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這次採訪持續了半個小時,幾乎記者問什麼,松網內野就回答什麼。

在這個日本軍官看來,自己做的一切都愕到了政府和軍部的授意,是完全「正義並且合法的行為」但是松岡內野完全不會想到,自己會犯了多大的錯誤,自己將給日本政府以及軍部帶來多麼可怕的災難和麻煩

而為了炫耀自己在平叛過程中的「赫赫武功」松網內野甚至允許記者到大屠殺地點進行實地採訪以及拍攝,

旭川所有發生的一切,都被記者忠實的記錄了下來

而在這個時候,如同喪家之犬一般東躲西藏的水源清口,和他不多的追隨者,卻被迫面臨著隨時隨的可能到來的滅頂之災

白天發生的一切,他們看到了許多。

旭」正處在恐懼的氛圍之中。整個城市都已經被血腥和火光包圍。甚至當他們夜晚出去的時候,經常會踩到一具屍體,然後整隻腳到沒入到了屍體的胸腔之中……

水源清口被眼前出現的一切徹底震驚了。他真的不敢相信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主席閣下,都被封鎖了,我們試探過了,只要有任何人接近警戒線。對方連問都不問。很快就會用機槍掃射,我們已經損失了兩名同志了…」

衛隊長的報告讓水源清口陷入到了更大的恐懼之中。

已經沒有地方可跑了,整個旭」都已經變成了死亡之城

「我們,我們還找到了這個,我們冒著危險把它帶來了」

衛隊長把一個包袱遞到了水源清口的面前,眼裡寫滿了悲傷和憤怒。

水源清口哆嗦著雙手解開了包袱,隨即驚恐的大叫了一聲,把包袱遠遠的扔了出去一

一顆人頭,從包袱里滾了出來。接著又滾了幾滾,才緩緩的停了

三河屋小次郎!

「不,拿走,拿走,趕快拿走!」面對曾經並肩作戰的「同志」水源清口非但沒有任何的悲傷和痛苦,言語之間反而還充滿了恐懼

衛隊長怔了一下,這是他和戰友們,冒著隨時可能被發現並且被格殺的危險,拼了命搶回來的,可是「主席」卻這樣對待自己的同志?人的信念,往往會因為一件小事而產生動搖,甚至崩潰

「把我救出去,一定要把我救出這裡!」水源清口一把抓住了衛隊長的胳膊,瘋狂地叫道:「我不能死。我是你們的領袖,我絕不能落到敵人的手裡!」

在這一方,衛隊長真的絕望了。

這就是自己為之願意犧牲性命效忠的人?這就是那個整天嘴裡喊著這個「主義」那個「理想」的領袖嗎?

親密同志的犧牲,非但不讓他悲傷,反而令他厭惡,連多看一眼也不願意?水源清口唯一所想的,只是自己能不能活著而已

衛隊長擺脫了水源清口的胳膊,冷淡而麻木地說道:「主席閣下,我們已經沒有力量再把您護送出去了,我將帶著我的同志們,和敵人進行最後的較量!」

「不,你們不能拋棄我!」水源清口瘋狂地叫了起來。

但是一切都已經沒有用了,衛隊長和他的戰友們,慢慢朝門口走了出去。當快要到門口的時候,衛隊長忽然拿出了一把手槍,放到了地

:

「主席閣下,不要成為敵人的俘虜,請像個真正的戰士一樣去死,吧」

看著自己的部下離開,看著那把手槍,水源清口忽然有了一種被拋棄的感覺。

這些人,難道不理解自己的生命是多麼的寶貴嗎?這些人,難道不知道自己活著將會對日本的「革命事業」造成多麼大的積極影響嗎?

