酒瓶逼她喝酒。

「我不喝!」

女孩子無助的不停搖晃腦袋,然而不僅無濟於事。

更加惹怒了那兩個男的,其中一男的抬起手又想打她的時候,被邱逸天一腳給踹到了牆角處。

「你他嗎的找死吧!」

另一名男的看到同夥被揍,惱怒萬分,直接把女孩給丟到了地上。

擼起來袖子上前就要和邱逸天干架。

然而他還沒走近邱逸天的身邊,又被邱逸天一腳迅速的踹在大腹便便的肚子上。

這一腳夠狠,直接踹的他吐出了幾口酒水。

「嗎的,老子今天跟你拼了!」

那人吐出幾口酒水后,忽然從身上掏出來一把明晃晃的長匕首。

他手舉著匕首,兇狠無比的朝着邱逸天身上刺去,。

且有了剛才的經驗,他也知道了閃躲和防備,以防再挨邱逸天一腳。

與此同時,剛才被邱逸天踹到牆角的人,緩過來勁兒后。

他也拿起一把椅子朝邱逸天的頭上砸上去。

如果一對一,邱逸天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可現在對方有兩個人,而且手上都拿着武器和工具,邱逸天就有點應付不過來了。

看到這一幕,本來不打算出手的傅亦寒,端起來酒杯仰頭喝光了酒杯里剩下的酒。

然後也加入了進去,幫着邱逸天狠狠的揍了那兩個小混混一頓。

傅亦寒幾乎沒費什麼勁,就把那個手持匕首的小混混給踩在了腳底下。

「女人也打,兩個丟人現眼的東西!」

也算是這兩個小混混倒霉,傅亦寒今天心情本來就不好。

這會兒他腳下一用力,躺在地上的小混混差點被他踩的背過氣去。

而另一個小混混也被邱逸天打的躺在地上直叫喚。

雖然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可在傅亦寒腳下的小混混,仍然在囂張的叫嚷道。

「知道我叔叔是誰嗎?你們敢打我,你們兩個等著死吧!」

「我現在就弄死你!」

聽到那人的話后,傅亦寒的腳上不由的又用了力。

「嘔!」

那人被踩的脖子幾乎都要斷了,這才滿臉痛苦的求饒道:

「別踩了,真的要出人命了!」

「不是說你的叔叔很厲害嘛,幹嘛又慫了!」

傅亦寒打趣的語氣說。

「慫了慫了!」

那人被踩的實在快要命,慌忙擺着手對傅亦寒說:

「我們又沒礙着你們什麼事,你們憑什麼打人!」

「還敢講!」

傅亦寒真恨不得一腳踩死他,才解氣。

可他也知道,如果自己腳上再加點勁兒,這人肯定就沒命了。

雖然可恨,他還沒打算要人的命,這才忍住了。

「傅總,你說怎麼處置他們?」

這時候,邱逸天揚聲說着,「要我看,既然他們那麼喜歡欺負人。

身上還帶了武器,不如我們就用這把匕首,把他們的臉划爛了再說。」

傅亦寒聽后一笑,知道邱逸天是故意嚇唬那兩個小混混呢。

果然,兩個小混混一聽,瞬間嚇的臉色都變了,慌張說道:

「兩位大哥手下留情啊,我們今天就是多喝了兩杯,是我們有眼無珠,以後再也不會了!」

「多喝了兩杯,也不能成為欺負女人的理由吧!」

傅亦寒微眯着眼,看着那人冷斥道:

「趕緊的給人家姑娘道歉,還有她的醫藥費,精神損害費給人家補償!」

「我道歉!我道歉!」

地上的小混混再也沒有了,剛才欺負女孩子時的囂張,連忙對剛才的女孩說道:

「對不起了美女,我們哥們倆喝多了,剛才犯了混,

你說要多少賠償都可以,我們送你去醫院也可以……」

「不要!」 帝兵,血藤千界鏡是血藤帝族始祖血藤大帝煉製的血脈帝兵,它能夠溝通萬千世界,映照無量山河,從諸界中回溯時光之影,從而找到某些逝去的痕迹。

比如這一次,血藤千界鏡就成功找到了張無忌的痕迹。

只見億萬縷猩紅鏡光橫掃蔓延,血光覆蓋一座座疆界,溝通萬千世界本源,把金角王界、樹靈王界、火王世界群等諸多世界的世界意志都喚醒了。

「找到了。」鏡光流轉,萬萬里虛空都為之泛起漣漪,一條條布滿猙獰骨刺的猩紅血藤延伸,數不勝數,密密麻麻。

很快,張無忌的身影在鏡子中浮現,畫面中,有他潛入金角獸王殿、進入樹靈界木靈池、化身火王族巨擘取走火源珠等一個又一個景象。

「是人類。」一幕幕景象的浮現,讓金角大長老怒吼震天,「該死的人類,敢盜取我族始祖帝軀,這肯定是帝星聯邦的陰謀。」

樹靈族、極淵海族、火王族等王族巨擘也是暴怒,一個個恨不得將張無忌生吞。

對此,血藤帝族的使者很自信,周身血紅霧氣翻滾,數百條骨刺血藤在扭曲交織,形成了一張要吞噬萬物的血盆巨口,「諸位無需動怒,我族帝兵很快就會把那個人類送到諸位面前。」

