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談笑兄弟幾乎完全絕望。他們不是不想掙扎,而是他們自知沒有指望了。因為他們已知道這次來的是什麼人。

——相府「三十六派」里最和氣的「浸派」掌門「笑問客從」何處來,「潛派」掌門「洞在清溪」何處邊都來了。

無論他們倆怎樣的和氣,都顯得很不協調。這不僅是因現在不是個和氣的時候,更因為他們兩兄弟的長相,哥哥何處來臉肉橫生,弟弟何處邊相貌猙獰,他們都不是和顏悅色的良善人物,可是偏偏他們又是一副和顏悅色和氣生財合家歡樂天下太平的討厭表情。

「『權力幫』不能有逃兵,」何處來一團和氣的說:「這樣會敗壞相爺的名頭。」

「所以只能殺了,」何處邊和氣一團的說:「眼不見心為凈嘛。」

——死的五個人都是「浸派」和「潛派」的弟子,何家兄弟殺自己人尚且如此乾淨利落,更何況殺的是敵人!

談笑大喝一聲:「你們帶老闆娘先走!」他「笑刀」一抖,一刀連斬何氏兄弟兩人。這一刀砍出時,敵人就在眼前;刀砍出后,敵人還在那裡;眼看刀就要砍到,目標就突然不見了!

然後,談笑就聽到背後「噗噗」二聲悶響。他霍然回身,就看到一個觸目驚心的場景——

何處來捏碎了杜三劍的頸骨;何處邊扭斷了王石的背脊。

何處來和何處邊負手欣賞著自己的傑作,眼睛眯成一條縫隙,笑眯眯的看起來頗滿意的樣子,就像他們剛剛捏制完成了一個完美的陶瓷藝術品。

談笑倒吸了一口涼氣,他看到他兄弟們死去時的眼神。眼神里有的不止是痛楚,還有悲哀。

何處來和氣滿滿的道:「談刀王,看在我們曾經共事一場的份上,你還是自己動手吧。」

何處邊也滿滿和氣地道:「八爺,要是勞煩我們兄弟出手,您可就要多受些罪了。」

談笑一言不發,橫刀傲立,他一臉都是置生死於度外的狂意。

何氏兄弟相顧一笑,正欲動手,忽聽有個清悅的女聲道:「殺人放火。」

——何氏兄弟霍然回身。

然後,何處邊與何處來同時大叫一聲,胸前突然都多了一個血洞。他們兄弟驚懼莫已,戟指著眼前那老闆娘,顫聲道:「冷若顏,你……」

二人的身前,莫名其妙地多了兩個沒穿衣服的醜女人,一個大齙牙,一個小肚腩。

談笑大吃六七八驚,就是這兩個昨晚與自己通宵肉搏的私娼,正面帶陰笑的一點一點的、慢慢地將何家兄弟血淋淋的心肺和腸子一團團、一根根掏出來,動作老練的輕車熟路。

老闆娘自黯處緩步走了出來,她伸手挽了挽髻,一張雪也似的臉靨,隱隱的燃著兩朵酡紅。

談笑忍不住問:「你是誰?你們是誰?」

「我們姑娘是『涼城』的若顏大姑娘。」大齙牙山姑口齒不清的道:「我叫唐詩,殺人的唐詩。」

談笑不禁指著小肚腩村婦好笑道:「你的名字不會叫宋詞吧?」

小肚腩村婦一本正色地道:「我就是叫宋詞,專門放火的宋詞。」

談笑有一種被戲耍的感覺,攤著手苦笑道:「殺人放火金腰帶,你們是不是還有一個姐妹叫『金腰帶』啊?」

大齙牙唐詩馬上一本正經的跟上道:「我們確實還有個姐妹,叫『金腰帶』元曲。」

小肚腩宋詞立刻正經一本地補充道:「我們『殺人放火金腰帶』三姐妹,都是姑娘在『風雨飄香樓』的舊部。我們容貌身材不佳,客人很少,也很難接到生意,這許多年來,是姑娘一直照顧我們姐妹。」

