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腿軟總比你的大凶波顫巍巍要好吧,嘿……大凶波還對著韓正,莫非你還想讓他幫忙扶兩下?」猴子反唇相譏道。

溫柔頓時響起上次在靈央山被韓正那啥的場景,滿臉紅暈,惱羞成怒之下,如同母老虎撲向的猴子。

許歡臉色略微蒼白,此時倒是冷靜下來了。

唯獨韓正,興奮不已,不知為何,穿越過來之後,膽子大了不小,途中見到的那些鬼物,居然讓他有種前世玩遊戲去打怪的感覺。

打怪刷金幣,暴極品裝備!

想到這裡,韓正下意識的問道:「洛老師,外面那些鬼物擊殺之後,屍體能不能換元石?」

「一些罕見的鬼物身上的材料能換的元石還不少!你敢殺嗎?」洛未央道。

「當然。」韓正道。

「放心,會有機會的。」洛未央似笑非笑道:「希望你到時候和鬼物真刀真槍幹起來的時候,不要腿軟。」

「我連洛老師都敢……咳咳……」韓正頓時住口不語。

洛未央臉上閃過一絲羞紅,狠狠的瞪了一眼韓正,道:「今天來靈央山,極限特訓的第一項任務就是尋找鬼臉花。」

言罷,洛未央拿出四枚玉簡,分給四人道:「其中記載了了鬼臉花的模樣、特點、香味、以及辨別的方法。」

韓正四人頓時瀏覽玉簡,不多時了解得七七八八了。 時間很快到來下午,七人覺得在沒上課之前呆在學校太無聊了,所以決定出去玩兒,到了快上課再回來,「那我們去哪裡玩啊?」王源問道,出學校很容易,可到底去哪裡玩呢?這是個問題,「要不我們去我們以前經常去的星海,瑩瑩和慕可是我們的朋友帶他們去應該不是問題,可是,夏默語怎麼辦?我可不太想帶她去哦。」王源小聲的對王俊凱說。「可如果去那裡夏默語一定會跟著千璽一起去的,所以這樣不太好處理啊。」「你們倆在說什麼那麼神秘,還不讓我們聽到?想好去哪裡玩了嗎?如果沒想好的話,我要帶葉子和瑩瑩走了,你們慢慢就想吧,我們先走嘍。」慕可說著拉著葉心和高瑩瑩就向相反的想離開了,三隻見狀也跟了過去。自然夏默語跟了過去。

結果七人走著,一直走在馬路上,直到快上課了才想起來趕回了學校,回到學校后一切又變的那麼按部就班,晚自習還是照常的上?時間又一晃眼到了放學,「反正回家的時間還早,要不我們去大吃一頓吧!」王源提議,「好啊好啊,嗯?那去哪裡吃呢?」慕可問到。「我說你們兩個吃貨,能不能別一天到晚就只想著吃啊?」瑩瑩對源源和慕可說到,瑩瑩和慕可是死黨,不論怎樣開玩笑都沒有傷害過對方,就這樣一起長大一起讀書,一起報復,其實,時間過了這麼久,慕可已經開始忘記對葉軒的仇恨了,也許那真的只是一場意外,她並沒有想過真的要傷害葉軒,只是想知道慕晨所做的真的值得嗎?

既然吃過飯後,有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還是和以前一樣,有說有笑,一路開開心心的回家,可是瑩瑩和慕可絕對不會想的回家后,能看到自己最想見到的那個人,就在自己並沒有你自己而去,一直,靜靜的默默的,守護著自己。「你們要不要上去歇一會兒再走?」王俊凱問道。,「當然啦!只不過上一次是喝醉了,沒看見到,也不知道你們的房子亂不亂啊!」慕可從來不會口下留情,絕對的毒舌,到了千璽他們的公寓慕可算是大開眼界了。所有的東西都是整整齊齊的,真像是男生住的房間嗎?在慕可的眼裡男生的房間一般的不都很很亂嗎?