說完,他體內飛出一道道血紅藤光,屬於血藤帝族的血脈之力加持在血藤千界鏡上。

「帝兵顯靈,跨界拘拿。」

「哧。」

一道血芒迸射,綻放無盡光,釋放猩紅血,滿天都是血霧,血芒無堅不摧,強勢擊穿重重世界壁壘,貫穿無盡虛空。

血藤千界鏡是帝兵,它的本體自然不是一個使者能夠駕馭的,所以飛出的只是帝兵的一縷氣息。

這就很可怕了,只是一縷氣息所演化的血霧,就瞬間淹沒了數十座世界,血芒更是洞穿了不知多遠的虛空,這是要跨越一座座世界前去拘拿張無忌。

……

「嗯,是誰在窺探本座?」在血藤千界鏡溝通諸界,映照山河,回溯時光的那一剎那,藏在小世界深海的張無忌心有所感,直接就從頓悟狀態脫離出來。

不得不說,張無忌的感應力很強大,連異族帝兵的窺探,都能第一時間察覺到。

古銅鐘在張無忌的心中緩緩轉動,提醒道,「小心點,你現在被所謂的異族帝兵鎖定了。」

「異族帝兵!」張無忌心中一驚,連忙追問起來,「能知道是哪一族的帝兵嗎?」

界海聯盟擁有不少的帝兵,比如三目帝族的三目雷帝槍,血藤帝族的血藤千界鏡,岩魔帝族的岩魔帝甲,金羽帝族的金羽帝刀,黃金劍羊族的黃金帝劍等。

每一件帝兵的能力,也各不相同,若能提前知道窺探自己的是哪一族的帝兵,就能更好的去想解決之法。

混沌氣涌動,古銅鐘很快就給出了答案,「嗯,是一面有萬千血紅長藤纏繞的古鏡。」

「血藤…」張無忌的腦海中,頓時浮現出陳羽老宗主提供的那些資料,「不好,這是血藤帝族的帝兵血藤千界鏡。」

界海聯盟的諸多帝兵中,就屬血藤千界鏡最為難纏,一旦被它盯上,自己之前在五大王族的所作所為,肯定是暴露無遺了。

也就是說,界海聯盟是不能繼續待下去了。

一想到這,張無忌連忙衝出深海,腦後一座座洞天浮現,毫不猶豫的就要踏空離去。

誰知他才剛一飛出海面,就看到一道璀璨血芒碎裂萬萬里虛空而來。

緊接著,無數的猩紅血光憑空衍生,形成一重重密不透風的可怕天網,瞬間就把小世界籠罩了進去。

「可惡,這座世界被封鎖了,該怎麼辦?」張無忌右手握拳,悍然轟出,狂暴的力量化為一隻無比巨大的拳印。

洞天之力加持,拳印遮蔽世界,恍若一座太古神山要撞擊蒼穹,鎮壓萬靈。

結果,血紅天網爆發無盡血光,縱橫切割,讓拳印當場就變得支離破碎。

試探失敗的張無忌,神情變得凝重起來,他知道,自己這是被困住了。

血紅天網從界外緩緩降落下來,天地山河盡在網中,萬物生靈皆是難逃一劫,這是把張無忌視為一條魚了。

危機襲來,張無忌體內洞天之力運轉到了極致,鯤鵬羽翼在背後浮現,右手握住真龍滅生矛,腳下虛空跨界橋,眼眸中異火神通在衍生,隨時準備決死一戰。

這時,古銅鐘發出了玄妙道音,「開闢先天五行洞天,自然就能跳出天地外,不在五行中。」

「你自己就是一方世界,又何懼這世界封鎖。」

古銅鐘的提點,讓張無忌眼睛一亮,體內洞天之力轟隆隆的向第五洞天涌去。

「明白了,第五洞天,開。」

「轟轟轟。」

浩瀚的洞天之力硬生生將第五座洞天開闢了出來,古老、神秘而又生生不息的五行之氣在體內衍生,無窮的力量加持在身上,讓張無忌下意識的低吼了一聲。

「吼吼吼…」這一刻,張無忌的第五座洞天之中,五尊偉岸的虛影浮現,發出了震動古今未來的神魔之吼。

「嘭嘭嘭。」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