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而妖族戰士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更不是人鐪戰士們能抵擋的了,比起他們那些殺氣來說,洪荒時期的荒蠻殺氣以及野性氣息,絕不是他們那點殺氣能抗衡的,而且人家一來就說要把當年為他們施法的法師給交出來,這麼說這些人是沖著**師來的,而不是沖著他們以及他們的大汗來的,這樣的話到也讓他們心中放下了不少擔心,這些被禁錮了靈魂的人鐪智商並不比一般人差,甚至幾百年下來,這些人鐪戰士各個都是人精了。

「雖然我們實力不如你們,但是鐵木真的戰士不容威脅,就算我們戰的只剩下一個戰士,也絕不會對敵人妥協,想要找出**師,你們就從我們的屍骨上踏過去吧!」一名侍衛很是不滿的對妖族戰士回答道,這麼多年下來,敢威脅他們的幾乎都被他們給屠殺乾淨了,作為鐵木真的護衛,從東方打到西方,一路屍山血海殺過來,怎麼可能被妖族戰士的幾句話就嚇倒。

琰聽到那名侍衛如此血性,一抬手就把他給吸了過來,一隻右手就如同練就了九陰白骨爪一般抓在人鐪的頭頂上,龐大的氣勁壓迫的人鐪根本就反抗不了,被禁錮了數百年的靈魂就這麼活生生的被琰給吸收了進去,對於這類口硬的頑固份子,琰更樂意直接從他們的靈魂中尋找答案,當然被琰這麼吸收了靈魂的人鐪也不可能繼續活下去了。

眾多人鐪戰士見到對方伸手間就把自己這邊的高手給滅了,頓時心中大駭,同時也興起了兔死狐悲的感覺,既然要死,那麼何不轟轟烈烈的戰死,對方這次過來明顯就是要斬草除根,否則的話根本就沒必要把寒鐵猿以及沙殭蟲都給收了去,這些人鐪戰士彷彿都明白了這個道理,正準備衝殺過來的時候,數名古妖戰士徑直對著這些人鐪戰士堵住的洞口撲殺過去,根本就是一面倒的屠殺。

當年在楊靖面前比較牛逼的人鐪,此時在妖族戰士面前卻沒有一合之將,不管是侍衛又或者是百人長、千人長,遇到妖族戰士頓時就被掃落在一旁,等到琰吸收了人鐪的記憶之後,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一片狼藉,數百名人鐪能夠站立起來的決不超過百名,僅僅一個衝殺就被數名古妖戰士斬殺了九成,如此實力對比,簡直就是大人和嬰兒的戰鬥,根本就沒有任何懸念。

楊靖對於這些人鐪如此不經打到也很理解,要知道一支米國的航母艦隊何等厲害,琰她們幾個古妖僅僅半個小時不到的功夫就全滅了,而且還是照顧楊靖在航母艦隊上偷裝備這才耽誤了時間,否則最多十分鐘的時間,一支艦隊就可以被妖族戰士摧毀,至於這些被禁錮了靈魂的人鐪戰士,妖族戰士對付起來更簡單了。

當年跟楊靖達成交易的那名人鐪護衛見到事不可為,當下馬上對琰和楊靖他們說道:「請住手!我可以把**師的情況告訴你們,只要你們不動大汗的棺木,寢陵中的一切都可以對你們開放!我們只希望從今以後你們再也別進來打擾我們大汗,這個小小的願望幾位大人可以答應嗎?」

琰微笑著對楊靖點了點頭,似乎琰從之前那個侍衛的靈魂中沒找到太多有用的東西,這個說話的人鐪好像對寢陵的情況很了解,既然如此那到不如聽聽他如何說,「只要你說的屬實,那麼我可以答應你的條件,前提是我們可以把寢陵中除開你們大汗屍體以外的任何東西帶走,包括這些人鐪屍體以及你們口中的那個**師!如果你們不答應,那麼我們就會摧毀整個寢陵,毀掉你們大汗的屍體!」

漂亮的琰口中說出來的話陰森森並且相當不客氣,人鐪們聽到琰的條件后不由的怒吼了起來,不過還沒等他們有所反應,之前那名人鐪直接對著後面的人鐪吼叫了一聲,馬上把那些不滿的人鐪戰士給控制了下來,「如您所願!為我們施法的**師就在這個寢陵裡面,他是一個活了上千年的怪物,當年我們大汗遇到了他,以及另外一些從西方來的高人,這才得以統一了大草原,並且征戰四方無往不利。

那名**師的名字叫做牯,非常崇拜狼神,狼是我們草原人民的保護神,長生天的忠誠護衛,而這個**師卻能夠驅使草原上所有的狼群,大汗過世后,修建了這個寢陵,而他也沒繼續跟著其他的大汗,為我們施法之後,一直隱居在寢陵中,現在已經有800多年了!」

琰聽到人鐪的話后不由的回想了片刻,似乎對這個牯沒什麼印象,又或者是這個人鐪並沒有說全牯的真名,不過這都不要緊,只要確認對方確實是妖族戰士那就行了,琰無所謂的點了點頭這才問道:「你說的牯在什麼地方,你們這個寢陵裡面究竟有多大,藏匿了什麼東西?如果你不老實,我不介意花一盞茶的功夫把你們全殺了!」

