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砰!」魯齊天的拳頭被對方的手臂抓住。

「如果你沒受傷,沒被之前那些廢物消磨,你還有三成的勝算,但是如今的你,連一成都沒有。」李青雲說完,手臂一用力,魯齊天整個人向著左側,在此來了個三百六十度旋轉,倒在了地上。

「認輸吧,否則我會讓你這輩子再也揮不出拳頭。」李青雲的語氣很傲氣。

魯齊天也是倔脾氣,想要他認輸,根本不可能。

「我呸,就你們這樣的廢物,還想我投降,休想!」

「那我就送你一副機械臂!」李青雲抬起腳,就要激昂魯齊天的手臂踩斷。

「轟!」在一瞬間,李青雲突然橫飛出去數米。

一群人獃獃的看著,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誰允許你傷害我師兄的?」曹魏站在魯齊天身旁。

「是你!」魯齊天一臉吃驚。

「齊天師兄辛苦了,接下來的比賽,由我曹魏接管。」曹魏笑的賊開心。

四周的人紛紛投來羨慕的目光。

「沒錯,就是這麼看著我,崇拜我。」曹魏閉著眼享受著。

「這位小兄弟,比賽還沒結束,你就偷襲對方,一張黃牌警告。」裁判走了上來,一臉嚴肅。

曹魏瞪了眼裁判:「我師兄剛剛差點被廢了手臂,你怎麼不出來?」

「那不符合規矩。」裁判很冷酷。

曹魏跑上前,一拳頭捶在了他的左臉。

「規矩?老子今天教你什麼才是規矩!」

「襲擊裁判,紅…」裁判還沒說完,曹魏在此毆了幾拳,將他徹底擊暈了過去。

「打得好!」一群武道堂的弟子們高聲吶喊著。

曹魏站在場中央,非常享受。

「你,該死!」李青雲滿身煞氣的起身,一步一步的向著曹魏走去。

曹魏睜開眼,直視著這位Boos級別的人物。

「我勸你還是投降最好,否則在我小曹曹面前,再厲害的拳師也經受不住我一招。」

「放屁!」李青雲沖了上來,身後冒著黑氣。

曹魏嘴角微微揚起:「凸字崩壞!」

「啊——」李青雲的慘叫聲響徹雲霄。

在眾人都沒注意到的情況下,曹魏連忙收回了手臂,握成拳頭,一記曹家鐵線拳干翻了李青雲。

「我打…本曹曹就是這麼帥。」曹魏擦著鼻子,一副一拳干翻李青雲的樣子。

李青雲在地上捂著褲襠不斷打滾。

一群門徒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白震天和蕭劍卻看的清清楚楚。

「蕭劍,這招你較他的?」白震天小聲詢問道。

蕭劍搖了搖頭:「這小子平時就不學好,可能是自學的。」

「這麼卑鄙的招數,實在惡毒,不過效果還真不錯。」白震天心裡樂開了花。

對面兩堂的領袖卻皺著眉頭。

畢竟曹魏的招數雖然下賤,但是並沒有犯規,的確用的是手,沒有用腳和兵器。

「唉…看來青雲遇到對手了。」伍老嘆息了聲。 場內的李青雲此時夾著腿,艱難的站立了起來。

「小子,別以為你這樣就可以打敗我。」

「滾去吃屎啦,小兄弟!」曹魏跑上前一拳干暈了李青雲。

此時的空氣彷彿瞬間寂靜,隨後就是轟動全場的吼叫聲。

曹魏站在場內,享受著歡呼聲。

「玫瑰,去查查這人的資料,如果有辦法,直接讓他變成軟弱蝦。」伍老說了聲,妖艷女人轉身離去。

曹魏接受完了歡呼,搖著腦袋走出了比武台。

「唉,這一天練習拿了兩個稱號,日後恐怕又有人要嫉妒我了。」曹魏嘆息了聲。

蕭劍走到了曹魏身旁:「小曹曹,你剛剛那招屬實厲害。」

曹魏高傲的抬起頭:「那可不,那曹家鐵線拳可是我自創的功法。」

「呵呵呵。「蕭劍冷笑了幾聲,兩人上了頒獎台。

接受了稱號的授予之後,曹魏成為了新一任丹徒和拳徒的繼承者。

「唉,太強了,實力已經不允許我低調。」曹魏搖著腦袋,看著站在自己下面的其他兩堂的弟子,別提心裡有多高興。

…很快,各種流程走完。

曹魏也深呼了口氣,拿著徽章下了台,準備和師弟們會院里休息。

「這位是曹魏師兄嗎?」一群熱剛剛出了校場,一個羞答答的妹子喊住了曹魏。

曹魏回頭看去,這人不是和戴成鬼混的女人又是誰。

「你想幹什麼?別以為我和戴成那狗東西一樣,會被你的美貌所吸引。」

「師兄這話說的多傷人心,人家只是仰慕你而已。「玫瑰一臉騷氣。

李鐵拐幾人說實話,已經動心了。

曹魏身為鋼鐵直男,賞了每人一巴掌后,喊道:「回院!」

「是,師兄。」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回了院子。

玫瑰氣的直跺腳,沒想到這天下還有人可以無視自己的媚術。

「哼,老娘就不信你不好色。」玫瑰又了下一輪計策。

曹魏已經帶著人回了院里。

但是卻不見海杜達的身影。