水源清口哆嗦著拿起了那把手槍。哆嗦的放到了嘴裡,只要扣動一下扳機,什麼都會結束了一

可是,水源清口卻還是放下了那把手槍! 「您好!您好!歡迎縣長啊,厲縣長,您能百忙之中來黨校視察,我們黨校全體師生都很激動!青干班的學員們都已經等不及了。」李勇笑呵呵的說道。

厲剛神色一滯,斜眼看了張青雲一眼,張青雲連忙上前說道:

「厲縣長,這屆青訓班大部分學員都是剛畢業的大學生,我擔心倉促之間,他們接待工作出現疏漏,所以……」

「你呀!你呀!我都說隨便看看了,這樣興師動眾的,影響不好嘛!這種風氣可要不得啊。」厲剛嗔怒道。

張青雲連忙低頭不語,不過他心中卻是樂開了花。他知道厲剛說得都是些場面話,領導慰問青年幹部,這是大事,一點排場都沒有就沒那種味道了,所以在領會領導意圖的時候,一定要學會通過現象看本質,而正確領會領導意圖,也真是考驗一個人政治是否成熟的分水嶺。

李勇也是老官場了,他豈能不懂得其中的關竅?看到厲剛表面發怒,臉上卻笑呵呵的樣子,李勇不僅深深的看了張青雲一眼,暗道:「真是後生可畏啊!這個小夥子不簡單!」

隨後,厲剛當然免不了對整個青訓班一番訓話,這屆青訓班很多人都還剛畢業沒多久,很多也是頭一次見到縣長,所以表現得也非常高興和激動,會場的氣氛**也是一浪接著一浪,厲剛的心境也是好到了極點。

訓話結束以後,張青雲很識趣沒有繼續跟在厲剛的後面,現在有了李勇的陪同,自己身份不明,豈能進去摻和?所以他很自然的便又融入到了接下來的學習中。

「李校長,縣裡青年幹部培訓的工作,做得不錯嘛!我看學員們氣氛都很熱烈,你們功不可沒啊!」厲剛進到李勇的辦公室第一句話就給與了肯定。

李勇是眉開眼笑,連稱不敢,推說這都是領導重視的緣故,自己只是執行而已。

「怎麼樣?跟青年幹部接觸得最多的人就是你了,這屆青訓班可有什麼好苗子嗎?」

李勇一愣,這可是個敏感問題啊,一時他還真不好回答,他一旁的黨校的一位教員,就沒考慮那麼多了,見李勇沒說話,他便開口說道:

「有啊,青訓班那個張青雲就不錯嘛!這小夥子認真、刻苦,理論實踐功底都很紮實,是一塊好材料啊!」

李勇臉色一變,暗罵這傢伙多事,這個問題能隨便回答嗎?張青雲優秀,王曉剛就不優秀了?這是明顯得罪人的事情嘛!不過,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李勇也只好順著這個話繼續往下說。

「恩~~,很好!黨中央國務院一直都在強調幹部年輕化的問題,這培養年輕幹部方面,看來我們縣已經走在前面了,對此我很欣慰啊!」厲剛笑道,不過隨即他話鋒一轉又說道:

「不過培養和提拔青年幹部的問題,我們不能停留在表面!而是要認真貫徹黨中央的方針、政策,要把工作落到實處!同時,我也聽到了一些傳言,說雍平幹部提拔還存在一些問題。

這要引起我們高度重視啊,打擊暗箱操作,幹部提拔方面公開透明!這方面的步子要大一點,畢竟幹部的新老交替一向都是黨政建設的重中之重啊!」

李勇一聽這話,馬上便聯想到了張青雲和厲剛一起下車的情景,臉色一變數變,厲縣長這是話裡有話啊,他這是暗示說張青雲應該提拔嗎?還是在給組織部敲警鐘啊?難道厲縣長在人事任命上感覺到了什麼不妥?

一念及此,他臉上的冷汗涔涔而下,縣裡的各種派系他是清楚的,在厲縣長到任之前,武副縣長在人事方面沒少動手腳,這些事情自己可都參與過啊,厲縣長的這個警鐘是給自己敲的嗎?

對於厲剛的背景,李勇也是了解過的,這個人可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啊,一時他越想心越亂。只好連連稱是!