人鐪頭顱和身軀上都包裹著布條,就如同木乃伊一般,但是卻並不影響他們的行動,空曠的眼眶中散發出妖異的紅芒,如果換成其他人來估計僅僅是這些會動的木乃伊就足以嚇死他們,可惜人鐪遇到的是妖族戰士,他們這點嚇人的外貌還入不得妖族的法眼,在洪荒時期又太多外形恐怖實力更恐怖的怪獸。

「就在大殿後方一里路的地方,這裡只不過是大汗處理政務的大帳,寢宮還在後面,諸位想見**師就跟我來吧!事實上他閉關之後,這數百年裡我們都不曾見過他,至於這寢陵裡面的寶物,我們也不知道有多少,後宮我們從來不曾進去過,那裡面如何我們也不清楚!」人鐪說完這句話后眼眶中的紅芒不由的一閃,琰和螫見到后不由的微微一笑,在絕對實力面前,一切的計謀都只是水中浮萍一般,根本就動搖不了琰和螫等人分毫。

活著的數十名人鐪戰士跟在那名人鐪護衛身後,帶隊向著寢陵的後方走去,大量的人鐪屍體就這麼散落在洞穴中,還好這些人鐪的**都經過特殊處理,到也不怕會腐爛,楊靖跟在琰他們身後,神識已經進入了那個人鐪所說的後宮,龐大的地下寢陵大部分已經呈現在楊靖的腦海中了,富麗堂皇的後宮就如同人間帝王皇宮的後宮一般,玉樹珊瑚樹搭建成的美景讓地宮看起來格外不同凡響。

珍珠瑪瑙以及水銀組建的河流圍繞後宮形成一道靚麗的風景,整個宮殿中並沒有什麼其他的人鐪,彷彿空無一人的後宮就只是這麼空曠,當楊靖的神識掃過數個寶庫,裡面大量的珍貴金器以及玉器堆滿了屋子,蒙古人似乎並不把這些珍貴文物當成一回事,就如同古時高麗人把人蔘當成蘿蔔放在倉庫中一樣奢侈浪費。

琰和螫似乎也散發出了妖識搜尋整個地宮,他們跟楊靖差不多同時掃過那幾個倉庫,不由的對著跟在身後的楊靖笑了笑,這類東西只怕就是楊靖的最愛了,造型奇特的大殿中甚至有大量的書籍,估計是什麼皇宮的御書房又或者什麼什麼地方,密密麻麻的古籍陳列在整個大殿中,不少書籍甚至還是竹簡組成的,對於這些珍貴的古籍,意義甚至遠在那些金銀之上。

「這次只怕你收穫的就多了,那麼多堆積如山的古董,足夠開一個歷史博物館了!特別是那些書籍,更是可以讓那些歷史學家爭破頭皮來研究!沒想到這個什麼汗竟然有這麼多東西!」琰笑著對楊靖這麼一說,螫也很是贊同的點了點頭,這些東西對妖族來說沒什麼用,不過放在人間卻足以讓一個普通人暴富了,這些蒙古戰士縱橫亞歐大陸搶奪而來的寶物,包涵了上百個國家的珍貴文物,不少古國早就消失在歷史長河中了如今想要找出一點那些古國的歷史痕迹無疑相當困難,而這一批文物出土之後,一定會在整個世界引起轟動。

「當年蒙古人入侵中原,燒殺搶掠不知道殺害了多少漢人,可以說漢人璀璨的文明就是被這些粗魯、野蠻只會搶掠不會生產的草原民族破壞的!崖山之後無中國,這話絕對不是一句戲言!無數漢人以及其他民族的苦難就建立在這個暴烈、野蠻、無知種族的統領之下,今天能夠把當年部分歷史還原,也算是我們為世界歷史研究作出了一份貢獻!」楊靖的話一說出來,前面帶隊的人鐪渾身氣勢不由的一漲,不過隨即又壓抑了下去,楊靖和琰她們都沒在意人鐪的反應。

「不對!這地宮裡面不止一個妖族戰士!」螫這個時候臉色也不由的變了一下,他散發出去的妖識中已經發現了不止一名妖族氣息,竟然有十幾名之多,而且似乎實力都不弱,螫這句話一說完,馬上就有一股絕強的氣息從後宮中閃現出來,還沒等人鐪他們反應過來,十幾名看起來年紀不大的陌生人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強悍的氣息以及無情的眼神跟之前屠殺他們的妖族戰士如出一轍。

「牯大人!這些傢伙要進入大汗的宮殿!您可得為大汗做主啊!」帶隊的那名人鐪似乎找到了主心骨一般,急忙上前幾步跪倒在前方十幾名妖族頭領身前,很是摯誠的握住他的靴子,悲涼而又無助的對那名妖族戰士哭訴道。

「狼族的傢伙!你們公然違背妖族的禁令,這些人鐪的出現你們要承擔相應的責任!誰是帶頭的馬上出來!」琰看著對面十幾名妖族戰士沒有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的模樣,事實上三界內妖族散落各地,到處都有妖族的戰士,這個狀況並不奇怪,肯特山不在華夏境內,當初伍空他們尋找妖族戰士的時候,並沒有到這邊來,當然這也可能是他們疏忽了,數百年前這裡絕對是華夏境內。

