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5 日 0 Comments

「可能是外地人!」

「你怎麼知道?」

「你白痴啊!長這麼漂亮,如果是本地人,虎哥怎麼可能會沒見過?所以他們肯定是從外地來的!」

「他瑪的,外地來的也敢在雲城囂張?這是找死!虎哥,不能放過他們!」

眾人都將目光集中在了韓虎身上。

在韓虎的臉上,有一個清晰的掌印,像是恥辱烙印一般……

他臉色格外的陰沉,目光格外的兇險!

他冷笑了起來:「放心,老子絕對不會放過那兩個王八蛋!」

「我這就去動用我爸爸的關係網收拾他們!」

「那個男的,老子會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那個女的,等老子玩夠了,就送到東南亞去當妓女……讓她生不如死一輩子!哈哈……」

着筆中文網 日月飛逝,斗轉星移,轉眼間便有三天時間過去。

這期間,千仞雪府宅前的門檻都快被人踩塌了!

原因有兩個,一是三天前秦幽造成的異象太過可怕,連教皇殿都差點被他掀翻,所以不少人都在紛紛猜測秦幽的真實身份。

其二,便是千仞雪前往供奉殿後,當被大供奉千道流問及此次星斗大森林的收穫時,她終於將自身魂環顯露出來。

黃、黃、紫、紫、黑、黑……紅!

眾供奉都是活到老的人精,哪裡會不明白千仞雪第七魂環的分量?

血紅色的第七魂環!起步至少三十萬年!

當她魂環顯露的那一刻,所有供奉們驚得下巴差點掉在地上!

就連最德高望重、處變不驚的大供奉千道流,也是整整失眠了一個晚上!

此事藉由眾供奉之口,迅速蔓延至整個武魂殿高層!

當比比東聽聞這個消息時,也是酥胸起伏,久久不能平靜。

千仞雪並未將她是如何獲得第七魂環的過程全盤托出,一是因為此事太過離奇,只怕說了也不會有人信。

二來也是避免秦幽過於受人矚目,所以她沒說。

也正是因此,這幾天她家門口人流涌動,不少長老和供奉們都想著來打聽打聽。

正常來說,只有達到封號斗羅境界,自身體魄與精神力才能抵擋十萬年魂獸的怨念衝擊,進而吸收十萬年魂環,這是大陸公認的常識。

但若是千仞雪真的掌握了某種可以吸收十萬年魂獸魂環的方法,再教給他們,從而造福自己的子孫後代,那豈不美哉?

此時,千仞雪家門外。

「聖女殿下,您在嗎?我是海龜,有點事想向聖女殿下請教一下。」

門外傳來五供奉海龜斗羅的聲音。

同樣的語式,同樣的語氣。

這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有人在她家門外問詢了。

千仞雪放下手中墨筆,望著桌上食指壓住的宣紙,無言的揉了揉太陽穴。

隨後,她頭也沒回,淡漠的從紅唇里吐出一個「滾」字。

門外的海龜斗羅吃了個閉門羹,也沒覺得丟面,訕笑著飄飄然離去。

「真是吳語,亦直問亦直問,這些傢伙煩死了!」

「連我爺爺都沒深究,這些傢伙不能長點腦子的嗎?」

千仞雪托著香腮,對著趴在桌上的秦幽訴苦道。

秦幽懶洋洋抬頭,望著窗外風和日麗的天氣,抓起墨筆在另一張宣紙上寫道:

雪兒姐,我想出去玩兒。

「噗嗤。」

千仞雪忍俊不禁,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腦袋,笑道:

「你想出去就出去唄,幹嘛這麼一本正經的跟姐姐彙報?」

秦幽大眼睛里充滿懷疑。

【真的嗎?那我昨晚溜出去看星星,你幹嘛氣沖沖的跑出來把我揪回去?】

見他這般模樣,千仞雪不需要聽他的心聲都能知道他在想什麼,隨即把臉一板,嚴肅道:

「小幽幽,晚上就跟姐姐一起好好睡覺,不準偷偷跑出去!」

「晚上天黑,最容易碰到壞人了,姐姐這是擔心你,明白嗎?」

聞言,秦幽吐了吐小舌頭,幽幽的嘆了口氣。

知道的,只當千仞雪是他姐姐。

不知道的,恐怕要懷疑千仞雪養了個兒子!

