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不用了。我的私人朋友。帶人過去叨擾,還請不要介意。」

「牧月就不要和我客氣了。我們也算是幾年的朋友了。」秦縱橫笑著說道。「好了,就不打擾牧月工作了。記得休息。我先走了。」

秦縱橫從椅子上站起來,對著聞人牧月點了點頭,很瀟洒的轉身離開。

乾淨利落,沒有過多的寒暄和禮節,絕不拖泥帶水。

其實,無論從哪一方面,秦縱橫都是一個能夠讓女人動心的男人。

聞人牧月舉起手裡的水果刀,明亮的刀片鏡面上映照著她冷漠薄涼的眼。

「他說的對。我只是一具高智商的機器人而已。精於計算的女人,終究要遺失愛情。」聞人牧月輕聲嘆息。

秦縱橫走出門的時候,遇到候在外面的馬悅,笑著說道:「馬悅,好好照顧她。多勸她休息。」

「小姐不會聽我的。」馬悅直直地說道。

秦縱橫知道這主僕倆同樣的性子,很少會和人拐著彎說話。也不和她生氣,對著她笑了笑,轉過身大步離開。

一個面相普通滿臉絡腮鬍的男人蹲在牆根抽煙,看到有路過的女人,他便一臉猥瑣的伸長了脖子張望。偶爾有一個不懼燕京嚴寒穿著黑絲從他面前走過的女人,他就激動的臉色潮紅,口水都要流出來一般。