「妖族的禁令?數萬年前就已經沒有人在意那個破玩意了,看在你們同是妖族一脈的份上,這次的事情可以不追究,其他戰士可以離開了,不過你得留下!」牯看著漂亮的琰眼神中不由的閃過一絲yu火,這麼多年來一直在這帝陵中呆著,女人的滋味他們早就忘記了,如果不是歷練空間的靈氣越來越稀薄,只怕他們也不用如此老實呆著。

現在好不容易見到幾名同類,並且還有一個貌美如花的女妖,這對狼族的頭領來說無疑帶有致命的吸引力,相比人族的女子來說,妖族的女妖不僅長相漂亮而且身材飽滿,更難得的是戰鬥力驚人,不論是在床上又或者是在床下,對於琰的到來,十幾名狼族戰士眼中都不由的露出了血紅色的光芒。

「找死!」琰本身就是妖族的戰士,哪能不知道這些狼族打的什麼主意,心頭一火頓時先前撲殺過去,螫和其他幾名妖族戰士見到琰沖了過去,怕她受傷,一下子全都沖了過去,對於這些妖族之間的戰爭,人鐪當然是有多遠走多遠了,當年這個人鐪能夠利用楊靖回基地而尋找到人類的基地進行突襲,這次看到人鐪無法阻擋琰她們,竟然直接把他們給帶到了有妖族守護的帝陵,準備讓琰和牯他們狗咬狗。

楊靖看著那名人鐪帶著剩餘的數十名人鐪戰士小心翼翼的往自己這邊走了過來,當下笑了笑,看到琰和螫他們已經跟狼族戰士鬥成了一團,不得不說牯還是有幾把刷子的,敢出言調戲琰,自然是對琰的能力有一個分析,此時跟琰打在一起,竟然也不輸分毫,甚至在打鬥的時候還可以出聲**一二,更是讓琰惱火非常。

「你們這是要到哪去啊?就這麼離開了,待會誰給我們帶路?」楊靖突然出現在人鐪面前,看著眼前的數十名人鐪戰士,笑嘻嘻的根本沒當一回事,對著帶頭的那名人鐪侍衛問道。

「今天你們進的來就別想出去了,牯大人他們人數比你們多,識相的就讓我們離開,否則你們別想離開寢陵!」人鐪侍衛此時彷彿找到了靠山,也不再怕楊靖和琰他們了,見到琰和牯他們打成了一團,知道後面那些恐怖的傢伙暫時沒時間管他們,以他們的速度完全可以暫時離開躲避鋒芒,因此對楊靖的阻攔很是惱火。

「我們從沒想過就這麼離開,至於你的那幾個靠山,很快就靠不起來了!說起來我們也是老朋友了,怎麼你就不記得我了嗎?當年跟你做的交易,看起來比較公平,似乎有些傢伙沒太遵守諾言,因此才有今天這回事!」楊靖說著從儲物戒指中掏出工布劍來,這把劍一出現,人鐪侍衛馬上就想到了幾年前那伙衝到寢陵中的宋人。

「你就是那個拿劍的宋人!難怪你們能夠找到這裡來!這些年來我們一直想摧毀你們的總部,可惜我們英勇的戰士數量太少,比不得你們宋人人多,這幾年來你們讓我們寢食難安,沒想到你們還是找上門來了!」人鐪認出了楊靖手中的把柄劍,此時看到楊靖也回想起那個身材矮小但是實力不凡的小傢伙來,沒想到數年不見,楊靖的變化竟然這麼大,大到此時的他根本就看不透楊靖的實力了。

「當年如果你不拍人鐪跟隨我們過去,殺害我們那麼多戰士,或許這輩子我都不會再來這裡,正是因為你們當年的行為,才導致這一次再探寢陵,如果你們的鐵木真泉下有知,只怕會非常感謝你的愚蠢行為讓他死不瞑目了!」楊靖笑著輕輕一揮工布劍,一道數米長的劍芒掃過,幾名想繞過楊靖離開的人鐪頓時被斬成數段。

人鐪侍衛見到手下就這麼輕易被殺,眼中的紅芒不由的冒出了冰冷的光芒,渾身殺氣毫不掩飾的撲向楊靖,誰知道任他再多殺氣撲向楊靖,楊靖站在那裡依舊微笑著看著他,只是不斷的揮動手中的工布劍,每當工布劍揮動一次的時候,就有一名或者數名人鐪戰士被斬殺,僅僅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人鐪戰士就被楊靖斬殺了近一半。

這就如同鈍刀割肉,每一名人鐪戰士倒下,那名人鐪侍衛的心就不由的抖動一下,這些跟隨他們在寢陵守護了800多年的忠誠戰士,此時竟然如同雞鴨一般的被對方斬殺,而他們卻絲毫反抗都做不到,這對一名戰士來說,是滔天的恥辱,楊靖的行為人鐪侍衛不是不知道,這正是楊靖在回報當年他背信棄義偷襲楊靖他們基地的仇恨。 「黃金,這兩天你也看了,我那小公司也算是有了點樣子,不過,光靠我一個人的話可玩不轉。」

