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不知是不是對方刻意讓他聽懂,此時的金明義,居然聽懂了那漆黑魔怪話語的含義。

「不,不要不要,別靠近我,滾開啊啊啊啊啊啊啊呃呃……呃……」

半魔人狀態下的金明義根本沒有抗拒的可能,那百丈高巨的漆黑魔怪化作霧氣,竟是直接鑽入了金明義體內!

金明義眼珠外突,頭顱詭異歪斜,手舞足蹈甚至連骨骼粉碎的手臂都行動自如。

子默疑惑,但他知道那魔怪是跑進了金明義身體內,反正二者都是敵人,都殺了就是了。

血色高塔舉起,拖曳著猩紅流光,徑直砸落而下!

金明義外突的眸中血絲密布,嘴角涎沫滑落,那是肉身負載不了的表現,他痴傻地望著從天而降的血色巨塔,右臂軟弱舉起。

「轟!」

煙塵散去,金明義,應該說是已經並非金明義的詭異存在,其右臂上瀰漫著漆黑魔威,竟是毫髮無損將巨塔格擋而下!

金明義背後,倏然長出五條與魔怪四肢脖頸一般的漆黑手臂,張牙舞爪恐怖至極!

「噫嘻嘻……爾,等渣滓……膽,敢違逆……一,個不留……」

黑臂掄動,這力道甚至遠勝子默,逼得他連連後退躲避。

三少,復婚請排隊 面對漆黑魔臂,只有血氣與純粹的肉身能夠對其造成損傷,哪怕周師出手,其所能發揮的實力也並不比子默更多。

「棘手了!」

雖不知這魔怪到底是什麼來歷,又有何弱點,但二人此刻皆是知曉,目前的局面極為危險!

他的目標是雲風,又能夠附身魔修,難道……

子默與周師立於雲風身前,單憑那魔怪對於雲風的執著,便知曉他侵佔雲風身軀,奴役雲風意志的後果究竟何等可怕。

這,是一場決不允許失敗的死戰!

妖劫未臨,但此刻倘若失敗,或許便是另一場滅世災劫!

寄宿金明義的魔怪與子默周師對峙,小黑失去一翼跌落在地,雲風癱軟在地無計可施。

無人可見的大淵之下,有一少年站在魔爪掌心正在焦急趕往地表。

仇陽神色如常,絲毫沒有被侵佔的跡象,但他腳下黑手,無疑是另一種魔怪。

臨淵酒樓之中,說書人凝眉遠望,任憑食客如何呼喊都不再開口。

「目前的我,毫無力量,這片天地的故事是否會因此結尾,只能全看你們的努力了……」

不過可笑諷刺的是,背負這所謂救世命運的,竟是卑賤的凡人之子,嗜血殺戮的野性狂人,意欲毀滅時代的瘋子……

以及,一無所知的空虛少年……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網。 不久前,臨淵城地下據點之中。

仇陽並不知曉催使魔道會有強烈的副作用,他心臟處如灼燒般傳來陣陣絞痛,弓著身子蜷縮在地動彈不得。

古往今來,修成魔道者甚少,在如今這個時代更是幾近於無。

魔道的副作用因人而異,雲風由於體質特殊,故而其副作用也最為特別,但之於仇陽,便是灼心之苦。

仇陽一口氣對數人催動「司命」魔道,故而反噬之苦也成倍而至,此刻難忍的劇痛甚至堅定如他都生出一絲求死的**來。

當然,仇陽不會這麼做。

「比起沒有半分希望的未來,這種痛苦算得了什麼!」仇陽艱難忍耐,此時外界有呼喊聲傳來。

「抓捕魔修!追,不要讓他們跑了!」

仇陽心生疑惑,難道魔人所指並非是他?

但很快,門口的交談聲便給他澆了一盆涼水。

「把那凡人種給抓起來,他與那白髮魔人挺熟,說不定有點用處!」有大淵捕獸人出謀劃策道。

一段時間后,仇陽被腳踩在地上,蜷縮在甬道盡頭。

「娘的,一問三不知,還裝死不肯動!」捕獸人罵罵咧咧,但任憑他們如何拳打腳踢言語威脅,仇陽硬是一語不發紋絲不動。

那不是仇陽裝死,而是他灼心之痛仍未消散,與此相比那些捕獸人的拷打倒是沒有多少感覺。

捕獸人惱火,他們急於邀功,怎能在這裡浪費太多時間?