厲剛對李勇的異常也好似根本沒有在意,隨後又隨便聊了幾句,說了些不輕不重的話,便提出天色已晚,要返回。這李勇哪能答應啊,於是便苦苦挽留他用過飯再走。

而厲剛也很是硬氣,推說自己出來沒有跟人提起,害怕政府辦公室的人擔心,硬是將了李勇一軍,隨即便上車揚長而去,只留下李勇一個人獃獃發傻。

張青雲剛回到家沒多久,便接到了李勇的電話,李勇在電話里很客氣的表示要找他談談心。張青雲心念電轉,心想莫非有了什麼風聲?

他穿好衣服剛下到樓下,李勇的車已經在樓下等了,張青雲判斷,這傢伙今天肯定在厲縣長面前碰壁了,不然哪會對一個下屬辦事員如此客氣呢?

張青雲上車以後,李勇馬上便吩咐司機去金色世紀,在金色世紀他已經訂好了專門的包廂,包廂很安靜,張青雲發現李勇竟然只請自己一個人。

「來,小張,不要客氣!我們先走一個,你來黨校學習一個多月了,我一直都很忙,沒來得及找你談心啊!」李勇舉起酒杯很熱情的說道。

張青雲連忙起身和李勇碰了一個,心中卻有些疑惑,這李勇有些反常啊,他是組織部的人,到縣長面前吃了癟,也應該找組織部劉萬和部長彙報啊? 張老板修仙經商記 怎麼找自己來談心了呢?看來組織部也不是鐵板一塊啊。

「哪裡,哪裡,李校長太客氣了,本來做學生的應該請你才對,你看你這樣……我真有些受寵若驚啊!」張青雲有些慚愧的說道。

重生問仙路 「不,不,小張,今天這就是一頓便飯,我一來是藉機找你談談心,二來嘛,確實是感謝你給我通氣,不然厲縣長今天的考察恐怕就更失望了。」 超維術士 李勇嘆了一口氣說道。

「果然是吃癟了。」張青雲心裡暗道,此時張青雲也大致判斷出了事情的原委,對厲剛此人更是佩服,隨隨便便一次考察,就擾亂了別人的心,可是從另一個方面說,你心中沒鬼,這心能亂嗎?

「李校長啊,今天我也是湊巧,剛好走到虎山下面便遇到了厲縣長的車了。他一聽我是青訓幹部,立馬便要我陪同他去西郊電站看看。我當時琢磨,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才給您唐突的來了一個電話,沒想到最後還真起作用了。」張青雲微笑道,把自己和厲縣長撇得一干二盡,他的目的就是要探探李勇心裡究竟有多少底牌。

李勇臉色一變,不過馬上便恢復了正常,張青雲這話讓他心裡一沉,難辨真假,如果張青雲所說屬實的話,那這小子就狗屁都不知道,自己這是瞎忙活啥呢? 能之在人者,謂之能;能有所合,謂之能。——《荀子?正名》

……….

清晨時分,就已經烈日當頭,頑強的野草尚且在酷熱的烈日中搖搖欲墜,似乎承受不住,青翠的野草在炙熱的夏風中瑟瑟發抖,或許少有片刻都成為一片枯黃。

夏季驕陽似流水般酷烈,幸虧軍營兩側尚且有一條小河,河水清澈尚且能看到河床上鋪灑的卵石,卵石的姿態千奇百怪,在陽光的照耀下,展現出不一樣的風采。

河水看似深淺可探,但在居住在這裡的百姓深知一旦到了夏季雨水多的時候,河水暴漲,直接翻臉起來,恐怕而且奪人性命,而今恰如進入多雨的季節,不過今年也是奇了怪了,整整月余的時間,並未見到多少的雨水。

導致這條小河的水深還是那般的淺,可以清晰的見到水中魚兒擺動著動人的身姿,駐紮在周圍的營地,一到夜晚,輪流放哨的時候,空閑下來的士卒就會下水,摸一兩隻肥嫩的魚上來給自己加餐。