「如果直接從外面招人的話,我又不太放心,想請你幫我找個合適的人,五千塊一個月,節假日該怎麼算就怎麼算。」

「五險一金的話,我雖然交不了,但全部折成現金跟工資一塊兒發,每年還有一個月的帶薪假,年底雙薪。」

「過年時的紅包嘛,只能看當年的贏利情況了,不過,就算不考慮翡翠這個新行當,年薪的百分之十還是沒問題的。」

「至於具體的工作,也沒什麼,就是幫著接接電話、打打電話,發個傳真、做個報表之類的,順便還得幫忙看看倉庫。」

「其它方面如果有什麼要求的話還可以面談,你看怎麼樣?」一口氣把話說完的寧致遠,端起酒杯示意了一下。

「拉倒吧!圓子,就這麼一份隨便找個人都能幹的工作,你居然給這麼好的待遇,我看也別找旁人了,我給你打工得了。」

一番推杯換盞之後,已經略有些醉意的黃鑫,聽著剛剛那一連串的待遇,當下搖了搖頭,以開玩笑的口氣說道。

「呵呵……這薪水我之所以給得高,其實也不過是為了生意方面能安全一些,如果黃金你真有興趣那就最好不過了。」

「放心,剛搞的這家小公司,只是準備從事翡翠這個正行,不會有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怎麼樣,再考慮考慮?」

雖然之前把待遇說得那麼好,為的就是想把對方給籠絡到麾下,但寧致遠也沒有表現的太過,而是又解釋了一二。

「這個……」原本也只是一時酒意上涌,隨口說了一句的黃鑫,細想之下,這份工作還確實是很有誘惑力。

待遇就不說了,與自己這個網友相處了這段時間下來,也知道對方的為人不錯,特別是對朋友那是絕對沒得說。

而且,自己原本顧慮得是對方從事走私鑽石的生意,一個不好很可能會有麻煩找上門,到時候要牽扯到家裡就不好了。

現如今既然是打算轉行做翡翠生意,雖然還是屬於珠寶類的買賣,但看這又開公司又請人的樣子,也不像是要搞走私的樣子。

更何況,這待遇確實比自己上班苦的那點錢強多了,而且要是真能把這生意做好,以後說不定自己也能做點小買賣。

至於眼下的這份工作,雖然因為退伍的時候立了功,分配到了國企之中做辦公室,怎麼說起來也算是個穩定的鐵飯碗。

但這份足以羨慕很多人工作,特別是這段時間裡,在工作上發生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卻實在是讓人有種辭職不幹的衝動。