「明天晚上我們有一場演唱會,想邀請你們去看看。」王俊凱說道。「我們已經知道啦,剛才去找葉心的時候,千璽已經告訴我們了。不過能收到你們的邀請是我們的榮幸。明天幾點,上完課嘛?」慕可問道,這是王源說到:「明天我我們不去上課要用一天的時間排練。迎接晚上的演唱會。」瑩瑩同情到:「唉,可憐的孩子,竟然沒時間玩兒。」「那我們放學后你們來接我們吧,然後我們和你們一起去,晚自習我們給老師請假出去。」慕可說著擺出一副我最聰明的樣子,「那樣真的好嗎?出的去嗎?」源源懷疑到。

「好啦,時間不早啦,看你也看完了,那我們該不該回家了?」瑩瑩對慕可說到,「那我們送你們回去吧,反正路也不是很遠。」王俊凱說,「不用啦,我和慕可就可以了,而且你都說了路也不是很遠,難道你還不放心我嗎?我可是會跆拳道的,你覺得他們傷的了我嗎?」雖然聽到高瑩瑩的安慰,可是王俊凱還是不放心,她們自己回去。看見,王俊凱還在猶豫高瑩瑩又說到:「我能自己保護自己的,你放心好了,第二天我絕對毫髮無損的出現在你面前行了吧?這樣你總可以放心了吧?」

「恩,那好吧,你到家了一定要給我打電話哦!」高瑩瑩點了點頭和慕可就離開了,路真的不長才十幾分鐘就回到了家中,可開門第一眼看到的人,卻讓他們都驚呆。「慕晨?真的是你嗎?」慕可試探性的問道,「姐,真的是我,我真的沒有死。」「那當初你為什麼不回去找我們呢,我還以為你……」慕可有些激動,畢竟這麼多年都以為她離開了,「姐,你們坐下來,我們慢慢跟你們解釋。」慕晨說,「那年我真的沒事兒,只不過從樓上摔了下去而已。那時葉伯伯讓國內最好的醫生給我治病。可當時醫學技術沒辦法完全將我治好,所以為了不讓你們擔心就對外宣稱我死了的消息。

後來我一直在美國接受治療,那時我不能給你們怕你們擔心。昨天我剛從美國趕回來一下飛機我就來來這裡,葉伯伯已經為我爸好了如學手續,明天我就可以和你們一起去上學了。姐,你都不知道在美國,我這些年我有多想你們。」說完痛哭了起來,瑩瑩安慰道:「好啦好啦,我們終於相聚了,你餓了沒有我去給你做好人吃的。」「我當然餓啦,我一直下飛機就來了這兒,我還沒吃飯呢。還是夢雨姐對我最好了,嘻嘻!」聽完慕晨的話,高瑩瑩笑了起來,分別了這麼久,是該好好聚聚了,隨後轉身進了廚房。

不一會兒,就做滿了買滿桌子的菜,因為她們已經吃過飯了,所以就沒吃,「對了,晨晨我告訴你個好消息,要不要聽啊?」慕可問道,「姐你能有什麼好消息,我還不了解你嗎?你好消息,一定不是好消息。」「嘿,你個丫頭片子姐對你這麼好呢?怎麼說你姐姐呢?」慕可反駁到,「好了好了,別吵了能不能讓晨晨?先把飯吃完啊!」瑩瑩說,「就是,還是夢雨姐對我最好。」「到底誰是你親姐啊?胳膊肘往外拐。」慕可假裝生氣,慕晨笑了笑說:「當然,兩個都好姐姐啦!」

「這還差不多嘛!」慕可看著慕晨又想起了在孤兒院的種種,眼淚不爭氣了的流了下來,「可,你怎麼哭了?」瑩瑩問道,慕晨沒心沒肺的拋過來一句,「肯定是這麼久沒看見我,太想我了,然後我這一回來就太感動了,然後就哭了唄。」「是是是,你回來就好,以後我們又可以一起瘋了。」說到這慕可又破涕為笑了。一天又過去了,滿天星空,星星們一閃一閃的,點綴著黑色的天空! 此時,峽谷入口處,山風呼嘯,吹得韓正青衣獵獵作響,入口兩旁宛若茶樹的植物之上,掛著白色的茶花,閃爍著妖異的光芒。