「正點啊。這個正點。盤子長得太正了。八十五分。」

「小腿細長。大腿渾圓。屁股也好看—-靠,你好好地走路就成了,回頭幹什麼?晦氣。長成這德性也敢出來見人。看在你也是個女人的份上,給你三十分。」

「哇,這個臉蛋極品。不看步伐大而浮,雙跨分開,一看就知道是做小姐的—」

這男人品頭評足的議論著路過的女人,並且按照自己的標準給她們打分。

身上是價值不菲的西裝,手裡夾的也是特供給中南海的小熊貓。可是,他的這種行為和他的這身行頭實在有些不協調。

「看你那沒出息的樣。」秦縱橫走到這個男人身邊,有樣學樣的蹲下。說道:「給我一支煙。」

「嘿嘿,大少抽哪種?」男人一臉猥瑣的笑,露出一嘴被香煙熏黃的板牙。

「隨便吧。」秦縱橫說道。

「也是。大少抽煙也就是玩玩。什麼煙落在你嘴裡都抽不出什麼味。」男人一邊說,一邊從口袋裡掏出包軟紅塔山,抽出一根給秦縱橫。

秦縱橫接過煙笑罵,說道:「你找我要煙,我給了你一箱小熊貓。我找你要煙,你給我一根紅塔山。這種事也就你能做出來。」

嘴上這麼說,還是湊著他送過來的火把紅塔山點燃,深深地吸了一口。

「嘿嘿。你也就是吸著玩玩。別浪費這好煙。我平時都捨不得抽。」男人咧嘴笑道。

「抽吧。抽完了告訴我,我再給你搬一箱回來。」秦縱橫說道。

「嘿嘿。那感情好。」大黃牙笑呵呵地說道。抬起頭看了一眼這高聳入雲,一眼看不到頂端的大廈,問道:「那娘們拒絕大少了?」

「田螺。你怎麼稱呼別的女人我不管。但是,對聞人牧月,你要尊重。因為她是我秦縱橫喜歡的女人。」秦縱橫一臉嚴肅地說道。

「嘿嘿。是是。我知錯了。」田螺連忙道歉。「那大少,嫂子沒答應你的邀請?」

「少拍馬屁。 傳說中的盾戰在異世 想讓她成為你嫂子,還差些火候呢。」秦縱橫說道。「不過,她倒是答應了我的邀請。」

慢著,你是教主!!! 「那你嘆什麼氣?還騙走我一根煙?」田螺氣憤地說道。

「只是事情不如你想象中的完美。」秦縱橫說道:「你說,我是不是要見一見那個男人呢?我的情敵?你說他做好準備了嗎?」

「嘿嘿,他有沒有做好準備我不知道。但是我已經做好看戲的準備了。兩個男人為了一個女人的戰鬥,多麼有意思啊。」田螺一臉得意地笑。

「笑什麼笑?再笑就給你找個媳婦。」秦縱橫喝道。

田螺一激靈,趕緊收起了自己得意忘形的表情。

秦縱橫把手裡的煙蒂在地下按滅,然後站起身說道:「走吧。回去。我一大少跟你蹲在這兒抽煙屁股。傳出去就沒臉見人了。」

「嘿嘿。那是大少你平易近人,和咱們這下人的打成一片。」田螺接過秦縱橫手裡的煙屁股,屁顛屁顛去送到不遠處的垃圾桶。

然後跑過去發動車子,把一輛黑色的賓士防彈車倒退著停在秦縱橫的面前。

秦縱橫拉開後車門坐了進去,車子很快就發動起來。

田螺,來歷不詳。突然間出現在秦縱橫的身邊,和燕京第一少的秦縱橫是亦主僕亦朋友的關係。

並且,他還兼職著秦縱橫的司機、保鏢等多種職務。秦縱橫無論去哪兒,都只帶他一個人出門。

在他的保護下,秦縱橫也從來沒有出過事兒。甚至連秦縱橫受傷的傳聞都從來沒有聽說過。

燕京城有過那個男人無數的傳說,但是,哪一種是真的,除了當事人之外,外人無人知曉。

***************************

厲傾城對金蛹養肌粉寄予厚望,為了使其一炮而紅,不僅僅邀請了台灣第一美腿名模陳思璇擔任形象代言人,而且,還重金邀請廣告界頗為著名的金德瑞導演擔任廣告片的製作。

今天只是拍攝一組用於平面媒體宣傳的照片,所以,拍攝的地點就選擇在金德瑞位於燕京郊區的室內影棚進行。

金德瑞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不胖,但是長得很壯實。銀黑色的長發梳地整整齊齊的背在後面,眼大眉濃,鼻挺嘴闊,看起來精神力非常的旺盛。

厲傾城依次向他介紹了陳思璇和秦洛的身份,他分別和兩人握手。但是,很快就將焦頭轉移到厲傾城和陳思璇身上,和她們討論著本次拍攝的一些構思。

秦洛被他給完全忽略了,他可不覺得這樣一個年輕的傢伙有什麼好值得關注的。在他看來,還以為秦洛是陳思璇的經濟人或者助理一類的人物。

不知道什麼原因,厲傾城介紹秦洛的身份時也有些模糊,也難怪別人會誤會。

秦洛倒也不在意,他只是一個參觀者。這樣的事情,還是交給他們這些專業人士去做吧。

三人交談了一陣,金德瑞又對著陳思璇指手劃腳了一陣,然後對他的攝影助理說道:「帶陳小姐去換衣服。」

等到陳思璇再次出來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快一個鐘頭。也幸好這攝影棚準備的有茶水和水果,而那個金導演又能言善辨,講的內容還挺有趣,秦洛才不至於睡著。

陳思璇現在穿著一套銀色的職業套裝,黑色的綁腿絲襪,同樣黑色的高跟鞋子。形象看起來是個上班的高級白領。

金德瑞說道:「咱們第一組照片,就是我所計劃的都市麗人系列。你們的產品所要面對的主要消費群體就是這一類人。現代的緊身套裝和古樸如玉的美容聖品搭配在一起—–即能夠完美結合,又讓人產生強烈的畫面衝突感。這樣一來,畫面的層次感就出來了。能夠讓受眾記憶深刻—-」

金德瑞是這方面的專家,一進入自己的專業範疇,他就滔滔不絕的說個不停。旁人連插嘴的機會都沒有。

「陳小姐,你走到那幅海報面前。對了。兩腳分開,膝蓋向裡面靠併攏在一起—-嗯。不錯。表情要更加狂野一些。好。定格。OK。」

因為陳思璇本身就是模特出身,所以,她很有鏡頭感。不用導演解釋的太多,她都能很快的領悟導演的意圖。

兩人完美配合,拍攝的進度非常快。

「你覺得怎麼樣?」厲傾城轉身看著秦洛,問道。

「我覺得有點兒怪。」秦洛若有所思地說道。

「怪?」

「是的。畫面感。給人不夠協調的感覺。衝突是有了。但是卻不能把兩種元素完美的結合在一起。」秦洛努力的尋找詞語形容著自己的感覺。「就像是,兩者是分離開的一樣。我找不到金蛹養肌粉應該有的那種厚重感覺。」