想到這裡,黃鑫越想越是覺得這隨口的玩笑,貌似真得是誘惑挺大,涌到嘴邊的拒絕卻是怎麼也說不出口。

「這樣吧,黃金,這事兒呢一時半會兒我反正也不急,你可以再考慮考慮,實在拿不定主意也和家裡商量商量。」

「不過,我把話說在前頭。這工作歸工作,平時我們該怎麼處還得怎麼處,如果這一點做不到,我情願你別做這份工作。」

看出自己這個好友遲疑的寧致遠,也並沒有急著讓對方給出答覆,反而是特意強調了一下,免得因為這事兒兩人產生隔閡。

「好吧,這事兒我考慮考慮,最遲一個星期內給你答覆,不會耽誤你的生意。」黃鑫猶豫了一下后,點頭說道。

等這頓飯吃完之後,知道要給自己這好友一點時間慎重考慮一下的寧致遠,也就沒再安排別的活動,直接各回各家。

休息了一晚之後,一如既往地在小區晨練過的寧致遠,在家吃完早飯,就打了輛小區門口的黑車趕到了自己的公司。

隨著捲簾門在電動機的帶動下升到頂端,打開不鏽鋼防盜玻璃門的寧致遠,就覺得一股子剛裝修完的味道撲面而來。

將一台沒有絲毫敏感內容的筆記本放到自己的辦公桌上之後,把玻璃門從裡面關好的寧致遠,轉身就來到了倉庫區。

空蕩蕩的倉庫,除了天花板上的一溜排節能燈外,連地磚和牆磚都沒有砌,原本的窗戶也出於安全考慮被封上。

至於通風的問題,則完全靠架在倉庫兩側牆角處的那兩根小口徑的通風管道,根本不用擔心會有人從這裡爬進來。

在確認了一下倉庫的情況之後,看了看時間的寧致遠也沒再耽誤功夫,換上帶來的黑客帝國套裝后又穿回了c位面。

「ok,尤里,我們可以走了。」之前借口回房間處理點私事的寧致遠,走到客廳里,沖著坐在那裡的艾娃笑了笑,說道。

「尤里,你們路上一定要小心,聽說緬甸那邊也不安全,如果有什麼不對就趕緊回來。約翰,尤里的的安全,就全靠你了。」

因為某人表演的幾手絕活,已經徹底相信這位保鏢表裡如一的艾娃,邊說邊走上前,溫柔地整理著自己男人的領口。

「放心吧,這是我的工作。」感受著轉過頭來的艾娃眼中,滿滿的擔心與期望之色,寧致遠一點頭,給出了承諾。

在分別之後,坐上那輛加長凱迪拉克的寧致遠和尤里,因為是輕裝上陣,所以,很快就坐上了往飛往華夏上海的飛機。

沒錯,就是華夏的上海。因為從美國紐約並沒有直達緬甸的航班,所以,只能從緬甸四周的那幾個國家中轉。

在面對華夏、新加坡、印度、韓國、日本、泰國這幾個國家可選的情況下,寧致遠自然是當仁不讓地選擇了自己的祖國。

還別說,不管是a位面還是後面穿越的這幾個位面,寧致遠還從來都沒有嘗試著往不同位面的祖國走一走。

眼瞅著有這麼一個現成的機會送上門,自然不會拒絕。甚至於,還靈機一動地想著,是不是可以藉機做點什麼。

於是,原本只是打算在上海那邊休整一天,然後就直接轉道趕到緬甸仰光的行程,硬生生地被推遲了幾天。

等寧致遠和尤里走出上海虹橋機場時,時間已經將近凌晨一點。雖然是頭等艙,可近三十個小時的飛機依舊讓人精神疲憊。

而讓寧致遠意外的是,上海這邊居然還有人接機。聽完尤里和來者之間的交談后才知道,對方居然在這邊也有業務。

不過,回想到電影前半部分中曾經出現過的那段,尤里用自己比較喜歡打槍為借口,弄了十萬發子彈從華夏出境的情節。

以及之前走私到利比利亞的那批軍火中,還混雜了有不少五六式衝鋒槍的情況,寧致遠也就釋然了。

很快,兩人就被送到了上海最好的五星級酒店之中,看著豪華的總統套房,寧致遠不得不承認,尤里還挺受這邊人的重視。

至於半路上,華夏這邊的接待方有意無意地詢問有關寧致遠身份的事情,則被尤里用保鏢為借口給擋了回去。

做為一個華夏人,不管是出於對這幫子在體制內混的傢伙本能地抵觸,還是不想走漏了來歷,寧致遠都懶得理會這幫人。

等礙事的傢伙都離開之後,寧致遠借著去房間檢查為由,經過主位面穿到了同樣是半夜的a位面,摟著臉上還帶著高朝餘韻的成心瀨美酣睡了過去。

一覺睡醒之後,先是穿回到主位面,打開電腦聯上網,查了一些個資料,然後才換上衣服穿回到c位面,也就是戰爭之王的世界,在安頓好尤里之後,就坐在了客廳忙活了起來。

這一次選擇從華夏轉道緬甸,可不只是為了來看看異位面的祖國山河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做為一個辦事之前喜歡計劃周全的人,寧致遠自然有著更多的打算。

眼下戰爭之王的世界,正好處於2000年,而主位面的時間,卻已經是2013年了,兩者之間差了足足十三年的時間,這裡面所蘊含的商機在寧致遠看來,甚至比尤里賣軍火還要大。

拋開異位面里的華夏,肯定在一些方面,會因為電影中的某些或明或暗的情節和其它因素,導致產生類似蝴蝶的效應,從而與主位面歷史發展有所不同。

但對於寧致遠來說,只要大方面的東西沒變,比如,幾位重要的國家領導人,比如主位面曾經出現過的一些重大事件,再比如整個華夏的發展走向等等方面。

那就能利用戰爭之王的世界和主位面之間的時間差,從中謀取極大的利益,比如金融、證券,電腦、通訊和房地產,還可以因為事先知道一些政策走向,進行恰到好處的投資。

甚至於,還可以把未來才拍出來的電影、電視、動漫等東西,進行必要的改頭換面,以及解決一些其它方面的問題后,直接拿到異位面發行,相信單就這一塊的利潤就足夠尤里鬱悶了。

畢竟那些大片,動不動就能划拉幾個億的票房,哪怕是華夏幣,可考慮到這種「山寨」基本沒有什麼成本,裡面所能創造的利潤,也不是尤里苦哈哈地送一飛機的軍火就能賺到得。

至於為什麼要放著一些電影世界里現成的巨量財富不好好利用,非要花心思去做生意,寧致遠自然有自己的打算。

即便是自己的有著穿越諸多電影世界的能力,也不代表就非要隨意地浪費一個個位面所蘊含的種種價值。

那種只是走馬觀花地在一個世界轉上一圈,隨便搜刮點東西就離開的行為,在寧致遠看來實在是太腦殘了。! 800多年沒有感受過害怕的滋味了,人鐪侍衛此時此刻更是腸子都悔青了,當然那還得他有腸子才行!此時的楊靖面帶微笑,屹立在他面前的人鐪戰士終於崩潰了,縱使這些人鐪戰士活了800多年,當年追隨鐵木真征戰四方立下赫赫戰功,不過那是數百年前,不是現在,比一般人多活數百年,並沒有讓他們的膽子增加太多,自從被****師用秘法練成*人鐪的那一刻開始,他們就知道他們的肉體和靈魂已經永遠獻給了他們的成吉思汗鐵木真。

「夠了!求求你別在殺了!他們都是鐵木真最勇敢的武士,他們都是堅守大汗寢陵數百載無怨無悔的忠誠衛士,他們更是我生死與共不離不棄的好兄弟!當年的恩怨我可以給你一個了斷,但是希望你能放過他們!」人鐪侍衛此時再也沉默不下來了,被古妖戰士殺的只剩下不到一百名的人鐪戰士,僅僅數分鐘的時間裡面,就被楊靖殺的只剩下不到20名。

