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他們根本不知道,這其實並不是東方煙雲誕生的第二個小世界,而是她活出來的第二小世界。

這豁出來的第二個小世界剛一誕生,拿第一世的小世界就隱藏在虛空當中。然後就那樣的消失了。

隨著第一世小世界的隱去,第二世小世界完全展開,然後懸浮在東方煙雲的頭頂上緩慢的蠕動轉動。

每一次的蠕動和轉動,通天就能夠感受這小世界不斷的抽取虛無當中的能量,這種抽取速度,比一般的小世界快了數十倍之多。

大量的虛無能量灌輸到小世界當中,讓這小世界更加強悍了。

更為重要的是。這強悍的小世界在空中轉動,每一次轉動,竟然有能量紋路自行凝聚出來。

這些自行凝聚的能量紋路,直接烙印到小世界當中。讓小世界顯得更加的強悍了。

大量的能量紋路出現,會讓小世界的底蘊更加強大,更加渾厚。

這些能量紋路融入到小世界當中后,小世界中開始孕育出一些礦脈資源出來,甚至是各種奇花異草。

不過,想要收穫小世界中的東西,恐怕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夠做到。

但是,東方煙雲的小世界真的很大,比通天現在的小世界還要大十多倍。如此龐大的小世界,在剛誕生的時候,就充滿了生機。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小世界在誕生時,兩尊武裝突然崩潰,然後化作各種生靈出現在了小世界當中。

那些武裝的零件化作的強大生靈在小世界中遊走廝殺,他們的磨練,不是讓武裝消失了,而是讓武裝便的更加的強大。

「這不是我掌控的,而是這小世界自行演化的,我也沒有想到一切都會變成這樣的。」

「不過,我能夠感覺到,每時每刻,我的武裝都在抽取小世界中的力量得到本質上的改變和提升。」

「我想用不了多久,我的小世界就會強大起來,最終完成本質上的蛻變,從而有資格成為一個帝王級別的武裝。」

東方煙雲很興奮,她興奮的是,從現在開始,她已經是真正的黃金武裝了。

只是她這個黃金武裝,還缺少坐騎,缺少一個強大的,一個可以讓她實力倍增的坐騎。

然而,黃金武裝們的普通坐騎好製作,但是,想要讓坐騎成為一個可以提升武裝持有者實力的坐騎,這需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時至如今,只有千分之一甚至是更少的黃金武裝在各種機緣巧合下,才得到了專屬坐騎,讓他們的實力倍增,甚至可以跟普通的君王相互抗衡。但是,更多的黃金武裝和君王。 追妻總裁:死女人,還我兒子! 都還沒有找到屬於自己的專屬坐騎的。

特別是那些君王級別的武裝更是如此,他們需要的坐騎,要求會更高,甚至是單獨尋找其中的一些材料,就有可能讓一個黃金級別的家族破產。讓一個君王家族底蘊消耗。

所以,直到現在,擁有專屬坐騎的生靈當中。百分之八十的全都是黃金武裝,剩下的大多數都是水晶武裝。至於君王級別的,還從來沒有聽聞過誰擁有專屬坐騎的。

東方煙雲如今成為了黃金武裝,她最大的希望就是擁有一個專屬武裝了。

「我猜測,這專屬武裝越是在弱小的時候培育出來,以後就越是省錢。否則那些君王們憑藉了他們的積累。早就鑄造了自己的專屬武裝了。」

「我猜測,君王級別的專屬武裝,不是那麼容易鑄造的。」

「恩,那個無所謂的。我不打算鑄造什麼所謂的坐騎。我總是感覺那個坐騎對我們踏足帝王是有障礙的。」通天眯縫了眼睛,他在冥冥之中,感覺所謂的坐騎其實就是一個坑。

這個坑已經讓很多人掉了進去了,通天並不打算跳進去。至於東方煙雲。她願意跳進去,那就跳進去。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能力去做好每一件事情的。

東方煙雲雖說十分渴望擁有一個專屬坐騎,但是,現在她的家族已經十分的弱小了,所有的底蘊幾乎都要消耗一空了,所以,專屬坐騎的事情,她現在也只是想一想罷了。

完成了東方煙雲的小世界孕育后。通天開始動用智慧光腦,開始為東方家族鑄造一個基地出來。

說是基地,其實就是他打算把整個星域完全變成東方家族的駐地,變成一個星空之中的永久堡壘存在在星空當中。

為了給東方家族鑄造出一個堡壘來,通天動用了差不多小半年時間,才藉助智慧光腦和自己所有的知識,一點點的構建了這個永久性堡壘的設計圖出來。

設計圖很大。按照通天的設計,整個堡壘的根基是用一百多個黑洞和三萬多個中子星作為根基的。

這些黑洞和中子星,會被均勻的分散在星空當中,成為堡壘的基石。在需要的時候。它們甚至可以釋放出去,成為強有力的打擊手段。

除此之外,通天還打算牽引數萬個太陽鑲嵌到堡壘當中,讓這個堡壘中的能源不用短缺了。

等他拿著這個設計圖給了東方煙雲后,東方煙雲徹底的驚呆了。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通天是如此的大手筆。