厲傾城臉色凝重,她想了想后,對著正在忙乎的金德瑞說道:「金導,請先停一停。我有些想法想和你談一談。」

(PS:第二更。抱歉。遲到了。老柳也困的不行了。大傢伙兒洗洗睡吧。) 藝術家不一定有才華,但是,他一定會有一幅古怪的脾氣。

拍攝正投入的金德瑞對別人的打擾很是不滿,即便這個女人是他的金主也一樣。他喊了聲『咔』后,把相機隨手丟給一直在旁邊幫他打燈光擺道具的助理,滿臉不忿的走到厲傾城面前,問道:「厲總,還有什麼事嗎?我們之前已經溝通好的。你這樣打擾拍攝,會打斷感覺的連續性。到時候同一組照片會出現兩種不同效果。責任算誰的?」

「很抱歉。」厲傾城笑著說道。「但是,我還是想請你聽聽我這位朋友的建議。」

「他?」金德瑞的視線終於停留在了秦洛臉上,但也只是一瞬間而已。很快就轉移到了其它的地方。

「他能夠提出什麼樣的建議?厲經理,我一直認為,應該讓專業人員來做他們所擅長的事情。」

「聽一聽也無妨。」厲傾城說道。

秦洛並沒有因為別人的輕視生氣,他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如果你不能表現出足夠的實力,也只能是被人踩在腳下的墊腳石。

叢林法則的規律就是弱肉強食,與善惡無關,誰也沒辦法改變。

「我覺得,你的都市麗人系列造型不夠抓人眼球。或者說—」秦洛頓了頓,說道:「和產品的理念是有衝突的。」

被秦洛這麼評價,金德瑞覺得自己的權威受到了挑釁。他臉色難堪地說道:「不夠抓人眼球?你懂得些什麼?是你是專家還是我是專家?」

「當然你是專家。我甚至連廣告學的原理都不清楚。但是,專家並不能代表什麼。」秦洛反駁著說道:「你是從專業的角度上來思考,可是,我是站在一位受眾者的角度上來欣賞你所拍攝的畫面。難道觀眾就沒有發言權?你的作品最終受眾是觀眾,而不是你在大學里的講師教授吧?」

「而且,沒有人比我更了解金蛹養肌粉的特效。如果按照你的這種定位,也只能淪為和其它的什麼美膚霜養顏霜一樣的等次。這不是我們想要的那種獨一無二的效果。」

「獨一無二?你當獨一無二是那麼容易做到的?既然你有這麼多想法,那你找一個獨一無二的方法來給我看看。」金德瑞拔開一灌啤酒當飲料喝,冷笑著說道。

秦洛笑了笑,說道:「我是這麼想的。這金蛹養肌粉既然是純天然的中草藥美容產品,那麼,就應該重點突出這一點。背景不適合放在都市裡面,而應該放在森林。最好是有些年頭的原始森林。當然,這種原始森林在燕京周邊是很難尋找到的,所以,找個以前王爺貴妃們住過的古建築也可以。」

秦洛原本想說的是最好去雲滇密林去,在哪兒拍攝的照片絕對很有感覺。

但是想到去哪兒的路程之艱辛以及拍攝過程中的危險性,他也只能打消這種瘋狂的想法。

「還有,金蛹養肌粉是根據古藥方調配而成的,我覺得讓模特穿上古漢服或者旗袍是不是更合適一些?」

金德瑞皺著眉頭想了想。問道:「穿漢服來拍?這就是你的創意?」

「是的。服飾上要稍微做些調整。在原來的大氣雍容上添加一些時尚元素。」秦洛想了想,說道:「對了。女王。要找到女王般的感覺。我們就要一個高高在上卻又風情萬種的女王形象。」

秦洛一邊說,一邊在腦海里幻想著那樣的畫面。

在一間古色古香的房間里,一個頭戴鳳冠身穿漢服的女人正對著銅鏡裝扮描紅—-明媚的光線從敞開的窗戶里透進來,照在女人金線纏繞的長裙下擺。

整個人都像是鑲了層金子一般,雍容華貴,風情萬種。

多麼唯美啊!

骨子裡,秦洛還是個非常傳統的男人。對華夏一些古老的文化都非常的喜愛。

譬如毛筆字。古琴。古華夏的女人—-

「你的品味真是不敢恭維。」金德瑞鄙夷地說道。「我仍然堅持我的創意。都市麗人,你們的受眾對象就是她們。」

這樣,分岐就產生了。

秦洛轉過臉看著厲傾城,問道:「我是不是傾城國際的大股東?」

「是的。」厲傾城點頭。

「那就讓他照我說的去做。」秦洛說道。奶奶的,真是不給面子。難道還有人比我更了解這種產品的特性?