楊靖看著跪倒在自己面前的人鐪侍衛,對於他們的話語似乎沒有反應,這些人鐪戰士到也可以提供給生化研究所進行研究,而且眼前這名人鐪似乎還識字,他對華夏考古界的作用那肯定相當大,畢竟歷史學家對元朝以及宋朝的認識都是通過各種史學資料以及各類文獻記載,有這麼一個元朝人鐪在,當年的情況就可以真實可觀的還原出來,對華夏學者研究絲綢之路中那些已經消失了的國家以及地區進行更好的研究了解。

「留下你們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們不能繼續留在這個寢陵裡面了,別急,我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你們大汗的屍骸我們絕不會動,在我們帶走我們需要的東西后,這個寢陵將會被封存,今後絕不會有其他的人進入,這個交換條件不知道你們願意不願意?當然,如果你們不願意的話,我到不介意把這個寢陵給暴露出來,相信有的是盜墓者樂意光臨你們大汗的墓穴,甚至把你們大汗的屍骸拿出去展覽給世人觀看!」楊靖微笑的話語讓人鐪戰士都忍不住氣憤起來,就是人鐪侍衛也不敢想象楊靖說的這些成真的話,他將來還有沒有面目到天國見他的大汗。

「只要你能做出保證,大汗的屍骸不動,整個寢陵的構造不破壞,至於能夠帶走的東西,你們可以隨意帶走!我們也願意跟著你離開!當然這得你們的人能夠戰勝那些****師才行!」人鐪侍衛作出決定后,索性也不跪著了,邊說邊向後看過去,不看還好,一看之下差點沒把他的小心肝嚇出來,百餘名實力強橫的古妖戰士已經把之前那十幾名狼族戰士給圍了起來,琰和螫此時正磨刀赫赫的準備把牯以及他的族人拿下。

如此強悍的實力別說牯了,.就是狼族的族長此時在這也不可能作出犯傻的行為來,識時務者為俊傑,牯顯然也知道自己惹到了不該惹的傢伙,原本還以為琰和螫他們人數少好欺負,誰知道之前還佔著人數優勢準備羞辱一下琰的牯面前突然出現了百餘名妖族戰士,而且這些戰士各個實力強橫,散發出來的彪悍之氣雖然不如他,不過也絕對比他帶著的那十幾名手下強出不少,再打下去的話只怕整個狼族在歷練空間的戰士將會損失殆盡。

「你們贏了!真是該死,你們是怎麼.把這麼多妖族戰士給帶進來的,我們怎麼就一直沒發現呢!」牯舉著雙手很是不甘的被琰用蛟龍筋煉製的捆仙繩給捆住了,其餘十幾名狼族戰士更是在對方多出百餘名高手后,乖乖的停下了動作,不是狼族的戰士不勇敢,而是他們面對的高手實在太多了,多到他們都不知道究竟還有多少高手沒有出來。

「小子!你的嘴巴如果不是這麼.臭,我想我會很樂意把你待會妖族聯盟,不過現在我看我可以提前把你送到你們狼族先祖那裡去了!」琰狠狠的甩了牯一巴掌后,看著臉色不變的牯,心中很是不爽的說道,楊靖此時也把人鐪戰士給收服了,雖然當年用計的那名人鐪侍衛沒有被殺,不過近千名人鐪戰士被殺,留下的也將會被生化研究所做研究使用,至於那名人鐪侍衛,等到他的利用價值榨乾了之後,相信旱魃會非常樂意自己的洞穴中多出幾個玩具。

「現在裡面應該沒有妖族戰士了,寢陵已經如同脫.光了衣服的女人一樣,敞開在我們面前,有興趣跟我到裡面一行嗎?」楊靖笑呵呵的看著正在教訓牯的琰,他知道現在妖族的高手不多,能夠跟琰打成平手的更是少,伍空計劃等楊靖和杜麗返回仙界的時候,開始在各界召集妖族戰士,重新奪回屬於妖族的地位,因此每一名妖族戰士都是未來妖族強大的力量。

「我得好好教訓他們這些狼族的小傢伙們!讓他們.知道今後在麗娘領袖的領導下,我們偉大的妖族將會重新崛起,再次贏得應當屬於我們的地位和榮耀!你帶著螫進去吧!他對嚴刑拷打沒興趣,等你們出來的時候(wap.16kxs.сom1|6|k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傳)

,我這邊也差不多忙完了!」琰說著把那些古妖戰士以及人鐪戰士全部收進她的玉石山,在玉石山的時間結界中,相信琰可以讓牯好好的感受一下得罪女妖的後果。

楊靖和螫對視了一眼后頗為無語,不過琰既然.已經動手了,那麼他們也只能由得她的性子來,看了看整個寢陵空曠了下去,楊靖帶著螫徑直進入了寢陵的後宮,而當年古蒙古戰士從各國搶奪而來的珍寶都存儲在寢陵裡面,或許當年蒙古人沒有太好儲藏的地方,而元朝的汗王陵墓一直是謎團,當看鐵木真的墓穴就可見一斑,這裡面堆積存放了大量元朝搶奪而來的珍寶也不奇怪。