見拷問無果,他們出於憤恨,一腳將仇陽踢落大淵!

大淵越往下,淵獸便越強。

仇陽無助墜落,此時的他身上攀附著繁奧魔紋,一應淵獸竟是遠遠避開,毫無進攻的意思。

許是仇陽運氣不錯,抑或是有其他因素的存在,墜入大淵數息時間,仇陽的灼心之痛便得以解開。

大淵之下岩壁陡峭,立足點姑且還是能夠找到。

仇陽摔落骨頭斷裂,但好歹是沒有繼續墜向無底深淵。

他艱難取出雲風給他的藥膏,塗抹在傷處,意欲等傷勢恢復再慢慢派爬上大淵。

然而,一切並不會如他所願。

「噫嘻嘻……這,股殘意……有,王之姿……」恐怖詭異的聲音在漆黑的大淵中回蕩,讓仇陽感到一股森然寒意。

仇陽屏住呼氣,收斂靈氣,試圖遮掩自身存在。

隨後那軀幹短小,四肢粗長詭異的真魔驟然出現,它四肢撐著大淵岩壁,以極快的速度向上攀爬著,周遭淵獸退避,那真魔很快便消失無蹤。

大淵上層的淵獸並不強,躲避不及的淵獸化作漆黑殘塊灑落大淵,仇陽輕撫著心臟,想著幸好沒注意到他,算是躲過了一劫。

不過,那是他想多了……

淵獸避開了魔紋攀附的仇陽,但眼前空寂的無明大淵中,卻有一隻漆黑的魔爪驟然出現!

「嘶!」仇陽猛地吸了一口氣,慌張退到岩壁立足點邊緣,渾身劇顫的他卻連站都站不起來。

那懸浮於空的漆黑魔爪動了動指節,手腕處忽地睜開七隻魔眼。

魔爪指節在上,手腕在下,眼瞳左三右三上寬下窄,六眸環繞著正中的豎瞳,模樣恐怖至極。

「桀桀桀桀……汝有,魔道……看來,不弱……可為,宿主……」

話語聲中透著徹骨的寒意,仇陽聽懂其意,驚恐萬狀怒聲大吼:「滾開!滾開啊!」

這並無意義。

魔爪搖曳,緩緩靠近,不由分說化作粘稠黑液吞噬仇陽。

「唔,唔啊啊啊——」

仇陽仙藏崩裂,識海枯竭,肉身被黑液侵蝕,心魂意識都似要被佔領奴役!

「不啊啊啊,我,我搏命,得來的,這一切!怎麼!會!輕!易!讓!給!你!」仇陽眸子猩紅緊咬牙關,鮮血滴落不為所動。

「啊啊啊啊啊!司命!」絕望的關頭,唯有寄希望於司命!

魔道之威綻放,漆黑魔光照耀大淵!

因果扭曲!

命運更迭!

「嗡——」

波動收斂,剎那間,大淵復歸平靜。

「呼,呼,呼,呼……」

仇陽捂著胸口,熱淚與混著血的唾沫滴落,半跪在地沉沉喘氣。

沉重急促的喘息聲在大淵中回蕩,少頃,仇陽立起。

漆黑魔手自虛無乍現,五指及地俯首稱臣,少年目光堅毅,仰天自語:「奴役我?我的命,只有我能司掌!上去!」

「桀桀桀桀……遵命,吾王……」

此時此刻,大淵之上。

金明義身上黑袍破碎,露出了蒼白龜裂的皮膚。

真魔寄宿,那魔人化的身軀更顯詭異,金明義的皮膚魔紋覆蓋,身後長出四臂,胸口則多了一個漆黑的骷髏頭,以脖頸鞭劍相連其身。

這,已經是徹頭徹尾的怪物了!