我要的感覺,只有我自己能給。

厲傾城很少見到秦洛這麼強勢,這麼堅定強硬地讓別人來執行自己的想法意圖。

對她而言,她很欣喜看到秦洛的這種改變。

「金導,這位是我們傾城國際的大股東。大老闆。咯咯,他說的話就是我們的聖旨。不敢不遵啊。金導要不就照他說得方向去試試?」

金德瑞大吃一驚,沒想到這個貌不驚人的年輕人竟然是傾城國際的大老闆。

但是,自己堅持的原則是不能丟的。而且,這樣的作品拿出去,不是砸自己的牌子嗎?

再說了,剛才還說這創意爛,現在又跑去拍,自己的面子往哪兒擱?

「我不會拍的。這們爛的創意,你們讓別人去拍吧。」金德瑞拒絕著說道。

「你可以拒絕拍攝,但是,你不能說我的創意爛。」秦洛有些不悅地說道。這可是他靈光一現想出來的。就算你不喜歡,也不要當眾貶低啊。

「你必須拍。」厲傾城陰沉著臉說道。臉上那又媚又俏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不見,好像突然間換了一個人似的。

不得不讓人感嘆,這女人變臉比翻快還快。

「金總,我們是簽過合同的。」厲傾城提醒著說道。「合同上有明文規定,要按照顧客的意圖來進行拍攝。 凹凸世界:時之念 我們就是你的顧客,你就要按照我的意圖來拍攝。」

「我把預付金退還給你們。我不拍了。」金德瑞冷笑著說道。

「我不接受退還預付金。合同上有一個月完成拍攝任務的要求。如若完成不了,就要按照合同所定條款賠償十倍的違約金。」厲傾城的腦子極好,把合同上的內記得清清楚楚。

「你—-」金德瑞額頭直冒冷汗。他現在才發現,原來在簽署合同的時候,他就已經被這女人給套牢了。所有的可能性都被她考慮進去了,現在想反抗都動彈不得。

「而且,我的作品有優先權。如果你拍得不讓我滿意,我會天天找人過來催你。接下來的幾個月,你也不用接其它的工作了。是的。我說得很清楚了。這就是威脅。」

金德瑞的臉色陰睛不定。他怎麼也想不到,一個之前和他談笑風聲讓人想入非非的性感女人,怎麼轉眼間就讓人畏之如蛇蠍?

金德瑞心裡暗自嘆息。這些有錢人真是不好侍候啊。他們高興時,把你高高地捧在天上。你擺擺文化人的架子發發小脾氣,他們都聽之任之。

可是,你一旦惹怒了他們。他們就立即給你翻臉,把你當牲口一樣的使喚著。稍微跑得慢了還拿鞭子去抽你。

「帶陳小姐去換漢服。我們去拍外景。」金德瑞陰沉著臉,對助理說道。

等到金德瑞也去忙著出外景的工具后,秦洛小聲問厲傾城,說道:「這樣會不會適得其反,讓他消極殆工?」

「他不敢消極殆工,只會拼了命的把作品給拍好。讓我們滿意不再找他的麻煩。槍杆子下出政權,高壓下才能出成績,難道這個道理你不懂嗎?」厲傾城自信滿滿地說道。這個女人是妖精,對人性的把握掌握的爐火純青。

「不過,打了人一巴掌,也要適當的給他一顆糖吃。不然的話,他會把你記恨在心的。」厲傾城笑嘻嘻地說道。「回頭我讓人送他一份小禮物。他如果聰明的話,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真恐怖。」秦洛苦笑著說道。和這女人比,自己的生活經驗還真是太單薄了些。

「你是指我恐怖嗎?」厲傾城白了秦洛一眼,問道。

「我是指人心恐怖。」秦洛回答道。人有什麼好恐怖的?可是人心險惡啊。

「如果我們不能做到讓人愛,那就努力讓人怕。愛你的人,不會傷害你。怕你的人,不敢來傷害你。」厲傾城聲音幽幽地說道。

吃一塹,才能長一智。修鍊成她這種百毒不侵的老妖精,經歷的又豈止只有九九八十一難?

沒有人天生惡毒。沒有人天生棄善。人剛剛出生的時候思維只是一張白紙,在以後的生活成長中,生活往哪張紙上染上什麼顏色,她的人生就是什麼顏色。

「你覺得我的創意怎麼樣?」秦洛問道。

「這個時候才來問我?反正你已經決定了。賠了賺了,都是你自己的事。」厲傾城笑著說道。

「對了。小弟弟,你是不是女王控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