這裡地處偏遠,.而且還有忠於鐵木真的人鐪看守,把珍寶藏在這裡,比放在其他的地方都可靠,需要的話大汗又可以隨時憑藉成吉思汗子孫的憑證過來支取,因此數代蒙古王族的珍藏大多都放在了這裡,直到第三代奪位之後,這個墓葬的地點才湮滅在歷史的長河當中,一等就是數百年,直到華夏的偵察兵進入這個墓穴為止。

楊靖和螫走進寢陵之後,徑直來到了類似御書房的大殿中,這個地下寢陵有些類似燕京城下方的特勤局地下總部,這裡也有類似天然溶洞的洞穴,因此也省去了大量的建設時間,龐大的洞穴稍微修建一下就是一個大殿,裡面的空間大得驚人,不用考慮牆壁和屋頂等設計,只是把洞穴隔開並且修繕,一個龐大的帝陵就這麼完成了。

「這裡面的書籍可真多,真不知道蒙古人又很少學漢文,收集這麼多華夏漢族的古籍幹嘛!」楊靖一進大殿頓時被這大殿的規模給震撼住了,學校的圖書館哪能跟這裡的大殿比,或許藏書量一般大學要比這裡多,可是論氣派和氣勢,卻是跟這裡沒法比,古文、手札、竹簡、漢帛、絲綢甚至甲骨等記錄載體在這裡都能見到,甚至還有數個編鐘上刻有大量的文字,書案上的文房四寶更是精品中的精品,一方玉印似乎也是極品,估計也是當年鐵木真的隨身之物。

不得不說元朝也好清朝也好,佔有了這大好河山之後,到也是願意學習漢人的文化和知識,上至皇族下到官員,兩代之後大多都會被漢族文化深深的吸引進去,忽必烈當年就是極為推崇並且喜歡漢人文化的一代帝王,當然漢人被少數民族用屠殺的手法統治,完全沒有地位以及尊嚴的歷史,也確實是所有華夏人心中的痛楚。

看著這些密密麻麻的古籍不下十萬之數,就是螫看來都頗為炫目,人間帝王的風範果然不是一般大富之家能比的,而一代天驕的墓穴更不是一般的帝王能比的,楊靖稍微發愣了片刻后,神識瞬間籠罩住整個御書房,片刻之後御書房中的書記以及各種值得楊靖帶走的物品全都如同上了磁懸浮軌道的列車一般懸浮了起來,然後就如同排列整齊的士兵,快速的沖向楊靖的手掌,迅速消失在楊靖身前。

龐大的儲物戒指空間此時已經被楊靖合理的利用了起來,用不到的東西早就被楊靖清理了一番,此時這十萬記的古籍進入空間裡面,佔據的地方還不如和珅當年收藏的紅木傢具佔據的空間多,看到空空如也的御書房,楊靖笑著跟螫轉身離開了這裡,開始向另外一個大殿走去,楊靖的神識感應下,整個寢陵當中最少有十幾個大殿值得楊靖前往,至於裡面有多少好東西,這自然不用多說了,黃金翡翠珊瑚瑪瑙等等物品都如同不要錢的紅薯一般堆積在大殿中,縱然楊靖曾經洗劫了不止一家銀行,甚至還洗劫了米國的黃金庫存,見慣了大場面。

但是在親眼見到這些堆積的就如同倉庫中的穀物一般的各類奇珍,還是不由的耀花了自己的眼睛,上百個國家的珍寶以及眾多奇珍被堆積在數個大殿中,黃金在這裡簡直就是墊底的玩意,隨便拿起一顆寶石或者玉器都能夠抵得上數百公斤的黃金,當然這是說這些物品的歷史價值以及實際價值之和。

「乖乖!就是英格蘭的和高盧、米國、德意志等國的博物館加在一起,只怕也沒這麼多珍品吧!楊靖,這次你可發財了!」螫在見到這裡面的東西后,到也沒什麼說什麼,只是笑著拍了拍楊靖的肩膀,對妖族來說,不能提升自己實力的東西,都是沒用的物品,不過畢竟螫在人世間也呆過幾年,見識到也有,看過這些東西后,就算是不太願意說話的他也忍不住說了這麼一句。

「太客氣了!這些東西還得花大時間來整理才行!不過不管那麼多了,先收回來再說!」楊靖笑著開始用儲物戒指收起倉庫中的物品來,黃金、寶石做成的皇冠,純金帶藍寶石的權杖,精美絕倫的黃金盔甲,鑲嵌了寶石的寶劍和戰刀,象牙製成的席子等等在故宮又或者任何一個博物院絕對是當作鎮館之寶或者是國寶的奇珍在這裡只不過是隨意被扔到地上的物品。

還好楊靖的儲物戒指夠大,空間又能疊放,存放的東西比一般的倉庫可要大多了,利用率更不是一般的倉庫所能比擬的,巨大的大殿從堆積如山的珍寶到一絲不剩空蕩蕩顯得陰森的模樣,到是判若兩樣,如果楊靖和螫不是站在這裡主導了這一切,只怕之前他們見到的那一切說出來他們自己都不會相信。