不知為何,韓正總覺得那茶花有些不凡,畢竟神動十七重的精神力,感應非同一般。

「不對,鬼臉花是銀色的,能現出鬼臉,那茶花不是。」韓正晃了晃腦袋,目光轉移到峽谷之中。

峽谷寬約百丈,長約十幾里的樣子,韓正記得他所購買的靈央山地圖之中,好像對此地有過記載。峽谷之中,植被也不少,不過都是低矮一類。

「不論你們四個人聯手還是單獨行動,反正你們的時間只有一天!明天的這個時候,鬼臉花沒有找到,任務失敗。失敗懲罰,一人背石跳一千次。」洛未央道。

「那麼,任務成功呢?」韓正道。

「鬼臉花價值雖然是一品,但價值三百塊元石,我可以選擇購買。」洛未央道。

「沒問題。」韓正咧嘴一笑,呵呵,只要有元石,哪怕鬼臉花是一坨屎,他都要找到並且捏過來。

「並且,作為獎勵,為師還每人賜予你們一門一品黃階武學。」洛未央神秘兮兮道:「算是教授你們三年,送給你們的禮物吧。」

「峽谷中的二品鬼物已經被我清理乾淨,強橫的一品鬼物也掃清了,但還是有些危險,你們小心。」洛未央說完,徑直消失在原地。

「大家分頭找!」許歡把記載鬼臉花信息的玉簡收起來,忙道。

溫柔和猴子正要行動。

「慢著!」韓正道:「不急,我們先好好商量一下……」

「有什麼好商量的!所有的信息都知曉了。」許歡道:「韓正,戰鬥力這方面,我們不如你,並且被你遠遠拉開!但,你沒有歷練經驗。」

「呃……」

「我們已經歷練了三年,對於尋找靈物這一類的任務很是熟悉。」許歡道:「那鬼臉花的信息已經足夠清楚了。但,有一點,上面記載了,鬼臉花很擅長隱匿。」

「不錯。」韓正道。

「擅長隱匿的靈物很難尋找,老師規定了一天的時間,我們必須分頭找,並且途中用傳音玉符及時聯繫,這樣才有機會在一天之內找到。」許歡道。

「許冰山說的沒錯,爭分奪秒,我們缺的就是時間。」猴子也贊同道。

「我行動了,我負責尋找銀色的花。」溫柔直接沖入了峽谷中。

「我負責尋找奇怪的花。」猴子道。

「我負責去那些擅長隱匿的地方偵查。」許歡也說著,並且朝著韓正道:「韓正,要麼你跟著我,我可以傳授給你一些歷練經驗,要麼,你自己行動,慢慢琢磨。」

「哦。」韓正楞了一下。

許歡瞪了一眼韓正,沖入了峽谷中。

原地只剩下韓正一人,目送三人離去,他哭笑不得,喃喃道:「都不服輸呢。還都有些傲氣,實力比不過來,便想要在歷練經驗上超過我……」

搖了搖頭,韓正從儲物袋中拿出靈央山的地圖,又拿出購買了《靈物志》,再拿出記錄靈央山一些奇怪事件的玉簡,慢慢翻閱起來。

暗中,洛未央見到韓正四人的表現,不由得笑道:「許歡三人並沒有被韓正的強大實力給打擊得喪失鬥志,這點很不錯。」

「不過,身為一個團隊,並不齊心,這一點並不好呢。」

「正常來說,許歡的尋找策略並沒有問題,各自收集消息,及時聚攏反饋,只要一直找下去,還是有機會找到的。」洛未央道:「只不過,你們沒有想到,其中的鬼物固然不會傷害你們的性命,但難纏呢。」