請問,這羅里吧嗦、婆婆媽媽、一板一眼的說話方式跟親媽有什麼區別?

揮爪打了個示意,秦幽邁出小爪爪就要出去。

「等一下!」

千仞雪突然叫住他,豎起手指在自己唇瓣上點了點,嚴肅的神情又變得笑眯眯起來:

「出去是可以,不過出去之前是不是該親姐姐一下?」

言罷,她便將紅唇微微撅起,頗為期待的眯起了雙眼。

秦幽眼珠子滴溜溜轉動,抓起一顆櫻桃就往她嘴裡送。

隨後便是拔腿就跑!

「小!幽!幽!」

門內傳來千仞雪惱羞成怒的聲音。

「姐姐主動索吻你都不要,你就一直待在外面吧!姐姐再也不會管你了!」

秦幽搖晃著短短的尾巴,理都沒理會一下,傲然溜也。

門內,千仞雪鼓著腮幫,一副被氣到不輕的樣子。

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她重新提起墨筆,在宣紙上走筆好一陣,方才停下。

青蔥如玉的十指交叉合攏,千仞雪桌下的大腿筆直抬起,,她頗為愜意的伸了個懶腰。

隨後看向宣紙上的傑作,她的紅唇不自覺的微微一翹。

筆墨描繪處,一隻栩栩如生的小獸歪著頭,盡顯可愛。

………

秦幽跑出來,當然不僅僅是為了玩兒。

這幾天,他意外發現,在千仞雪的居所外,一眾供奉的府宅里有不少稀有金屬!

稀有金屬,不僅能提升他的神獸修為,對他來說,更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就像是飢腸轆轆的人隔著老遠就能聞見肉味,秦幽隔著上百米都能感受到那些稀有金屬的誘惑!

或許是因為現在大陸上有很多奇特的稀有金屬還不為人知。

他發現,那些在萬年甚至兩萬年後,絕對會被人哄搶一空的珍貴金屬,如今竟然被供奉們當做修建府宅的堅固材料!

要麼被當做房梁,要麼被用作屋架,甚至還被修成地基!

對此,秦幽表示:

太浪費了!

這麼多珍貴的稀有金屬竟然被拿來修府宅?

簡直是暴殄天物!

秦幽強烈譴責這些有眼無珠的供奉們。

萬事都該物盡其用,理應發揮它應有的價值。

至少秦幽是這麼覺得的。

至於那些稀有金屬怎麼才能貢獻出最大的價值?

那當然是進他的肚子里,轉化成他的修為啦!

千仞雪是武魂殿聖女,又是他姐姐。

換而言之,他修為突破的一小步,就是武魂殿整體實力晉陞的一大步!

兩全其美的事,何樂而不為呢?

至於供奉們的府邸會不會因他而坍塌……

秦幽只希望房梁倒下來的時候千萬別砸到他。

正想著,秦幽已經拐過一條十字路口。

就在這時,一名發如鎏金,披著淡粉色披肩的嫵媚少女緩步走來。

她身材近乎完美,曼妙的容顏同樣是人間絕色,但周身的氣質比起與她年紀相仿的少女們更顯成熟與嫵媚。

額頭冒著細汗,她顯得有些氣喘吁吁。

「都怪我上午訓練太認真了,就連學院開飯的時間都錯過了……」

倏然間,她望見秦幽消失的背影,眼眸中稍顯疑惑。

「那是……雪兒姐養的寵物嗎?他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早就聽說雪兒姐對她的寵物關照有加,極少單獨讓他出來,要是他出了什麼事……」

「算了,我還是跟上去看看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