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7 日 0 Comments

售樓員詫異的打量了李橋一眼,李橋眼神很清澈,語氣不卑不亢,看氣場,完全不像一個年輕人。

「請跟我來。」

售樓員帶李橋去看了一下模型,着重給李橋介紹了一下,「首先推薦的是這座多層房,有電梯,上下樓非常方便,頂層還送閣樓。

其次,就是這種樓梯房,南北通透,採光也好,如果買一樓,還送一個小花園。

再就是我們全能小區開發的別墅了,不過別墅要稍微貴一些,每平3000元起步。」

「就要別墅了。」李富指著別墅區的模型,最近掙了不少錢,正是財大氣粗的時候。

李橋其實不建議別墅,別看梅城的別墅現在看起來挺洋氣,但梅城的房子不保值,等人口外流到一定程度,梅城別墅根本賣不出去。

不過,一棟別墅也就五六十萬,買一棟圖個快樂,也行。

售樓員微微驚喜了一些,賣出一棟別墅,她能提成兩三萬,想不到這個暴發戶是真有錢,可惜他有老婆了。

再看看,他兒子也不錯,人帥,老子這麼有錢,兒子肯定過得也不錯,雖然比自己小几歲,但說不定更容易上手。

「那就這棟別墅了,別墅都是精裝修好的,我帶你們去看房。」售樓員說道。

售樓員去拿了鑰匙,帶着李橋一家去看了別墅,別墅是全能小區最好的房源,也是專門為梅城的精英人士打造的,裝修必然不一般。

李富打量著房子的每一寸地方,愛不釋手,轉了一圈后才走回來,戀戀不捨看着房子說道,「這房子裝修的,比皇宮還漂亮。」

李橋也覺得很滿意,他雖然見多識廣,但本質上還是個暴發戶,這種專門針對精英人士打造的別墅,自然要高出他的眼光。

「就這座房子了,多少錢能拿下來?」李橋問道。

售樓員心中一喜,趕忙說道,「這座房子是精裝修的,算上裝修費用,大概3200元一平。現在買房,我們還送24寸液晶電視一台。」

「我一次性付清,不用貸款了。」

李橋跟着售樓員去了售樓處,簽了大大小小十幾分合同,光合同就弄了一個小時。

蔡蕾拿出了銀行卡,對李橋說道,「刷我的卡,要是不夠,再刷你的。」

李橋把蔡蕾的銀行卡推了回去,「媽,我買房子你掏什麼錢?」

「李橋,咱們說好的,我們給你付首付。」蔡蕾爭論道。

「你們這點錢留着做生意,我買房當然我掏錢,」李橋把銀行卡給售樓員遞了出去。

售樓員接過銀行卡一刷,毫不費力刷走了64萬,絲毫沒有提醒銀行卡餘額不足的消息。

售樓員更加心動了,小鹿亂撞,她捏著銀行卡有些捨不得放手,這意味着,李橋卡里的錢比他想的還要多。

這麼年輕,又這麼有錢,還這麼帥,不行,要窒息了。

李橋不客氣地接過銀行卡,拿上了別墅的鑰匙,帶着父母去別墅里又坐了坐,直到天快黑了才回家。

有了房,接下來要買輛車,幹什麼都方便,不過買車之前要考駕照。

09年考駕照,優惠政策多,考試也簡單,再加上李橋是老司機,考過應該比較容易。

抽了個時間,李橋去加工廠找了王秋博,他輕車熟路和保安打了聲招呼,進了流水車間。

一個學期沒見了,王秋博似乎是不適應流水線的工作量,整個人瘦了一圈,不過他還是很懶散,別人都在努力幹活,就他打瞌睡混日子。

「王秋博,一段日子不見了,要不要出去喝兩杯?」李橋拍了拍王秋博面前的桌子,笑道。

王秋博垂死夢中驚坐起,「走,咱們現在就去,你可不知道,在工廠幹活的日子都快把我逼瘋了,睡的比狗晚,起得比雞早。」

李橋無力吐槽,你一個廠二代天天什麼都不幹,一來就打瞌睡,還敢說累?。簪行心頭迅速閃過一絲慌亂,隨後穩住心神,清了清嗓子,裝模作樣地擺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我想起來了,攝政王昨夜的確來過,跟我談了一些要事。」