「你們誰看見杜達了?」

蕭逍遙講道:「比武剛剛結束,我看見二師兄和一個小姐姐走了。」

「走了?」曹魏一臉疑惑,尋思了小會,打開了系統地圖,只見上面顯示海杜達的位置既然在城外。

「杜達去城外小樹林幹什麼?」曹魏很疑惑,讓師弟們在家裡好生看院后,獨自出了院子,出了城,向著小樹林跑去。

「本姑娘就知道,沒有男人不好色。」玫瑰一輪尾隨曹魏,跑進了小樹林。

曹魏順著地圖很快找到了海杜達的位置。

但是從地圖上看,並非只有海杜達幾人。

擄愛成婚:陸先生疼她入骨 反倒還有十幾個紅點。

「什麼情況?難帶杜達通敵了?」曹魏一臉疑惑,躍上了樹榦,從上往下看去。

只見一群身穿黑衣,背後寫著「亂世明君」四個字的人,絆著一個老太太,將海杜達和秦芋包圍在了中央。

「小子,識相的趕緊滾,這個老太婆我們已經玩膩了,是時候輪到她徒弟了。」一群人色眯眯的靠近秦芋。

玫瑰這時也感到了附近,剛好看見這一幕。

「你們趕快放了她,否則都怪我不客氣。」海杜達一邊護著秦芋,一邊大聲喊著。

「放了她?哈哈哈…就憑你!真是可笑。」一群人準備動手干翻海杜達這個礙事的傢伙。

曹魏這時從天而降,漆黑手臂在半空成型,一拳下去三個嘍啰兵瞬間變成了血泥。

「你是誰!」剩下的人一臉恐慌。

曹魏甩了甩頭髮:「我乃漆黑神子,新近丹徒、拳徒,部落的首領…小曹曹。」

「小曹曹?」一群人一臉疑惑。

曹魏卻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將這群人全部錘翻在地后,非常淡定的為中年婦女鬆綁。

「師兄,你怎麼來的這麼晚。」海杜達一臉怨念。

曹魏鄙視的看了他一眼:「扶持正義你也不通知我一聲,要是我再晚來一步,你可就要被賤邪剷除了。」

「這不,太急了,忘記通知你。」海杜達不好意思的撓著腦袋。

秦芋此時已經來到了中年婦女身邊,抱著她哭著喊道:「師傅…」

中年婦女一臉疲憊:「芋兒…師傅被這群賤人下了毒,活不了多久了,從今往後你就跟著杜達吧,師傅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看見你們成…」

話還沒說完,中年婦女已經徹底沒了氣息。

秦芋撕心裂肺的哭著。

海杜達走了過去,抱住了秦芋。

曹魏無奈的搖著頭,看向剛剛被自己重傷的一人。

「說,誰派你沒來的。」

黑衣人詭異的笑著:「你們死定了!敢投降亂世明君的人,你們必定會走向滅亡。」

說完,黑衣人口吐白沫去見了閻王。

曹魏一臉疑惑。

仔細想想,著亂世明君應該都是江湖騙子才是。

可為什麼這個亂世明君,會有這麼多人追隨他?

難不成這人真是傳說中的亂世明君?

「師兄,芋兒的師傅死了,我們想直接安葬在這裡。」海杜達一臉傷心的說著。

曹魏點頭,幫助兩人安葬了中年婦女后,帶著傷心的兩人回了院。

玫瑰眼見三人走遠,心裡五味雜全。

她見過所為的亂世明君。

也聽過亂世明君的誓言。

可為什麼這群亂世明君的走狗,要殺煉丹堂的長老,並且還玷污了她?

這一刻玫瑰的心裡浮現出了曹魏的影子,彷彿只有曹魏能夠解答她的問題。

…不久,曹魏帶著海杜達和秦芋回了院子。

蕭劍已經也已經在院子里。

曹魏將整件事的經過告知了蕭劍后。

蕭劍也同意秦芋留下來,並且急匆匆的離開了院子。

「師兄,我要為芋兒的師傅報仇。」海杜達和曹魏獨自坐在曹魏的房間內,海杜達咬牙切齒的說著。

曹魏輕輕點頭,這仇肯定是要報的。

但是所為的亂世明君是誰?他又在什麼地方,讓人很疑惑不解。

「師弟,你先回去,這件事師兄會處理的。」

「嗯。」海杜達非常信任曹魏,重重的點了下腦袋后,離開了屋子。

海杜達前腳剛走,玫瑰就從窗戶躍入屋內。 「這麼晚了,你一個小姑娘進一個漢子的房間,不好不好。」曹魏淡定的說道。

玫瑰愣了下,隨後立即露出撫媚的表情:「有什麼不好的,人家這不就是怕你寂寞孤單,這才專門跑來見你的嘛。」

「不不不,我曹魏不孤單,姑娘你還是走吧。」曹魏靠在床上,看都沒看玫瑰一眼。

玫瑰淡淡的笑了聲,一扭一扭的走向曹魏。

「我可是聽說你在中立之地有五個情人,怎麼?來了混亂之地就真的憋得住?」

曹魏猛然回頭,雙眼中透露出濃濃的殺意。

「你調查我!?」

「沒錯,這點小背景,對於我玫瑰來說,還是手到擒…」玫瑰的話才講道一半,曹魏突然出現在了她的身前,右手抓住她的脖子,雙眼中透露著冷寒。

「你…」玫瑰掙扎著。

曹魏表情猙獰的一笑:「說,這件事還有沒有其他人知道?還有是誰告訴你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