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2 日 0 Comments

身形高大,一臉稚嫩的蕭摩柯冷聲道:「陛下親自領軍出征,柔然人也不過秋後的螞蚱罷了。」

「你年紀不大,說起話來倒是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

楚喬看了一眼蕭摩柯,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蕭摩柯便是那一日她與王語嫣前往長安之時,隨手救下的小男孩。

不過,她沒想到的是蕭摩柯不過十歲,身形已經如此高大。

「莫不是陛下那門功法的作用?」楚喬心中嘀咕了一聲,暗暗又看了一眼王語嫣。

「柔然南下已有多日,依照往日他們的性子,一定會迅速撤軍。」

王語嫣看也不用看他們二人,目視前方淡淡說道。

蕭摩柯皺起眉頭道:「陛下說的極是,這些柔然人太狡猾了,仗着騎兵來去如風,佔了便宜就跑,簡直可恨至極。」

「自秦朝以來,草原部族便一直侵擾中原,便是打敗了柔然人,還有會其它部族興起,再對我中原造成威脅。」

楚喬微微一嘆,說道。

「柔然人佔了便宜,朕豈會讓他們這麼輕鬆跑掉,至於阿楚說的問題,等打敗了柔然人後面再商論。「

王語嫣騎在馬背上,淡淡說道。

「加急行軍!這次可不能讓柔然人跑了。」

「是!」

一道命令傳下,萬餘黑甲騎兵提起了速度,在官道上狂奔了起來。

「全軍急速!」

楚喬與蕭摩柯二人齊聲長喝了一句。

「這一次我不僅要打敗柔然人,還要橫掃草原,將所有的族群一句掃滅,統統拉回中原。」

「正好,南北大運河也該開工了,這些柔然人正好可以派上用場了。」

王語嫣目視遠方,眸光攝人。

八千黑甲騎兵行進速度自然是極快的,待王語嫣領兵臨近邊關之時,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雪呼嘯而來,將整個天地染成一片白茫茫。

而此時,王語嫣率領的萬餘黑騎,於邊關之外,阻攔住了柔然大軍的歸路。

萬餘騎兵目無懼意,神色肅殺。

王語嫣自然面色平靜淡然,她望着二十萬左右的柔然大軍,笑了起來。

這道笑容很冷,也很肅殺。

雪花繼續飄落。

睫毛微微眨動。

………….

她接過長矛,緩緩握在手中,站在二十萬大軍之前。

她神色冷冽,白衣勝雪。

看着遠遠如潮水一般,一眼望不到邊際的柔然人。

她高高舉起手中長矛,然後用力揮下。

然後她抬頭望向漫天風雪。

山河正好,當殺人!

我意山河一片紅。

紫筆文學 小芽兒湊過來,她低頭瞄了眼顧微羽手心握著的那塊灰不溜秋的石頭,不知想起了什麼,雙目中閃過瞭然之色。

顧微羽看了眼小芽兒,低聲道,「芽兒,我們先出去吧。」

到了如今,她們進這藏寶閣也已經快有小半個時辰,馬上就要到最後的期限時間了。

兩人順着原路走出二樓的藏寶室,來到藏寶閣門口位置,「前輩,這是我們倆選擇的法寶。」

守在藏寶閣的那修士目光在兩人手上一掠而過,然後他淡淡地頷首,「你們過來登記一下吧!」

說着,那人手邊出現一本冊子,然後懸浮些飄至顧微羽二人面前。

顧微羽接過冊子,她發現她面前的冊子既沒有字也沒有筆,翻開冊子,卻能夠看到裏面有一幅幅栩栩如生的圖畫,看起來似乎是法寶的模樣。

「前輩,這冊子怎麼登記?」

那中年男子眼皮子都沒有掀一下,淡淡地開口道,「把你們選的東西貼到空白處就行。」

顧微羽聞言一臉稀奇,依言將她手裏的劍石選了一處空白處貼去。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冊子上原本空白的地方,竟然真的出現了與劍石一模一樣的圖畫!

這冊子看起來與他們平日裏見到的很像,沒想到竟然還能夠自動成像?

「阿羽,還有我的!」小芽兒在一旁看得也是一臉稀奇,將她看中的那個保護神魂的法寶遞過去。

顧微羽將那小巧玲瓏精緻可愛的「花」貼了過去,很快,冊子上也出現了一朵一模一樣的「花兒」!

小芽兒嘖嘖了一句,「這冊子還真挺方便。」

顧微羽贊同地頷首,然後她便發現,她手裏的冊子自動脫離了她的掌心,飄到了藏寶閣那人身前。

不是吧?

顧微羽與小芽兒都瞪大了眼,這本冊子竟然還有自己的「想法」?