談笑馬上立刻選擇閉嘴,一切都安靜了下來,死一般的寂靜。

「『下三濫』何家兄弟里最不成器的兩個死了。」冷若顏展開花一般的笑顏,道:「夜幕也降臨了。」

冷若顏燃燈的手勢極美,美得就似一個古典的綺夢。

燈暈映在她的下頜和兩頰,柔和的似每一分肌膚都發出一聲輕輕的呼喊。

——紅顏彈指老,可是在燈畔的美人風姿,卻似是足以風華絕代,傾國傾城。

談笑驀然抬頭,痴痴的望著她,問道:「你為什麼要救我?」

冷若顏神情終於換過了一些兒溫柔的驚慌,「或許……」她燈下看刀,倦乏地一笑:「多情是若顏最大的致命軟肋吧。」

談笑情不自禁地捉住了她的手,驚喜的道:「可是,你為什麼……對我……這般好?」

「宋詞,你去放火把這酒家燒了吧,姑娘想跟談爺走了。」冷若顏低下頭來笑了,笑起來就像美麗的燈花。 一秒記住,

日軍第33師團司令部。

櫻井省三正在作戰室裏焦急地來回踱步,這老鬼子第一次對自己的部隊失去了信心。

日軍的武士道精神雖然號稱無往而不利,可櫻井省三心裏卻很清楚,血肉之軀終究是無法抵擋大炮的,面對中國軍隊的重炮羣,日軍將士再英勇再頑強,也只能是徒勞,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步兵第215聯隊能夠儘快突破國軍的防線。

只要突破了國軍的防線,國軍的重炮羣就會暴露在日軍的兵鋒之下

距離攻擊命令下達已經半個多小時了,如果進展順利的話,原田棟大佐的步兵第215聯隊此時應該已經突破國軍的防線了。

櫻井省三正等得有些不耐煩時,村田教生疾步走了進來,旋即猛然收腳立正道:“師團長閣下,五分鐘前,步兵第215聯隊成功突破了支那軍的第一道防線,不過支那軍的戰車集羣突然從叢林中殺出,殺了215聯隊一個措手不及”

“什麼?”櫻井省三皺眉道,“支那軍的戰車集羣?”

“哈依”村田教生猛然低頭道,“至少80輛T-26戰車,至少100輛裝甲車,還有至少2000多支那步兵尾隨攻擊,原田棟已經玉碎,步兵第215聯隊傷亡過半,也已經從支那軍的陣地上潰敗而回,而且我擔心……”

“什麼?”櫻井省三凜然道,“至少80輛T-26戰車?”

對於中國遠征軍擁有少量蘇式T-26戰車的事實,日軍大本營是知道的,第十五軍進攻緬甸時,南方軍司令部也曾提醒過各師團的指揮官,不過櫻井省三並不認爲中國遠征軍的戰車會對日軍構成太大的威脅,因爲中國人根本就不懂集羣戰術。

事實上,這個時候,的確只有德軍和日軍掌握了坦克集羣的閃擊戰術,別說是中國,就是蘇聯,也還沒有掌握坦克集羣的閃擊戰術,在歐洲戰場,老毛子的坦克絕對不會在戰場上集羣出現,而只會零散出現,以便給步兵提供防護。

“村田君,你會不會聽錯了?”櫻井省三定了定神,以懷疑的語氣說道,“80輛T-26戰車,這可是龐大的戰車集羣了,支那人什麼時候也掌握了戰車集羣的閃擊戰術?不,這不可能,這絕不可能,你一定是聽錯了”

“師團長閣下”村田教生猛然低頭,沉聲道,“的確是戰車集羣”

“八嘎”櫻井省三這纔信了,當即下令道,“命令步兵第213、第214聯隊破壞支那戰車集羣前進道路上的所有公路以及橋樑,尤其是橋樑,再命令山炮聯隊、搜索聯隊加快行軍速度,中午之前必須與師團部匯合”

櫻井省三雖然沒有前往德國學習,卻也從山下奉文那裏聽說過閃擊戰

由德軍名將古德里安首創的坦克集羣閃擊戰,是對陸軍戰術的極大突破

在古德里安之前,西方世界都是沿襲拿破崙時代的陸軍戰術,即首先進行炮火準備,等到敵方工事和人員被己方炮火殺傷得差不多了,再投入步兵從一個點進行突破,坦克雖然早就已經出現了,並且威力極大,可它始終只是步兵的輔助兵種。

直到古德里安橫空出世,坦克才終於成了陸地戰場的主宰

閃擊戰完全摒棄了步兵爲主力的作戰定式,坦克首次成了突擊主力,原本零散使用的坦克被大量集結起來,以泰山壓頂之勢迅速突破敵軍防線,並迅速向縱深突進,理論上,在坦克集羣的閃擊戰術面前,幾乎就不存在突破不了的防線

要想阻擋敵方的坦克集羣,唯一有效的辦法就是同樣使用坦克集羣進行對抗

歷史上,蘇聯紅軍也是在付出了近千萬紅軍的傷亡以及數萬輛坦克的戰損之後,才得出這個血的教訓

櫻井省三從山下奉文那裏學習過閃擊戰,所以他清楚地知道,破壞公路和橋樑,只能暫時阻擋中國軍隊的戰車集羣,而要想摧毀中國軍隊的戰車集羣,那就必須依靠山炮聯隊的戰防炮中隊以及搜索聯隊的戰車集羣