「噫嘻嘻……王,不聽勸……只,能動粗……」

話語聲自金明義口中傳出,這次所有人皆能聽懂,但卻沒有時間去思索理解。

四臂一顱如長鞭亂舞,寄宿於金明義之身的魔怪動作不再遲緩,其威勢之凌厲讓周師與子默都難以招架。

二人擋在雲風身前,他們知曉倘若雲風被擄去,後果必然不堪設想,但一味防守卻終究有力竭之時。

真魔馭使魔氣魔體,其存在本身便能紊亂道意,能夠應對它的手段並不多。

其一是子默所用的血氣,血氣不屬於靈意道三者範圍內,是能夠干涉真魔的力量,故而可行。

其二是強絕的肉身,以蠻力克敵制勝,但真魔寄宿金明義后,力量成倍提升,子默的肉身也不再有優勢。

其三是足以掙脫亂流的道意,這一點周師具備,但此時為了護佑雲風,他甚至連道域都無暇展開。況且此地處於大淵之旁,真魔能力受到大淵亂流加持,即便是他的道意也會被削弱很多,因此用處不大。

「不行啊,危險的傢伙,你沒有法子嗎?」子默的本能告訴他這場戰鬥頗為危險,身為獵手,他可不能死在獵物手上。

周師搖頭,沉聲道:「那魔怪性質詭異,無論是情報還是人手都不夠!而且決不能讓它靠近雲風,我們沒有出手的機會!」

「嘖,沒辦法了啊!」子默想不出法子,露出銳利的尖牙,仿若野獸,無奈喊道:「喂!這種魔威對你根本不算什麼吧,你這傢伙還不出手嗎!」

「誰?」周師疑惑。

「黑頭髮的雲風。」

「嗯?」周師更加不解。

那真魔看到了二人交談的破綻,四條魔臂同時砸落,胸口鞭劍瞬時射出,意欲絕殺二人!

「不妙!」

「可惡!」

危急關頭,虛無中傳來陣陣波動。

空無一物的地方倏然有諸多魔爪乍現,魔手抓住鞭劍魔臂尾端用力一甩,將其軌跡扭曲偏離!

真魔詫異,頭顱不自然轉動到身後,怒眼圓睜開口欲言:「噫嘻——」

然而迎接它的,卻是七束漆黑流光!

只一瞬,金明義魔體之上被擊穿了七處破洞,它歪了歪腦袋,似有千萬重不解與疑惑。

「奴,也敢稱王?」

真魔怒了,魔眼流光再度襲來,它面前魔氣流溢凝成防壁,擋下仇陽的攻擊。

然而此時終於有出手機會的子默與周師又怎麼可能袖手旁觀,血色巨塔與四象銅鼎砸落,真魔以魔臂防禦,終是被徹底惹惱!

「噫嘻嘻……螻,蟻去死……」

仙藏具臨!法相顯現!

無數圓形圓孔錢幣顯化在蒼穹之中,其上繚繞著滔天魔威!

有漆黑匣子自地面鑽出,那原本用來盛放珍寶的匣子此刻化作噬人魔怪,張開血盆大口似要吞天噬日!

三人駭然無比,這仙藏法相的威勢根本不是問道境所能釋放得出的。

遍地黑匣,萬千魔幣,金家的寶匣靈幣此刻無盡升華,或者說是墮落更為準確!

比起真魔金明義的操控自如,仇陽做不到這種程度,他對自己奴役的真魔並不了解,本身實力也很是貧弱,與眼前的真魔根本不是一個層級的存在。

越家子弟,一眾捕獸人驚慌失措,那漫天魔幣倘若墜襲而下,何人能夠倖免?

臨淵城將化作廢墟,無人能獨享生的歡樂!

「救命!」

「快跑!」

「都是該死的魔修,引來災禍!」

「早點去死啊!這個禍害!」

「兄長,我們該當如何?」亂象之中,汪辰詢問其兄。

「走為上策,這傢伙不是我們能夠應對的,長老也戰勝不了,沒必要把命搭在上面!」汪天宇回應。

「小姐,七公子,我們該何去何從?」璇璣山此刻也亂了陣腳。

「大劫當頭,身為璇璣山之人,怎能就此退縮,布陣助他們一臂之力!」七公子決然,他並非自私之人,深知這次倘若戰敗,後果何其嚴重。

然而,這卻被那璇璣山女子所否決。

「大伯此刻傷重,璇璣山不能失去他的坐鎮,道意亂流會隨著那魔怪攻擊擴散,我們必須將飛舟駛離!」那女子態度堅決,非是貪生怕死,而是大先生對於璇璣山意義太過重大。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