說完,望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將話題繞開。

「看外面天色,二十一妹應該正在拜見太后,估計再過一會兒,就要過來這邊了,我身上的酒氣還未散,這個樣子可不成,你們去將熱水備上,我要沐浴熏香。」

芳歲欲言又止,還想說些什麼,被鶯時拉了一把,最後不再多言,沉沉應了個「是」,一起退了出去。

等人都出去了,簪行這才鬆了口氣,她急匆

《亡國后,瘋批叛軍強娶了我》第90章騎馬 「嘭~」

身體碰撞的聲音,緊接紅色火門光芒大放,兩道身影一閃二沒。

這次,眾人看得分明,光門內有兩道虛影。

「這是什麼情況?」

「怎麼會有兩個人?!」

「另一個是誰?」

眾人嘩然,議論紛紛。

慕容灼眼睛微眯,與身旁的人對視,最後看向奎伊,「好像是那嚴仲?」

奎伊愣了片刻後點頭,「應該是他……」

兩人幾乎同時想到,關於九層妖塔,鍾延肯定還隱瞞了些信息。

另一邊。

闖完火屬性光門九十九個空間準備出去的鐘延,剛閃身進入光門,只感覺身前撞到了兩團柔軟的東西,然後便眼前一黑,天旋地轉,耳中嗡嗡作響。

同時,全身上下傳來一股撕扯之力,直欲將其粉碎。

好在時間不長,十息后,『嘭』地一聲,鍾延背部結實地砸落在地,身上還壓著一個人。

四目相對,兩人都愣住了。

南彩蓮雙手撐在鍾延肩膀上,一眼就認出眼前之人便是之前進入火門的那個小修士。

心道果然,終於被自己逮住了,心中好奇鍾延是如何在空間內待了一晚上的。

鍾延也一臉懵,不知南彩蓮為何會出現,就算她要去闖關,也應該是進別的空間,怎麼會和自己撞到一起?

兩人就這樣互相盯著對方,動作卻著實有些曖昧。

過了好一會,鍾延感覺到身上的柔軟幅度,眼帘低垂,很大,很深,很白!

緊跟著就想起前世記憶中的某些畫面,然後產生了不可描述的物理攻擊。

嗯?

南彩蓮回神,秀眉一挑,急忙翻身而起,臉上羞惱之色一閃而逝,下意識地扯了下領口,盯著鍾延問出了心中疑惑。

「你一個人打敗了五頭妖獸闖關成功了?」

鍾延有些尷尬,點了下頭,環視四周的環境,頓時怔住了,並不是第二層第一關的空間場景。

入眼儘是灰敗之色,灰暗的天空,乾枯的雜草,連綿的宮殿廢墟……沒有一絲生氣可言。

「怎麼到了這裡!」

鍾延很快就從記憶中知道了此處屬於鎖妖塔的什麼位置,臉色瞬間煞白。

竟然是妖塔第七層!

怎麼會是第七層?!