經過第一個大殿的震撼之後,楊靖收起其他大殿的物品,到也加快了不少速度,大量的珍寶都有少數民族以及中東、東歐、東亞等國的歷史痕迹,只怕很多珍寶都是從那邊搶奪過來的,數個大殿的東西收完之後,楊靖和螫這才有心情逛起其他的大殿來,雖然這些大殿的東西不如之前的大殿多,不過瓷器以及各類帝王使用的器具這裡到是一應俱全,元朝的帝王雖然之前比較節儉,不過成吉思汗之後的帝王,大多都比較奢侈,連帶著成吉思汗的寢陵也建造的富麗堂皇,帝王該有的物品,在這裡都能夠看到,並沒有因為鐵木真的過世而稍有減少,由此可見鐵木真在元朝擁有怎麼樣的地位。

楊靖沒有對這些東西客氣,把這些物品全收進儲物戒指之後,剩下一個光禿禿的大殿,甚至大量的字畫都被楊靖收了進去,今後他可沒興趣再到這裡來一次,能夠一次帶走的東西絕對不客氣,今後到東海或者安南搞一個博物館,就按照元朝的皇宮來建設,反正楊靖收的東西足夠一個超大型博物館擺放的了。

對於鐵木真的棺木楊靖沒有去動,對於這個強悍的歷史人物,楊靖說句心裡話還是有些許敬佩的,能夠打下世界上最大的地盤,這絕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特別是憑藉數萬人就殺到多瑙河流域去了,使得如今的歐洲王室貴族都有蒙古人的血統,縱觀華夏歷史,能做到這一點的,也就只有成吉思汗以及他的子孫能夠做到,牛逼的人物自然能夠得到強者的敬佩,哪怕當年他們殘殺了大量的漢人,哪怕華夏的積弱從那個時代就已經註定了,不過已經過去了的歷史沒必要再去追究對與錯,對於強者和歷史偉人,楊靖只會敬佩。

「這裡的東西收集的也差不多了,不知道琰那邊完成任務了沒有,那個牯只怕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傢伙,相信琰遇到他之後,一定可以把前段時間朱立事件積累下來的怨氣給發泄一下!可憐的傢伙,幹嘛要去得罪女妖呢!難道他不知道女妖都是不講道理並且有仇必報的嗎?」螫見到寢陵內的東西基本被楊靖收完后,這次笑著對楊靖說道,這次過來他的收穫也不小,沙殭蟲絕對是煉製新蠱神的好傢夥,對於蟲獸比較感興趣的螫早就一門心思出去后研發培養他的沙殭蟲了。

「呵呵,過去看看吧!很久沒去琰的玉石山結界了,對裡面的情況都有些陌生了!真不知道寒鐵猿在裡面老實不老實!」楊靖笑嘻嘻的跟螫一起走出了大殿,來到之前琰她們消失的地方,玉石山結界就在這個地方,雖然他們看不到,不過走過去的話一定會被結界吸收進去,這類法寶確實精妙,就連楊靖手中的儲物戒指都不能跟玉石山比。

熟悉的景象熟悉的環境,楊靖和螫進入玉石山後竟然發現在玉石山中有不少的精怪,這些精怪並不是食肉性的精怪,大多性情溫和沒有殺戮之心,此時被琰收入玉石山中,到也能打理一下衛生,治理一下玉石山中的花草,照顧正在玉石山中修鍊養傷的妖族戰士,上百名女性精怪穿梭在玉石山結界裡面,看的楊靖和螫都不由的心花怒放起來,這些精怪穿著可是比較暴露,而且精怪和女妖類似,大多身材豐滿苗條相貌靚麗。

「琰,那幾個狼族的傢伙怎麼樣了?你怎麼坐在這裡?」螫看到坐在不遠處的琰正在喝著南江的功夫茶,笑著上前跟楊靖找了兩張椅子坐下后,看著琰問道,此時的琰異常悠閑,根本就沒有之前惱怒的模樣,算了算時間,楊靖和螫到寢陵裡面也呆了一個多時辰,按照玉石山時間結界的最高倍率來算,這裡面已經過去幾天了,難不成牯那幫傢伙已經被琰給整服了。

「他們?一群只會發泄**的傢伙!現在正被我關押在水牢裡面,每天都有十幾名女精怪在他們面前展現奧妙的身軀,這些壓抑了數百年的禽獸,只怕現在在水牢中痛並快樂著吧!」楊靖和螫聽到琰的話后,心中不由的一寒,果然最毒婦女心,不對,應該是最毒女妖心才對!

狼族可是獸性種族,發春的日期可是相當長的,更何況牯他們這些實力強悍的古妖了,數百年躲在寢陵中壓抑著**,現在好不容易能夠見到女性了,卻只能看碰不到,並且一天二十四個小時看著不同身材長相的美女在面前展現迷人的嬌軀,如此懲罰可比直接在肉體上折磨他們還要厲害! 新書沖榜中!求點擊、推薦、收藏、評價和打賞!

……

第二天一直到快中午,總算是倒完時差的尤里才睡眼惺忪地從卧室里走來,而寧致遠則利用這段時間,將自己之前的想法,給好好地計劃了一番。

當然,寧致遠也知道,自己雖然現在有異能了,而且大小也算是個富翁,可思維方式卻依舊還是以前的模式,所以,這個計劃到底能不能實施,還真不好說。

「約翰,後面的行程你有想好怎麼安排嘛?」跑豪華浴室里洗漱了一番,順便還衝了把澡的尤里,邊用浴巾擦著頭,邊問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