「嗯?韓正那個臭小子,居然站在原地,看書?他想幹什麼?」洛未央雙手抱肩,摟著一把紫色長劍,立在山巔,飄飄如仙。

……

夜幕降臨。

猴子一腳踩死腳下的一頭速度型一品六重鬼蛇,找到一個岩洞之中,見到一株銀色的花。

「長方形的銀花?夠奇特的,但不是鬼臉花。」猴子罵咧咧道:「這峽谷中的鬼物不厲害,但也太多了吧,一會兒一隻,耽誤時間。」

嘴上說著,他還是將腳下的鬼蛇的膽給取出來,用盒裝好,放入儲物袋中,價值幾塊元石呢。

另一邊,許歡一人一間,同時面對四頭力量和速度兼備的一品七重鬼虎,那四頭鬼虎配合得不錯,雖然力量和速度比不過許歡,但堅持了很久。

「崩山劍!」許歡看了看天色,不願意耽誤時間,一品小成的力量型武學施展開來,力量達到了重鼎十重。

連續四劍,砍下虎頭,再刷刷刷,取出了虎皮,一塊虎皮,送到城裡的店鋪,能兌換五塊元石。

「時間不多了,這裡擅長隱匿的地方都實在是太多了。」許歡臉上閃過焦急之色。

溫柔那邊,也是被鬼物困住,好不容易幹掉那些鬼物,元氣消耗了不少,只能找個安全的地方恢復元氣,再繼續尋找奇形怪狀的花。

……

晚上。

許歡、溫柔和猴子三人匯總消息,準備聚集一起行動,因為鬼物太多,三人聯手,或許速度更快。

至於韓正,連傳音玉簡都沒有取出來。

山巔,洛未央發現韓正大半天都站在原地,不停的翻閱玉簡,滿臉納悶,「他要幹嘛?」

韓正如同海綿吸水一樣在吸收這個世界的知識,尤其是靈央山各方面的信息,他了解的差不多了。

然後,繼續翻閱《靈物志》。

再翻閱《武道雜記》。

……

直至東方露出了魚肚白。

許歡三人滿臉焦急之色,他們已經陷入了鬼物的包圍之中,之前找了上百個地方,卻沒有找到鬼臉花的下落。

天亮了。

再過三個時辰,一天期限到了。

而這時候,韓正這才意猶未盡的從玉簡之中扎著出來,笑道:「這個世界真精彩啊,差點誤了時間。」

這段時間,韓正從靈央山的各種信息看到了大雲府城和大雲山,再到大夏國,甚至於北大陸一些信息。

各種靈物千奇百怪。

各種妖獸、鬼物、魔物、怪異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 「起床了,在不起來就遲到了。」瑩瑩對著樓上說,幾分鐘之後下來的是慕晨,卻沒有看見慕可,瑩瑩問道:「晨,可呢?」慕晨搖搖頭,瑩瑩剛想上樓去看看怎麼回事,就聽到了門鈴聲,「我去看看!你先去洗漱。」慕晨將申向美味佳肴的魔爪又收了回去,門外是一對看上去挺年輕的夫妻,「你好,請問你們找誰?」瑩瑩問道,女的先開口了:「我們找一個叫高瑩瑩的,請問她在嗎?」高瑩瑩困惑的看著這對夫妻,「我就是,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嗎?」聽到高瑩瑩的回答,女子一把將高瑩瑩擁在懷裡,高瑩瑩瞬間傻眼了,「額~你們是?」 總裁別悶騷 瑩瑩又問道,這時男子說話了:「我們是你的親生父母!」男子的話讓高瑩瑩更傻了,「呵呵,叔叔,你沒有開玩笑吧?」

「我們沒有開玩笑,這是事實。我們知道你可能一時接受不了,可這確實是事實,你的原名叫劉夢璃,夢璃,你回來吧!是我和你媽媽欠你太多,就讓我們補償你吧!」瑩瑩沒有說話,就在這時瑩瑩的電話響了起來,瑩瑩看見是王俊凱打開的就接通了,「喂,小凱,你打電話有事嗎?」瑩瑩問道,「瑩瑩,都已經上課了,你和慕可怎麼還沒到學校。是不是出什麼事了?要不要緊?我們要不要趕過來?」王俊凱非常著急,在學校里沒有見到她,擔心出了問題。

「沒事你不用擔心,只不過你要幫我們請半天的假,可能這邊有點事處理。你不用擔心我們一會兒會趕回學校。」瑩瑩安慰著王俊凱,可最應該受到安慰的明明是自己,王俊凱掛斷電話后就拉上源源去找千璽了,三隻趕到了校長辦公室。「校長,我們要請假,請問可以嗎?」請假不是都要找班主任嗎?為什麼三隻請假是找校長?「當然可以。」校長一口答應了,「謝謝校長了,那我們走了,拜拜!」說完轉身又去了班主任的辦公室,「空~空~空」「王俊凱同學,你有事嗎?」孫燕問道,「老師,我們來請假,高瑩瑩同學可能今天不來學校了,我們也有事要離開,請問可以嗎?」千璽和源源從頭到尾都只是跟著小凱,他們知道他們只能默默的給他力量,卻無法為他分擔憂慮和煩惱。