最起初,她只是認為通天想要用一個或是幾個星球來作為東方家族的駐地的,但是,現在看來,通天打算建造的所謂的駐地實在是太過駭人了。

「恐怕是那些大家族都不會用這種手段來鑄造駐地吧!」

「既然要打造駐地,打造根基,想要讓家族萬世長存,必須要用最強大的根基。」

「這個設計圖,還是我一個人設計的。如果再調撥給我千萬超級光腦,我的運算設計可能會更加的完美。」

「而且,這個還只是小型的呢,若是大型的,我甚至可以把整個星域都打造成東方家族的根基。只是那樣耗費的資金實在是太多了,多到即便是帝王都不能夠支付的起。」通天搖頭,他其實很想給東方家族鑄造一個新的基地出來。

只是,只是這個基地的建造,並不是多麼的容易的。

現在他只是一個半步君王,就算是成為了真正的君王,他也沒有能力一個人單獨完成這項龐大的工作。

所以,這一切其實都是一個美好的藍圖而已,他能夠做的,就是幫助東方家住打造一個基本框架,剩下的,是要東方家族以後慢慢的工作了。

就在通天設計各種方案的時候,東方家族的人忙碌了起來。

因為,就在東方煙雲成為黃金武裝后沒有多久,竟然有東方家族的訊號從遠處傳來。

在他們回應了這個信號沒多久,一艘巨大的星際游輪出現在了東方家族所有人的面前。

「是星際游輪!」

「不錯,當初東方家族的星際游輪還是很多的,可惜,直到現在,只能夠動用一艘。」

「這星際游輪上的標記是什麼?大夏皇室的成員標記?」

「不錯。就是大夏皇室的成員標記。」

很多人沸騰起來,因為在短短几個呼吸時間裡,他們看到了這星際游輪上的標記了。這標記,代表了大夏帝國曾經的皇室成員出現了。

星際游輪降臨了,東方煙雲作為東方家族新的掌權者,她雖說身體只有三四歲的樣子,但是。懸浮在天空中,散發出來的威嚴仍然讓人感覺到恐懼。

然而,等這星際游輪打開后,從裡面出來的武裝全都站在天空中后,東方煙雲的氣勢徹底的被打壓了。

一尊黃金武裝,兩尊黃金武裝……站在星際游輪外面的黃金武裝不多不少。足足有三千多個。

隨後,又有數百個半步君王從其中走了出來。等那些半步君王走出來后,又有七八個君王級別的武裝從游輪中出現了。

強大的陣容,讓人感到絕望的氣息壓制,這一切,都給東方家族的人帶去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

最後,從這星際游輪當中走出了兩個年輕的女人。

女人都很漂亮。她們懸浮在空中,穿著複雜而又華麗的宮裝,整個人好像是女皇一樣,站在那裡,給人帶去的壓力,就算東方煙雲也感覺到沉重無比。

「沒想到還有東方家族的存在,真是令人意外啊。」一個白色宮裝的女人笑了,她只是簡單的一笑。所有的壓力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陣陣溫暖。讓人感覺到舒服的溫暖的氣息席捲了星空,所有的人被這氣息纏繞包裹,好像是回到了母親的懷抱一樣。

「跟隨我大夏帝國的家族,永遠都不會滅亡的,我不是說過了嗎?」金色宮裝的少女笑了。她就像是一個快樂的小精靈一樣,在空中蹦跳了起來:「我感受到通天那個傻×的氣息了,他就在這裡。」

「呵呵,沒想到他竟然會跟我們東方家族的人混在一起。真是讓人意外啊。」

「你們是誰?」東方煙雲雖說遭受到的壓力最大,但是,此時為了整個東方家族,她不得不上前。

重要的是,她認為對方既然知道東方家族古老的通訊方式,那麼,對方一定是家族的成員。

因為那個通訊方式是家族中的核心成員才知道的,而這個通訊方式,一般情況下根本不會動用的。

平日里,家族成員所認為的秘密通訊頻道,其實在東方家族中只是一個普通的通訊頻道而已。

如此一來,就算是有人背叛了家族,那麼,真正的通訊頻道也不會泄露出去造成損失的。

而現在,這些人來到這裡,他們就是用家族中唯有族長才知道的通訊頻道聯繫的,而這,也是讓東方煙雲稍微放心點的緣由。

「我叫東方朔,不過這個名字你可能不知道。」白色宮裝的少女笑了起來。

「知道,你們口中所說的通天曾經提及過這個名字。」東方煙雲心中暗自鬆了口氣。因為,因為這女人跟通天認識,而她也跟通天認識,而且關係匪淺,所以,她才會放心。

重要的是,通天曾經提及過東方朔,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還是不錯的。只是讓她疑惑的是,通天提及的東方朔其實是一個男人。而現在出現在她面前的,是一個女人。