「好了,你們可以離開了。」那中年男子再次開口道。

顧微羽與芽兒對視一眼,徑直離開了藏寶閣。

至於另外的十來個修士,藏寶閣內太大,法寶太多,她們只匆匆瞥見了其他人的身影,並未有機會照面。

出了藏寶閣,顧微羽特意走到守衛處,「這位前輩,請問藏書閣在何處?」

那守衛一聽便知顧微羽她們是新來總部的,他雖神色肅然,可還是很盡職盡責地伸手一指右側道,

「你們順着這條路往右轉,一直往前走一柱香功夫差不多就到了。」

顧微羽朝守衛道了一聲謝,與小芽兒一道右轉去往藏書閣。

不同於藏寶閣的「財大氣粗」,外觀的金碧輝煌,藏書閣則顯得十分有韻味。

一眼看去,好似絢麗的油畫中出現了一副水墨畫,清新淡雅極了。

顧微羽行到藏書閣前,見一位著青衣的老者正悠閑地斜倚在閣前,正捧著一半紙質線裝書籍津津有味看得十分投入。

「前輩——」

顧微羽上前一步,躬身走到他面前,那老人抬起頭來,目光悠悠落在她身上,

「你們來了?」

這話有些突兀,顧微羽有些愕然立在原地。

「昨日有鳥獸鳴於樹上,今日應當是有客盈門!」

老人伸手撫了撫略顯花白色的鬍鬚,笑吟吟開口道。

「前輩,這是我……」顧微羽沒想到這老者竟然還善卜,她一臉恭敬之色,將自己與小芽兒身上的憑證拿出來遞過去道。

青衣老者頷首笑道,「不錯的,去吧,去吧,記得裏面的書籍只能看,不得刻錄!」

老人將藏書閣內規矩仔細叮囑了一番,復又低垂下眉眼投入到了閱讀之中。

「芽兒,我們進去吧!」顧微羽對小芽兒道,芽兒點點頭,兩人相攜進了藏書閣內。

一入藏書閣,同樣是一排排整齊劃一的書架子,上面陳列著浩如煙海的書籍。

每個書架上都十分細緻入微地貼上了不同的標籤,將書籍內容簡單的歸了類。

譬如:功法、煉丹、陣法……等等。

「阿羽,我想去尋一尋陣法書籍。」小芽兒掃了一圈四周,最後目光落在了陣法類書籍上。

顧微羽頷首道,「嗯,你去吧,我要先轉轉。」

小芽兒目標明確,直奔陣法類書籍。

顧微羽在原地躊躇片刻,在一樓繞了一圈,最後停留在了標註了遊記類和軼事類的書架上。

「《青州游》?《我在上界那些年》?……」

顧微羽站在書架前,匆匆瀏覽了一圈書架上的書籍,挑選了一些她感興趣的一些書籍埋頭看起來。

很快她便發現,這書架上的遊記大都是與青州城相關的一些遊記。

看了好幾本后,顧微羽倒是對青州城這個地方有了比較清晰的認識,可她真正想要看的,這裏卻並沒有。

她又繼續在軼事類書架上看了幾本,內容依舊是大同小異,她不由得抬頭看向二樓方向,也許,上面有她想要尋找的書?

想到此,顧微羽尋到在陣法類書架前看書的小芽兒,「芽兒,你在這看書,我去二樓轉轉。」

小芽兒正看得入神,這樓下有不少初級陣法類書籍,有些寫得頗為有意思,她聞言淡淡地頷首,連眼睛都不捨得從書頁上挪開。

顧微羽心知這一時半會兒小芽兒是不會理會自己了,她顧自往二樓行去。

藏書閣二樓與一樓瞧著很是類似,不過看得出來,二樓的書數量上遠遠及不上一樓的。

顧微羽匆匆掃視了一圈,便徑直往遊記奇聞異事類的書架那邊走去。

不同於一樓遊記只涉及到青州部分,二樓的遊記範圍更加廣袤,所寫之人的閱歷豐富,書寫內容更是離奇古怪。

漸漸地,顧微羽甚至都忘了自己來二樓的初衷,完全沉浸到了手中書所描繪的世界裏了。

「原來這上界竟有這麼多有趣的地方!」顧微羽一邊看一邊喃喃自語。

看到後面,她乾脆拿出了蒲團放到地上盤腿坐下,整個心神都沉浸到了書中。

閱讀這些「高手」的遊記,她不僅增長了見識,還感受到了書寫者字裏行間流露出的別樣情感。

不知不覺間,外面的天色漸暗……

直到光線太過黯淡,顧微羽自書中抬起頭,掏出一個碩大的夜明珠置於身畔繼續看起來。「神聖之火?」

王玥有點迷惑,天使的能力和火沾點關係王玥是知道的,甚至可以說是火屬性御靈的一個偏枝,但要說和火屬性有關係,那就有點搞笑了。

畢竟就出現的性質上就有很大的差異來着。

「是的,神聖之火。」

女人微微點頭,然後對着王玥說,

「您見過應該就能

《羅小黑我變成妖精那些年》第257章貪吃容易上頭 「如果明兒學藝不佳,在戰場上被人殺死,我也就認了。」

「如果是死在一些小人手上,我徐家哪怕拼到最後一人,也要讓他付出代價!」

徐老爺子聲音慷鏘有力,在外人看來,老爺子精神抖擻、老當益壯。

但在周秦看來,老人這差不多是迴光返照的節奏了。

唉,都是苦命人啊。

這時,徐老爺子朝三皇子鞠了一躬,說道:「聖子殿下對皇都並不熟悉,屆時還望三皇子能多多幫忙,我徐家感激不盡!」

說完,徐老爺子又鞠了一躬。

「國公,這是我應該的做的。」

三皇子連忙站起來回禮,隨後說道。

「時不我待,要不我們這就啟程吧。」

「嗯,你們這就出發吧。」

徐老爺子點點頭。

三皇子的目光隱晦地督了一眼宋紫裕,內心越發熾熱。

隨後,他把目光放在周秦身上,心道:二哥這回你死定了!我到是想看看,你拿什麼翻盤!

一般來說,三皇子出行都會帶上心腹幺六。

幺六人聰明,點子多,而且還是唯一一個知道他的「癖好」的人,深受三皇子的信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