很快三隻就趕到了高瑩瑩所在的公寓,可進門的一瞬間三隻懵了,突然出現了一個和慕可很像的人,還有一對夫婦,誰能告訴我這是什麼情況?源源心裡想著,的確,奇怪的不只是他,王俊凱和千璽也困惑了。「額~解釋一下,我們不去上學是因為她們!」說著慕可指了指那對夫婦,表示不關我的事,我也不認識他們。「瞬間尷尬了,這都幾點了?我都快餓死了,你們解決好了沒有啊?」慕晨咆哮到,「額~都快12點了,你們還沒有吃完飯嗎?」王源問到。

慕晨點了點頭,「要不我們先去吃東西吧!叔叔阿姨一定也餓了吧!」慕可提議到,「對不起啊,耽誤你們的時間了,去哪裡?你們定地方,我們請客。」高瑩瑩沒有說話,只是跟著慕可她們去了餐廳吃東西,可從頭到尾都沒有動過筷子,就這樣結束了一頓午餐,午餐后,劉泉和夏穎決定告訴高瑩瑩這次找她的目的,「瑩瑩啊!這次我和你爸來找你是為了帶你回去的,我們想把我們虧欠你的都補回來,希望你能原諒我們。」

高瑩瑩冷笑一聲說:「我想問問你們,放出都已經把我拋棄了,為什麼還要回來找我?現在要我回去?那當初又何必把我拋棄呢?現在要我回去不可能了,我也不可能原諒你們,我長這麼大你給過我一點父愛和母愛嗎?我從小就在葉家長大,那時候我才覺得葉家才是我的家,在葉家我感受到了關心和愛,在孤兒院的時候他們就只會欺負我。有誰知道我心裡的苦和傷,哈哈,哈哈哈哈。」高瑩瑩苦笑了起來,眼淚順著臉頰滑落了下來,每一滴眼淚都刺痛這王俊凱的心。

「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解釋好不好?」夏穎哀求這瑩瑩,希望她能原諒她們,高瑩瑩逃離了撕開她心裡那道傷口的餐廳,一路狂奔著,她不知道如何面對,她不明白他們都拋棄她了為什麼還要尋找她?還要她回去?去哪個沒有朋友和愛的地方嗎?一路上她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到了哪裡,天漸漸黑了下來,可她不想回去,她害怕回去面對她們,面對王俊凱,可她不知道王俊凱他們正滿世界找她,王俊凱自從她從餐廳跑出來以後就很了出來,可還是沒有追到她。

「你好,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電話那頭依舊不變的聲音,可電話這頭的人已經快哭了,他真的害怕再次失去她,他已經失去夢雨了,不想再失去瑩瑩了,漸漸的帶著傷感進入了夢鄉里,夢裡少年找到了他愛的那個女孩,女孩告訴少年,她喜歡他,但她不能告訴他,她要走了,去遠方尋找屬於她的世界和天空。少年被夢裡的情景嚇醒了。打開手機一看有一個未接,拿著手機就去找千璽他們去了。

電話是凌晨5點打來的,可小凱的手機卻是靜音模式。剛好錯過了,「千璽,瑩瑩給我打電話了,我沒接到,你們有沒有接到?」千璽冷靜的點點頭,王俊凱的眼睛瞪的更大了,「她現在在哪裡?有沒有事?為什麼不告訴我?」「大哥,你冷靜一下,瑩瑩說給你打電話你沒接,是不是有事,我們告訴她你睡著了,要不要叫醒他?她說不用了,別打擾你休息,替她好好照顧你,過幾天她就回來,讓你不用擔心。」源源解圍到。