「呵呵,我就知道那個傻×忘記不了咱們的。」

「這麼多年了,他竟然推演出了第二世的秘法,甚至是第三世的秘法也是他弄出來的,真不知道他那個傻×的腦子裡是裝著什麼。」

「對了,你還可以稱呼我為東方望月!」宮裝少女看著東方煙雲,仔細的盯著她,好像是要在她臉上看出些什麼東西來。

「東方望月?」聽到這個名字,東方煙雲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怪異的表情出來。

這個東方望月,在東方家族的族譜上是有記錄的,在數百年前,東方望月就是整個東方家族中排名前十的天才。

看起來說前十名不算什麼,但是,要知道那個時候的東方家族成員有數十億人之多。而如此龐大的家族中,能夠排名前十,已經是相當了不起了。

然而,如此強大的一個天才,隨著大夏帝國的破滅,隨著東方家族的沉淪,突然間就消失了。

有人說她背叛了東方家族,到其他家族中去了。有人說她跟東方家族的其他天才們一樣,戰死了。或者是追隨了大夏帝王隕落了。

但是,誰都沒有想到,時隔多年,東方望月竟然再一次出現了,而且是跟隨了大夏皇室的游輪和身為君王的實力出現在世人面前的。

東方煙雲第一時間就把家族的族譜呼喚了出來:東方家族的族譜十分的神奇,它並不是真實存在的,而是用秘法融入到虛無當中的一種特殊的存在。

這族譜當中記錄了所有家族成員的精神波動,這種波動,即便是間隔千萬年,間隔一個時代都不會消失的。

在族譜中,她看到了東方望月,看到了最後含糊不清的去向。重要的是,族譜中記錄的精神波動,跟眼前這個東方望月的精神波動一模一樣,沒有任何的偏差。

「我當年被流放到了亡者之地。在哪裡,我度過了數十年時間。不過很成功,我離開了哪裡,帶著大夏帝國的公主,帶著很多囚犯們一起逃了出來。」

「當然,其中有通天的功勞,而且他的功勞還很大。」

「可惜的是,他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跟我們失去了聯絡,沒有想到,在這裡我們又發現了他的蹤跡。」

「恩,你們在這裡是做什麼的?」

東方望月的思維很怪異,她歪著腦袋,看著荒蕪的星域低聲的笑了起來:「是不是通天給你們找到了好東西?那個小傢伙最是能折騰了。當年在哪裡發現的好東西,到現在我們都還享受這其中的好處。」

「可惜了,他貌似有點倒霉?所有的壽命都被消減了,現在活出了第三世?呵呵,姑奶奶我絕對會比他活的更長的。因為,因為我才活出了第一世而已。」

東方煙雲鬱悶了,因為她發現,這個前輩,認真說起來應該是她祖母級別的傢伙,竟然跟通天差不做,是個腦殘。

而在她身旁的所謂的大夏公主,也就像是一個孩子一樣,蹦蹦跳跳的,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成為君王的。

「現在,這裡將會是大夏帝國再一次復興的根基了。我探測了這裡的星域,發現這個星域本不應該這麼早破落的。咱們佔據這裡,把整個星域打造成一個前所未有的基地。把整個星域,打造成我們大夏帝國最先進的基地模式。」

「你根本想象不到,當年大夏帝國推演出來的建築是多麼的宏偉壯觀。可惜的是,那些只是圖紙,從來沒有人實現過。」

「因為鑄造那樣的根基,實在是太過浪費精力和金錢了。」

「現在,咱們一窮二白,沒有任何阻力,也沒有任何反對的聲音,那麼,鑄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根基出來,看看會不會像是當年那些預言師們推測的那樣,會成為所謂的鎮壓氣運的根基。」 「恭喜你們,母子平安。」

一名醫生從產房裡走出,將這個消息告知焦急等在門外的人。

長達七個小時的產程終於結束了,吻擎軒閉上眼睛,片刻后才睜開,想動一動,卻發現自己的四肢早已經麻木。掌心被劃出了許多指甲的痕迹,兩隻手心也因為緊張而都濕了。

不過還好,母子平安。

「產婦目前還要在裡面觀察一會兒,然後才會送到病房,孩子們已經送去育嬰室了,你們可以在外面看一下。」醫生比較有人情味的建議道。

長安也跟著放下新來,忙對醫生說些感激的話。

吻擎軒的思緒此刻不知道飄去哪了,但是忽然卻微微一怔,隨及不顧自己有些麻木的雙腿,急忙趕上就要離開的醫生,俊顏上出現獃滯的表情:「等等,你剛剛說………….孩子們?!」