…………

前沿陣地。

由80餘輛T-26坦克以及100餘輛裝甲車組成的突擊集羣一路勢如破竹,在短短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內就向前瘋狂突進了數千米,日軍步兵第215聯隊的陣地被完全突破,鬼子兵倉促間構築的防線在鋼鐵洪流面前,根本就不堪一擊。

這完全不是一個層面上的較量,這是完完全全的虐殺

中國坦克集羣的炮手們一個個全都興奮得嗷嗷叫,看到前方架起了日軍機槍,不由分說就是一炮,看到前方聚集的鬼子步兵超過了三個,架起前置機槍就是一通狂掃,坦克集羣所過之處,鬼子兵是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啊

跟着坦克集羣行動的中國步兵就比較鬱悶了。

負隅頑抗的鬼子兵基本上被坦克集羣幹掉了,架橋修路又是工兵的活,中國步兵除了跟在坦克後面“吸菸”“吃灰”,就剩下給鬼子兵“補刀”了,命令是嶽維漢下達的,對於戰場上挺屍的鬼子兵,不論死活,都要往心口補上一刺刀。

…………

孟拱,200師師部。

前方的捷報流水般傳了回來,作戰室裏早已經是一片歡騰了

兩個年輕英俊的少校參謀去機要室抄錄電文時,更是將身板挺得筆直,直逗得機要室那些個年輕漂亮的女機要們春心蕩漾,都說女人自信才美麗,可其實,男人尤其是軍人身上流露出來的那股子捨我其誰的自信,纔是最讓人癡迷的。

這全世界的軍人,骨子裏其實都是差不多的,打了敗仗,就一個個蔫不拉嘰的,可一旦打了勝仗,那就一個個全都挺起胸膛擡起了頭,活像一隻只正在巡視母雞羣的大公雞,連戴安瀾臉上都露出了難得一見的笑意。

不過,戴安瀾並沒有就此認同嶽維漢。

在十幾個作戰參謀的忙碌下,由坦克團、600團組成的紅色箭頭正在地圖上迅速向前延伸,戴安瀾很快就發現了隱憂,當即向歡喜雀躍的衆人潑冷水道:“從坦克團現在的位置再往前兩公里就是條小河,日軍只要炸公路橋,坦克團的攻勢就該終止了。”

“終止?”嶽維漢微笑搖頭道,“我看最多也就延緩兩個鐘頭的時間,這條小河寬不足三十米,深不足兩米,工兵團只要往裏面填上幾百個立方的土料或者石料,坦克集羣和裝甲車集羣就能涉水過河,繼續向日軍縱深突進。”

戴安瀾繼續反駁道:“兩個小時雖然不足以讓日軍構築起堅固的工事,卻也足夠讓日軍第33師團的戰車部隊以及山炮聯隊增援上來了,日軍的山炮聯隊可是擁有戰防炮,在叢林地形,戰防炮對坦克可是極大的威脅”

“兩個小時是足夠日軍的戰車部隊和山炮聯隊趕到了,不過……”嶽維漢說到這裏故意停頓了一下,直到吊足了作戰室裏所有人的胃口才慢條斯理地接着說道,“不過,那得小鬼子的戰車部隊以及山炮聯隊還存在才行”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戴安瀾聞言不禁皺緊了眉頭,他有些聽不懂。

“戴師長,再過半小時你就知道了。”嶽維漢並沒有正面回答戴安瀾,作爲一個穿越者,嶽維漢當然知道對付坦克集羣的威脅,不只有同樣使用坦克集羣進行對抗一個對策,其實還有一個更有效、殺傷力更大的戰術,那就是空中打擊

後世的海灣戰爭,伊拉克陸軍的坦克部隊甚至連美國坦克的影子都還沒看到,就被美國的空中力量悉數摧毀了,這個時代的美國空軍自然無法跟後世的美國空軍相比,但是,這個時代的日軍坦克也同樣無法跟後世的蘇聯坦克相提並論。

…………

孟拱戰場上空。

麥肯少校率領的8架戰機正在高空搜索盤旋。

妃常霸道:皇上請下嫁 這8架戰鬥機相比飛虎隊大量裝備的P-40戰鬥機有着明顯的區別。

事實上,這8架戰鬥機的確不是P-40鷹式戰鬥機,而是歷史上大名鼎鼎的P-51野馬戰鬥機P-51野馬戰鬥機是美國道格拉斯公司專門爲英國皇家空軍設計的新式戰鬥機,說來讓人不敢相信,這款飛機從設計、製造再到試飛,居然僅用時100天

P-51野馬戰鬥機與P-40最大的區別就是加裝了10個火箭彈掛架

P-51野馬戰鬥機還可以掛載兩枚1000磅的航空炸彈,相比前輩P-40戰鬥機,P-51野馬戰鬥機的對地攻擊能力大大增強了有了如此強大的對地攻擊能力,消滅日軍皮薄餡大的輕型坦克還有行進中的炮兵,那還不是小菜一碟?