直接從第二層的第一關到了第七層的第六關。

鍾延不說對九層妖塔了如指掌,但第八世時也研究了個七七八八,都不知道會有這樣的現象。

「是本來就設置有的特殊通道,還是鎖妖塔內的陣法存在漏洞?」

鍾延一時判斷不了。

南彩蓮也發現了不對勁,四周死氣沉沉,沒有一點聲音,給人一種壓抑感。

也意識到這不再是第一關空間,她元嬰大圓滿的修為並沒有被壓制。

南彩蓮見鍾延表情陰晴不定,問:「你知道這裡?」

鍾延喃喃:「第七層第六關……」

「第七層?!」南彩蓮驚愕,隨即神色凝重,第一關都如此困難,第六關可想而知。

「這娘們是要把我害死啊!」

鍾延心中憤懣了一句,看著遠處的宮殿廢墟,額頭冷汗直接冒了出來。

可不是開玩笑,前世他作為一大仙尊,闖這關都廢了好一番手腳。

南彩蓮目光閃爍,問:「你是嚴仲?」

她聽沈從道說起過嚴仲,修為練氣大圓滿,對妖塔很了解,所以有此猜測。

「就是我!」

鍾延一臉不爽,用責問的語氣道:「你是怎麼進來的?詳細過程!」

南彩蓮瞪了一眼,壓下心中因鍾延不敬而生出的不快,將整個過程說了一遍。

鍾延聽完無語,「你閑得吧?」

南彩蓮挑眉,「注意你的態度,以為我不敢殺你?」

「……」

鍾延撇嘴,「你最好別有這想法,我死了你也別想活著出去。」

「看來你對各大勢力隱瞞了不少妖塔的信息。」

「我隱瞞什麼了,第一關都闖不過,難道我還一一介紹每一層給他們聽?」

說著,鍾延一幅沉吟之色,自語道:「得儘快想辦法出去。」

同時在心中詢問混沌珠,奈何混沌珠雖然知道鎖妖塔,但卻是第一次到這裡,還不如鍾延記憶中知道得多。

南彩蓮:「你似乎對九層妖塔非常了解,這裡什麼情況,與我詳細說說。」

鍾延想了想,是有必要讓她知道其中厲害,開口說起來。

「此塔由妖族巨擘浮屠子煉成,其最重要的用途之一便是為磨礪族中優秀子弟……」

「前面兩關都是考驗極限戰力,第一關設定在練氣大圓滿,第二關的妖獸實力隨機浮動,由進入的人自身修為決定,這些你應該知道了吧?」

南彩蓮點頭。

「第四層,也就是第三關,則是考驗體魄,進去之後,修為會全部被壓製成為凡人……」

「第五層,沒有修為限制,但裡面的妖獸卻有仙王級別,仙王知道嗎?」

南彩蓮茫然搖頭,「我知道修士渡劫之後成為真仙,不過那都是傳說。」

鍾延解釋道:「真仙以下是修道的第一個階段,成為真仙后號稱壽元無盡,其實也是相對而言,人有天人五衰,一般修士若修為無法前進都會死於天人五衰劫……」

「而要晉階,則需要修本源之力,也就是修鍊的第二個階段……真仙往後是天仙,然後才到仙王。」

「所以,你知道仙王有多強大吧,隨手一擊能讓青靈界一州之地飛灰湮滅。」

南彩蓮滿目震驚,一臉不可置信,「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鍾延一幅『你見識短淺』的表情,「這不是常識嗎?」

繼續又道:「第六層,則封印有各種大妖大魔,都是罪惡滔天之輩,有的是被關押的妖族罪人,也有其他各族,人族也有,最低戰力都在仙王之上……」

南彩蓮臉色也開始發白,這才是第六層而已,兩人現在所在的位置還更高,第七層!

扭頭環視充滿死氣的四周,南彩蓮感覺有些詭異,後背一陣涼嗖嗖,不自覺地咽了下口水問,「那這層呢?」

「這是七絕死地,為考驗心智所設,包含七情六慾規則,各種情緒會被無限放大。」

「人心最經不起考驗,不知不覺間就會陷入進去無法自拔,徹底被困死,可前面幾層恐怖得多!」

「你只要記住,這裡沒有活物,你所看到的所有異常都是假象!」

南彩蓮:「你竟然如此了解這塔,應該知道怎麼出去吧?」

鍾延一陣頭大,看向遠處的廢墟,「先找到光門,看能不能以進來的方法出去,若是不行,那就只能一層一層往下走。」

「……」

南彩蓮看著鍾延,臉上竟然浮現一絲無辜之色。

鍾延氣笑了,「我都要被你害死了!」

…… 賀岩和張春桃從賀家二叔家出來,天色都黑了,還好天上的月色明亮,兩人也沒打燈籠火把,藉著月光慢慢的在村裏穿行。

許是因為晚上陪着賀家二叔多喝了點酒的緣故,夜風一吹,賀岩就有些微醺,只抓着張春桃的手不放。

還好是晚上,各家各戶早就關門閉戶,上炕睡覺了,不然多浪費燈油不是?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