醫生眼底劃過一絲納悶,不過還是耐心的點點頭:「沒錯,是雙胞胎,都是漂亮健康的女寶寶。」

隔著一層厚厚的玻璃,吻擎軒的目光充滿了既複雜又滿足的光芒,瞬也不瞬的盯著育嬰室里不遠處正在熟睡的兩個小傢伙。

向來頂天立地、強勢得不得了的男人,三十多年以來,第一次眼裡有些濕意。

這是他的孩子啊,他和小茉的女兒啊。

其實,之前說想要女兒,不過也只是說說而已。只要是他和小茉的孩子,他怎麼可能會不喜歡?畢竟這天下哪有不愛自己孩子的父親?可是他真的沒想到,小茉竟然真的給他生下了女兒,甚至是一雙漂亮的女兒。

濃濃的滿足感此刻從心裡最深處升起,像是無法壓制住,而他也不想壓制。就任憑這樣喜悅的情緒將自己淹沒。

「其實小姐早就知道她懷的是雙胞胎,也是因為這兩個小傢伙同時來到這個世界上,所以才讓小姐這次懷孕遇到了這麼多的難題。不過小姐還是很高興的,甚至不叫我告訴你,想給你一個驚喜。」長安站在吻擎軒身後,眼眶紅紅的,顯然之前也感動的掉下了淚水。

吻擎軒目光更加柔和,這的確是小茉那樣的性格做出來的事。她喜歡給他驚喜,喜歡在他每每沒有準備的時候,扔給他一個重磅炸彈。不過他們都沒料到,這兩個寶寶似乎等不及要見她們的爹地媽咪了,所以小茉還來不及告訴他這個消息,她們就已經來到這個世界上了。

不過沒關係,於他來說同樣是巨大的驚喜。

一個,讓他會終身難忘的驚喜。

…………………………………………………………………………………………………………………………………………………………….

因為是順產,茉兒並沒有在醫院住太長時間。回到老宅后,她的四個哥哥,還有三嫂冷曉雨帶著妞妞統統回來了,為了見一見他們剛剛出生的外甥女們。

霸天真的很開心,尤其是他第一次見到這個小的嬰兒。之前妞妞出生的時候霸天也不過才一歲多,他早也不記得妞妞剛出生時的模樣。不過這下好了,有了兩個妹妹,霸天更有了當哥哥的樣子,每天幫著兩個妹妹記時間。幾點幾點該換尿布了,幾點幾點該吃奶了,這些都統統由霸天記著。

當然,除了霸天他們,還有一個人是最高興的。甚至那個人連一貫優雅、風度翩翩的模樣都不見了,整天對著寶寶們和她傻笑。

除去餵奶時間,茉兒需要照顧一會兒孩子。幾乎剩下的時間,寶寶們都是由吻擎軒親自照顧。

這個早就上任的父親對於如何照顧新生兒來說還是個新手,不過吻擎軒學習能力很強,只要和他說一遍,他就統統都能記住,甚至做兩次之後,都比她還要有模有樣。於是換尿布,哄寶寶們睡覺類似這樣的事情就交給那對父子去辦了,茉兒倒是落得個清閑。

卧室的房門被打開,三嫂冷曉雨端著一碗剛剛熬好的補品走了進來。

茉兒正坐在陽台上的美人塌美美的曬太陽呢,見到三嫂進來,微微起身接過補品,對冷曉雨展演一笑。

生完孩子后,茉兒養得更舒服了。什麼活都不用她做,吻擎軒誇張到就連她需要洗澡,他都要親自抱她去浴室。

「吻擎軒呢?」冷曉雨隨著皇家的幾個哥哥,都叫吻擎軒的名字,而不是什麼Eric和三殿下。

茉兒用調羹舀了舀補品,一邊吹起一邊答道:「通常這個時間,他應該在嬰兒房裡正哄兩個寶寶睡覺呢。」

冷曉雨看著茉兒,無奈的搖頭,笑道:「你看你,你這個媽咪當的多舒坦。寶寶要睡覺了,你這個做媽咪的在這裡喝補品。倒是讓那個生手爹地照顧兩個小惡魔。」

茉兒也狀似無奈的攤攤手:「我也沒辦法啊,女兒生來就是和爸爸親。我家的兩隻更是要命,這生下來還沒多久,只要一哭啊就得她們爹地抱,她們才不會鬧。不管是我還是哥哥們,誰抱都還是照樣鬧。所以,只好將這事全權交給吻擎軒處理嘍。」而更重要的是,她想要給吻擎軒機會,讓他親手參與兩個寶寶的成長,還彌補他對失去霸天那五年的遺憾。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