「子龍,一戰功成可有信心?」

「不知。」

話不能說滿,趙雲做人做事都是小心翼翼,從來不會拍胸脯保證任何的事情,但他所付出的行動,卻比千言萬語都要來的有說服力。

「不過,不能讓文珪白白浪費這些天的努力。」

「正是。」

孫策面露出了笑容,潘璋辛苦疏數日,也要讓他的付出物有所值。

「太史慈…」

大約過了一刻鐘的時間后,望著湛藍的天空,趙雲幽幽的說出了一個人的名字。

「他?」孫策沉默良久,視線與趙雲一般無二,仰望著天空。

「殺了!」

「諾。」

「遺憾嗎?」

孫策似乎在問趙雲,又似乎在自問,良久后,嘴角處露出的那一抹嘲諷,又彷彿在自嘲:「英雄者不負恩義。」

其實,在董青死在趙雲手上的那一刻起,太史慈與孫策註定無緣,二人間就恍若大道小徑,註定不是一路上的人。

次日

天微微亮,一道身影負重前行,不知前往何處。

另外一邊,趙雲再點萬餘馬步軍殺向諸暨。

此時此刻,諸暨城內,太史慈臉色有點發青,整個諸暨城的百姓,從昨夜開始,就一直在拉肚子,直到今日,腿都已經發軟,就算是太史慈這等猛將也是如此。

他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說麾下的士卒究竟是什麼樣的情況了。

「該死!」

在後知后覺,太史慈也知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立即清查!」太史慈臉色很難看,當副官頂著那張蒼白的臉準備離去時,又被太史慈給喊住:「不用去了,約莫著趙子龍這個時候已經來了。」

副將神色頹然,旋即神色不屑道:「呸!他趙雲算什麼英雄好漢!」

「英雄好漢?」

太史慈似乎聽到了什麼笑話似的,仰頭大笑起來:「昭義,你記住這是戰爭,只有生死勝負,至於卑鄙?」

「勝者為王敗者寇,自古來皆是這個道理,王者何來卑鄙。」

太史慈語氣中帶著自我的嘲諷,同時心裡存有不甘。

「子義,你走吧。」

忽然,在軍營的門口,劉繇就站在那裡。

「主公。」

太史慈勉強可以獨自一人起身,至於劉繇則需來攙扶。

重生年代福妻滿滿 「坐吧。」

劉繇抬手讓太史慈坐下,臉色慘白的他,在他人的攙扶下來到太史慈的面前,只聽他是說道:「子義,你何須為留下,離去吧。」

「老夫只是沒有想到他孫伯符倒是變得狡詐了。「

「想其父孫堅何等英雄人物,只可惜,這個世道就註定了英雄豪傑不得好死。」

「哈哈哈哈~~~~」

坐在高座上的劉繇悲哀的大笑起來,聲音凄厲的同時又在感慨世道的不公。

「走吧,去和昭平匯合,記得為老夫報仇!」

「主公!」

「走!」

劉繇怒目而瞪,旋即只見太史慈雙膝跪下,朝著劉繇重重的磕著了幾個頭,太史慈並非是迂腐的人,深知留著有用之身,重整山河方是正道。

大殿內,只留有劉繇一人時,大概過了兩個時辰左右,劉繇忽然開口:「來人!」

「三刻后開城門投降!」

一戰之力?

劉繇已經不抱有任何的希望,同時他也看的出來,趙雲只是想要逼迫他們投降罷了,而非是趕盡殺絕,不然,下的就不是瀉藥,而是毒藥!

屆時滿城屍骸,還不只需要一把薪火便可焚燒殆盡,勝負人人皆知,只是他劉繇敗了,可是這滿城的百姓士卒甚至他劉繇的屍首卻要不剩半點。

不如降了!

隨了他們的意。

苦笑中帶著無奈,在親衛的攙扶下,登上了城門樓。

這一戰

趙云為主將,潘璋為副將

等到兵臨城下時,卻見城門大開

「哈哈哈哈!!!」騎在棗紅馬上的潘璋爽朗大笑,這些日子的苦終究沒有白白承受,終究諸暨城還是降了,忽然潘璋不笑了,順著趙雲的視線抬頭看,就看到城樓上站著的人。

「劉正禮!」

「他這是做什麼!」

在潘璋的內心深處一大堆疑問冒了出來,旋即只聽見趙雲嘆了一口氣道:「文珪,你立即點三千輕騎立即取追!」

「務必取下太史慈的項上人頭!」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