“長官,六點鐘方向發現目標”通訊頻道里忽然傳來了僚機的呼叫。

肯揚少校猛然一推操縱桿,座機頓時做出了俯衝姿態,再透過舷窗往外看時,果然看到數十輛日軍坦克以及幾十門由汽車拖曳的大炮正沿着公路往北緩緩行進。 火光衝天,「美人酒家」焚之一炬。

唐詩和宋詞在火光里向冷若顏拜了一拜,雙雙消失在蒼茫的夜色里。

「你……當真的和我走?」談笑激動中帶著一絲不可置信。

冷若顏笑了,笑得很甜,甜如一個香吻,她道:「我可以對你好,可以對你好一輩子,可以為你背叛我家爺、脫離『涼城』……」

她正色說話,好像有一種金石為開、不死不悔的決心,又有流水落花、風輕雲淡的隨意:「談笑,我給了你,真心對你,你就不可以負我。」

談笑口中動情應承著,忍不住去親吻她。

「你千萬不要負我啊,」冷若顏一字一吐的道:「你要負我,我就殺了你!」

談笑便伸手來撫摸伊人盈盈一握的腰身,冷若顏推開他,但沒有用力,她嬌媚地笑著:「第四把刀洛正熙和『平明送客』楚先生馬上就要到了,我們快逃吧,敵人可要越來越多了。」

鳳凰指天 ——恍惚察覺到了談笑些微的漫不經心,當時我並未多想,既然認準了一條道路,我又何必去打聽還要走多久。

秋去冬來,一線天。

一條寬容一人可行的幽黯小徑,在兩塊天然如斧削天塹的巨壁間蜿蜒伸向前方。

兩個男女一前一後的走著。

談笑覺得冷若顏鬢插了一朵牡丹花,分外的紅;然後又發覺,在這石壁幽森里,冷若顏整個人紅得就像第一朵紅牡丹。

他很想親她,冷若顏忽然捏住了他的手,手冰冷。

冷若顏低聲道:「敵人來了,很可能就是『獨臂刀王』洛正熙。」

——我握著若顏冰涼的的小手,那一剎那,我覺得,我不能離開她,我更不能失去她,可是,我可能就要失去她,或者,我也要離開她了。

人生在世,怎能沒有一點依戀和不舍?

但由不得他們不分手,因為來人是相府「八大刀王」之五,「獨臂刀王」洛正熙!

洛正熙是蔡相的得意手下。

有這樣的手下,沒有比這更得意的事了。

「權力幫」八大刀王的排名,「獨臂刀王」洛正熙整整比「長笑刀王」談笑前出了一個座次!換而言之,他的實力也要較談笑高出不止一籌!

洛正熙出道以來,自獨斗元十三開始,大小一百零七戰,至今無人能抵擋住他七刀而不死。

他從風雪中走來。

談笑已來不及退出去,洛正熙先看見了一襲紅衫燦如火的冷若顏,幾乎是同時的,他也瞥見了面帶慌張的談笑。

一時之間,他都來不及調整臉上驚訝的神色。

「大姑娘……老六,你們怎麼會走在一起?」洛正熙起了狐疑,握刀的左手緩緩抬起。

「奴家已經把這個逆賊擒到了,」冷若顏倏地轉手扣住了談笑的脈門,揚聲道:「我正待洛大人來。」

洛正熙面色一緩,站在陽光下笑了,道:「大姑娘好本事。我早就和楚先生說過,『凉城』的大姑娘來了,哪裡還用得上我們這些蝦兵蟹將!」

他覷了一眼臉色灰敗的談笑,說道:「不過來了也好,正好可替大姑娘押犯回相府,向相爺交差。」

冷若顏笑得臉像牡丹花一樣的紅,她笑著道:「是呀!」她把談笑甩手一旋,整個人向洛正熙投擲過去,同時喝道:「接住了!」

談笑怒不可遏地道:「你這個賤人出賣我!」

洛正熙哈哈笑著,單臂揚手去接。

談笑只覺全身輕忽,無法使力,他又急又怒,半空拔出了「笑刀」,卻找不到目標,忽見身邊「呼」地掠過一道紅影,他不暇細想,出手就是一刀,然後臉上手上立即一熱,沾了血。

就在這時,腳下忽生怒叱聲。

洛正熙剛舉起了手,冷若顏已沖了過來,比談笑還先接近洛正熙。

她自懷裡掠出兩道銀光。

多情環。

那雙環在雪光下閃動著銀芒。

——紅顏命薄,情深不壽。

洛正熙在奮力揮出「獨臂刀」后,倒了下去,倒在自己的血泊中。

冷若顏這時卻早著了談笑一刀,「多情環」的威力大打折扣。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