這是王俊凱才冷靜下來,「這是瑩瑩的身份證,現在她不叫瑩瑩,而是夢璃,這是夢璃的父母給她的,照片是葉家給的,別問我,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的,有的事你知道不一定是好事,所以還是你自己去尋找答案吧!」千璽的話讓王俊凱愣住了,他不懂千璽話里的意思,王源本想說什麼的,可聽完千璽的話又閉上了嘴,王俊凱接過了千璽手上的東西,看著上面的人卻遲疑了,他不知道她就是他一直在尋找的人,陪同他度過最開心的日子的就是他現在喜歡的人。 收斂心思,韓正則是回憶著他專門查閱過各種關於鬼臉花的氣息。

「鬼臉花銀色,有鬼臉,生活在陰氣濃郁之地。這是洛老師給的玉簡之上的信息。」韓正道。

「不過,並不全面,按照靈物志之上的記載,鬼臉花雖然是陰寒屬性的靈物,但偏偏喜歡陽氣,一般來說,朝陽初升的時候,會主動顯化靈氣,對著朝陽,吞吐陽氣。」

「有人猜測,鬼臉花在吞吐陽氣的時候才會出現銀色,其餘時候只是白色。」

「至於鬼臉花的鬼臉,按照靈物志之上的記載,應該是一團靈氣光影。」

「靈央山中記載,我所在的峽谷名為朝陽峽谷,因為朝陽初升的時候,陽光會誒了朝陽峽谷的入口!」

「如果這裡真的藏著洛老師所說的鬼臉花,如果靈物志之上記載沒錯的話,那麼……」

韓正猛地側身,目光越過肩膀,落在了左邊的茶樹模樣的植物之上,上面開了三朵三朵白花。

恰在這時候,朝陽從東方斜射過來,落在那三朵白花之上。

霎時間,那三朵白花表面浮現一團銀色的靈氣,那靈氣顯化人臉一樣,偏偏吐出銀色的舌頭,吞吐陽氣,宛若鬼臉!

「得來全不費工夫。」韓正拿出玉盒,和玉刀,把三朵花割下來,放入玉盒之中,保存。

山巔之上,洛未央的目光從猴子三人身上又回到了韓正身上,正好見到韓正在折花。

那花……

「鬼臉花居然就在入口?!這……我都只是得知消息,這峽谷之中,藏著我所需要的鬼臉花,卻也不知道鬼臉花就在入口!」洛未央震撼了。

……

時間到了。

許歡三人聯袂來到入口,渾身凌亂,元氣羸弱,卻是經歷了一天的苦戰。

「你們還好吧。」韓正關心道。

「唉……第一次知道鬼臉花,還以為和其他的靈物一樣,誰知道,連影子都沒有見到。」猴子唉聲嘆氣道。

「那靈物很罕見,我見過不少靈物,但並不知曉。」溫柔道。

「山谷太大了,裡面的鬼物多,倘若沒有鬼物,我們把峽谷翻一遍,應該能找到。」許歡道。

韓正苦笑。

許歡反而安慰韓正,道:「沒關係,按照我們以前的經驗,經常有任務失敗的時候。關鍵是,從任務之中總結經驗。」

「韓正,可惜你沒有跟著我們,我們三人雖然任務失敗了,但峽谷中的鬼物真的好殺,

我們三人加起來,差不多打了四百多塊元石的材料。

可是你,覺得實力高強,不願意和我們一起行動,看看,損失大了吧。」

猴子也是嚷嚷起來。

韓正聞言,頓時麵皮一抽:鬼物的材料居然這麼值錢?!

這一下,韓正只覺得先前見到的那漫山遍野的鬼物,都是閃閃發光的元石。

「哈哈!韓正,叫你不和我們一起行動。雖然你實力高強,但歷練經驗太少,以後跟著姐姐,姐姐帶你飛。」溫柔拍了拍大凶波。

這時候,洛未央從遠處走過來,走到韓正面前,目光瞬也不瞬。

三人見狀,還以為洛未央對於韓正之前沒有跟著他們行動而覺得不滿呢。

雖然他們覺得韓正自以為實力高強,不肯丟下面子跟著自己行動有些裝、逼,但都是同伴。

許歡道:「洛老師,責任在我,是我之前有些賭氣,沒有勸說韓正和我們一起行動,是我做隊長的失責,我……」

「你是怎麼做到的?!」洛未央冷不丁的說道。

蝦米?

什麼情況?

韓正做了什麼?!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